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六章:叶臻的痛。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叶臻扭头揪着叶擎的衣领,双眸涣散的看着他,“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说完还继续揪着他使劲的晃了几次。

  叶擎没有吭声,只是将揪着自己衣领的手掰开,将叶臻扶到书房里间的床榻,将他强制性的摁在床上,“你好好睡一会儿,有什么事等你清醒后再说!”

  “嫣儿,嫣儿……”就在叶擎转身的一瞬间他听到了叶臻撕心裂肺的哭声,他转头看着他泪流满面的模样,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叶擎将书房的门带上,抬首望着灼人的阳光,双眸微闭将差点夺眶而出的眼泪硬逼了回去,那般美好的女子没有一个人是不喜欢的,只是她只喜欢将军一人,最后却落得个香消玉殒的结果。

  强烈的太阳光让叶擎有种又看到她的错觉,他伸手想要抚上女子微笑的面容,却最终无力的垂下,他没有资格,没有资格啊,然后看着那女子碎了,千瓣万瓣。

  房内的哭声隐隐透过紧闭的窗门泄了出来,叶擎睁开眼回头看着,面含苦笑,“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其实他也想哭的,只是他没有这个权利而已。

  日落西山,叶臻终于从宿醉中清醒了过来,从床上坐起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呈现一种呆滞的状态,然后将身上的薄被掀起,只穿着足衣便下了床,边走边喊,“叶擎!”

  叶擎推门而入,看着叶臻不修边幅的模样,微微摇首,“怎么了?”

  “我昨天见到清歌了。”叶臻在叶擎的注视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脚,然后后退几步将黑面白底的厚底靴穿上,然后像是怕叶擎不相信一般再次强调,“是真的!”

  “然后呢?”叶擎静静的看着叶臻,然后便听到叶臻有条不紊的分析,既然叶清歌能进城自然是有路引的,有了路引就比较好办,叶臻直接让叶擎去府尹那边查这件事,而他则直接去找了景陌,要去问问景陌为什么找到了清歌而不告诉自己?

  对于这些事已经远离鄷都的叶清歌自然是不晓得的,再次上路的时候她又给燕飞点了那几颗丑痣,二人的背影都是一等一的女神,但只要一看到他们的正脸,就连山道上的劫匪都挥了挥手不愿理会,仿佛她们是瘟疫一般,这也大大的提高了她们二人的安全。

  他们二人已经在路上行走了几日了,只是,每次住客栈的时候就比较悲催,总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给燕飞将丑痣取掉才能入住,因为第一次的时候直接被客栈小二拒之门外,说是她们太丑了会吓到客人。

  叶臻带着人找到素心庵的时候,因为没有人打扫叶清歌之前所住的屋子都已经落了一层浅浅的灰尘。叶臻站在门外看着里面,屋内只有一张桌子一方凳子,再者就是占了三分之一个屋子的大炕。叶臻从未想过自己娇生惯养的女儿竟然在如此简陋的屋子里住了好几个月,想着明慧师太刚刚所言,她捡到自家女儿的时候,她是昏迷不醒甚至随时都有可能性命不保的模样,一想到这些,他的心就痛的无法呼吸。

  他甚至不敢想象待到他百年之后见到嫣儿时,要怎样告诉她,那个她拼了命生下来的女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负成那样,而且还在府里背了一个与下人私|通的罪名,叶臻再一次的痛恨自己,痛恨自己对她的不闻不问。景斓在的时候还会保护她,可景斓离京之后她就只能受人欺负。

  叶臻再次环顾四周,简单的一览无余的房间,什么影子都没有,看着床头摆放的灰色缁衣,叶臻手捂胸口,那芳华正茂的年纪竟然就只有这黯淡无光的衣服可穿,他深呼一口气,有些事情他不管不代表他不知道,而如今,那人触犯了自己的底线,也是时候该让他们消停消停了。

  景陌跟在叶臻身后,他到现在都有些不能确定自己见到的那姑娘就是叶清歌本人,可是那变化也太大了吧,但是事实确实如此,这让他有些无语,之前被叶臻训得跟狗一样,只是他没有丝毫怨言,还颠儿颠儿的跟着他跑来这素心庵,谁知空欢喜一场。

  “走!”叶臻看着明慧师太将缁衣抱在怀中,抿了抿唇冷声道。

  对于这些叶安然自然是不知道的,她这会儿正和燕飞在房内吃着几天以来的第一顿美味可口的食物。看着燕飞狼吞虎咽的吃着几个炒菜,叶清歌伸手不自觉的抚上了她的发顶,嘴角含笑,“喜欢你就多吃点。”虽然这些菜都比不上她在部队的伙食,但看着燕飞的吃相,她也不由得捧起了碗,感觉味道还不赖。

