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百二十章 出山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卓柏跟着百夜尘跑到总部,直接就去了会议室,里面有三族族长,有卓松和宁臣,有维京卡德烈,还有百夜寒。这样卓柏就不能理解了,“你不是只比我们先一步走的吗?”

  百夜寒靠着墙,看了卓柏一眼,也不说话。卓柏感觉军帽就算压得这么低,这双眸子里还是有不少的寒气,怎么样都藏不住。

  在百夜尘和卓柏都落座后,一个声音出现,“哟,我来晚了?”

  声音的主人是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人,一头浅紫色的短发,一双赤红色的眼眸,血统却是纯正的降灵师。他的西装是百夜寒在玫瑰盛宴的同款,同时他还背着一个类似药箱的箱子。

  “哦哟,再次见面,你用不着这么招呼我吧?”青年人笑着看着拿冰棱架在他脖子上的百夜寒。

  百夜寒的眼神很明显了,青年人有点为难,“你别呀,我留着是为了有事。你先松开,那啥,你再握着手会破的。诶等等,你戴手套了?”

  “这货嘴怎么比我还碎啊?”卓柏笑哈哈地看着这个青年人。

  “怎么能叫嘴碎呢,这分明就是话痨。”卫啸寅笑出来一颗虎牙,“你该松手了吧?”

  百夜寒手中的冰棱消失,他又回到原来的位置靠墙了。

  “好了,鉴于你们都是一半血统,我的针都是只有十分钟药效,而且我问什么你们就必须说实话,不受控制的那种。”卫啸寅把箱子放下,挽起袖口,从里面拿出一包针。

  “这是针灸吗?”维京一脸懵逼地看着卫啸寅。

  “你可以这么理解,长得一样,但是作用就是两码事了。”卫啸寅把针包打开,取出两根针走到维京卡德烈身后,“你把头发撩起来。”

  “扎后颈?”维京把头发整理成一束,握好。

  “会有点疼。”百夜寒开口。

  “少将被扎过啊?”维京笑嘻嘻地看着百夜寒,卡德烈伸手拽了拽维京,让他闭嘴。

  “痛诶!”维京捂住后颈,卡德烈同款表情。

  “我要是收针收的慢,自此你俩脖子里多了一根针。”卫啸寅翻了个白眼,把针收好。

  “现在我们问,”卫啸寅想了想,“你们会不会一直忠于落月族呢?”

  “会,它带给我我现在拥有的一切,不管我真正的种族是什么,我的归属感也只会属于落月族。”卡德烈很坦然地回答。

  “会啊,为什么不?”维京一手撑住头,“你觉得就某个人那样子我可能会对落月族不忠?”

  “你说的某位是哪位啊?”卫啸寅笑容邪恶。

  “少将啊,除了他还有谁?”

  “嘿嘿嘿~料到了。”卫啸寅的笑容逐渐有些猥琐。

  因为卓柏跑过去和自己老爹一起坐着了,百夜尘也就安分地坐在卡德烈身边,会议室长桌还剩卓柏身边的一个位置,百夜寒有些不情愿,却还是安稳坐下了。

  “哟你真自觉。”卫啸寅笑着走到百夜寒身后,百夜寒把军帽摘下来,摆在面前,抚着上面的军衔。

  “只为他们请不了你出山。”

  “嗯,你真了解我。”卫啸寅收起笑容,拿出一根长针,刺入百夜寒的后颈,再拿出针包里突兀的小刀,割破了他的脖子,流出血来。

  卓柏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他不能理解这么长的针是怎么只剩大概两厘米的尾端在外面,而且刀割破皮不疼吗?

  疼啊,当然疼。可是再疼也不能显得那么柔弱。

  卫啸寅取了针,打开箱子拿出消毒棉和纱布。两人都不言语,倒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

  “如果他们有一天变了性子,背叛了你,你会怎么做?”卫啸寅一边擦刀一边问。

  “我不会让任何人解决他们,除了我。”百夜寒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军徽,“你还想问什么?”

  “我想趁这个机会好好问问你,只不过,”卫啸寅看向首席的位置,“三位,谁先问?”

  “对你来说,家庭有什么感想么?”百夜染看着百夜寒,这个问题对这个场合无关紧要。

  “没有感想。”

  “这种东西需要什么感想……”卓柏小声嘟哝,“总不能说对家庭我很伤心或者很感恩之类的话吧?”

  “或许可以。”百夜寒一手撑住下巴看着。

  “你说话能不能别四个字四个字往外蹦,听着很累。”卓柏一下趴在桌子上。

  “对你来说是什么?”

  “家庭?”

  “嗯。”

  “很好,我觉得我特别需要,算是一个加油站吧,和家人待在一起特舒服。”卓柏又靠在椅背上。

  卫啸寅按住了百夜寒的肩,“上次请我帮忙你的回报呢?你都不请我喝杯咖啡?”这话有点像帮他逃脱这个问题。

  “我和你去。”百夜寒站起来把军装脱了扔给百夜尘,“谢谢。”

  “下次就把你的军装扔了。”

  “扔吧,我不在乎。”

  百夜尘眯了眯眼,目送百夜寒离开,起身走到主位开会议资料,“卓柏不打算走了?”

