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四十二章 眼瞎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一只粗糙的厚重的手伸向薛漫漫的桌前,辛裴夹杂在一群年轻人的中间显得格外扎眼,有几个小姑娘不时的朝他这边看,那个大叔好有魅力哦,好像胡歌唉。麻烦会飞的猫小姐帮我签个名,充满荷尔蒙的暖男音传入薛漫漫的耳朵里,辛裴捧着书,呆萌的样子显得十分可爱。

  薛漫漫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来人,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一个月以来她努力假装着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头栽在工作里忙个不停,以为这样就可以掩盖住脑子里所有的失落和难过,如今辛裴又主动出现在她的视野里,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她默默的签上会飞的猫四个大字,对方只说了三个字,我等你。和辛裴隔了无数人之后站着的是苏琪和小西瓜,知道前面的人是薛漫漫,西瓜激动的不停叫着薛姐姐,大家都发现了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纷纷拿出手机要给西瓜拍照。苏琪一个箭步把西瓜给挡在镜头后边,孩子还小不方便拍照,谢谢。

  辛裴发现了人群中的西瓜还有旁边拼了命在不停挡镜头的苏琪,辛裴眉头皱了起来,苏琪你怎么把西瓜带到这来了。

  哟,辛裴你总算出现了,苏琪不以为然脸上面无表情,这不你这好女儿一个劲囔囔着要找爸爸找老裴,我就把她带过来了,顺便丫来看看我未来的弟媳妇。

  什么未来的弟媳妇!你别瞎说,我一个孩子都会打酱油的人人家还是一小姑娘怎么可能喜欢我这种大叔,除非是眼瞎了不成。苏琪讪讪的笑着,自信点嘛,就算你是个大叔也比一般人有魅力多了哦,看看刚才那群小姑娘,看见你眼里都发光。

  人群里密不透风,辛裴把西瓜给带了出去,西瓜嘴里念叨着爸爸,几个来要签名的粉丝听到被叫爸爸的人正是辛裴留下一脸失落,原来人家已经结婚了呢。

  辛裴怎么也没想到薛漫漫的粉丝如此之多,他隐约觉得自己和年轻人脱了轨应该多向苏琪学一学才是。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又等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等到签售会散场现场只剩下几张孤零零的桌子椅子和悬挂着的气球。

  薛漫漫握着每转动一下手腕就酸痛无比的手缓缓走出书店大门,门外顾星云正倚靠在车门边上,他掐好了薛漫漫签售会结束的时间,就等着顾漫漫出来一起带他去吃饭。即便他一点都不差钱,任凭薛漫漫说他越有钱越抠,他暗笑着,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薛漫漫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谁叫他也算是她一手带大的小跟班呢。

  薛漫漫老远就开始朝门口招手,但是人却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全然没有看到站在门口远处的他。他顺眼朝着薛漫漫的地方看去,那个地方站着一家三口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女主人穿着五厘米的银色高跟鞋配着一身鱼尾裙,上半身是v子领喇叭袖上衣气质出众,一身打扮看起来很不寻常,再看旁边的大叔胡子倒是刮得挺干净,穿着一双球鞋,和白色背心手臂上露出结实的肌肉,就是皮肤黑了点。

  薛漫漫走到一半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是顾星云发来的信息。薛大爷,你的小可爱要饿死在门口了。薛漫漫回头望去,顾星云在那边嬉皮笑脸的看着她。顾星云啊顾星云真是个为了吃不择手段的男人,就为了一顿饭大老远跟过来值得么,少吃一顿会死么?

  薛漫漫看了一眼站在辛裴旁边的女人,心里不禁感叹到好精致细腻的女人。苏琪大方热情的自我介绍说她是辛裴的好朋友,彼此已经认识8年有余,薛漫漫笑了笑但有个地方不自觉的感到有点酸,薛漫漫你什么时候也成了柠檬精了,大拇指微微用力掐了自己一下。一番寒暄后四人准备前往一家餐厅,把顾星云抛到脑后去了,顾星云很是生气。

