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四章:如此喂药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任劳任怨的给男子把衣服穿好,只是外面这件墨色长衫叶清歌就索性脱了下来,只留里面一套白色染了血的里衣,然后拉过一旁的薄被给他盖上,完了之后便换下了脚上那浅灰色的薄地鞋,取了一双同色的厚底靴穿在了脚上,长长的马尾依旧利落的垂在脑后。

  叶清歌站在门前看着院中燕飞从黑乎乎的药罐中倒出那褐色的药汁,有些嫌弃的揉了揉鼻子,来到这里这么久了,她还是不喜欢喝中药,尤其是被逼着喝了一个月的中药,这会儿终于看到另一个人要享受这种生活,叶清歌不厚道的笑了。

  这一笑便出了声,燕飞抬眸便看到自家小姐站在房前,因为额头上有细碎的汗珠渗出,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熠熠的光,燕飞一下子看呆了,即便是灰色的缁衣也不能阻挡自家小姐的芳华,这若是换上锦衣,该是何等的风姿?燕飞忍不住的红了眼眶,若不是大小姐,她们家小姐何至于落到这般田地。

  “磨叽什么呢,”对于燕飞所想,叶清歌多多少少能够猜到一些,但是她不是这个时代的女子,她不需要靠父母兄弟,即便是一个人她也能活的很好,并且她现在有一身的医术,养活自己与燕飞根本就不成问题,只是,还是要打消了这妞回叶府的心才行,“熬好了不赶紧端过来,等着姐过去接你呢?”

  “小姐,”燕飞眸子红红的,但是这次却没有眼泪流出,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端着药碗走到叶清歌面前,“不是奴婢说您,您好歹也是将军府的小姐,您就不能有点淑女的样子吗?您看看您……”从小到大,叶清歌的礼仪一直都是燕飞最为操心的事情,因为叶臻的不闻不问,因为叶景斓的纵容,她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叶景斓美名其曰,“看不得妹妹受苦,等长大了再说!”谁知,两年前一别,这就再也见不到了吗?想着想着,燕飞吸了吸鼻子,硬是将那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学着叶清歌大大咧咧的样子,“小姐啊,您要注意形象呢,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哼,”叶清歌接过燕飞手中的药碗,下巴微扬,高傲的神采即便是最普通的衣物也遮掩不住,“姐才不要嫁人,男人这种生物只适合欣赏,根本不适合领回家。”

  “小姐……”燕飞还要说什么,但是叶清歌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端着药碗直接进了房间,燕飞站在床边看着叶清歌端着药碗一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模样,轻声笑了下,“小姐,奴婢将他扶起来,您给他喂药吧。”

  “好。”叶清歌将药碗先放到炕桌上,然后同燕飞一起将人扶了起来,将绝大部分的重量都放在了燕飞的身上,然后她一手端碗一手拿勺子,舀了一勺药轻轻吹了两下然后送到男子的唇角,瓷勺微动便撬开了男子的唇,接下来是紧咬的牙关。

  只是,叶清歌看着那药汁直接顺着唇角流下,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两下,这人,灌个药怎么这么难呢,不信邪的继续动作,然后又是褐色的药汁流了出来,甚至于染黄了男子白色的xie衣。

  叶清歌端着药碗,看着男子唇角溢出的药汁,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手头没有其他的辅助工具,难道就只有电视上说的那种方法了吗?可是,若是用那样的方法喂药,那她的初吻可就没了,唉,有点拿不定主意呢。

  “小姐,喂不进去怎么办?”燕飞也愁,这要是喂不进去,那这一碗药不就白费了吗?她愁容满面的看着叶清歌,小姐那么聪明,一定会想到好办法的。

  叶清歌看了男子一眼,嗯,挺帅气的,看衣服穿着应该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嗯,妥妥哒高富帅,初吻给了这样的人应该感觉还不赖吧。想着,叶清歌豪迈的将勺子直接扔在了炕桌上,端起药碗就往自己嘴里灌,燕飞有些惊恐的看着叶清歌,小姐这是发病了么?急忙开口阻止,“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叶清歌因为口中含药所以没有理会燕飞,只是缓缓上前,虽然一再告诫自己初吻给了这样的高富帅自己不吃亏,可是心里那一关还是有些难过啊,索性闭上眼睛,将唇送到了男子嘴边,在燕飞不敢置信的眸光中贴上了男子的薄唇,然后轻轻抵开男子紧抿的唇瓣,将一口药全都渡了过去,即便她的口中已经没有了药汁,她还是不敢轻易离开就怕自己一离开他就将药汁全都吐出来。

