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章 梦回故乡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没有谁,你看到的就是本王!”他转过身背对着我,语气十分生硬。

  “那,那就是你原来的相貌?”我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有些恍惚。

  “没错!本王刚给你开了天眼,只有内力深厚的人才可以看到鬼神的真身。虽然,你的内力还没被激发,但足以证明你有上古荷神的体质。”

  “怎么说?”我有点懵,这什么逻辑。

  “你命格纯阴,眉中带朱砂,出生时方圆十里遍开荷花,不是上古荷神转世还能是谁?本王从未看错人!”他未正面回答,却语速极快地说着我天生与人不同之处。

  他说的这些都是事实,我不自觉地摸了摸额头上自出生就跟随着我的朱砂,有些半信半疑。

  “所以,你在找上古荷神?她是你什么人?”我心知他是来寻故人的,便不再畏惧。

  “不该你问的,最好别问!”他语气变得比他身上的温度还冷。

  “哦……”

  “那,你的脸怎么了?”

  “……”他一脸无语地瞪了我一眼,我吓得缩了缩脖子。

  “闭上眼!”他忽然命令道。

  “我不……”话还未出口,只觉眼皮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锢住无法睁开。

  身边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上嗅了嗅,我闻到一股腥臭味,无疑是凌墨,他大概不想让我再次近距离看到他那丑陋的脸吧。

  眼皮感觉松了,我睁开眼,他却站得离我至少一米远。

  “你在嗅什么?”

  “你身上少一样东西,上古荷神独有的东西。”他眉头紧蹙,这句话说得有些无力,很失落的样子。

  “我说了,我不是那什么上古荷神。”我心里暗自高兴,并不想知道他说的是少了什么东西。

  “你先歇息吧,本王改日再来!”他冷冷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便撂下这么一句话,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啊!还来,不用来了啊喂!”我冲窗外喊道。

  还来干啥?还来确认我是不是他要找的上古荷神?靠,这鬼也太无聊了吧!

  我努力平复心情,却止不住地去回想丑陋鬼说的那些关于我身世的鬼话,半夜方迷迷糊糊睡着。

  我在一片枫林中行走,正是金秋枫叶落纷纷的时节,一片片火红的枫叶随风飞舞,旋转着落在我的肩头、脚边,美得令人有些痴迷。

  我……怎么会来到这儿?好熟悉的地方,我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往前走了一段,隐约看着前面有一户农舍,那不是我家么。

  “奶奶,我回来了!”我飞奔着朝家跑去。

  屋里传来孩子响亮的啼哭声。

  “是个女娃,多漂亮的小姑娘!”奶奶的声音。

  我推开了门,屋子里,奶奶正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奶娃给躺在床上的女子瞧。

  女子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粘连着几缕发丝,头发虽凌乱,却依然掩饰不住她那倾城的美。

  她是我的妈妈!

  以前只在家里一张照片上见过,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妈妈的真实模样,原来我的妈妈如此温婉美丽。

  “妈妈,妈妈……奶奶。”我大声唤着,但她们都听不见我说话,似乎也看不到我。

  “凤儿,你辛苦了,折磨你三天终于把这小丫头平安带到人世。”奶奶抹着泪,却满脸笑意。

  “妈……我冷,好冷。”妈妈无力地看着奶奶,双唇苍白得可怕。

  奶奶慌忙将小奶娃轻放在妈妈的枕边,掀开被子,妈妈的下身血流如注!

  “啊!凤儿……你坚持住,孩子他爸给你请医生马上就回来了。”奶奶双手颤抖着将被子铺下来,摸了摸妈妈的额头。

  她几乎是小跑着奔到门外,我也心急如焚跟着跑出来,朝大路上张望。

  噢!天哪!

  通向村外的泥泞的马路上没有爸爸的身影,却惊现一条荷花大道,那泥土里无形中迸出一朵朵娇嫩的荷花,有粉红的,有淡紫的,摇曳着花萼、带着露珠,从家门口向村口的方向一路延伸。

  “怎么会这样?路上开满了荷花……”奶奶喃喃自语地看了一会,缓缓走进房来。

  她再一次惊呼。屋里地板上、床上,在妈妈的周身都一圈圈地长出了朵朵荷花,一股清幽的荷香飘荡在小小的房间。而躺在妈妈身边的我,也就是那小奶娃正啼哭不已,眉心那颗血红的朱砂隐隐闪着红光。

  “难道……这小丫头是上古荷神转世?”奶奶矍铄的双眸闪着激动的泪花。

  “您,您说什么?上古荷神?可那只是一个传说啊……”

  妈妈怜爱地看着襁褓中的我,费力地将脸贴着我的小脸蛋儿。

  “别的传说也许只是传说,但上古荷神……却真实存在!今天,正是阴年阴月阴日,适合鬼神转世之日。”奶奶拉着妈妈的手,眼神极其复杂。

  “凤儿,你会好起来的,这满地的荷花怕是小丫头为你开的呀。传说中,上古荷神的真身就是这一朵朵荷花。”

  “妈,我……我恐怕不行了。小丫头还那么小,即使真是荷神,也救不了我的……咳……”妈妈声音极其微弱。

  奶奶缓缓拍着妈妈的背泪眼模糊,我的心揪着疼。

  “可怜的是,她还那么小就要没了娘,咱……咱给她起个名字吧!”妈妈吃力地仰头看着奶奶。

  “就叫明荷吧!”

  小屋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闯了进来,他摇摇晃晃地向床边走去。

  他走过我身边,顿了会儿,回头往我这个方向看了看,却并没有看见我,复又径直向妈妈走去。

  奶奶看见他进来,更加慌了:“你怎么,怎么全身是血?”

  那个男人没有回答奶奶,只是问道:“妈,凤儿怎么样了?”

  原来这个高大的浑身是血的男人,便是我爸。

  “她……唉!医生呢?”奶奶惶急地问。

  这时,门外又跌跌撞撞进来一个人。

  “医生,快!快!”爸爸手抚着胸口,嘴边流着血,喘着粗气喊道。

  很明显,爸爸受了很严重的伤。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村子里的人常说是我克死我的双亲,我恨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那一刻心疼不已!

  医生给妈妈简单检查了下,拉着奶奶到一旁,无奈地摇了摇头。

  奶奶听后,泪如雨下!她看向爸爸,爸爸显然也听到了医生的话,他正出神地带着无限留恋地望着床上的妈妈。

  过了好一会儿,他慢慢走到床边。

  “凤儿,妈说得对,这个丫头不平凡,你瞧她带来的这满天地的荷花……‘明荷’这名字给咱女儿,你可欢喜?”爸爸紧握着妈妈的手贴在自己脸上,眼泪不禁从满是心疼的眼眶里滑落了下来。

  “欢喜!”妈妈微笑着点头。

  “上古荷神,得‘荷神’者,得天下!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奶奶哀伤地叹道。

  我一直呆呆地站在旁边看着这悲伤的一切,直到妈妈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妈妈!”

  我大喊着坐了起来。

  是个梦!我梦到了我所有的家人……这个梦怎么如此真实?

  窗外已经大亮了,我发了会呆,揉着发痛的脑袋走向洗漱间。

  梳发的时候,梳子卡着一个结,我稍用力,一个什么东西落了下来。

  我朝地板望去,一片火红的枫叶静静地躺在地上。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