  几日之后,封首辅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远去的一行人,那是代天子南征的宁王,他目光平静,好似并不知晓这一仗宁王若是德胜归来会给太子造成怎样的冲击,而众大臣都站在他身后静默不语。

  楚靖尧并没有带多少人,毕竟要留一部分人在坐镇鄷都,省的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自己的势力被有心人吞食。

  楚靖尧轻夹马腹,马儿“哒哒哒”的迈着平缓的步伐朝前跑着,他目光平平的望向远方,仿佛根本不知道这一路上他将会面对怎样的情况。一整日都平静无波,根本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但楚靖尧还是下令全员戒严,精神高度集中。

  太阳西移,众人都赶了半天的路,楚靖尧便让紧跟在他身旁顶替了慕哲位置的韩硕下令,让所有人都原地休息,趁着这会儿不那么热了赶紧抓紧时间休息,等到气温降下来之后再行赶路。

  因为赶路的原因楚靖尧并未下令让后勤兵做饭,大家吃的都是从鄷都带来的干粮,就连楚靖尧也不例外。此刻,他坐在一棵高大的树下,手中拎着一只水囊正大口的往肚中灌水,炎炎烈日之下行走,即便是他也有些撑不住了。

  “主子,吃一些吧。”韩硕安顿好众人之后便来到楚靖尧身边,看着他只喝水不吃东西,便从腰间取出一物,揭开锦帕之后才发现是一层油纸,他将油纸打开,里面赫然是半只烧鸡,韩硕连同油纸一起递到了楚靖尧面前。

  楚靖尧看了看那半只烧鸡摇了摇头,天气炎热根本就没有任何胃口,再加上他一直骑在马上,腰侧那早已愈合的伤口似乎又在隐隐作痛。韩硕看着楚靖尧,固执的没有收回那半只烧鸡,一直举在他的面前,楚靖尧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拿下去吧。”

  “是。”最终,韩硕还是屈服在主子的淫|威之下,默默的收回手又将烧鸡包了起来,楚靖尧看着他的动作眉梢微微一挑,但是很快冰冷的声音就传入韩硕的耳中,“你们将它分食了吧。”这个傻瓜,天气这么炎热,再将那烧鸡揣回怀中等再次拿出来的时候谁都别想吃了吧。楚靖尧看着韩硕呆愣的看着自己似乎有些不解,终于大发慈悲的再次开口解释,“再放下去就该坏了。”

  “哦哦。”韩硕有些木讷的应了一声,然后完全是机械性的动作将油纸打开,将半只烧鸡分给了跟前的几个人然后又呆愣愣的往远处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才回过神来,将手中的油纸往地上一摔。擦,因为主子突如其来的“温柔”他都没给自己留根鸡腿。

  因为韩硕的动作,楚靖尧身边的几个人分吃了烧鸡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楚靖尧也十分难得的弯了唇角。

  ……

  夜色渐渐降临,楚靖尧看着面前出现的又一波刺客,自从远离鄷都之后,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上演一次,楚靖尧眉梢一挑根本就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他策马后退两步,下巴微扬,韩硕便带着几个近身侍卫驱马上前。

  刀剑相击发出清脆的声音,楚靖尧老神在在的骑在马上冷眼看着。虽然刺客武艺高强,但他身边的人也不是吃素的,那些人很快就倒在了地上。

  楚靖尧驱马走到剑尖还在滴着血的韩硕身前,韩硕立刻单膝跪地恭敬道,“主子一个活口都没留。”

  “好,”楚靖尧抬眸环顾四周,冷声道,“跟以前一样!”说完手中的利刃出手,一个睁着眼睛的头颅便落在了韩硕的脚边,韩硕脸色一变,只是握着剑柄的手紧了紧,浅色的薄唇张了几张终于开口,“是。”是他大意了,以为检查一遍就行,没想到还有假死的,要不是主子眼神凌厉说不定自己已经死在自己的大意之下了。

  韩硕发了狠,没有借助任何人的帮助,将那十几个黑衣刺客的头颅一个一个割了下来,然后直接用装粮食的大袋子将那一堆人头直接装了起来,然后交给了身后的侍卫,冷声道,“老规矩。”

  “遵命!”黑衣男子应声,然后将那袋子放在马上,趁着夜色疾驰而去。

  而此时的太子府书房里一片灯火通明,楚靖承看着莫名出现在自己案头的麻袋,吓得没敢打开,因为他就着灯火的灯光看着麻袋上面暗红的血迹发傻,愣是一动也不敢动。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