  一只手搭上了薛漫漫的肩,辛裴眼里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疑虑,这个男的好眼熟,这就是昨天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薛漫漫扛走的人,他还希望是自己看错了那个人不是薛漫漫,可是今天这个人就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他眼皮子底下,什么狗屁音乐家,什么狗屁才华,一副嬉皮笑脸很欠扁的样子,现在的小姑娘都什么眼光尽喜欢这种小白脸。顾星云看着嬉皮笑脸的,眼里却带有一丝敌意,或许只有拥有同样性别的辛裴才能察觉的出来。

  一声惨叫,顾星云左手抱着右手,直吗薛漫漫是个狠人,薛漫漫也握着手腕,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刚才一生气让她忘了手关节还疼了。顾星云紧张了起来,没事吧漫漫,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去医院看一看,薛漫漫摇摇头,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们都还没吃饭都饿了呢吧,我们先去吃饭吧。

  辛裴轻咳了一声,这两人在他面前卿卿我我的真是够够的了,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喜欢我,现在手却被另一个人拉着。辛裴忍着内心不适和愤怒的情绪,向顾星云打了个招呼,顾星云这才知道眼前的人就叫辛裴,他一直想知道叫辛裴的这个人是谁,尽管薛漫漫说那只是个普通朋友,可是他顾星云就是想不通有哪个正常人会像薛漫漫这个傻子一样花费那么长的时间去打造一个普通朋友,仅仅是为了她的作品而已?那薛漫漫肯定是疯了。很明显,薛漫漫撒的谎太假了,假到他一眼就能看穿,她对这个叫辛裴的人很是上心,一提到他的名字她便显得惊慌失措不断地逃避话题。知道她撒慌又能怎么样呢,现在的薛漫漫已经不是他小时候认识的薛漫漫了,她要是不想说你打死也没用。以他对薛漫漫的了解,薛漫漫就是死鸭子嘴硬喜欢别人不肯说,他以为会是个同龄人,这一看却是个年纪不对等的大叔级人物,幸运的是这个大叔是个已经结了婚的人而且小孩已经这么大了,薛漫漫总该不会傻到要插足别人的家庭成为第三者吧。他眼睛了的敌意渐渐熄灭。互相寒暄了一阵后,众人前往一家西餐厅,全程西瓜都抱着薛漫漫的脖子不肯撒手,辛裴说薛阿姨走的太慢他们饿死了,西瓜不肯下来,辛裴又说薛阿姨手疼不方便抱你,西瓜这才依依不舍的撒开了手。

  辛裴表示这顿饭由他包了,让薛漫漫敞开了吃,薛漫漫不好意思的说毕竟你难得来北京一趟,应该我是主人你是客人才对,辛裴不乐意了,你在我家吃的了这么多次饭,也不差这一顿了不是吗。听到这些顾星云的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薛漫漫,我不在你都敢住到别人家去了,还蹭吃蹭喝。他直径打开菜单直喊饿,抢先点起了菜来,平常的顾星云可不是这样的,今天的顾星云居然开启了胡吃海喝的模式两边腮帮子塞满了食物,薛漫漫用胳膊肘撞了一下顾星云,你搞什么鬼,你饿死鬼投胎吗你?我不要面子的?顾星云一只手捂着胸口又借势装做受伤的样子,薛漫漫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真是戏精本人,顾星云这分明是在故意给她找茬。

  顾星云吞完嘴里的一口牛肉,举起杯子要敬辛裴一杯,感谢他们一家人替他照顾薛漫漫这段时间颇有打扰,苏琪听完拍着桌子笑了起来,辛裴朝她使了使眼神她硬是假装没看见,顾大音乐家,我看你是误会了。我跟辛裴可不是一家人,我和他只是认识了很久的好朋友,西瓜要管我叫一声干妈呢,我和西瓜她妈也是非常要好的我朋友,我想你和薛漫漫小姐也是这样的好朋友的吧。顾星云放下手中正在切的牛肉,原来是我误会了,那请问辛先生的太太怎么没有一起来呢?话音刚落,顾星云的嘴就被薛漫漫塞过来的肉给堵上了,顾星云你吃好你自己的饭。

  辛裴顿了顿,我太太她早年病故了。顾星云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满头吃着面前的午饭,好像要把所有怒气给吃进去。