  “走啥?我又和他们俩不熟,还不如在这里多学学,反正以后能用到,是吧,爸?”卓柏笑眯眯地看着卓松。

  咖啡厅不是百夜寒爱去的地方,只不过他要是出现在总部楼下的咖啡厅就不会有人有什么异议。

  “你身体都这样儿了,还不打算退役呢?”卫啸寅拿着咖啡杯笑着看着百夜寒,“不过之前你找我的时候还算正常,你咋搞的?”

  “我只是多去了几趟医院。”

  “要是说你有伤在身我倒是还不能理解,就是,”卫啸寅身子微微向前倾,“为什么有毒呢?”

  “哪种?”

  “降灵师。你现在是降灵师吗?”卫啸寅降低音量。

  “不是。”

  “靠那你这样的是不是不要命!”

  “我有分寸。”

  “你有个屁!”卫啸寅自己抓狂了一会儿,心平气和地对百夜寒说:“我还是觉得你该离开军界了。你为什么还不离开?原来因为百夜尘我知道,现在因为什么?维京卡德烈?他们也都够了。”

  “因为我想待在这里。”

  “你就瞎扯吧,这里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你这什么表情,你不要以为我会心软啊,不可能。”卫啸寅一口气把咖啡喝完,“行了,别装了,我不问了还不行吗。”

  百夜寒收起委屈表情,把头扬起面对天花板,“你的豹子呢?”

  “那是猫,你也不听听人家怎么叫的。”卫啸寅翻了个白眼。

  “豹子也是喵这样叫,况且你家猫能长到豹子的体格?”

  “我说我怎么追不上它了呢,你要这么说我还多了一窝小豹子,送你一只,有没有兴趣?”

  “好。”

  “昂?说好的主系不能养动物吗?”

  “我可以送给卓柏,他养过一只狗一只猫,两只仓鼠两只兔子,还有一只松鼠当天放生了。”百夜寒单手撑住下巴,“可惜我现在和他不熟。你给我留一只,等我不是主系了就养。”

  “你拉倒吧,你什么时候不是主系啊?你不是主系的时候我都死好几年了真是。”

  “总之,你记得给我留一只就好。”

  “喂,你没考虑过到时候都是大豹子了吗?”

  “你的都是神物,生长很慢。”

  “行,留着留着。去我那儿你挑一只留着。”

  “我去做个项圈。”

  “滚滚滚,我家豹子才不戴项圈。”卫啸寅想了想,突然笑了,“诶,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哦~走走走,现在就去。”

  “好。”百夜寒站起来跟着卫啸寅一起走。

  这一路山清水秀,实际上卫啸寅开了个结界,直接通向他所在的地方。要不是三族族长协力,动用一切手段,还真找不到他。

  “你心情不错啊。”卫啸寅笑着看着百夜寒。

  “我喜欢小动物。”

  “那是猛兽!”

  “我们都是猫科。”

  “卓柏是个啥课?犬科?嗅觉灵敏的狗子!”

  “你狗毛过敏。”

  “是啊。”卫啸寅双手放在脑后,突然笑得很神秘,“走快点了。”

  卓柏在开会的时候充分体现了自己的政治天赋、才能,百夜尘关上电脑看向卓柏,“说说你为什么哭过?”

  “什么玩意?”

  “我们进总部第一件事就是这个,”维京轻飘飘说道,“少将都说过,你说说没问题。”

  “哦……我想一下,为别人哭过,还有什么时候哭?忘记了,反正我眼泪不值钱。”

  “可你答应过一个人,不会为小事哭。”百夜尘把资料扔在卓柏面前,拿起百夜寒的军装和军帽,“借给你学习了,记得还。”

  “你就送给我多好。”

  “打开看了再说这话。”百夜尘翻了个白眼,离开。

  其实百夜尘这样习惯,其他人也习惯了。就算是三位族长在也是如此,从不改变。

  “一本资料有什么好……”卓柏把资料打开又马上合上,放在桌子上,声音沉重而巨大,他按着桌子就站起来,“尘哥!你告诉我这本到底是谁写的,我要拜他为师,尘哥!”

  百夜染起身把这本厚重的资料翻开,轻轻摇了摇头,“他哪来的时间替尘准备这些?”

  “他比你细致。”许邵端笑道,“那我就先回去了。不必远送。”

  维京卡德烈听见这种话就知道该出面送客了。

  凌晨时,会议室里空荡荡,这本厚重的资料还在桌子上摆着。寂静中出现了翻书的声音,接着就是一个不清楚的男声:

  “可以他的性子,明知兄长已经清楚了所有的一切,本不该写下这些。”

  上面的字迹不难看出是百夜寒的,可是有些地方显得潦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写的。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