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五章 余悸篇(十)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司马懿目光清冷扫视蜀戒之,随即下逐客令,“夜蒲,送殿下出府。”

  “这可不行,我此番前来可不是为了寻你。”蜀戒之侧身快速绕过司马懿,含着笑意走向一旁凉亭中对着明月发愣的余悸,“想必你就是司马懿心心念念的人儿,初次见面未曾备礼请勿见怪。”

  余悸抬眼,目光寡淡道:“你,是何人?”

  蜀戒之还未回话,定神一看便是司马懿暗沉的脸,分明一脸的不爽。蜀戒之作弄心瞬间燃起,他眯眼一脸风流浪子的神色让一旁的夜蒲一阵恶寒。这位殿下,真是不知有吃一垫长一智这句话吗?还是上次王家小姐的事,二殿下觉不足为虑?

  司马懿抬手将身上的外袍披在余悸身上,生怕冻着她,语气平缓夹着宠溺,“余悸,这是南蜀国二殿下蜀戒之。

  余悸一愣,伸手拽着司马懿的袖子,“蜀戒之?”

  “嗯,取之于勤有功,戏无益,戒之哉,宜勉力中的戒之。”蜀戒之含着笑意接话解释,万分惬意的坐在木椅上,随即一脸惊愕的看着司马懿,“我分明记得这凉亭是石墩才对,怎是木椅了?”

  司马懿一笑,伸手握紧余悸有些发凉的手,指腹轻轻磨蹭着余悸的手背,“余悸有伤,石墩不适。”

  蜀戒之挑眉,眼底笑意瞬间绽放开,“啧,真是情意绵绵呢,我那可怜的妹妹啊。”

  余悸闻言,茫然的抬头看司马懿,蜀戒之口中的妹妹她知晓是蜀月禾。司马懿低头与她对视,眼底那浓烈的温柔让余悸心里一颤,随即缓缓低下头不语。

  司马懿将她拉起揽入怀里,轻飘飘的扫视蜀戒之一眼,“二殿下若是闲得慌,应当去查一查前几日的事。”

  “前几日的事若如你所言,父皇真的是,唉。”蜀戒之收敛起嬉闹的神色,微微扭开头看着亭外嵩然而立的大榕树,悲凉从心底瞬间散开。

  生在帝皇之家,步步惊心险象环生,他倦了。

  “嗯,你心中有一番算计我便放心了。”司马懿转身,“夜蒲,护送二殿下回府。”

  夜蒲眼皮子未曾抬起,只是点头将倚靠在石柱上的身子挺直。

  对于司马懿下的逐客令,蜀戒之一脸习以为常的起身,临走之前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司马懿护在怀里的余悸,话更是让余悸捉摸不透,“人妖殊途,若是事态严峻,只怕你顾不上她。”

  司马懿将余悸露在披风外的手紧紧握住,看着蜀戒之的身影,语气寡淡道:“那又如何,负了你口中的天下我也不负她。”

  蜀戒之脚步一顿,笑得极其恶劣的离开了司马将军府。

  “夜里冷,回房歇息吧。”

  “嗯。”

  夜色撩人,屋外黄鹂啼几声,春光暖意屋内漾。女子娇声轻连喘,羞得月色染了红。

  次日天微亮,余悸转身想钻入一旁人的怀里却扑了空。她揉了揉眼睛,窗外传来御剑的声响,随手拿起披风赤脚站在窗前。

  司马懿的剑法干净利落,剑剑戴着让人心惊的杀气。只见他一个翻身手中的剑快速刺出去,掌心运气击在剑柄处,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应声响起。

  “将军剑法又进一步了,但切勿操之过急。”

  夜蒲躲开剑反手抓住剑柄在空中旋转后缓缓落地,随即将剑递给司马懿,他难得一见含着笑意的模样让余悸分外稀奇。余悸撑着腮帮子眯眼静静看着窗外讨论剑术的男子,一种温馨的感觉在她心底散开。

  “醒了,先去洗漱,等会让人给你弄你喜欢吃的烤鸡。”司马懿走到窗口处,伸手揉了揉余悸的头发,轻轻在她头顶上烙下一吻,“我去换身干净的衣服,你听话。”

  余悸双眼发亮,随即用脸蹭了蹭司马懿的掌心,乖巧的点头道:“嗯,我等你。”

  司马懿神情皆是宠溺,他轻轻一笑转身离去。夜蒲在一旁,莫名觉得自己方才在此处有些碍眼。

  “夜副将,据说你因救命之恩才留在他身边。”余悸在夜蒲转身离去之前,开口问道,“这话是否属实?”

  夜蒲挑眉,双手环在胸口处,“嗯,还有何事?”

  “可否与我说一说?”

  夜蒲不屑一顾,“族里内奸的蠢计算,有何可说的。”

  “蠢计算?可你却中招了。”

  夜蒲咬牙切齿,“呵,你口齿伶俐得很呢。”

  余悸善解人意的一笑,挥手谦虚不已,“多谢夸奖,那蜀月禾救司马懿之事呢?”

  “这事我不知细节,大致是将军中毒,蜀月禾不顾生命危险求得解药罢了。说白了,便是将军被人算计了,至于何人算计了他,我想将军心里很清楚。”

  “可否,”

  “不可,我与你并无交集,麻烦你知晓何为客气。”

  夜蒲不耐烦的皱眉,语气恶劣的看着余悸,眼底一片寒意。余悸闻言,立马乖乖闭嘴。若不是因司马懿,这夜蒲根本不屑于理她,更不会处处让着她。

  “还是那句话,离去对你旧疾有利。”夜蒲临走之前,看了眼余悸有些发白的脸,神色平淡如水的扭头走出院子。

  余悸苦笑,她身上的旧疾越发严重,夜蒲不说她也知晓怎么做才有利于恢复。但是,她不敢离去,她只有司马懿一人了。若她离去了,她从此便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啊,我何时成这么畏惧孤寂的狐了。”余悸嘲讽的笑了笑,眷恋的看着明媚的太阳,最终关上窗口。

  今日的早膳颇为清淡,余悸不满的看了眼司马懿,神色委屈的埋头扒眼前那一碗白粥。

  司马懿轻笑,伸手揉了揉她散落两侧柔顺的长发,“夜蒲与我说,你旧疾未愈不适吃油腻的食物,且忍忍。”

  余悸惊讶的抬头,“你知晓他的身份?”

  “嗯?先把粥喝完。”

  “你知晓他是狼?”余悸不可思议的瞪着双眼,“你竟不怕哪日他生吃了你吗?!”

  司马懿忍不住笑了笑,“瞎说什么,我也不怕你哪日生吃了我,且莫胡说,夜蒲不过是人类罢了。”

  余悸撇嘴,嫌弃的用勺子拨弄碗里的白粥,“我修炼所食日月精华,不杀生。”

  “你前几日可吃了不少烧鸡。”司马懿善意的提醒道

  “那不算,而且我只是偶尔吃。”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