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003.夜影孤独,恰似旧人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安阳翎羽急切问道:“她们在哪儿啊?”

  “姽婳和剪恋是谁呀?”宋梧眨巴眨巴双眼,一脸无辜。

  “逗我呢!”安阳翎羽恨恨咬牙,只得将姽婳和剪恋的容貌特征细细描述了一番,又问道,“她们在哪儿?”

  “好像真没见过。”宋梧、封珣都摇了摇头。

  “苏姑娘,只要没去‘亡心血林’,我们就一定能找到她们。”宋梧安慰道。

  安阳翎羽脸上一白,暗叫糟糕。

  “你们怎么到‘亡心血林’去了?就连我们谷中人去了,也难有活着出来的!苏姑娘,到底该说你幸运呢,还是不幸呢?”宋梧真想指着安阳翎羽的鼻子痛骂一场,没事去那儿做什么,找死哪!

  “我怎么知道那儿就是‘亡心血林’嘛!我不就图那儿嫩芽满枝……”安阳翎羽颇有些委屈,当时就那条路看起来生机勃勃、景色宜人,其他路不是杂草丛生就是树枝枯萎,看着就疹人……

  “行了,找人要紧。”封珣打断道。

  “嗯。”安阳翎羽应道,取来笔墨纸砚,将姽婳和剪恋的容貌大体画出,交予宋梧、封珣二人。

  “唉!真是个找人的季节哪!”宋梧不禁望天感慨。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感慨?”安阳翎羽愤然道。

  “我的感慨有说错吗?”宋梧不满地瞪了安阳翎羽一眼。

  安阳翎羽装作没看见,只与众人简单商讨一番后,就分头开始行动,找人去也。

  却不料,这一找,竟找了三年。

  寻寻觅觅,伊人何在?

  世事变迁,桑田是否还念及彼时沧海?

  天边隐隐沁出些许暗色,垂云渐瞑,好似浓墨滴洒,肆意晕染。

  朦朦新月,伴暮而生;淡淡疏星,破云而明;楼台寂寂,庭院沉沉。

  重帘叠荡,烛影摇红,纱帐懒起,偷露佳人之颜。

  妩然风姿,妖艳华容。紫绫一披,雾鬟一挽,碧钿一插,艳比晓霞,丽胜百芳。

  身着广袖流仙裙,曲裾长长、衣袖飘飘,头插羊脂色茉莉小簪,腰身系着雪色珍珠璎珞。

  玉容娇颜,至妖至媚,不笑亦含三分情;眉俏目丽,至雅至秀,不语亦含三分仙。

  妖魅与仙谪完美契合,丝毫不显突兀。

  半研墨痕尽,烛影将消。

  “水声山色锁冷楼,往事思悠悠。”

  安阳翎羽信手而书,竟无半点倦意,索性一撩门帘,信步而出。

  漫步后庭,不觉间就走到一林子前。

  一眼望去,林子里光影朦胧,似乎……

  有人!安阳翎羽一惊,悄声入林。

  清芳袅袅,扑鼻而至。安阳翎羽谨慎地一捂鼻,环顾四周,终于见到那抹暗色背影。

  那背影颀长修逸,清幽如许,恍若九天仙人。

  风起,衣袂蹁跹,暗香盈袖。

  “这背影……”安阳翎羽喃喃道,“好眼熟……”

  凝眸而望,男子发丝上似乎泛着银色淡光。

  “是他!”安阳翎羽恍然大悟,是了,多年前自己在清心林偶遇的男子!不过,他怎么会在这里?

  忽地强光一闪,逼得安阳翎羽闭了下眼。待睁眼再看时,人影却已不见,好像方才那一切只是错觉。

  晃晃头,脑袋昏沉,倦意上涌。

  也罢,睡醒后再说。

  正要回屋,一只信鸽忽至。

  取下信封,待看清信中内容,倦意全消。

  信上一行小楷清俊雅丽:“新进展!老地方见。”

  安阳翎羽身轻如燕,不消半刻便到了一处戏楼,步入雅间。

  屋内正坐着三名俊雅男子,见她来了,纷纷起身,略一行礼。

  “主子。”暗灰素袍男子姿若霜华,目揽半江清月,眉隐微澜。

  安阳翎羽浅笑:“海尾,不是跟你说了吗?叫我苏羽就好。”

  海尾颔首低眉,沉默不语,除了这件事,主子吩咐他从不敢怠慢。

  “苏羽!”天青长袍男子浅笑盈盈,玉树临风,倜傥出尘。

  安阳翎羽有些惊讶:“宋梧,那件事办好了?怎么也跟来了?”

  “那是自然。”宋梧神采飞扬。

  “不错。”安阳翎羽赞许点头。

  “本公子何许人也?再大的事在本公子眼里也不过小莱一碟!”宋梧昂头扬眉,显露得色。

  “是是是,宋公子最厉害了。”安阳翎羽头痛道,这家伙可夸不得,会“上天”的!

  不再理会宋梧,转向一旁白衣男子。

  “苏姑娘。”白衣淡装男子玉眸皎皎,顾盼生辉,形雅目朗,丰姿隽爽,湛然若神。

  安阳翎羽摆摆手:“封珣哪,你也是,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生疏?”

