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四章:连夜离开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唰”一声,是长剑出窍的声音,剑尖指着面前的黑衣人,叶臻冷声道,“滚!”

  对面三人没有动作,只是相视一眼,然后举刀齐齐发动攻击,他们意在阻拦所以并未对叶臻下杀手,只是给叶清歌争取离开的时间,毕竟,叶臻是整个楚国的英雄,立下过不少的汗马功劳,他们不想伤害他。

  但叶臻不同,他动作狠辣招招致命,但对方三人配合默契,每次都能够化险为夷,让他不由得重视起来。

  叶臻凝聚剑气,天地间一时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叶臻是真的想要致面前的三人于死地,只是对方举刀横档在头顶,硬生生的扛下了他这一剑。

  其中一个黑衣男子一个扫堂腿就朝着叶臻攻了过去,叶臻向上一跃便躲了开来,然后左腿直接朝着另一个男子的下颔攻去,男子整个人后仰堪堪躲了过去,只是就在此时,另一个黑衣男子从空中跃起,虚晃一招手中的刀看似朝着叶臻的左腿扫去,叶臻动作微微一滞,然后整个人后翻,险险的避开了男子的大刀。

  一时间,整个道路上烟尘弥漫,虽然看不清楚,但众人的耳里却是越发的灵敏,三个黑衣人相视一眼然后同时撤退,这么久的时间了,想来那叶小姐已经跑远了,叶臻就是有心找人也无从下手。

  等到尘埃落定,叶臻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道,将手中的剑柄纂得死紧,就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就能找回她。叶臻抬首望向对他来说灰暗一片的天空,捂着心口喃喃,“嫣儿,这是你在惩罚我么?惩罚我这十几年来对她的忽略吗?”

  不知是不是触动了内心的柔弱,也或许是思念如潮水般涌来,让叶臻在这一刻竟然不能支撑自己的重量,他跪在地上,以剑撑着地面,虎眸中藏了一汪泪水,他在强制忍着,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他不能在这里流泪。

  当叶臻的亲卫兵终于说服那些围堵的百姓来到叶臻身边时,他们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个即便是跪着也跪得笔直的身影。叶臻的亲兵首领是跟随了他将近三十年的人,从叶臻还是个少年时便给他作伴,后来叶臻随着其父入军营,那也跟着他一起,从偏将手下的一名小兵开始做起,然后是少将军的亲兵,最终变成大将军也就是楚国的兵马大元帅的亲兵,也是最了解叶臻的人,甚至没有之一。

  他是知道叶臻与语嫣姑娘之间的那段往事的,自然也是知道叶臻是真心待嫣姨娘的,甚至于当初不顾父母反对硬是将她纳为侍妾,甚至独宠,若不是老夫人以死相逼,“你要是不怕御史弹劾你宠妾灭妻,你要是因此让陛下对我们将军府不满,你就由着你的性子来”,他根本就不会与将军夫人圆房,更不会生下那嫡出的一儿一女。

  半晌之后,男子上前伸手将叶臻强拉起来,看着他痛苦的模样,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当初将军没有娶李氏女,如果嫣姨娘有个高贵的身份,可是,没有如果,如今说这些都是空谈。

  叶臻眸光望向天际,苦笑一声,“叶擎,你说这是不是嫣儿对我的惩罚?”声音低哑,要不是叶擎的注意力集中根本就听不到他的话。叶擎拍了拍叶臻的肩膀,“不是,那孩子应该不是清歌,不然她不会看到你就跑的。”

  “可是……”

  “行了,别胡思乱想了,”叶擎打断了叶臻的话,下巴微扬的看着他意有所指的道,“你最近都没打理自己,估计那姑娘看到你这样子给吓跑了。”

  而叶清歌则抄了小路回到了素心庵,竟是连夜的离开,对于她来说将军府就跟前世的叶家一样,她很不喜欢,尤其是叶臻长了一副与叶父一模一样的脸。

  叶清歌将包袱打开,取出一套衣服递给燕飞,“快换上。”燕飞手捧着衣服不解的看着叶清歌,“小姐,现在天都快黑了,路上也不安全啊。”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叶清歌不由分说的将外面的那件粉色裙衫脱下,取出一套月白色的上衣,衣服上没有繁复的图案,只在衣摆腰身那里简单的绣了两支粉色荷花,淡雅而素净,底下搭配了一条天青色的长裙,直至脚面,黑底月白的鞋面上浅浅的绣了两朵暗青色的缠枝花,内敛而柔美,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注意。

