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五章: -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

  -

  一大早,虽然有轻微雾霾,又是在市区主街道,但路况还不错。没有车辆拥堵,行人也很少。

  天州市是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据《天州史志》记载:早在远古时期,被尊称为华夏始祖的神农氏炎帝就在这里尝百草,食五谷,实现了人类由狩猎向农耕文明的跨越。闻名遐迩的精卫填海,后羿射日,还有……许多神话传说,都孕育发生在这里。秦始皇统一天下,天州更是成了为数不多的郡县之一。……

  星转斗移,沧海桑田。尽管历史发展,朝代更迭,天州忽而设州,忽而改县,但老城区一直是个人口不过万余人的小城市。直到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抗日战争结束,八路军动员周围十几个县的民兵和地方武装围城半月,解放了天州城,随着兵工厂的大批迁入,天州设市,才成了一座新兴的工业城市。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这些年,天州市虽然向外扩展了许多,老城区也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但交通依然是个瓶颈,特别是近些年,私家车与日俱增,即便是平常,通过老城区,那也是件难事。

  射钊家在老城区南关护城河边上,报社在北关,一南一北也就是短短四五公里,即便是平常路况良好,开车没半个小时那是甭想穿过去的。

  射钊也算是个老司机了。一向开车遵规守矩,今早也不例外。虽然刚才在地下车库耽搁了一会,眼瞅着和牛萱约定的时间只剩半个来小时,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但他还是严格遵守交通法规,小心翼翼地开车行驶,生怕一时疏忽,后果不堪想像。

  终于又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再往前行下一个十字左转二百来米就是报社大门,瞅瞅车上的显示屏,六点五十,射钊长长地舒了口气。

  “前方车辆,您已违章,请靠边道。”后边突然响起了喇叭声。

  射钊知道:这是交通巡警在查违章,不过,他心里很坦然。自己并未违章,莫非交警在喊其他车辆。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放慢了车速。

  “0066,您已违章,请靠边道。”喇叭声音不大,但很刺耳。

  射钊心里一咯噔。自己的车尾号就是0066。射钊的车牌号虽然不是特别的吉祥号,但在天州市那也是个特殊的车牌号。因为,在天州市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说,只有市里四大班子以及要害和关键部门的头头脑脑的车才会是尾号前100的车牌。射钊的车牌是当年在报社任总编时,市政法委书记给办的。

  射钊在路边找了个临时停车位把车停好,走下车。

  一辆执法车也停在了旁边不远处,从车上下来一个交警。

  “射总编,久违了。”交警是个高个子。一脸严肃,走了过来。交警很年轻,也就二十四五。戴着一副宽边黑眼镜。

  虽然,射钊认识市里的很多交警,但眼前的交警看上去很面生。可交警和自己打招呼,显然认识自己。“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射总编,桥归桥,路归路,我们还是公事公办好了。”交警还是一脸严肃,先是敬礼,然后手一伸,“请出示驾照。”

  交警公事公办,履行职责。射钊只好配合。

  一番例行程序走下来,射钊也没弄明白自己违反了哪条。

  “射总编,看来,您是Out了。”交警瞅瞅天空,似笑非笑。

  “Out“这个网络时髦语,射钊是知道的。不过,交警的话和眼神,让他困惑不解。

  “射总编,根据市府通知,今天是单行日,……”交警敲敲引擎盖。

  “嗨!”不等交警说完,射钊懊悔长叹。按说,作为一个老司机怎么会……可射钊也是有原因的。自打退休回家,他就很少开车,再有今早走的匆忙,自然把限行这事也就疏忽了。不过,事到如今,除了自责,只能……

  “射总编,根据有关规定,您必须接受处罚……”交警声音很低,但口气不容置疑。

  “……”射钊虽然不是专家,但违反限行规定的处罚,他还是知道的。罚款,记分是小事,关键是去无量山的事……

  手机响了。

  射钊接了电话。

  “射总编,到了吗?”是牛萱的声音。

  “到是到了,只是……”射钊只得说了路上被交警拦住的事情。

  “射总编,您没有……”牛萱刚说了半句,没了声音。过了一会,换成了一个男的,“射伯伯,看来,离了我,您老的探险之旅要泡汤了吧?”

  “臭小子,说正经的。”射钊听出是陆昊的声音。虽然和陆昊是忘年交,平常说话很随便,但眼下被交警拦着,火烧眉毛,他可没心情开玩笑。

  “是!老领导。”陆昊笑了,“放心吧,毛毛雨啦!俄自有办法啦。”

  “啥办法?”射钊着急上火,“你小子可别整那些……”

  “老爷子,咱不求人,咱自己解放自己。”陆昊哈哈大笑,“问题是,……”

  “啥问题?”射钊急的火烧火燎,

  “问题嘛?”陆昊嘿嘿一笑,“射伯伯,您得先答应带我一起去?”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这可是老爷子的指示。”

  陆昊旧事重提,射钊只有长叹,“好吧。”

  “其实呢,射伯伯,您这就是骑着驴找驴,老喽!”陆昊又是嘿嘿一笑。

  “臭小子,你……”这两年,射钊确实常常犯这样的毛病,手里明明拿着要找的东西却到处寻找。不过,说他老了,他可很生气。

  “射伯伯,您千万别生气。”陆昊连连赔不是,“您老真是贵人多忘事,您车上就有特别通行证,……”

  特别通行证,射钊并不陌生。早些年,他的车上就有。可自从退休后,就再也没有办过。

  “臭小子,你开什么玩笑……”射钊冲着手机大嚷。

  “射伯伯,真的,就在车前挡风玻璃上右下角。您忘了……”陆昊信誓旦旦。

  射钊回头瞅瞅挡风玻璃,上面只有该贴的标识。“臭小子,在哪呢?”

  “射伯伯,这个……”陆昊有些口吃,“您,您别急。好好再找找,一定有的……”

  射钊知道,陆昊平常没大没小,好开玩笑,但眼下,马踩车,炮将军,……陆昊虽然口吃,但并不像开玩笑。射钊长叹口气。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回到车里,射钊找了好一阵,最后终于在副驾驶座位底下找出了一张塑料纸片,正是特别通行证。

  交警看着通行证,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但脸上表情很僵硬,许久瞅瞅射钊,摆了摆手,嘴里叽里咕噜嘟噜地嘟囔了句什么。

  -

  -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