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八章:粉身碎骨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俊美而线条冷硬的脸上愈发得阴沉,岑云世被史玉镜这个突如其来而又无理取闹的决定弄得面色一黑,一股隐忍的怒火蓄意待发。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刚宣布她的身份,她就想着走人?那之后的安排怎么办?他想过没有,岑云世很不满这个女人,竟敢无视他的权威。

  “那些延后,延后不了,那就解除契约,只要不要解雇我,这段时间的工资,包括契约书可以拿到的报酬,我全部不要,你再找别人顶替吧!反正,像你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一时一个未婚妻,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相处不久,史玉镜对岑云世有所了解,他身边不缺女人,她可以抛弃钱财,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是梦想,她等了这么久的机会。

  哪怕最后摔得粉身碎骨,只要她努力过了,不后悔,那她一生就没有遗憾了。

  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要去。

  史玉镜的话,使得岑云世的面色更黑,周身的气场开始变成蚀骨的寒凉,就像是室内的中央空调,顿时让书房内的温度降了好几度。

  然而对此,史玉镜无动于衷,一双因为梦想而变得灼灼的眼睛,坚定不移地看着岑云世。

  “你在开玩笑么?”一个财迷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岑云世除了惊讶以外,更多的是不相信。

  他认为,这是史玉镜想要从他这里索取更多的说法,于是乎,不等她开口,紧接着道:“一千万,断了你的这个想法,我就给你一千万。”

  一千万买了她的梦想?史玉镜觉得眼前的岑云世变得可笑,想来他这种不缺钱的人,一定认为,任何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到。

  “我不要,给我一亿,我也不要,我现在,只要去维都拉斯。”她没有任何迟疑,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岑云世的金钱诱惑。

  一次拒绝,岑云世可以认为是玩手段,但是两次三次,他慢慢地,有点儿看不清史玉镜。

  皱紧眉头眯着眼睛,他仔细端详史玉镜的表情和眼神,除了坚定,没有贪欲,没有因为心虚而闪躲。

  猛地恍然,岑云世相信,史玉镜真的宁愿舍弃所有,也要去维都拉斯,虽然不清楚她为什么那么执着,可此刻他才注意到,史玉镜虽贪财,但她的眼中,从来没有过去那些虚伪的女人,眼神中压抑的那种贪欲。

  相反的,她的眼底清澈明亮,贪钱的本性毫不掩饰地流露在面上,毫不矫揉做作。

  是他忽略了,以为所有的女人都一样,贪图的,不过是他的身份,他的钱财。

  然而,这些在史玉镜的眼里,其实什么意义都没有,是他的,哪怕她现在有了未婚妻的身份,她也不可能认为,他的钱就可以任意索取。

  轻笑了一声,肃穆和阴冷瞬间烟消云散,岑云世拿起电话拨通了凌兰的电话,把一切都安排好后,再抬头看向史玉镜。

  “去收拾一下,下午的维都拉斯的飞机。”

  “啊?”

  被岑云世这话弄得一头雾水,他给自己买飞机票了?史玉镜没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到底是如何。

  “我刚好有事到那边,把其他工作往后推了,先跟你去那边。”意思很明显,他要陪着一起去。

  “呃……”史玉镜并不像让人跟着,但现在身不由己,岑云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再推脱也不是她的性格。

  “好吧,我去收拾,这次去维都拉斯的费用,等我回来再跟你算好。”账目要分清一向是史玉镜的原则。

  这次不是因为岑云世的事而到维都拉斯,而是因为她自己的私事,这点史玉镜很清楚,她不会多拿他的一分钱。

  如此直接又毫不做作的话语令岑云世失笑,对史玉镜的看法逐渐改观,也许,她并非是他所想的那样,而是单纯直爽的一个女人。

  借着这次到维都拉斯的机会,他要好好探清楚。

  飞机稳稳地降落在维都拉斯的机场上,一下了飞机,史玉镜伸了伸懒腰,舒展一下筋骨。

  平生第一次搭飞机,她感觉很过瘾,就好像自由的小鸟翱翔在天空中,当她从窗口中往下看时,缭绕在机身周围的云雾犹似仙境,令她惊叹不已。

  在一旁注意她每一个动作的岑云世,越发地发现,史玉镜其实就是个心直口快的大小孩,充满了童真。

  来到早已安排好的酒店内安顿下来,把行李抛在一边的史玉镜小跑到房间的落地窗前,整个人趴在了玻璃上,睁着雪亮的眼睛,惊叹于维都拉斯的夜景。

  满城的灯光耀眼如明媚的太阳,将整个夜空都照亮,宛若白昼。

  还没踏出过国门,难免会好奇,对陌生新鲜的事物激动不已。

  “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先去下边的夜场看看吧!”牵过史玉镜的手,岑云世毫不含糊地就带着她往门外走。

