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六章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小雨点,多么熟悉的称呼。

  宁静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没想到在这个风雨飘零的夜晚,那个爱哭的男孩,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老天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小雨点病态的样子,让宁静一阵心疼,暗恨命运的不公。

  孤儿院里,与宁静相交最好的,一是石磊,另一个就是小雨点。

  当时,小雨点并没有名字,因为爱哭,别人都这么叫他。

  接过水杯,倒了一大堆药片,吃了下去,咳嗽才缓解很多,小雨点露出温柔的笑容,说道:“静儿,你还是毛毛躁躁的,跟以前没多大变化。”

  “怎么一出现,连姐都不叫了?是不是找打?”说着,宁静白皙的手指就拧住小雨点的左耳,凶巴巴地说道。

  “疼,静儿姐,你弄疼我了。”小雨点故作痛苦地说道。

  “说,你怎么知道我在哪?”放开了小雨点的耳朵,宁静还是凶巴巴地问道。

  小雨点笑道:“要查一个人,那还不容易,何况,我早就让人关注你了。静儿姐,我们就这样站在这说话吗?一点都不疼我,不请我喝杯咖啡?”

  “哦,我忘了,你快请坐,我亲自给你磨咖啡。”宁静把小雨点按在最近的座位上,然后风风火火地跑回吧台,杏儿想要帮忙,她都没答应。

  宁静急切的样子,杏儿从来没见过,也好奇那个一脸苍白的青年是什么身份,竟然让宁静这么失态,那个站在不远处的壮汉,分明就是保镖一类人,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恐怕会像一头疯牛一般,第一时间放在他面前,消灭一切敌人。

  不大一会儿,把一杯芳香扑鼻的咖啡放在小雨点面前,宁静笑道:“尝尝味道,这可是从日本进口的蓝山咖啡豆,现磨的,没有关系,可是很难弄到的。”

  “这么说,我还是一个尊贵的客人喽?”小雨点打趣道。

  “当然了。”宁静白皙的手支着尖而圆润的下巴,痴痴地望着小雨点,问道:“这些年,你去哪了?”

  “英国,一直在那留学。我这病,也在那看的。国内的医疗条件和气候环境,对我这病没多大好处,就很少回来。”小雨点笑道,抿了一口咖啡。

  “你这病……”

  “肺结核。不谈这些了,静儿姐,这次回来,我想带你走,去法国,去那定居,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石磊的事,我也了解一些。他不配你,他的性子太偏激,容易冲动,会给你带来很大麻烦。索性……”话没有说完,但小雨点的意思,宁静清楚。

  是啊,谁能想到,石磊会被杀呢?

  不过,即使石磊不被杀,他也会把牢底坐穿。

  这些年,石磊做的孽,不胜枚举。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就是指他的。

  一个贩毒的人,没有回头路。

  “这都是过去的事,他也死三年了。我在这个城市生活十几年,也熟悉,习惯了,不想离乡背土。小雨点,咱们说说高兴的事吧,比如你离开孤儿院后的情况?”石磊带着宁静闯荡珠江三角洲,还去过香港,上海,金三角,一想起金三角,一个名字就从脑海里冒出,夏侯章,如果没有他,石磊也不可能走上那条不归路,等到她回到孤儿院时,已是五年后了,听说小雨点是他们离开一年后,被一个金姓男人带走的。

  石磊也打听过小雨点的去处,可惜,一无所获。

  “也好。”小雨点知道欲速则不达,并没有纠缠,他有的是时间说服宁静,笑道:“我现在的名字叫金锐,你应该听过金家吧,没错,我就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小儿子。”

  随后,金锐就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

  剧情很老套,一个大家族的少爷,流落江湖,在孤儿院长到五岁,然后重回家族。

  有关财产继承问题和身体状况,很快,金锐又被送到英国留学,以此避免纷争和安心静养。

  金家秘闻,金锐也了解一点,当年父母被一群黑衣人追杀之事,好像跟一位金家长辈脱不了干系,父母身受重伤,只能在匆忙之间,把他放在孤儿院门口。

  “很老套吧,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因为母亲匆忙生下我,落了病根,没过三年就去世了。临死时,央求父亲一定寻找到我。那几年,是父亲竞争金家掌门人的关键时期,就往后拖了几年,一切安定之后,在我五岁那年,把我接回金家。其实,金家没有人欢迎我。回到金家后,当天夜里,就有人在我的食物里下毒。可笑吧,这就是有钱人的悲哀,为了钱,还有什么血脉亲情可言。”金锐自嘲道。

