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章:拾起老本行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小姐姓叶闺名清歌,您这样是因为夫人跟大小姐诬蔑您与人私会,其实奴婢知道的,您什么也没有做,都是她们设计的,自从大少爷去了边关后,您就变了,变得沉不住气了,大小姐说几句您就受不住了……”

  叶清歌总结了一下,这原主除了跟自己姓名相同之外没有一丝的相同之处,当然了,长相如何目前不重要,所以叶清歌就静静的听着燕飞讲。

  原来,她所在的这个国家是楚国,算是周边四国的第一强国,第二当属地处楚国西南的翎国,第三是北边的燕国,排在末尾的是东边的吴国,当然还有一些小部落之类的,那都不是事。听着燕飞的话,叶清歌脑中构思了一下地图,尼玛,这其他三国若是达成协议,这楚国分分钟就要被包饺子了。幸好,它是四国之中最为强势的存在。

  对于其他三国燕飞只知道方位与国家名称,其他的都不知道了,对于另外的小部落更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叶清歌也没想着从燕飞这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只要自己知道有几大国就好,省的出去闹了笑话,其他的等她以后离开这素心庵再说。当务之急便是要了解楚国的一些事情。

  “好了,说说楚国的事吧。”叶清歌仍然闭着眼睛,只是挥手示意燕飞继续。燕飞给叶清歌喂了水,自己也喝了一些才继续道,“现在永兴十七年……”

  今上继位就改了年号,至今为止上位十七年了,而叶家嫡女叶倾城已经被赐婚给宁王楚靖尧,但是她一直爱慕太子,说是爱慕太子不如说是她觊觎太子妃之位,想要待太子继承大统之后荣登皇后宝座。在这之前,因为朝中事务宁王与太子楚靖承双双前往叶府,自从叶家大少叶景斓在边关站稳脚跟后,叶臻就被帝王召回,去了城外的京畿大营任职。

  太子在兵部任职,有些事情想要询问叶臻,那一天叶臻刚好在家休沐,太子为了避险便邀了叶家女婿自家的三弟楚靖尧一同前来,事情商议完之后叶臻便留了太子与宁王留膳。虽然女眷不作陪,但是叶倾城却想要一堵太子尊荣,便用激将法激了叶清歌一同前往叶臻的书房,在他们去外院待客大厅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

  果然,就遇上了。叶倾城为了解除与楚靖尧的婚约,在楚靖尧走过的时候将叶清歌给推了出去,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太子楚靖承刚好后退一步扭头与楚靖尧说话,就那样,被推出去的叶清歌撞在了楚靖承的身上,而楚靖承也是一个来者不拒的货,闻到女儿家的清香就不由自主的将叶清歌扶了起来。

  楚靖承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女子,十五六岁的女子模样已经长开了,白皙的小脸光滑如玉,长睫似翎,明眸如钻,红唇如樱,绝美似仙。一瞬间,楚靖承觉得自己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即便女子站稳之后他依旧不愿松手,看着女子小心翼翼的道,“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谢谢公子,小女无碍!”叶清歌说完,便退后一步,这楚靖承的眼神太具有侵|略|性了,她一点都不喜欢,于是对着叶臻蹲身行礼,“父亲……”

  “二妹妹没事吧……”只是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叶倾城打断,只见她从身后的小路走出,看到众人之后,还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然后急忙蹲身行礼,“倾城给太子殿下,宁王殿下请安,给父亲大人请安!”声音温温柔柔,比起叶清歌的清泠嗓音更加让人心生好感,就像楚靖承一般,眸中闪过异样的光芒,急忙虚扶了一把,“倾城无需多礼!”

  就在叶倾城围在楚靖承身边将自己的未婚夫忘记的时候,楚靖尧也只是冷眼看了叶倾城一眼,然后眸子就被趁着众人不注意离去的叶清歌吸引了,黑如墨的眸中温柔一闪而逝,随后又变回了淡漠的模样。

  就因为这一面之缘,楚靖承便提出要纳叶清歌为太子良娣,只是叶臻直接开口拒绝,虽然因为君语嫣难产的原因他不待见叶清歌,但叶清歌是君语嫣拼了性命生下来的,所以他不会让她给人做妾,哪怕那个人是太子都不行,但楚靖承显然动了真格的,说回宫就会向帝王请旨。

