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三章:偶遇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景陌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叶清歌不解,因为他将自己的钱袋从衣襟内取出硬塞到叶清歌手中。虽然钱袋不重,但叶清歌却觉得沉甸甸的,有些不能理解,她最近是交了什么好运,怎么遇到的几个人都给自己送钱?虽然其他二人送的是物品,但也是妥妥的可以换钱哒。

  “我不需要!”叶清歌将钱袋还给了景陌,景陌有些急切的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能看出来这李姑娘是个缺钱的,而且刚刚还为封公子垫了药费。都说人有急智,放到景陌身上也是可以的,只见他看着叶清歌认真的说,“这算是你的诊金,我回头会向封公子讨要的。”

  听到景陌这么说,叶清歌陷入了沉思,虽然貌似好像有些不地道,但她确实救了封离一命,拿些诊费也算正常哈,这么想着,手中的钱袋似乎也没那么难以承受了,叶清歌也认真的看着景陌,缓缓开口,“那好,这钱我就收了,但你一定要从封离那边拿回来,我不会平白无故拿人家钱财的。”

  “好,一定!”景陌看着她终于不再纠结钱的事情,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天,似乎不早了,“那我找人送姑娘回家?”

  叶清歌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景陌,然后潇洒的转身就走,边走边道,“不用了。”哼哼,派人送自己,还不如说是想要知道自己住在什么地方,她才不会将素心庵之事暴露在人前呢,所以叶清歌在路上速度飞快,很快的便将跟着她的人甩开,这才直奔素心庵而去。

  ……

  有些压抑的书房内,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垂首站在穿着一袭蜀绣金纹的紫色袍子身后,他们之间隔着一张书桌,但男子依旧能够感受到那人对自己的压力。他低垂着头只能看到男子腰间那镶着玉碎的腰封,远远望去一派仙人之姿,男子将手中的布帛送到那负手而立的男子身后,微哑着声音道,“主子,有人暗中对封公子下手!”

  “查清是何人所为了吗?”站在窗前的男子转身,面容俊美,长眉斜飞入鬓,如黑曜石一般深邃的眸子,看久了让人会有一种被吸入旋涡而不得救的窒息之感,接下来便是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微微扬起的下巴无不诉说着这个男子的高贵,他声音清冷,更是让人不敢抬首与之相望,“总归就那么些人。”

  “回主子,属下已经交由项佐去查了。”劲装男子垂首看着面前灰白色的用整块石头磨平的地面,整个后背隐隐有汗水渗出,主子的双眸穿透力太强,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承受不住,头只能垂得更低。

  “下去吧。”好一会儿之后,华服男子才缓缓开口,劲装男子的心才落回原地,而后后退三步才转身,只是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华服男子有些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慕哲,本王让你安排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回主子,”叫慕哲的劲装男子抬首,只是视线下垂不敢与之对视,恭敬道,“都已经安排妥当,主子放心。”

  “下去吧。”男子挥了挥衣袖,慕哲像是得到大赦一般赶紧朝外走去。主子越发的高深莫测了,就连与他一道长大的自己都已经招架不住他的霸气威武。就在慕哲胡思乱想之际,看到暗中一道身影闪过,慕哲急忙收起自己飞远的思绪,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

  而此刻正站在书房的锦衣男子,他好看的眉头深深皱起,骨指分明的大掌附在自己左侧腰间,那里似乎又在隐隐作痛,都已经两个多月了,伤口还是时不时的疼痛难忍,他卸力一般的坐在书桌后方的红木座椅中,靠着椅背,眸子微闭,让那疼痛自然缓解。

  半晌之后,他才睁开了眼,一片清明,丝毫看不出他刚刚还在忍受疼痛的折磨,伸手将书桌上的圣旨翻看,是让他出征的旨意,西南方不仅受着翎国的威胁,而且还临近蛮夷之地,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蛮人的食物没有了,而且光靠打猎不能满足所有人,所以便开始攻击楚国的西南边境,谁让楚国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呢,所以每一年的五月份,尤其是稻米成熟前的这一段时间,攻击尤为频繁。

