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八章 结阴亲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堂屋门,院门,皆是敞开着,而爷爷却是在眨眼的工夫间消失不见了,赵六顺的人也不知去向,我一下子乱了方寸,一时间也顾不得最后一日的期限,提着?头冲出了房门,飞快地跑出了院子,边跑边四下里大喊:“爷爷!爷爷你在哪里啊?!”

  可回应我的,仅仅是冷嗖嗖的夜风,和寂静无声的山道。

  四处找遍,却依旧不见爷爷的身影,我吓坏了,我不敢想象爷爷会出什么事情,如果爷爷出了事,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办,爷爷,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了,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爷爷!爷爷!爷爷……”

  我一边跑着,一边喊着,不知不觉,我竟是来到了后山山脚跟前,不远处,依稀可辨的一道身影,那,那不就是爷爷吗?我震惊地走上前,只见爷爷此刻趴在地上,发疯似的在地上扒着什么,一抹一抹的尘土和碎石呼啦呼啦的被扒出来,等我走到跟前时,爷爷已经扒开了一个坑洞!

  “爷,爷爷……”我颤声在爷爷身后询问,此时此刻的爷爷,有点让人害怕,他所做的,简直已经超出了一个正常人的范围,我咽了咽唾沫,弯身拍了拍爷爷的肩膀,再次喊了一声,哪知爷爷发疯似的挥臂将我震开,再度扒着坑洞。

  爷爷这是怎么了?我瞬间哭喊着上前抱住爷爷,不让他动弹分毫,哪知爷爷竟然猛地将我震开,这力道,我不敢想象是人类所有,甚至我若不及时松开手,我的手臂将会被扯断。

  一边发疯似的扒着地面,爷爷的嘴里还发出瘆人的碎音,“嗤嗤……嗤嗤……”听到这个声音,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恍然明白过来,爷爷已经出事了!

  “呜呜呜……老李哥,都是老弟我对不住你,如果我不按照它们所说的做,那我老婆也会死的,对不住,老李哥……呜呜呜……”

  突然对面的斜坡上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猛地抬起头,昏暗的光线下,我仍然可以看出,这人分明就是赵庄的赵六顺,一看到他,我也发了疯,一个箭步冲上前,挥手甩开?头,猛扑上赵六顺,大声地骂道:“你这个老混蛋老王八!你说!你把我爷爷怎么了?!你把我爷爷怎么了?!”

  “二狗……二狗我……”赵六顺被我掐住脖子,满脸的通红,他死命的想要扯开我,但我现在为了救爷爷,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因为我知道爷爷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他来到这里,都是因为他!赵六顺不停的咳嗽着,继而大声的说:“二狗!你想……你想救你爷爷还是有办法的,快放开我……咳咳!”

  “什么办法?你说!”我当即松开双手,义正言辞地大声问道。

  “答应它们的条件,就能救你爷爷,咳咳,咳咳……”赵六顺急速地说完,便跪倒在地上拼命的咳嗽起来。

  “答应什么条件?答应什么条件?!”我一声声地大喊大叫着,转瞬看去,只见爷爷已经钻进了坑洞之中,而他现在还在不断的扒着,似乎要将自己埋在里面才算罢休,那后果……想到此,我立刻对着空旷的夜色大声喊道:“我答应你们的条件,我愿意结阴亲!快放过我爷爷!快放过他!我求求你们了!”

  说完,我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双腿慢慢瘫软下来,和赵六顺一样跪倒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紧接着,我听到爷爷在坑洞之中传出一声惨叫,之后便没了声响,我连忙跑下山坡,将深坑之中的爷爷拽了出来,只见爷爷的双手已经血肉模糊,手指烂的不成样子了,我用力摇晃着爷爷,哭喊道:“爷爷,呜呜……爷爷你醒醒啊!”

  就在我绝望无助之际,爷爷的双眼猛地睁开,我的心瞬间窒息了一下,因为爷爷的眼……并不是正常的颜色,而是一双幽蓝色的鬼眼……紧跟着,爷爷满脸怒意地说:“小子,子时三刻,阴崖成亲,若是晚到一刻,你们都得死!”

  声音,竟是那个老太婆的声音,爷爷说完,瞬间昏迷不醒……

  任凭我如何呼喊,爷爷仍旧没有半点声响,我脑海中则不断回荡着那老太婆的声音,子时三刻,阴崖……阴崖我知道,那是一处陡峭的山崖,终年不见天日,翻过眼前的山头,前面最高的那座山后崖,就是附近人俗称的阴崖,好,只要能救回爷爷,救回所有人,我愿意结阴亲!

  “赵大爷,如果你还没有疯,就把我爷爷带回家,给他处理一下伤,如果我回不来,就说明你们没事了,我爷爷醒来后,请你……请你好好劝慰一下我爷爷,让他好好活着!”我咬着牙,强忍着不发出哭声,但我的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孩子,但凡有别的办法咱也不用你去……唉!什么也不说了,你刚才所说的,我一定帮你办到,放心吧。”赵六顺摸了一下我的头,哽咽着低头抱起昏迷不醒的爷爷,转身走了。

  就在赵六顺刚走几步后,我无声的向爷爷跪下,然后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赵六顺或许听到了什么,缓缓停了下来,但他没有回头,顿了顿,径直走了。

  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我微微放下心来,收拾了一下情绪,我转身面向茫茫大山,如果我注定躲不开这一劫,那……死就死吧!

