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001.幽灵之役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时光熔金,岁月铅华,转瞬间,时间已被偷渡。

  随园深处,度了多少芳菲年华?

  馨香环绕,系住几许温静时光?

  叠叠楼台映勾角,层层亭阁绕回廊,浓浓烟柳环幽径,霭霭云峰衬清池,滴滴玉泉咽青石,片片繁花铺锦园,丛丛绿草伴长阶。

  滴几点粉红,那是静默在枝蔓上粲然夭夭的桃花;

  挑几缕绿丝,那是摇曳在堤岸边神采飞扬的烟柳;

  染一片鹅黄,那是弥漫在田野里铺天盖地的野花;

  勾几笔浅白,那是点缀在小溪边絮絮扬杨的芦苇……

  日长风徐,花影闲闲相照。

  风过闲庭,映一抹白衣丹青。

  白衣女子云发青丝,肤若凝脂,明眸善睐,人面桃花胜花娇。

  美人宛然浅笑,眼波盈盈。

  一拂广袖,轻手磨墨,若玲珑冰玉,巧落池涧,再蘸一毫松香软墨,落下闺名。

  “大师姐!”闪进一抹身影,女子笔锋一滞,望向来人。

  淡装雅丽袖翩翩,纤步轻盈裙荡荡,脸映芙蓉眉映柳,眼含秋水口含樱。玉姿雅雅,若天人坠落凡间。

  “大师姐!”随即又闪入一人。

  碧罗衫子盈盈态,红绣裙儿楚楚妆,剑眉淡扫比螺黛,桃面微匀胜粉痕。英风凛凛,比男子更添帅气。

  “准备妥当了?”白衣女子拿过碧衫女子手中的七弦琴。

  “是的。”碧衫女子应道,递去七弦琴,低声问道:“万事俱备,何时动身?”

  “明天出发吧。”白衣女子轻拢慢捻,一抹一挑,微启朱唇,浅吟低唱:

  “流莺悄飞近船侧伴桨声低语浅说

  柳梢沾绿了烟波绕堤三分春色

  旧书翻入寻常调隔岸依稀吴越歌

  反复着几回啼笑往来几段离合

  有书生翩翩风流有佳人独坐楼阁

  有一日擦肩而过惹来两情脉脉

  诗文里风月渐浓只不见天长地久

  心事落在琴弦外又与谁轻轻说

  说那年烟雨空濛杏花船摇摆而过

  过谁家楼台一声弦歌拂落

  他素白衣着山水间几程远游

  堪折何折年年柳色

  当柳梢下的集句尽数流过眼底

  拈一缕春风浅浅作序

  待到行间字里

  再不是眼前朝夕

  曲中人早已离题

  当一阵阵临窗雨洗旧那时心绪

  曲中人远隔千里万里

  不知不觉的停笔

  留下余韵待续

  就在那片烟波外淡成了迤逦

  后来事不知如何那佳人还在楼阁

  独对着雨帘萧瑟一字一句斟酌

  诗文里风月残留不经意换了角色

  陈词落在琴弦外还有谁轻轻说

  说那年烟雨空濛杏花船摇摆而过

  过谁家楼台一声弦歌落寞

  她等过几番绵绵飞絮亦白头

  空折还折年年柳色

  当柳梢下的集句尽数流过眼底

  拈一缕春风浅浅作序

  待到行间字里

  再不是眼前朝夕

  曲中人早已离题

  当一阵阵临窗雨洗旧那时心绪

  曲中人远隔千里万里

  不知不觉的停笔

  留下余韵待续

  就在那片烟波外淡成了迤逦”

  次日,昨日的白衣女子已换了一袭紫袍,站在门边,极目远望,朝霞如水,浸透碧空,像极了新娘脸上初画的妆容,虽颜色静美,却笼上一层即将离去的怅惘。

  望着望着,不觉间就失了神。

  淡装女子柳眉含忧,唤醒道:“大师姐,该走了。”

  碧衫女子剑眉一挑:“大师姐,你伤感什么嘛?我们又不是一去不回了!走啦走啦,你要不走,我先走……”

  “姽婳!”淡装女子急忙拉住。

  “我开玩笑的啦!”碧衫女子嘻嘻一笑,“剪恋,别那么严肃嘛!”

  “我们走吧。”紫衣女子施展轻功,绝尘而去。

  二人一展衣袖,紧随其后。

  是的,那抹紫衣正是安阳翎羽。

  光阴似箭,日月流梭,安阳翎羽学武已近六年。

  回首当年光景,她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她以为自己不说,义父不说,义母她们便不知道自己在练武,可她还是太天真了。

  即便义父不说,阁里人也不说,可她日日出府“游玩”,日子久了,她们岂能不会有所察觉?纸怎么可能包得住火呢?

  只是,秘密曝光之后,竟然无人反对!