  宁静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金锐……还是叫小雨点顺口,他竟然有这样独特的幼年,谋杀,追杀,阴谋等等,这些阴暗、毒辣、血腥的词汇,竟然能跟一个爱哭的小孩紧密联系,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

  金锐去往英国,也许就是为了躲避因仇而带来的灾难。

  宁静也把自己的经历,简要讲述一遍,语气平淡,却也是一幅波澜壮阔的图卷,特别是讲述石磊与金三角各大佬之间的恩怨纠缠,枪击,逃亡,地下黑拳,杀人,石磊什么都做过,一点不比金锐父母之事,稍差分毫,听得金锐也是呼吸急促,大呼侥幸。

  这时,阿烈走到金锐面前,耳语一阵。

  “哦,是吗?”金锐扭头对宁静问道:“怎么有警察找你?”

  瞬间,宁静就明白是谁了,脸上涌现复杂而微怒的表情,说道:“让他进来吧。”

  望着换了肩章的年轻人,宁静目光复杂,是郑凌,曾经卧底在石磊身边,长达六年,深受石磊的信任。

  也是石磊的命,使得郑凌得到快速升迁。

  如此漫长的时间,郑凌竟然没有露出丝毫破绽,一个个假内奸被石磊处死,可他就像个善变的变色龙一样,永远更换着自己的颜色,直到石磊身边的小弟一个个死在正义的枪口之下,给石磊后心一枪的人,也是他。

  或许,直到死时,石磊都不相信内奸竟然是他。

  “金少也在?”郑凌故意问出,阿烈的身份,他早已知晓,如果不借题发挥,宁静再善良,也不会容忍杀死自己男友的仇人站在面前。

  金锐也只是点点头,他跟郑凌只有一面之缘,也看出宁静讨厌郑凌的表情,笑意渐退。

  “没想到静姐和金少会是朋友,真让人惊讶。”郑凌确实震惊,金锐在洛城出现时间很短,很快就送出国,一般人是不会知晓他的底细,最近金家争夺掌门人的争斗是愈演愈烈,特别是金锐回国,就像是往满锅油汤里倒了一瓢水,水花四溅,沸腾不止,恐怕街头巷尾都知道这家人的乱事,就跟家族争斗大戏一般,成为普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金老爷子寿终正寝,呼声最高的接班人金正川,又莫名其妙地死在卧房,而他身下又有一具一丝为挂的女尸,法医检查后,说是二人服用过兴奋剂之类的药物,导致肾功能衰竭而死。

  金老爷子一死,就像一棵大树轰然倒塌,树倒猢狲散,金家一下子分裂成四派,谁都不服谁,为哄抢金氏财产,斗得不亦乐乎。

  金正川是金锐的大伯,母亲死后,父亲金正峰先是与金正川竞争金悦集团董事长失败后,就去法国拓展金家的海外产业。

  金正川的家人一直怀疑是金正峰父子下的毒手,但经过尸体解剖,除了从血液中提取到的cuiqing剂成分,并没有查出别的毒物,也就排除了下毒因素。

  郑凌也是专案组成员,上头对此案非常重视,再加上金正川年纪大了,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死在女人身上,也就没什么奇怪的。

  “郑警官,你找我有事?至于什么静姐,就不要叫了,我担当不起。”宁静淡漠地问道。

  “宁小姐,田壶的事,你考虑怎么样,他最近跟你联系过吗?”郑凌尴尬一笑,只能换个称呼,脸皮要厚,他也是要注意的。

  田壶和郑凌都是石磊的左膀右臂,石磊死后,他的地盘和小弟都被田壶接手,宁静的咖啡馆也被田壶特意照顾过,一般地痞流氓是不会寻她麻烦。

  一心想跟石磊的世界彻底撇清的宁静,并没有给田壶什么好脸色,她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田壶打得什么注意,想把石磊的一切都接手,包括她,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所以,试探后,田壶就很少跟宁静来往了。

  这些年,田壶的势力早就扩展到省城了,早跟她没有任何关系,这一段时间,郑凌总来寻她,看来,这家伙又盯上田壶了。

  “我不认识什么田壶,郑警官,我就是个普通女人,请不要把我跟什么人扯上关系。没什么事,请你走吧。”其实,田壶一周前给她打过电话,说是一个老熟人要见她,被宁静拒绝了。

  “那我改天再来。”郑凌只好离开。

  “我听过田壶,静儿姐,石磊的人还跟你有来往?”金锐担忧地问道。

  宁静摇摇头,说道:“吃饭了吗?要不请你吃饭?”

  “好吧,我也饿了。现在还记得当年姐姐给我弄来好吃的,我知道那些东西,都是石磊从外边偷来的。”三人往外走,上了金锐的黑色奔驰车,往惠丰区驶去。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