  “呵呵,苏姑娘,该说正事了。”封珣浅笑提醒。

  “嗯。大家坐着说。”安阳翎羽无奈淡笑,拉过椅子,率先坐下。

  众美男点点头,纷纷坐下。

  “羽姐姐!”突然面前跳出一男子,娃娃小脸,粉雕玉砌。星眸闪耀,小虎牙半露,可爱得人神共愤。

  “小萝卜,你从哪儿冒出来的啊?”安阳翎羽疑感道。

  男子红唇微嘟,略有不满:“羽姐姐,阁里不好玩嘛。”

  “罗半,你是被龙哥赶出来的吧?”宋梧眼尖地瞅见那凌乱的衣角,罗半隶属强迫症晚期,若非龙浪趋赶,他的衣衫绝不可能有丝毫凌乱。

  罗半不理宋梧,星眸眨巴,委屈道:“羽姐姐,是龙大哥又欺负我嘛!”

  “你又捉弄阁里新来的那些人了吧?”宋梧再次毅然揭露真相。

  “好了,别闹了,先谈正事。”封珣看他们这般闹腾,有些无奈。

  屋内气压骤然下降,一片寂静。

  安阳翎羽暗觉不妙:“到底怎么了?她们在哪儿?”

  半晌,宋梧道:“这儿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坏消息。”安阳翎羽果断选择。

  “先说好消息吧。”宋梧却摇头道,“找到他们了。”

  “真的?”安阳翎羽一喜。

  “嗯!”宋梧点头,话锋一转,“但坏消息就是……”

  “就是什么?”安阳翎羽心跳异常,“别弄关子。”

  “就是……就是……他们都死了。”宋梧支吾着说完。

  “不可能,带我去看看。”安阳翎羽满脸不信。

  于是,宋梧走到屋里一幅挂画前,取下,推开暗门,拉出三个楠木棺。

  开棺后,安阳翎羽不可置信地看向棺内之人,惊呼:“非花姐姐!姽婳!剪恋!”

  几人面目安祥,却已无呼吸。上前确认一番,心凉了半截。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安阳翎羽不可置信地低吼道。

  宋梧轻轻拍了拍安阳翎羽抖动的双肩,开始解释:“七日前,我和封珣本打算桉例去阴城过‘招魂节’。”

  “然后呢?”安阳翎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无论如何要先知道前因后果。

  “然后,路上听说乱葬岗新埋了三名美貌女子,而女子容貌……”宋梧娓娓道来。

  “我懂了。”安阳翎羽打断道,“她们这些年到底去哪儿了?又是怎么死的?”

  “主子恕罪!”海尾蓦然一跪,“属下等人查遍梦国大小城镇,却独独忽略了阴城。她们流浪了三年……”

  “苏姑娘,对不起!”封珣半跪道。

  “苏羽,抱歉。”宋梧难得地低头忏悔。

  “羽姐姐……”罗半忽见安阳翎羽晕倒,急急上前……

  一月后,戏楼里人声鼎沸。

  “是枕琴姑娘!”某看客惊呼。

  “各位看观,小女子枕琴,明日即将离开,且为各位献上最后一曲。”枕琴娇俏一笑。

  “枕琴姑娘,你别走啊!”

  “枕琴姑娘,为什么要离开呀?”

  “枕琴姑娘……”

  众看客你一句我一句地囔囔着,戏楼里喧闹至极。

  枕琴摆手浅笑:“请大家安静一下,有什么问题听完曲子再问,好吗?”

  众看客配合地点点头,不再言语。

  凌波微步,罗裙无尘。翠黛双蛾,笑若春风,碧柳映颜。飘若云过,长袖微抬,拨弦低唱:

  “青鲤来时遥闻春溪声声碎

  嗅得手植棠梨初发轻黄蕊

  待小暑悄过新梨渐垂

  来邀东邻女伴撷果缓缓归

  旧岁采得枝头细雪

  今朝飘落胭脂梨叶

  轻挼草色二三入卷

  细呷春酒淡始觉甜

  依旧是偏爱枕惊鸿二字入梦的时节

  烛火惺忪却可与她漫聊彻夜

  早春暮春酒暖花深

  便好似一生心事只得一人来解

  岁岁花藻檐下共将棠梨煎雪

  自总角至你我某日辗转天边

  天淡天青宿雨沾襟

  一年一会信笺却只见寥寥数言

  旧岁采得枝头细雪

  今朝飘落胭脂梨叶

  轻挼草色二三入卷

  细呷春酒淡始觉甜

  依旧是偏爱枕惊鸿二字入梦的时节

  烛火惺忪却可与她漫聊彻夜

  早春暮春酒暖花深

  便好似一生心事只得一人来解

  岁岁花藻檐下共将棠梨煎雪

  自总角至你我某日辗转天边

  天淡天青宿雨沾襟

  一年一会信笺却只见寥寥数言

  雨中灯市欲眠原已萧萧数年

  似有故人轻叩再将棠梨煎雪

  能否消得你一路而来的半生风雪……”

  雅间,安阳翎羽横卧长椅,闭目养神,如同睡着的婴儿一般安祥。

  “羽姐姐,有信哦!”罗半蹦哒出来。

  安阳翎羽睁眼,接信,入目便是一行熟悉的字迹。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