  刚刚爬上山坡,忽然狂风大作,阴冷的劲风,凶猛地吹打在我的身上,我仿佛意识到,就算我想去结阴亲,所要经历的过程,也不会那么好过,但尽管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前面的路仍然难行数倍,因为那风似乎专门为我一个人吹的,不多时,我便只好抱着一棵山桃树稳住身形。

  一块块碎石,被狂风席卷而起,下雨般吹打过来,我吓得往山桃树后面躲,但还是有少许狠狠地击打在我的身上,疼,火辣辣的疼,仿佛要把我的皮肉一点点的划开,我心想这么下去,还未等我赶到阴崖,就已经没命了吧……

  “啪啪!”

  关键时刻,只听两道脆响传进我的耳朵内,我刚要回头,只觉得肩膀一沉,似乎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抓住,紧接着我的身子一轻,被无形的大力拽到了另一棵粗壮点的山桃树后面,这时我方才看清,来人竟然是杨远山,那个昏迷了无数天的中年男人,他,他此时奇迹般的苏醒了!

  “二狗,我来助你前往阴崖!”杨远山似乎已经知道了一切,他伸手折断了一节桃枝,随便整理一下,顺手挡开那些纷乱的碎石,说起来也奇怪,他手中的桃树枝所到之处,那些碎石尽皆被击落,准确的说,那些碎石似乎在刻意的躲避杨远山手中的桃枝。

  “杨先生,你怎么醒了?”我惊讶之余,略带一丝惊喜之色,但马上皱着眉头看向对面的惊涛骇浪说道:“它们既然和我达成一致的共识,为什么还要难为我呢?”

  “你错了!阻挠你前去的并非是狐族,而是……而是别有用心之人!”杨远山一脸严肃地拽着我向前疾走,边走边又说道:“我早该想到,那些灵修最讲情理,但此次却闹得离奇的凶,这些事情的背后,应该是受了别有用心之人的挑唆和利用!”

  看着杨远山一脸认真的样子,我没有丝毫理由怀疑他所说的话。

  “杨先生,那别有用心的人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们家呢?”我着急地问。

  “他……”杨远山欲言又止地看了看我,又说:“你若是想知道事情的原委,就随我来吧。”

  一路上听到杨远山所说的一切,我方才知道,我家和赵六顺家,在无意间竟然卷入了一场道门的纷争漩涡之中,不单单是狐族,就连我家和赵六顺家,同样被那幕后操纵这一切的人利用了,而那个人,竟然是杨远山最为亲近的人!

  也是从杨远山的口中得知,他竟是道教茅山派密宗的传人,说到这个,就必须要说一下茅山派以及茅山派的历史渊源,西汉年间,陕西咸阳茅氏三兄弟茅盈、茅固、茅衷来句曲山修道行善,益泽世人,后人为纪念茅氏功德,遂改句曲山为三茅山,简称茅山,而茅氏三兄弟亦被后世称为茅山道教之祖师。

  后齐梁隐士陶弘景集儒、佛、道三家创立了道教茅山派,唐宋以来,茅山一直被列为道教之“第一福地,第八洞天”!

  茅山派人才辈出,其影响日渐扩大,唐宋时期益盛。唐代茅山道士王远知、潘师正、司马承祯、李含光等,尤其宋代茅山派历代宗师多得宋室所赐“先生”称号,至刘混康任嗣法宗师时臻于极盛。

  从南朝梁至北宋,茅山派鼎盛数百年,一直为道教主流,南宋以后,逐渐衰微,但仍传承不绝,且时有高道名于世,茅山派承上清派,是上清派以茅山为发展中心的别称,传入后世,自明、清时期,道家传承受到了执政者的极力排斥,遂以茅山多流派的萌生,但茅山派的《上清大洞真经》一直传承至今,以茅山显宗著称,到了清末时期,茅山显派与密派的正统道门之争逐渐显出端倪,茅山显师秉承《上清大洞真经》以思神、炼丹、诵经为主,而密师则以修持秘术、玉符、古咒隐世不出,为何时至今日真正的道士越来越少,反而那些假道士、真神棍们却越发的猖獗起来,以至于世人对茅山误会加深,把好端端的茅山派弄的面目全非、乌烟瘴气,追溯寻源,逃脱不开神秘且富含传奇色彩的密显之争。

  杨远山身为密宗宗师,那么和他应运而生的便是茅山显宗宗师,也是杨远山的师兄弟,现今为茅山派的掌教,此次利用狐族陷害我们李、赵两家都是幌子,而趁机除掉杨远山才是幕后之人真正的目的,杨远山自从醒来的那一刻便料到了这个阴谋,可为了挽救我们李、赵两家,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留下来帮我。

  我被杨远山所说的一切完全震惊到了,因为道门,道教,茅山派,那些对于我们山村人来说真的太过遥远了,或许有的人一辈子都只能听到传说,却见不得真人,而我,竟然如此“幸运”的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了茅山密宗宗师!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