  不过,她们有三个条件:第一,必须文武兼修;第二,习武期间不得外出(避免她去冒险救人);第三,不可中途放弃。

  于是,她便顺理成章地入了流云阁,做了苏衡最小的徒弟。

  阁中向来以武功来排列辈分,而以她现在的实力,即便是苏衡,也得甘拜下风。虽不是她坚持不做阁主,这一阁之主的位置定会是她的。因而,尽管她是阁中年纪最小的,却是众人眼里,心里的“大师姐”。

  还记得三年前,她与剪恋比武获胜,便取代剪恋,成功当上阁里的大师姐。比武三日后,恰逢苏衡五十大寿,特许她一愿:若她能三年之内,成为阁中武功最强者,即打败苏衡,她便可离开,去她想去之地。

  三年,是的,仅用三年。

  当时,阁中人都摇头说:“不可能!”要知道,苏衡可是武林中唯一与当今武林盟主打过平手的人!

  安阳翎羽却挺直腰板,斩钉截铁道:“三年,我一定可以。”

  是的,她成功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苦练,终有所成。

  如今,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安阳翎羽精简行装,欲前往幽灵谷,去寻找诸葛妖娆。

  世间盛传:“幽灵谷,人间炼狱,以杀止杀。”

  可这又有何妨?

  一骑绝尘天涯,剑气舞狂花。

  莫问花落何方,离也殇,流也凉。

  紫衣似魅,舞剑若星,云袖微扬,一剑挑断藤蔓,前路苍茫,问谁人知晓险境几何?

  而她,勾唇轻笑,幽灵谷?不过如此。

  正得意洋洋间,欲回头叫剪恋、姽婳二人快些,不料脚底一滑,整个人重心不稳,微微运功,才没摔倒在满地心形树叶之上。

  心形树叶?安阳翎羽心中一惊,警铃大作:“剪恋、姽婳,小心些!”

  等了片刻,却不听有人回应。

  “剪恋、姽婳,你们怎么……”安阳翎羽不悦地回头望去,瞳孔蓦然放大。

  眼前是漫无边际的“红色海洋”,枝枝相交通,叶叶相覆盖,每一棵树都高大而粗壮,直入云霄,而每一片树叶都是红心形,却并非艳丽的枫红色,而是,渗人的血红色!

  红得妖冶,更红得惊心!

  这、这怎么可能?方才入林子时,她还感叹这儿枝头绿芽新柚,好一番生机勃勃之景!呃,除了那些攀附在树上却比树长得还茂盛的缠人的藤蔓之外,一切正常。

  而且,刚刚那满地心形树叶明明就是绿色的,回头,心陡然一惊。

  血红!全是血红树叶!血红的心形树叶铺满大地,再加上这满树的血红,整片林子红得异常,红得诡异。看来,此处便是传说中有得进没得出的“亡心血林”。

  那么……

  环顾四周,竟寻不到剪恋、姽婳二人身影,难道,是出事了?

  安阳翎羽后背生凉,这……

  脚下忽地悬空,安阳翎羽一声惊呼:“啊!”话音刚落,便感觉到自己身体被什么挂了一下,然后停止了下坠。

  安阳翎羽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嘛?挂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地。

  一番权衡,估计反正上面处处都会是这种陷阱,上去了迟早也会再掉下来,倒不如自己主动下去,也好看看下面究竟是怎样一番光景!不过,剪恋、姽婳,她们功夫也不弱,应该可以自保吧?但此处危机重重,自求多福吧。

  打定主意,安阳翎羽运掌一推,全身一震,直直向下坠去。

  “这……”安阳翎羽脚着实地,环顾四周,愣了。

  所站之地,就像个开着瓶口的石瓶瓶底。四面都是光滑的石壁,密不透风,却无端散发出淡淡的光。

  不对,光从哪儿来的?安阳翎羽心中一喜,有光,就一定有出口。

  安阳翎羽绕着石壁走了一圈,心中愈发不安。

  石壁很光滑,很完整,除了四方拐角,找不出一丝缝细,像是一整块一整块地石头堆在这儿,有些蹊跷。

  蹊跷?心念一动,是了,石壁……

  运掌一推,果然,前方石壁向后退去,分出左右两条小道,满满的阳光透着小道铺洒进来,暖暖的。

  沿着左边那开信步走出,安阳翎羽欢快地哼着小调,待看清眼前之景,不由得心又凉了半截。

  她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学会游泳!

  是的,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这对于她这个旱鸭子来说,无疑是一道鸿沟。

  她秀眉紧锁:“这可怎么办?”抚额,沿海边小道走了走,仿佛能感受到那袭卷的海浪。

  “不妙……”话音方落,身子悬空,头脑昏沉……

  安阳翎羽苏醒时,发现竟躺在一张木床上,莫非是有人救了她?

  却见前面有一张木桌,桌上燃着两簇烛火。闪着微蓝的光,随风摇曳,映出一个黑影。

  黑影转过身,却是个中年男子。那男子系着围帽,遮住大半张脸。

  安阳翎羽走上前,问道:“请问,您是……”

  男子席地而坐,答道:“我叫幽灵。”

  幽灵?莫非是传说中……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封面页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