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十一章 爷爷的后事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爷爷!”

  我缓了口气,瞬间挣脱着爬了起来,冲到爷爷的身子下面,眼含着热泪,大声呼喊着,哽咽着,我用身子撑起爷爷的双脚,而杨远山一个纵身用剪刀割开了麻绳,紧接着,我和杨远山抬起爷爷的尸体,将其摆放在堂屋的地面,身下垫上草席。

  这么些年,爷爷和我相依为命,虽然少了父母,但我从来没有不快乐过,爷爷总是能想尽办法让我吃好吃的,穿最新的,年纪这么大,仍然有空就去山里打猎,卖了钱维持家用,爷爷对我的疼爱,仿佛如一幅幅画面,在我的脑海之中呈现。

  爷爷是世上最好的爷爷,但他老了老了,却也不得善终,我悲痛欲绝,趴在爷爷的身上痛哭流涕。

  我很想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孝顺爷爷,让爷爷不要再那么操劳,让他安度晚年,可这些,可这些我都还没有做到,爷爷就已经去世了,吃了一辈子苦,受了一辈子罪,一天清福都没享,而我,更是没有报答爷爷的养育之恩,我愧对爷爷,呜呜呜……

  “二狗,逝者已矣,你节哀顺变吧,不要太伤心了,此番劫难,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唉!”杨远山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杨先生,我不想让我爷爷死,呜呜呜……”我哽咽着,说出我内心最想说的话语。

  “二狗,不要再哭了,现在你爷爷已经去了,你家就剩你一个人,更是要振作起来,不可再使小孩子气才是啊!”杨远山却是没有再安慰我,而是异常严厉地训斥道。

  “可,可我不知道该怎么振作,我爷爷没了,我真的好痛苦,杨先生……我真的好痛苦……呜呜呜……”我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你爷爷若是知道你见到他这般,便六神无主,如此痛苦,想必你爷爷心里也不会好受的,嗯?二狗你快看,横梁之上还有东西!”杨远山劝慰着,突然指着上面的横梁惊愕地说道。

  我缓缓站起身,顺着杨远山所指,只见那横梁之上,似乎被利爪一样的东西划拉出了几句话……“血债血偿,应有此报;李赵两家,祸及三代!”

  “那李赵两家,想必就是指你家和赵六顺一家,而祸及三代……嗯,你和你爷爷刚好隔了一代,也就是说,现在就连你,也会有危险!”杨远山低头盘算了一下,轻声叹道。

  “啊?杨先生,那,那我该怎么办?!”我惊恐地望着杨远山,没想到狐族要了我爷爷的命,还是不肯罢手,还要连我的命一同拿走才甘心,但我现在面对它们简直形同于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之人,根本没可能与狐族对抗,只有保命的份儿,此次的劫难,恐怕还得由杨远山来帮我们两家化解了。

  “你先不要着急,让我想一想,对了,你爷爷的魂魄早已离体,为了避免再生出什么岔子,我觉得明日就应该让你爷爷入土为安,此地的风俗先放一边吧,其他的我们另作打算!”杨远山皱着眉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我想了想,对于墓葬一事,我这个屁孩子哪里懂得,不过也见过别家安葬过世亲人的过程,一般刚过世的人,起码要停尸三天到七天左右,其间找人打造棺木,置办丧葬事宜,而后循规蹈矩的送过世之人入土为安,方为圆满。

  可杨远山刚说过,我家此次的事情不同寻常,那风俗也只能先放一边,明日就要葬了我爷爷!

  我重重地点头,表示应承。

  悲伤归悲伤,既然爷爷已经过世,我定然不能再让爷爷失望,剩下的事情,我一定按照杨远山所说的,做到最好,让爷爷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也能对我放心。

  抹了一把眼泪,我哽咽着说道:“杨先生你先坐下休息,我去村里找人连夜置办棺木,并请三老四叔来主持安葬大局。”

  所谓三老四叔,是我们山村里的说头,三老并非是单指哪几个人,而是村里最德高望重的三位老人,一般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是要请三老去主持的,这样才显得名正言顺,也符合我们村子的规矩,而得到村民们的认可,至于四叔,则泛指村里的长辈们了,按照辈分,我就是把村里的叔叔伯伯全请过来,也在情理之中。

  忙活了一夜,直到清晨,我才跑遍了所有门户,先是敲门,对方应声开了门,我便二话不说,跪在地上给人家磕个头,这么一下,对方懂礼数的人,就已经明白我家出了白事,一般什么都不用说,对方自然而然的在第二天一大早赶到我加帮忙。

  如此请了三老,请了四叔,也找到村委书记帮忙,村委书记和三老四叔一样能扛事儿,我把我家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老书记没别的话,直接去找了人,连夜去镇子上拉棺木。

  老书记并说还缺什么,村里人凑一凑,啥都有了。

  感动得我连连给人家磕了几个头,如此,我爷爷得安葬一事,便办妥当了,凌晨天刚亮,我还未洗把脸,便看到村里人稀稀松松的往我家赶来。

  而此时,杨远山却是没有去休息,在堂屋内点燃了香烛,而地面也有烧过的符灰,我奇怪杨远山在做什么,却是被三老拦住,他们告诉我,杨远山在为爷爷超度,到底还是老人们见多识广,要是就我自己一个愣头青,指不定又上前打扰了杨远山做法事。

  待杨远山口中的经文念完,说也奇怪,我发现爷爷的面色,竟是红润润的,先前看起来可是狰狞无比,看到这里,杨远山向着三老问道:“棺木什么时候能到?”

  “快了快了。”一位老人连忙应承。

  杨远山点了点头,并示意为我爷爷换寿衣,接着说道:“酉时叫我就是了。”

  说完,杨远山转身走进了内屋,关上房门。

  我或许想到了什么,杨远山一定太累了,他的一身道法被毁,还勉强做了一场超度的法事,此刻一定是进内屋调息静养了,但酉时是傍晚时分,难道杨远山已经算准了我爷爷出殡的时辰?

  忙碌的一天很快过去,待一切事宜置办好后,三老算了算时间,果然是酉时,而且一点不差,村民们纷纷佩服杨远山真是名副其实的大先生,我家请了这位大先生,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至于我爷爷这么快便出殡,村里人似乎也心里有点数,更是有人在传我家前两天很是“热闹”,并有人起夜看到一群穿着白衣服的人围绕在我家四周,吓得村民们都不敢出门,有了这场子事,大家也都能够理解为什么我爷爷今天就出殡。

  恰在此时,杨远山从内屋走了出来,并直接说道:“破瓦!”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