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百三十章 懦夫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这个局面现在非常地让人觉得懵,卓柏把锁魔剑架在百夜寒的脖子上,就在特营里面。

  锁魔剑的剑身枷锁又显形了,上面飘着一层红色的浮尘,百夜寒垂眸看着锁魔剑,大概了解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就是卓柏,不是墨帘辉。

  “很丢脸吧,这里都是你的军人,你却被我制约着。”

  “既然知道这里都是我的军人,你怎么不动手呢?”

  “你觉得我不敢?”

  “每个用剑架在我脖子上的人都这么说过,我还是安稳地站在你面前。”

  “感觉奇怪么?”卓柏眯了眯眼,握紧锁魔剑剑柄,“被我这么做。”

  “有什么值得我奇怪的么?”百夜寒伸手握住剑身,稍微用力就划破了手心,随后他的手从原位一直划到接近剑柄的位置,松开手,剑身的血液凝固,融入剑身。

  卓柏皱了皱眉,把剑抬下来,“辉,你是不是也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这么皮?”

  “小爷才没有,你怪我?你咋不怪他?他——”辉刚出现话到一半看见百夜寒笑眯眯的表情,灰溜溜地把指着他的手放下了。

  “他怎么了?”

  “你管那么多干啥?”辉撇了撇嘴,“我溜了,你们自己玩。”说完辉带着剑就消失,卓柏无奈了。

  叶蕾立刻上来把百夜寒的手包扎了,百夜寒也不想反抗,随后两人一起往一边走,叶蕾差半步在后面。

  “寒。”熟悉的声音让百夜寒停下脚步转过身,接着就是熟悉的味道,下一秒百夜寒就推开他。

  “现在你已经不想要拥抱了么?”他笑着,金色的眼眸都是嘲讽。

  “我不需要懦夫的拥抱。”

  就在他抱住百夜寒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这可能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这就是墨帘辉。

  “懦夫?”墨帘辉眉头一皱。

  “你就是懦夫,为什么会黑化?仅仅是因为种族么?因为你要撒气,你也只能向临韩撒气,可你没想到吧,他真的会动手杀了你。”百夜寒冷冷一笑,“知道为什么升法族会灭族么?不仅是因为落月人啊,而是因为你,你是他们的战神,结果他们的战神死了,多么屈辱的事情!他们又有什么脸面活下去?所以不光是你,你的族人们,都是懦夫!”

  “你最好现在闭嘴。”墨帘辉笑着看着百夜寒,手掐在百夜寒的脖子上。

  “哦?我说错了?”

  “我真的好想一把掐死你啊,可是我也好想折磨死你啊,那真是一个享受的过程。”

  被掐也很疼,尽管是绝对比不上吸血鬼的牙进入血管的那种疼痛。尤其是慢慢窒息的感觉,很难受。

  “我被卓柏掐过,可是你觉得你和他一样么?你配?”百夜寒用手拨开墨帘辉的手,用力把他推开。

  “不错啊,不是说你的弱点是力量么?怎么?练起来了——凭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你要是想死,我不介意现在就弄死你,你可以试试现在的我能不能把你分尸。”

  “你舍得这个容器么?寒?”

  “我舍得你。我学会了一种剥离的方法,就是不熟练,拿你当小白鼠?”

  “有这种方法,怎么不最后再用?”

  “如果违背了一个人必死的命运,卓柏后来也出事了,怎么做?拿你偿命太不值得。”

  “其实你也是懦夫啊,百夜寒。”

  “我承认,怎么了么?”

  “你知道被孤立是什么感觉么?”墨帘辉回头看着身后的军人们。

  “卓柏从来没有被孤立过,你也是,你不配和我谈这件事,你所谓的孤立,”百夜寒转过身,冷笑,“只不过是你自己走进一个怪圈,自己不想跳出来而已。”

  一阵风沙过后。卓柏仰望着太阳,满眼的迷茫。他记住了。记住了墨帘辉俯身说过的每一句话,现在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更复杂了。

  他以第一人的视角看这件事,想要挣脱、阻止,没有一点作用。

  我也是懦夫,我明明猜到了一切,偏偏不敢承认,不敢说出来。我是太阳吗?我只是个沐浴阳光的人而已。我不值得是你的太阳。

  落月族的军事最高记录一半多都是百夜寒的,超越者也是保持者。

  这个落月族军事奇迹躺在地上,草坪上都是血,他并不在乎白衬衫每一寸都染上血。叶蕾在一边,胳膊上挂着百夜寒的军装,拿着平板刷新猎杀记录。

  “为什么落月族要杀这些低等魔族、恶魔呢?”百夜寒轻轻问着自己,“为什么魔神王也不管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因为落月族怕他们会成长为高等级的,会侵略他们,因为魔神王不在乎他们。落月族也是懦夫,魔神王也是。”

  这个过于对决的论断让叶蕾愣了愣,她在思考要不要给百夜尘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把百夜寒带走。

  百夜寒抬起手,把这片血腥的地方冰封,再把冰融化,这个地方如初,好像没有经历过屠杀。

  竹叶的沙沙声和泉水的叮咚声融合在一起。百夜寒站起来,抬起手放在竹子上,轻轻摩挲,“它快死了。这一片竹林都快死了。”

  “竹子开花了。”叶蕾说完,摇了摇头有点惋惜。这地方这么美的竹林,马上就要消失了。

  “你喜欢这里?”

  “我喜欢所有被您屠杀过的地方,只有你才会把它们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它们都很美。”

  “你知道降灵师有个恢复的能力叫什么名字么?”

  “文献里说过叫芝源,不过已经失传很久了,而且高级降灵师也很少能做到。”叶蕾诧异地看着百夜寒,“大人您要做什么?”