  停了一会儿,感觉到对方的吞咽之后,她才缓缓起身,离开,然后又是一口,一口接一口,直到将一整碗药全都喂进了男子的口中她才停了下来,伸出手背抹了抹嘴角,打了个寒颤,“苦死人了。”

  “小姐!”就在叶清歌放下药碗之际,一声几乎能划破天际的怒吼声传了过来,叶清歌抬眸不解的看着燕飞,燕飞的眸子似乎闪着怒火,叶清歌怕怕的拍了拍心口,跪趴在床榻上小心翼翼的后退后退,但是,“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再做什么?”还是给了燕飞机会,让她将心中的怒气吼了出来。

  “怎么?”叶清歌站在床边,虽然不解但却依旧害怕发飙的燕飞,怯怯出声,“喂药啊。”语气何其无辜。

  “你怎么可以这样?”燕飞似乎有些受不了这个打击,尤其是对方还一脸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表情,燕飞看了一眼怀中的人,想要将他扔下床去,就是这个男人,不仅要霸占小姐的床位,还夺了小姐的初吻,知不知道那都是要留给作为夫君的那个男人的,小姐怎么可以这般轻描淡写,“怎么可以这么做,怎么可以……”说到最后,燕飞的声音都慢慢的小了。

  “你也看到了,”叶清歌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就没有那么小心翼翼了,大大咧咧的开口,“不用嘴根本就喂不进去啊。”再说了,在现代这以嘴渡药简直弱爆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叶清歌似乎忘记了,她现在是在古代,是在一个礼教森严的古代啊。

  “小姐,那是,那是留给姑爷的啊。”燕飞看着叶清歌这一副混不吝的模样还是忍不住的怒吼出声,叶清歌这下急了,刚刚燕飞那突破天际的吼声她都没放在心上,这会儿才想起这庵堂里多了一个男人若是被人发现,她跟燕飞就算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三步并作两步的奔上前将燕飞的嘴捂住,“小姑奶奶,你声音能不能小点?”

  燕飞似乎这才发现她们的处境,眼睛睁得大大的,甚至于还腾出一只手来捂在叶清歌的手上面,吓得都不敢吭声了,那小模样看得叶清歌都忍不住笑了,“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别放在心上了。还有,你小点声,虽然这里离主殿有些远,但是声音还是小点的好。”

  “可是,可是……”叶清歌将手拿下之后燕飞就小心翼翼的开口,只是那种话说一遍是需要勇气的,第二遍真的说不出口了啊,好在叶清歌并没有打算让她把话说话,直接挥手打断,“别可是了,小姐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燕飞有些委屈,小姐因为受伤太重失忆了,所以根本不了解一个女子的清白是一件多么重大的事情,以小姐的身份即便不能嫁与皇子王爷为侧妃,那京都的勋贵之家的少爷正妻之位是跑不了的,可是若是这件事情被别人知道的话,那小姐就找不到好人家了,小姐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啊,燕飞忍不住的想要嘤嘤嘤。

  “行了行了,”叶清歌帮着燕飞将男子平放在床上,然后将他束发的墨玉簪取了下来,一头青丝就那样平铺在白色的枕头上,睡得是安安稳稳,完了之后叶清歌又拍了拍燕飞的肩膀,“好了,你在家里照顾他吧,姐姐我进山了,趁着现在天色还早,运气好的话赶天黑我就能回来。”

  “小姐,”燕飞总觉得小姐有些太过于乐观,如果找不到药难不成她还要在山里过夜不成?一副愁容的看着叶清歌,“小姐,还是将他送走吧,反正现在喝了药他到明天才能醒,我们等到天黑就送他走?”

  “既然救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叶清歌理了理自己鬓边的碎发,拎起一旁的背篓就朝外走去,没有再看燕飞。,只是她叮嘱的声音却顺着风飘到了燕飞的耳边,“好好照顾他,别让人发现。”

  “小姐……”燕飞追到门口,只是唤了叶清歌一声便住了口,她知道小姐是固执的,尤其是失忆之后,固执加倍了,但是一些常识却忘记了,要不是自己一直守着小姐,指不定还以为小姐被夫人调包了呢。

  叶清歌背着背篓从素心庵的侧门而出,素心庵虽然香火不是很旺,但毕竟这里的素斋闻名京都,还是有香客不时前来借助或者跪拜佛祖的,所以正门是不能走的,好在侧门离她们住的地方很近,叶清歌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就来到了庵堂之外。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