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九章 门前送药,蔺相知现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过了午时,便有人带她离开她所在的容和殿。

  这才知晓,这地方是属于摄政王凌慬,只是觉得啊,这名字,实在与凌慬那人不符,难怪宫女解释,他几乎从不在容和殿中住下的。

  宫女如此说着,她却认为,宫女不过是拐着弯的在说她足够特别,得此荣幸。即使她们与自己保持了非正常安全距离,原来,宫女也不是处事不惊的。

  她一路上,只是随意的应着,不只是不想说话,还有的是,她不太舒服,腿上的伤口,身上的,都越来越痛。

  真是麻烦,古代没有止痛药。

  皇宫,她本就不熟,所以,是前头的宫女领着,她跟着,因为不舒服,她的步子很慢,前头那位已经有些不悦了。她有什么办法吗?没有。

  容和殿在皇宫的东边,离正门不远,她仍是走了半个小时。

  她想过,为什么凌慬送她出去,不体谅一下她的身体,可仔细一想,他也不是那种人,自己又何必多些奢求。

  到了宫门的时候,她首先看到的是一身官服,却背着身的男子,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他身边人看到自己的时候,与他说了话,他便转身,看向自己。

  她知道自己不识得他,偏偏他的眼神,无比镇定的看着自己,打量,一点都不肯放过。

  即使自己也想打量他,不该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所以,她暂时放弃。拖着自己胀痛的双腿,准备迈出宫门。

  却不想,还没有出去,便被人挡了。还是一个宫女,不过,职位比带着她过来的宫女高一些,两人行礼之后,只留下了她。

  傅湘君看着她,猜她应是等着自己的,也看到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方形盒子。

  果然,才走近,她便说道,“夏玄月见过傅小姐,这是王爷让奴婢交给您的东西。”

  听到她的名字的时候,傅湘君身子怔了一下,随即缓和,告诉自己,她是夏玄月,并非上玄月,两人长得也一点不像。

  傅湘君不拒绝,只是笑了笑,接过她手里的盒子。

  她不想打开看看里头是什么,可有人会告诉她,尤其是面前这位,她刚刚看到自己的神情,按理,是知道了自己发生的事情。

  “王爷吩咐御医准备了药,一并写了用法,让奴婢转告您,今夜无月。”

  傅湘君握着盒子的手,紧了紧,随后礼貌与她回道。

  “多谢。”

  今夜无月,他想解释上玄月的下落吗?难怪这位夏玄月,偶尔流露出审视自己目光。

  夏玄月没想到,傅湘君不仅没一句多余的话,只是简单一句,多谢。

  “奴婢告辞。”

  随后,傅湘君看她离开,自个儿也不注意,便朝宫门口走去。

  本就不舒服,手里又多了盒子,她只好忍了。

  可是,出了宫门,又被人挡了,明明她已经看到了远处熟悉的人。

  “在下蔺相知,刑部侍郎,与傅小姐有事相谈,可否借一步说话?”

  风华正茂,浩然正气,谈吐风雅,还仪表堂堂,说的,恐怕就是面前这人了。

  他的眼中,有种自己快忘了的能力,正能量,他的生活一定极好,或者家教严格,却又合情理。

  果然,这世上,有那种你第一眼就觉得不讨喜的人,也就有那种第一眼就非常欣赏的人。

  现在,却不是欣赏的时候,刑部侍郎,既然与刑部有关,自然是因为自己,她待了天牢,却未见过他的。

  “还请大人见谅,不妥。”

  傅湘君很佩服他的,现在宫里的人,都将她认定是王爷那边的人,而那事情,听说,也解决好了,他这样子,很像是有异议。

  也不知他究竟是官居几品,竟然这么耿直。

  蔺相知果然有些气恼,却保持着他的脸色,

  “为何?是因为傅小姐心虚?”

  傅湘君摇头,“不是。”

  “究竟是为何?”

  傅湘君抬头看他,才发觉,他比自己高了一个头,很高大,长得比凌慬温和很多,也更真实一些。

  她很想与他解释一下的,可说向来说不若做好一些。

  她撑不下去了,头重脚轻,倒在了地上,自己只感觉到了眩晕的世界,还有头砸在地上的痛,比起身上的,这个,弱了一些。

  出来的时候,那宫女问了她,为何这么早便离开?她无话可说,这明明就是凌慬决定的。

  她昨日昏迷的,今日早上便醒了,看到凌慬的时候,难怪他的脸色有些不好。也不管他是觉得她逞强还是其他的什么,她不在意,皇宫里头安静一些,却总被人伤害,她还是回家,在自己能接受的伤害范围内活动,自己也安心些。

  闭眼的时候,她好像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

  傅家人最终还是来接她了。

  “小姐?”

  冬至吓坏了,推开了挡着自己的几位与自家小姐说话的那位大人的家仆,冲了上来。

  在家等了几天,夫人只是哭哭啼啼,问小姐去哪里了,她什么都不说,老爷冷着脸,在一边训斥,也同样不知道小姐去哪里了,只知道,小姐似乎做了什么大事,会连累到傅家。

  直到今早,宫里派人通知,午时去宫门口接小姐,也才放了心。夫人这几日身体不好,只让她来,却不想,看到的是小姐当着她的面晕倒。

  “小姐?你怎么了?怎么会受伤?”

  冬至抱着昏迷的傅湘君,看到没被衣服遮住的地方,都有伤口,哭的一塌糊涂。

  “来人,马上去请大夫。”蔺相知马上唤了身边的家仆,还想把人带走。

  冬至却是很有骨气的拒绝,“大人不必如此,我家小姐,傅家自会请大夫的。”

  还好,她摸了小姐的鼻息,心放下很多。

  蔺相知转念吩咐,

  “给她们准备马车。”

  冬至虽对他还有敌意,却是没有增加。

  看着冬至与自己的家仆,把人带上马车,随后便只是看着她们离开。

  他知道今日午时,被慬王爷一再私护的傅家二小姐得以出宫,只是,看到了她惨白的脸色,还有受伤的脸时,本想先缓缓的,可见了宫中人待她的态度,立刻逼得他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他身为刑部侍郎,他能做的,不只是查清冤情,还人清白,还包括保家卫国,前几日,皇宫中出了太后逼宫的事情,明明,就是有一算凶手,又算是帮手的人出现,却在发生一切之后,被宫中有人全部要求噤口。

  那个人,一定就是当今摄政王,凌慬。

  身为摄政王,把持朝政,结党营私,甚至铲除异己,这些,都是他做的,所以,自己更要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查清楚,揭露凌慬的一切。

  地上的盒子掉在地上,盖子打开,他捡起,看到里头的纸,还有一盒子的瓶瓶罐罐。

  他记得,这盒子是刚刚,那宫女交给她的,宫门口,向来人少,他便打开了纸,上头写着那种颜色的瓶子中的药,该怎么抹,看得多了,他自然知晓,刚刚的人,受伤不止他看到的,所以才脸色苍白。

  作者留言:九点半更新,大家不见不散,继续求支持求收藏,谢谢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