  这些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叶倾城母女耳中,所以当天晚膳,太子醉酒直接留了下来,而叶倾城打扮成了叶清歌的模样,因为是姐妹,虽不是一母同胞,但本身就有三分相似,再加上刻意打扮就像了七分,而楚靖承又是醉酒,所以便傻傻分不清楚,直接将叶倾城拽上了床,一夜欢愉。

  也就在同一时间,叶清歌也被自己的另一个贴身丫头出卖,说是她与小厮之间有奸|情,叶家当家主母,叶倾城的母亲李氏直接就让人将叶清歌绑了,并且用破布将她的嘴也堵上了,直接去了祠堂,听那小厮说了一堆自己与叶清歌情投意合的话,李氏二话不说便命人打了叶清歌二十个板子,幸好叶清歌小时候随叶景斓练过几天的功夫,二十大板并未要了她的命,但李氏却让人将她关在了柴房,而且还在夜深人静之际给柴房放了把火,好在,燕飞一直守在柴房门口,火势一大给将她熏醒,虽然她也被打得断了腿,但她还是没有放弃,就一直在外面喊着,想要让叶清歌清醒过来,从而逃脱出来。

  后来,也就是原主死了,而她叶清歌却附在了这具身体上,从柴房逃了出来,只是,最终还是与燕飞双双昏迷,因为被迷烟呛住,当时二人的呼吸弱不可闻,于是李氏直接让人将他们扔去了乱葬岗。燕飞伤势较轻,所以早早醒了过来,看到满地的残肢断臂,她吓坏了,但好在她足够坚强,在尸体堆里找到叶清歌之后,便将她拖了出来,一路爬行,但很快就因体力不支给晕了过去,等到燕飞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素心庵,听闻是明慧师太进山采药偶遇了她们,然后回到庵堂找人将她们抬了回来。

  “就是这些。”燕飞说完,有些不安的看了叶清歌一眼,叶清歌内心万马奔腾,但是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是半晌之后才睁开眼睛道,“你先下去吧,我休息一会儿。”

  其实,叶清歌与燕飞不知道的是,就在她们被扔到乱葬岗的翌日下午,叶臻自“宿醉”中清醒过来,听到下人汇报的关于叶清歌一事之后,便不顾梳洗的策马前往乱葬岗,虽然他因为叶清歌的出声害死了他的语嫣,但叶清歌毕竟是语嫣留给他的骨血,怎么可能让她暴尸荒野,只是,等他到了乱葬岗的时候,那里根本找不到叶清歌的尸体,他在那乱葬岗呆了整整一夜,回府之后便禁了李氏的足,除了“青苑”中所有当值的下人还有对叶清歌行杖责的下人全都乱棍打死。

  因为没有找到叶清歌的尸体,叶臻拒不承认叶清歌的死亡,只是对外宣称她染了重病,送去京郊的别院修养了。

  叶清歌表面上挺淡然的,但是内心早已经开始骂娘,这苦逼的生活的,那自己现在是不是无家可归了?想她上辈子虽然出身豪门,但她总觉得自己像个孤儿一样,没有家,却没想到这辈子刚来就变成了一个死人,如今也算是有家不想归了,既然如此,那她就先安心在这素心庵养病好了。

  叶清歌绝对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在明慧师太的照顾下,再加上这个身体的强韧,十来天的功夫就能够下床了,而燕飞的腿也在明慧的治疗下不在跛了,一切都好的方向发展。

  叶清歌上辈子是军医,这辈子目前是无业游民,但是她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等她身体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明慧师太来给她复诊时,她郑重的跪地给明慧师太磕了个头,“清歌叩谢师太救命之恩。”

  明慧师太急忙伸手欲将她扶起,“施主命不该绝,贫尼也只是略尽薄力。”

  “清歌有个不情之请,”叶清歌跪的稳稳当当,抬头与明慧四目相对,“清歌想要跟随师太学医。”

  明慧站起身,就那样看着叶清歌,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反问,“学医是为了什么?”

  “让百姓病有所医!”简简单单七个字,并没有当初她入职时那般华丽的语言,但却让明慧动容,当初她学医也是为了百姓,为了救死扶伤,只是最终却困在这一方庵堂之中,最多只能救助一下附近的百姓。

  于是,叶清歌就这样在素心庵住了下来,明慧在素心庵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虽然平日还要与大家一起侍奉佛祖,但绝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前殿为前来看病的人们诊治,而叶清歌就在一旁打打下手,如果明慧进山采药她则跟前跟后,由此也对药草有了更多的认识。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