  “哎?要去哪儿呀?”猝不及防的史玉镜没有立即做出反应,整个身体都被牵拉这,重心一个不稳往前倒去,所幸脚步还算稳妥,踉跄了几下,还是能稳住身体。

  维都拉斯她是第一次来,对这儿不熟悉,也就只能跟随岑云世的步子走。

  “夜场。”回头冲着她邪魅一笑,岑云世不给她任何犹豫或者考虑的机会。

  忙碌于赚钱的史玉镜哪里去过什么夜场?这回儿容不得她拒绝,跟随岑云世的步伐,先被带到了一家形象会所,一群人在她身上捣弄了一番再被推出来,整个过程,史玉镜都是一脸懵逼。

  睁大着茫然的眼睛站在岑云世的面前,她还没搞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声响吸引了岑云世的注意,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抬头望去,只一眼,他就被包装打扮后的史玉镜惊艳到了。

  她并不算美,也不知是她故意而为之还是没有时间而疏于打理,初见她时,头发都是随意地散开,遮挡住了她大部分的脸,看不清脸部的轮廓,也没太在意她的五官。

  而且她总是穿着T恤牛仔裤,搭配随意,浑身一股浓郁的乡土气息,乍一看给人的感觉就是:真丑。

  果然,人靠衣装,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这句话是对的,头发全部被束后边形成一个低马尾,她高耸的鼻梁,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粉嫩嫣红的樱桃小嘴,瘦削而仅有巴掌大的脸全部暴露在了空气中。

  造型师没有给她化太过哗众取巧的浓妆,根据她的脸型还有气质,设计了一个小清新的妆容,令史玉镜看起来文静乖巧。

  太过意外稍作打扮之后的史玉镜所带来的冲击,岑云世无法控制地愣了几秒,但好歹是久经沙场的男人,很快就调整了状态,恢复过来。

  “很难看是不是?”见岑云世盯着自己一直没开口说话,多年没有把头发撩起,把自己的脸完全呈现在别人面前的史玉镜,下意识地拿手捂住自己的那条隐藏在耳后到下颌的淡粉色的疤痕。

  她的话以及她的动作把岑云世的目光转移到了她手上所盖住的地方,此时,那道泛着淡淡的粉色的疤痕,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表情瞬间变得严肃,他伸手把她的手拉下来,让疤痕暴露在他的面前。

  怪不得,她总是披头散发的,原来是为了这个,虽然疤痕很淡,不仔细察看根本看不出来。

  想来这条疤痕的出现肯定是给史玉镜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所以才会这么在意。

  就这么看着这条疤痕,岑云世逐渐陷入了沉思,透着温热的指间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疤痕,动作温柔。

  轻柔的抚触使得史玉镜身体有些微微地颤抖,那个地方,从来没有人碰过。

  脑袋因为岑云世这一说不清道不明的行为而开始转向空白,殊不知下一秒,岑云世的行为算是让史玉镜彻底愣住了。

  不温不凉的唇瓣贴在了她的疤痕上,这动作暧昧至极,史玉镜脸刹那间红得像熟透了的柿子,扑通狂跳的心脏快要从胸口蹦出来。

  “岑云世,你在干嘛啊?难道你还有这变态癖好啊?”对于岑云世这一失常的行为,史玉镜能想到的解释就是要么他脑子秀逗了,要么就是他好这口。

  “史玉镜,别惹毛我,现在不在御园,你弟弟可不在。”唇离开她的疤痕,顺势凑到了她的耳边,岑云世对着她敏感的耳畔吹了一口热气。

  浑身一个战栗,史玉镜整个身体都软了一下,那一刻就像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若不是意志坚定,恐怕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喂,你不喜欢我,干嘛老这样调戏我。”这些天的相处,史玉镜不难看出岑云世对自己并不喜欢,可他现在如此恶劣的行为,让她倒是不解。

  “都卖身给我了,难道我想做点儿什么都不行吗?”绽放绚烂一笑,调戏完史玉镜的岑云世心情大好。

  “流氓,神经病。”翻了一记白眼,史玉镜毫不客气地给他贴了两个标签。

  “走吧!”岑云世也不生气,便宜讨到了,就让史玉镜嘴上占点儿上风好了。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