  叶清歌回头看着燕飞还是一身灰色的缁衣,有些不悦的开口,“你若是不愿与我一同离开,我也不会勉强你的。”

  “奴婢,奴婢不是这个意思。”燕飞说着就一副将哭未哭的模样,只是在看到叶清歌冷着脸的样子,燕飞将所有的苦涩都咽了回去,一副受了委屈的小模样开始换衣服。

  叶清歌因为要装老成,所以将自己打扮的有些成熟,再加上她实际年龄早已过了二十五岁,所以这些衣服穿在身上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叶清歌坐在桌前将自己之前早早准备好的胭脂水粉以及一些药材粉末都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对着镜子化妆。

  她不可能就这样离开,若是路上遇到熟悉的叶清歌的人不就露馅了。叶清歌先是用粉末跟水调和,涂抹在脸上,让自己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偏黑且黯淡无光,燕飞换好衣服扭过头来看着像是换了一个人的小姐,小嘴惊得长得大大的就是发不出声音,若不是她知道小姐一直没有离开过,都会以为这是换了个人。

  叶清歌抹完脸之后连脖子手上都没有放过,只要不脱衣服就不会有人发现她的皮肤不对劲。叶清歌的动作很快,让燕飞一瞬间有些呆滞。

  被一个人直愣愣的看着叶清歌又不是死人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她扭过头来就看到穿着浅粉色裙衫的燕飞,很温柔可爱的女子,她自己扮老成,没有必要让一个真正十五岁的小姑娘跟着自己学,她自己本色出演就行。

  “过来坐。”叶清歌起身让燕飞坐在她刚刚坐着的凳子上,经过几个月的相处,燕飞也算是摸清了“失忆”之后的叶清歌的脾气,这会儿没有任何犹豫的坐在了叶清歌面前的凳子上,手中拿着一盒质地还算不错的胭脂用手指蘸了一些就朝燕飞的脸上抹去。

  就在叶清歌帮燕飞化妆的时候,外面三个黑衣男子看着屋内的二人,都有一瞬间的懵逼,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去哪儿了?主子让他们来暗中保护那人,怎么现在就给不见了呢?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这一刻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们不就是在路上拦了一会儿叶臻么?怎么这么短的功夫那人就离开了?

  就在三人商量着让一个人回去报信然后重新安排的时候,里面的人终于开口,“好了,大功告成!”

  叶清歌看着燕飞,眉眼弯弯的,只是燕飞在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她没有小姐长得漂亮,但是也不至于丑成这样吧?这镜子里的哪里是人,分明是鬼啊,燕飞哭丧着脸看着叶清歌,“小姐……”声音温婉细腻,跟脸上的妆容一点都不搭配。

  “好了,”叶清歌拍了拍燕飞的肩膀,歪着头道,“你也知道我们两个弱小女子孤身上路肯定会遇到不怀好意的人的,如今我们这幅模样就不用害怕了啊,你说是不是?”燕飞从背影看绝对属于女神级别的,但前提是真心不能看脸,其实叶清歌也没有给她做多大的改变,只是在脸上重要的位置点了几颗痣而已。

  燕飞毕竟是个下人,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即便有再多的不乐意也没有继续反驳,然后帮着叶清歌梳了一个妇人的发髻,好在燕飞手巧,虽然没有任何饰品,但发髻还是很漂亮,很衬叶清歌目前的妇人打扮。

  燕飞给自己梳了一个寻常人家女子都喜欢的垂鬟分肖髻,等她做好这一切之后叶清歌从包袱的最里侧取出一直银质发簪插在她的发间,粉色的流苏垂在耳际,叶清歌帮燕飞理了一下头发,笑吟吟道,“我们燕飞也长成大姑娘了。”

  “小姐又取笑奴婢。”虽然以前在将军府的时候这些包银发簪他们根本就看不上,但现在这支发簪的意义不一样,小姐没有给自己添置任何饰品,却记得自己,燕飞决定以后自己一定要更加的听小姐的话,绝对不能违背一丝一毫。

  等到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叶清歌让燕飞将她们换下来的衣服洗干净晾着,而她则提笔给明慧师太写了一封信,好在之前已经同明慧师太当面道过别了,不然这般不告而别是十分失礼的。叶清歌的信中再次同明慧师太道谢,感谢她这几个月来的照顾,如今她就先行离开,做个四海为家的游医。

  叶清歌带着燕飞离开了,而门外的三个黑衣人也终于搞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只是他们对于叶清歌易容的功夫表示了强烈的好奇,这人若是能被主子收于麾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