  帝王已经下旨将驻守在西北涵御关的叶景斓调了过去,然而还是少了一位主事之人,这不太子党便向陛下进言,让宁王殿下代天子出征,让四野八荒都臣服。

  男子看着手中明黄的圣旨,再想到早上那派人的慷慨激昂,冷笑一声,若真如他们所言的这般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怎么可能推荐自己,这么好的事自然应该落在太子头上。既然他们敢让自己出征,那自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他们定会让自己有去无回。即便自己九死一生的回来,那等待自己的也定然是不安好心。

  虽然男子,也就是宁王楚靖尧知道他们的打算,但并没有推辞,毕竟圣旨以下,帝王之尊不容践踏,所以他只能勇往直前。

  楚靖尧将圣旨随意的扔在书桌一角,并没有寻常人对待圣旨的那般恭谨,他起身从窗子朝外看去,碧绿的竹林在微风的吹拂下发出“唰唰”的声响,他负手而立,双眸透过竹林中的清幽小径似乎望向不知名的远方,眸子一片漆黑,让人感受不到其中的温度。

  ……

  因着耽误了太多的时间,这会儿的叶清歌加快了速度,城外的小路上时不时的有着三两个行人走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叶清歌总是感觉有人跟着自己,她皱着眉头继续前行,想着在前方什么地方好再次将人甩开。

  就在叶清歌埋头赶路的时候,一匹黑色骏马从她身边飞驰而过,虽然只是一个照面,叶清歌也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仍旧自顾自的赶路。只是,那骑在马儿上的人却像是遭了雷击一般,完全是下意识的勒住了缰绳,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他又掉转马头朝着叶清歌追去,马蹄踩在地面扬起一片灰尘,而后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叶清歌惊觉的朝后看了看,然后她的脑中也变得空白一片。

  为什么那个马上的男子跟她的爸爸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这人一身盔甲,头盔上面的红缨有些抢镜,这人的身材比她父亲的要好太多,那个在现代的父亲由于整日整日的应酬交际,虽然有秘书帮忙挡酒,但有些关系却是需要他自己去维护的,所以五十多岁的年纪身材早已经变形,而面前的男子看着比他年轻,虽然胡子有些杂乱,脸色有些憔悴,但目测身材却跟大哥有的一拼。

  男子一个翻身便下了马,动作利落,只是落地的时候一个趔趄,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清歌,叶清歌摸了摸自己的脸,一向脑子活络的叶清歌这会儿有些短路,有些不理解这人看着自己为什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只见他将手中的缰绳一扔,后面一个卫兵模样的人急忙接住,而男子却朝着叶清歌缓缓走来,带着一丝哽咽,“清歌……”

  以前一直忽略这个女儿,他恨这个女儿的出生带走了心爱女人的性命,只要一看到她便会想起嫣儿,但是直到听到她死亡的消息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多么的痛苦,是多么的悔恨。

  叶清歌脑内闪过一个想法,随即睁大了眼睛,然后撒腿就跑,她想她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了,应该就是她的便宜将军爹叶臻,但是叶清歌并不想跟他相认,看着对方大步朝自己追来,叶清歌眼神暗了暗,然后抬首边跑边朝着四周大喊,“官爷强抢民女了!”

  虽然天色不早了,但离天黑还有个把时辰,路上的行人还是不少的,听到一个女子带着些惊慌失措的声音,众人都朝着叶臻看去,然后有热心肠的青年男子挡在了叶臻面前,“官爷请止步!”

  “让开!”叶臻看着叶清歌越跑越远的身影,一瞬间戾气缠身,挡在他面前的几个男子明显感受到了压迫,但同时又想到那么个娇娇女若是落在这个“凶神恶煞”的男子手中,定然是会被辣手摧花的,他们怎么忍心。

  几个男子努力的摆出一副“我不怕你”的表情,严肃的看着叶臻,旁边的大爷大妈自然也目睹了事情的过程,因为叶臻自从叶清歌离开之后经常性的不修边幅,整个人显得有些邋遢,再加上他心焦叶清歌,面色自然凶悍了一些,自然是让大家都误会了,众人一起将他挡住。

  面对有些暴怒的百姓,叶臻自然不能将对敌的那套手段拿出来,看着叶清歌的身形越来越远,叶臻将这个局面交给了下属,然后他足尖一点边朝着叶清歌飞了过去。

  只是,还未等他站在叶清歌跟前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三个黑衣蒙面的男子,齐齐挡在了叶臻面前,然后拔刀对着叶臻,而叶臻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那神情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