  午餐完毕,苏琪提议让顾星云带着她和西瓜去玩一玩,顾星云一万个不乐意,这个叫苏琪的还真是个厉害的女人,薛漫漫好说歹说甚至向顾星云撒起娇来才使得顾星云答应这档子事。话说薛漫漫向他撒娇可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从小到大薛漫漫就没个女人样,甚至有时候比他还有凶猛,更别说撒娇,这次薛漫漫为了央求他带着西瓜去游乐场可是豁了出去了,他不忍心看到薛漫漫这幅样子,假装没所谓的答应了,其实醋坛子已经打翻了一地,要是薛漫漫真的喜欢上这个带着孩子的大叔他该怎么办才好。

  帮我查一下这个叫辛裴的人,一周后把他的所有资料发给我,趁着苏琪不注意,顾星云偷偷摸摸把方才偷拍的辛裴的照片发送给了私人助理。薛漫漫身边的每一个人都逃不过他的法眼,而辛裴恰恰是其中最为棘手的一个。

  西瓜在游乐场玩的不亦乐乎,顾星云夹在在一群小孩中间不要脸的玩起了滑滑梯,没过多久就被工作人员给制止了。苏琪静静地在一旁打量着顾星云,顾星云拥有一副精致的五官,虽然是个单眼皮却单的十分好看眼睛显得十分有神韵,手指白皙修长,个子也不低,是苏琪年轻时候喜欢的类型,这是个劲敌,不过看到薛漫漫这么在乎辛裴的样子,她一点也不担心这个叫顾星云的人会把她未来的弟媳妇给抢走。

  薛漫漫已经很久没有和辛裴走在街上,两人都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辛裴首先打断了这份​安静,他说薛漫漫把她美话的太好了,其实他根本没有这么好。薛漫漫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感到微微诧异,你不生我气了吗?不是我把你写的太好,而是你在我眼里就是这么好。

  辛裴觉得这话听起来有些油腻,仓促的转移开话题,那个……薛漫漫你是不是早就认识我?薛漫漫看着他不知如何做答,这一天薛漫漫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何止是认识这么简单。

  你真的不认识我吗?

  辛裴仔细的看了看这张脸,要是他认识在客栈他就该认出来了,辛裴茫然的摇了摇头。

  这样呢?薛漫漫打开手机相册一张护士服装的照片映入眼帘,照片中的女孩十分青涩,带着蓝色口罩留着离睫毛很近的薄刘海,头发略带棕色。辛裴的大脑疯狂的搜索记忆,片刻他还是摇了摇头。薛漫漫有些失落,没关系不认识也是正常的毕竟也没有过什么交集,仅仅是几面之缘而已。但是薛漫漫还是有点不甘心,她换了一张图片再次拿到辛裴面前。

  这次图片里的人,身穿一身校服,脚上是过膝长袜配着一双黑色靴子,她的头倚靠在另一个和她一样消瘦的女孩子身上,照片上的人比刚才看到的更加青涩,单纯。

  他看出来了,照片里的场景是墨菲大学的图书馆,照片当中的女孩穿的是墨菲大学的校服,上面还有墨菲大学的校徽,是一只马的图案,这些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墨菲大学正是辛裴的母校。他正是墨菲大学心理学毕业的。而照片里的人他觉得实在是眼熟。

  还是没有想起来吗?辛学长。

  这句辛学长一下点醒了辛裴,照片里的女孩子正是小他无数届的心理系学妹。

  时间回到辛裴的青年时代,作为正式从业心理医生的他受邀回到学校给学弟学妹开展讲座,一个在讲座上突然低血糖晕倒的女生把他吓的不轻,急忙把女生送往医务室,为了这件事某个前女友还跟他闹掰了。

  女生在他的怀里被送往医务室,她隐约记得这个人叫辛裴,他的衬衫里有一种淡淡的薄荷味。等到薛漫漫醒来后讲座也已经结束散场,但是辛裴模样却被刻在了薛漫漫的脑海中。

  这是辛裴初见薛漫漫的记忆,而薛漫漫对辛裴的记忆则是发生在新生报到的那天,负责分发军训服的帅气学长正是辛裴,衣服发到薛漫漫这里偏偏少了一套,因此薛漫漫成了那唯一一个军训不穿军训服的人,一时被大众所知,短短一周她就收到各路人士发来的微信好久添加,不堪其烦的薛漫漫把这一切都怪在发放衣服的学长身上,如果不是那个叫辛裴的学长清点人数错误,就不会导致衣服不够,也不会导致她薛漫漫在众人里面如此显眼,甚至所有的小动作都被教官逮个正着,一番军训下来薛漫漫没少吃苦头,被罚站更是家常便饭。此时的辛裴还是个花花公子,不仅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更不像后来一般对熊西死心塌地,他的女朋友两只手掌都没办法数过来。