  “打电话给我哥,说我要见他最后一面让他快点。”百夜寒狡黠地笑了笑,闭上眼,把额头顶在竹子上。

  叶蕾不阻止,她知道,百夜寒做出的决定很难更改。

  “这是它们的命,你不能违背自然。”卓柏的声音响起。

  “我不能么?那么降灵师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让除灵师显得有用,”卓柏长长一叹,伸手按住百夜寒的胳膊,“好了,把手放下来。”

  “我不要。”

  “让你放就放说什么废话。”

  百夜寒睁开眼看见百夜尘也靠在竹子边,把手放下了。当着百夜尘的面这么做后果会很严重,而且百夜尘一定是卓柏带来的。

  “还是尘哥话管用,”卓柏耸了耸肩,“我有啥用嘛。”

  “为了凸显降灵师的用处,”百夜寒拿过军装套上,“上课去。”

  卓柏撇了撇嘴,“那我撤了,我开结界回去,你们不用管我啊。”

  “拜拜。”只有叶蕾笑着向卓柏摆了摆手,当然卓柏也不在意,因为他清晰地感受到了百夜尘的怒气。

  在结界里走了一会儿卓柏突然又感觉到了什么,掉头回去,愣愣地看着这一片又生机的竹林,轻轻抚摸着,喃喃自语:“降灵的痕迹……”他的嘴角勾起了笑意,“果然啊,你做出的决定谁都不能更改。”

  等卓柏蹦哒着到医院,卫啸寅行了针,正观察着,卓柏笑着开口:“你这排得这么像北斗七星?”

  “你懂什么?”卫啸寅给了卓柏狠狠一记眼刀。这个行针方式老爷子只教了他和大师兄大师姐,毕竟这个方式特殊得很,能用的人也不多。卫啸寅可以看见血管和骨架,间接性等于高级透视眼。

  “这第八根针是什么?”卓柏指了指百夜寒胳膊七根银针下面手背上黑色的针。

  “你不知道北斗七星是指着另一个星座的?”卫啸寅鄙夷地看了卓柏一眼,坐下来,摘了七根针,把手放在黑色的针上,“这个疼不疼?”

  卓柏默默地把大熊星座四个字咽进去,把目光落在百夜寒身上。

  “疼。”

  “疼就对了。”卫啸寅眯笑着,露出两颗虎牙,“卓柏手干净不?干净就把那个纱布给我拿过来。”

  卓柏把纱布递过去,卫啸寅在把这根针弄出来的瞬间按上纱布,“呀你这个动脉血飚得可以呀。没事儿,再过个几分钟就好。”

  “所以你这是个啥?”卓柏弯下腰看着纱布,他总觉得卫啸寅搞出来的东西都有什么玄机。

  “保密,告诉谁也不能告诉你。”卫啸寅就这么按着纱布和卓柏唠了几分钟,把纱布一摘,站起来收拾药箱。

  “这么快就跑路?”

  “我不跑路你给我养豹子?呸!”

  卫啸寅一走,卓柏突然觉得尴尬了,看着百夜寒又不对劲,不看又不知道该看哪。

  “今天的事……”最后卓柏还是先开了口,百夜寒扭过头看着他。

  “你记得?”

  “是……”

  “哦。”

  “嗯?你就这反应?”卓柏皱着眉。

  “你希望我爬起来拽住你的领子问你为什么不拦着么?”百夜寒闭上眼,“我没那么幼稚。”

  “那就行。你最后还是把那片林子恢复了,尘哥什么表情?”卓柏有些释然,马上问关心的事情,顺手拉了把椅子坐好,一脸期待。

  百夜寒睁开眼,指了指门口,“差不多就是那样……”

  卓柏回过头,看见百夜尘靠在门框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俩,“哈?就这样?我还以为有多生气呢。”

  “我为什么要和他生气?”百夜尘笑了笑。

  哇尘哥你心情真的超级不好……卓柏咽了咽口水,百夜尘笑得太吓人了。

  “你不上课?”百夜寒问道。

  “哦对……我还得上课,不过我怕我走了尘哥拿你开涮啊。”卓柏认真地看着百夜寒。

  “没关系,你去吧。”

  “兄弟走好。”卓柏拍了拍百夜寒的肩拔腿就跑。

  看着卓柏走了,百夜尘把门关上坐下,“自己说还是我说?”

  “降灵师我还不是,但这不妨碍我用这些技能,你了解我,知道我想做必须要做。”

  “五点半的会,醒着就过来,没醒我就给你拿资料。”百夜尘说完又起身,走到门口又回过头看向百夜寒,“需要我陪你一会儿么?”

  “如果你在这里待着有什么意义我会很乐意。”

  “经过观察你和卓柏今天的表现,尤其是卓柏的,我突然醒悟了,我该花时间和你多待一会儿。”

  百夜寒沉默了一阵,闭上眼,“懦夫是不配拥有这些的。”

  “你是懦夫?”百夜尘轻笑,这是他今年听过的最好笑也是最认真的笑话,“你对懦夫的定义和我的不太一样吧?”

  “是啊……所以呢?”

  “没什么,睡吧。”百夜尘出去把门关好。

  世界沉寂了。

  在学校的上神史课的卓柏精神了,下了课居然一次性补全所有以前的笔记。

  “世界第一奇迹啊……”同桌表情复杂地看着卓柏满满当当的笔记,“你受什么刺激了?”

  “没事,我就是想补回去,”卓柏单手撑住脸,“我怕以后想补倒是没心情了……我有种奇怪的感觉。”

  泛滥的杀心,逐渐的控制不住了。卓柏皱了皱眉,抬手看了看被红笔划到的印子,沉默不言。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