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八章:燕飞遇险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穿着大红嫁衣的叶倾城伏在叶景渊的背上终于出来了,燕飞的牙关紧咬,生怕自己忍不住跑了出去,那样就得不偿失了。她压制着内心的怒意,紧紧的盯着将军府外面,生怕将军出来她没看见,然后就看到了将军府的当家主母李婉君,那人笑的一脸的开心,整个人都喜气洋洋,只是,怎么就是看不到将军呢?

  燕飞耐着性子等着,但仇人就在眼前,她的目光还是会时不时的落在李婉君身上,或许是她目光中愤恨的因子太过浓稠,总之李婉君往她这边看了几下,然后招手她身后的徐妈妈便上前一步垂首站在她身侧,李婉君朝着燕飞的方向指了指,然后低声吩咐了几句便上了马车,这会儿该去太子府吃酒去了。

  侧妃虽然也是妾,但太子侧妃到底是不一样的,他日太子荣登大宝,一个妃位是跑不了的,尤其娘家还是掌管楚国三十万大军的将军府,所以此次的婚宴也是盛大的,除了太子不能前来接亲,其他的都跟迎娶正妃时没有什么区别。

  燕飞看着徐妈妈带着几个人朝她这边走来,一开始还心存侥幸的觉得这只是个巧合而已,但看着徐妈妈等人越来越近,她心慌了,想要赶紧逃开,却又不甘心,她在这里等了那么久,还是没有等到将军出来,看来是上天都不帮她与他们家小姐。

  徐妈妈越发的近了,燕飞牙一咬转身就跑,既然没有找到将军那就不能让夫人的人发现小姐还活着的事,想到这里,燕飞跑的更快了,毕竟是从小就生活在这一片的,虽然后来出府的次数少了,但这里的格局却是没有大的变动,燕飞仗着自己身量娇小,终是将徐妈妈等人甩得远远的,只是看着前面不远处就是城门,燕飞有些沮丧的朝城外走去。

  徐妈妈没有抓到人,又因为今日是她心尖上的大小姐的喜庆日子,她并没有一直追下去,不然燕飞能不能逃得了还两说,这会儿她上了一辆马车随着队伍朝着太子府走去。

  等到下了马车之后徐妈妈找到李氏,将之前的事情向她禀明,说那丫头一下子就跑的不见了踪影,她追了好一会儿都没追到,气险些都上不来了,李氏挥了挥手让她不必再说,没有结果的事情不听也罢。

  天色越发的暗了,叶清歌的心也急了,这会儿完全没有心思去管肚子饿不饿,因为都到现在了,她仍然没有找到燕飞。本来想找燕飞的那身衣服穿着出去找人,找了之后才发现那身衣服不见了,而燕飞素日里穿的缁衣倒是叠的整整齐齐的,那是不是就可以说明,燕飞她去城里了?

  叶清歌直接换了厚底的靴子穿上出门去找燕飞,她一个弱女子去城里,希望不会出什么事吧,虽然以前她的眼睛有夜视的能力,但是这幅身子根本没有经过任何系统的训练,所以她只得先返回点了一只白色的灯笼拎着出去。

  叶清歌的方向感很好,虽然她从素心庵出去只去过山里采药,但去京都的路她是一清二楚,于是便沿着那条管道朝着京都走去。

  素心庵在楚国京都邺城以南三十里地的距离,其实她平日去北城采药要走的路比这多得多,当初明慧师太就是在城北的乱葬岗附近救了她与燕飞,所以其实路程一点都不远。

  因为天色较晚,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但叶清歌根本没有丝毫的害怕,她只是有些担心燕飞,一个姑娘家的,还是一个长相清纯的姑娘,路上若是遇到歹人了可如何是好,这般想着,她便加快了步伐。

  大概一个时辰了吧,叶清歌隐隐看到城门的模样,这一路走来都没有发现燕飞的身影,由不得她不担心,若是被困在城中还好,这城外三更半夜的很不安全。心里“咯噔”一下,叶清歌似乎听到了女子痛苦的哀求声,虽然离得较远听不清楚,但女子遇到这种事,一辈子也就毁了,叶清歌也顾不上燕飞了,拔腿就朝着声音的发源地跑去,希望自己还来得及。

  近了,更近了,她甚至听到了布帛撕裂的声音,女子压抑的哭泣以及低声的呢喃,叶清歌怕来不及,急忙大喊一声,“谁在那边快出来!”