  辛裴,巨蟹男,现任女友韩笑含是计算机的学霸加系花,听说这已经是他的第13个女朋友了!薛漫漫的同桌悄悄的告诉薛漫漫,薛漫漫惊的张大了嘴巴,所以即使这个叫辛裴的人每年都有一个新的女友那他岂不是从10岁就已经开始谈起了恋爱,这也太渣了吧!

  这个渣男成功的引起了薛漫漫的注意,可是一路观察下来,薛漫漫发现这个渣男居然还是一枚学霸,年纪轻轻就已经发表了学术报告不说,并且已经考过了一点半的证书,薛漫漫还发现这个人不是在泡图书馆就是在打篮球压根没时间谈恋爱,自此薛漫漫开始怀疑传言的真实性。

  辛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压根没注意到有这么个人在观察他,只知道是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学妹罢了,和众多学妹中的一没什么区别,甚至他还不知道她叫什么,不过她的眼睛倒是很好看。

  时间过得飞快,还没等到辛裴认识这个叫薛漫漫的人,他就已经毕业了,毕业后的辛裴进入市医院成为了方脸杨的同事,才发生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

  而薛漫漫独自落寞的一个人度过了漫长的时光,她去的最多的地方便是辛裴去的图书馆,她坐的座位是辛裴喜欢的靠窗的座位,她坐在辛裴曾经上课的教室,她心理学老师是辛裴曾经的心理学老师,上课时甚至会拿辛裴来举例子,辛裴像是挥之不去的影子无形的藏在薛漫漫的生活中。更多的时候,薛漫漫都像他一般努力,只为了可以再次与辛裴相遇。薛漫漫无疑是幸运的,幸运的成为了实习医生,几番打听又幸运的进入了辛裴所在的医院,她花了几年的努力终于和辛裴成为了同事。她想跳在辛裴面前,把医用口罩摘开,问辛裴是否还记得她,但这样又显得太过唐突,辛裴已经身为主任,而她却只是个刚入职场的小白,她要理直气壮的站到辛裴面前告诉她所有,但不是现在。

  一口气说完一这一大堆薛漫漫的嘴唇有点发干,很害怕辛裴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然而辛裴居然面无表情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诧异,紧接着辛裴又顺势买了两个冰淇淋和炸鸡,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广场的喷泉边啃了起来。

  薛漫漫瞪大着眼睛的看着他,辛裴你是猪吗,你不是才刚刚吃完吗?怎么又开始吃了?辛裴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自顾自的解释着,昨天和一个北京朋友到爬长城,现在腿还疼着呢,体力消耗太多还没缓过来,吃完再跟你说。

  咦,是吗?你昨天也到爬长城,真的好巧我昨天也去了哎,你看这是我昨天拍的照片,薛漫漫迫不及待的把手机放到辛裴的眼前,手机里是顾星云给她拍的丑照,一时忘了删,本来要给辛裴看的是另外一张高高瘦瘦的图片。这会经过仔细看薛漫漫才发现,照片里居然还有辛裴的背影,并且就在离她不远的台阶上,若不是当时顾星云假装腿疼她们昨天就该会面了,只是照片中除了辛裴以外,旁边还有多了个女人,照片中辛裴正对着那个女人笑的一脸灿烂,那个女人比苏琪矮了一哥个头,从体型上来判断很明显那并不是苏琪。

  薛漫漫忍不住摇头叹气,吾里辛大帅哥的异性朋友可真够多的,一天一个不带重样的从前如此现在也依旧如此吗,要是没有遇见熊西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谁可以收的住你。语气里泛着淡淡的柠檬酸味。她嫉妒每一个站在辛裴身边的女人。

  尽管芷晴一直在骂辛裴是个渣男,可她偏偏就是喜欢渣男,芷晴说她无药可救了,眼看辛裴要拐走她的好闺蜜就一个劲地替薛漫漫感到惋惜。

  芷晴极其讨厌这个叫辛裴的油腻大叔,尽管看上去依旧很帅气阳光甚至很有活力,但在芷晴眼里,只有年龄没有外表。芷晴是个现实主义者不像薛漫漫一样骨子里就是浪漫主义,只要是薛漫漫喜欢的人就算让她上刀山下火海她也不会眨一下眼,这种行为放在芷晴身上是极其愚蠢的,薛漫漫在她眼里就是被猪油蒙了心的傻女人。

  一想到芷晴,薛漫漫就感到有些生气(暗恋多年的男神被人当做油腻大叔,薛漫漫想不生气也不行)

  辛裴笑了笑,薛漫漫,彼此彼此,你身边不也是男粉丝一大堆,还有一个24小时贴身保镖吗?

  你是说顾星云,呵呵他要是贴身保镖就见了鬼了,他这是天天赖着我蹭吃蹭喝呢,还什么贴身保镖,我可请不起他这尊大佛。

  是吗,听这么一说他跟你倒还是挺像的哈。

  辛裴你什么意思,拐着弯骂我呢。薛漫漫毫不客气的指着辛裴的鼻子。

  辛裴轻轻地别开她的手,好了听你说了这么多,现在轮到我来问你了,薛漫漫,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这些?所以你也早就认识熊西了对吗?也就你看到的西瓜的母亲。

  是,我确实认识她,我还曾经给她换过药,我看到了她手上全是伤疤,虽然她经历了悲惨的遭遇,但是她在我眼里又何尝不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而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运的那个人是你,是你辛裴。没等薛漫漫说完,辛裴就打断了她的话,所以在医院的时候,那个每天往我办公室的杯子里加水的人是你?我脱了胶的笔记本也是你粘好的?还有我少了一张穿西装的证件照是不是也是你拿的?

  薛漫漫心虚的降低了音量,你说那个啊,我……,我……,你……这些你都知道?

  薛漫漫,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吗,亏你还是和我同系的,我每天都呆的地方,哪怕地上多了跟头发,墙角多了一只苍蝇,我养的花掉了一片花瓣,我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而且你忘了,做我们这行最擅长的就是观察了。

  回到薛漫漫刚到医院的时间,恰好也是辛裴最忙碌的一段时间,每天来问诊的人多到数不过来,那个时候他刚认识熊西不久,每天忙于和患者打交道,忙的没有时间参加新同事的欢迎会,不是在外奔波就是参与医学上的交流研究,或者是出差游访。除了接待病人的到访以外,那间偌大的办公室基本上都是空的,纸巾会有人每天叠好,茶杯也有人每天去清洗,一尘不染是这里的标配,所以那个薛漫漫期待已久的欢迎会上,薛漫漫也始终未能与他见面,没想到这一错过就隔了这么多年。

  辛裴本以为那是清洁工做的事情,也就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项福利,直到某天杯子里装的不是茶也不是白开水而是蜂蜜水才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一向没有喝蜂蜜水的习惯,也没有告诉清洁工他的嗓子发炎的厉害,这个温暖的举动让他实为感谢,当他对每天来打扫房间面带微笑和蔼可亲的陈阿姨说了声谢谢她泡的蜂蜜茶以后,陈阿姨显得满脸疑问,这茶并不是陈阿姨泡的。可能是新来实习的心理医生找你有事,但恰好你不在吧。陈阿姨并不打算抢夺他人的功劳如实告知。

  那这杯子里的水总该是你加的吧?辛裴试探性的问。得到的依旧是否定的回答,陈阿姨说她只管打扫从来不会给任何人加水泡茶,就连院子的茶杯他也从来是不洗的,况且这些活本身都不在她的范围之内。

  辛裴若有所思,他的直觉大概是对的,有个人在默默关心他,不是阿琪的那种关心,也不是方脸杨那种关心,这个人是谁他不知道,但大概总归是有这么个人。

  新来的实习生不仅不止薛漫漫一个,并且他一个也不认识,本打算挨个认识一番,顺便收两个徒弟,却因为工作的忙碌不久便将这件不起眼的事抛之脑后,熊西的病情让他处处牵挂时刻惦记,他的时间都花在是病理研究上,才终于在人才济济的医学界留下一片好的声誉,又过了很久很久这件事随着辛裴的离开被遗忘在时间的缝隙中。如果不是薛漫漫再次出现,可能他会永远都想不起来。

  ​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