  已经褪下了亵裤的男子突然听到一声清丽的冷喝,底下的那昂扬也更加的有了斗志,听声音那女子的姿色该是不差,看来今晚运气挺好。

  叶清歌的声音清亮,燕飞自然是识得的,这会儿也顾不上自己被辱,急忙大喊,“小姐快跑,小姐快跑……”然后“啪”一声打断了燕飞的声音,叶清歌自然是火冒三丈,她的人也敢动,看来对方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个男子冲着旁边的两个男子递了个眼色,让他们出去将叶清歌也拖进来,燕飞听着那脚步声越发的近了,心中一片绝望,她受辱倒是其次,若是小姐也被这些歹人侮|辱了可如何是好,小姐对她那么好,她不能让小姐身陷险境,燕飞心一横一脚踹上了又准备俯身侵犯她的那个男子,男子哎呦呦的痛呼,而她则趁着这个时间冲着外面喊了一句,“小姐,燕飞对不住您了,燕飞先走一步。”说完,狠狠的咬上了自己的舌头。

  “燕飞……”叶清歌听燕飞这话不对,也不顾上门口挡着的那两人,一脚直接踹向对方的薄弱出,那两个男子顿时如房中那人一样捂着裤裆蜷成一团。

  叶清歌跨入破屋的时候,燕飞身上的衣物已经不能蔽体了,但好在兜肚与亵裤仍在,这对于在现代看惯了比基尼的叶清歌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燕飞已经有些接受不了,此刻的她口中涌出鲜血,看着叶清歌,想要挣扎的起身,但是她的腿似乎有些不受指挥,所以只能在四处摸着已经被撕烂的衣服盖在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眸中是对这个世界的留恋,她已经不洁,所以不能在伺候小姐了,燕飞唇角露出一抹笑,只是在鲜血的映衬下无端让人觉得凄凉,叶清歌顿觉不好,也顾不得那已经起身的男子,快速的跑到燕飞跟前,将她揽入怀中。

  “小姐,”燕飞开口又是一口血涌出,但她的手却将叶清歌往外推去,“小姐快走,不值得!”她的命是大少爷救的,所以今天即便是死她也不能成为小姐的累赘,虽然失忆后的小姐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但燕飞只知道,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小姐待她都是一样好,所以她更不能让小姐为了她冒险,“小姐快走,快走……”说着,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或许是垂死之人都能发挥超长吧,她直接扑到了叶清歌身后,将叶清歌护在了身后。

  因为背对着叶清歌,所以燕飞没有看到叶清歌眼中的感动与坚定。她是军医,本就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什么阵仗没见过,在这说了,医者能够杀人于无形,更可况她跟着明慧师太学了那么久的中医,银针过穴自然是没有落下,针术早已出神入化,她今天出来以防万一带了几根银针出来,本来是没打算要这几个人的性命的,但是现在,为了燕飞的名誉着想,她不能不违背一次医者的仁心。

  叶清歌素手轻抬,燕飞只觉得眼前一道银光闪过,面前那名男子便应声倒地,叶清歌又如法炮制的射杀了另外两名男子,几乎是在瞬间,三名男子毙命,为了不留下明显的证据,叶安然在男子的头顶轻轻摸索,然后将银针取了出来。

  叶清歌从死去的男子身上脱下了一件外衣披在燕飞的身上,然后将之前从燕飞身上撕下来的衣服卷巴卷巴收了起来,她不能留下任何一点蛛丝马迹。做完这一切,这才从地上扶起燕飞,唇角勾出一抹浅淡笑意,“燕飞,我们走!”

  “小姐……”后面想要说的话直接被哭泣取代,她燕飞何德何能竟然得小姐如此真心相待,所以日后即便是拼了自己这条命也要护得小姐周全,只是如今,先是要委屈小姐了。

  虽然夜路不好走,但对于前世的叶清歌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个事,虽然扶着燕飞走路能慢一些,但叶清歌是绝对不会抛下她的,只是走了一炷香的功夫之后,叶清歌将燕飞安排在一处隐秘的地方,而她自己则再次回到了刚刚救燕飞的破屋,一把火将那破屋点燃,紧接着便将当初训练的劲头拿了出来,快速的离开了事发地。

  那一夜的事情似乎就那样被掩盖了过去,只是燕飞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从那夜强撑着回来之后就病倒了,高热不退,好在她平日喜欢去采药,而且存了不少的药,其实那些药是叶清歌准备日后换取钱财的,毕竟她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庵堂,她是一名医生,尤其是战地医生,外科最是拿手,所以她打算带着燕飞一起,前往边境,据说边境那边又要不太平了,这也是她之前出去打听到的。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