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三十章 往事旧情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他粗粝的手掌在她的周身游走,宋如烟力气不如他打,反抗不过,气得都快哭了,浑身没了半分力气。

  早知道,火车上就应该和他同归于尽。

  宋如烟一脸的泪,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她刚从血腥的画面中缓过神来,这会又被强迫,哪里承受得住,一张小脸挤在了一堆,委屈极了。

  “你别露出这个表情,我会忍不住的。”男人的呼吸更加急促,笑道:“我可不喜欢在车上做这事。”

  他重重拍了司机的后座,吩咐道:“去醉香阁。”

  醉香阁,这是什么地方?

  等到了地方,方才听到楼里传来的曲子,柔媚的女声萦绕在耳畔,宋如烟就慌了,这个流氓!

  她原本就头晕目眩,被他扛在肩头,脑袋回血,彻底失去了方向感,整个人似踩在云端上,再也没力气挣扎。他不顾四周投过来的目光,将她带进了一间奢华的包房。

  他放下就吻她,将她抵在床头旁边的墙壁上,吞噬着她柔软的唇。

  宋如烟实在忍不下去准备咬人的时候,妖媚的女声传来,继而门被推开,“铭恩,你不能动她。”

  是昨晚在宋如许府山见到的女子,宋如许唤她为:柔儿。

  这会儿,宋如烟觉得她简直美得不可一世,似乎是天仙下凡,可爱极了,连同着她身上那股子俗气的胭脂粉味也舒服得多。

  他离开宋如烟的唇,宋如烟以为自己终于解脱时,张铭恩从身后掏出一副手铐,将她拷在床脚上。

  宋如烟挣扎着手铐,拉得一阵乱响,却无法脱开,他把她锁在他床边的柱子上,宋如烟咬牙忍着,看着他和柔儿去了屏风后面。

  两个说了一会话,柔儿先出来了,对着宋如烟笑了笑,扭着身子走了。等她走后,张铭恩才从屏风后出来,黑着脸,明显不太高兴,他解开了手铐,拽着她出了醉香阁。

  上了车,他拍了拍她的脸,说:“吓到了?”

  她能说此刻,她想杀了他吗?

  张铭恩有对浅浅的酒窝,笑起来时,尤为好看,此刻他就是这么笑着,人畜无害,嘴里吐出温润的话语,道:“我送你回宋府,至于母亲那边,我会交代清楚的,你不用担心。”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并不回答。

  “我不会害你的,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所以,别怕。”

  张铭恩自小就有个不太好的习惯,每每见了血腥,脾性会变得暴躁,这也是他刚才失礼的原因,不过,他也不想解释,只是见她属实是被吓到了,宽慰几句而已。

  下车时,已是黄昏。

  她一下车,跑得极快,糕点也没带走,张铭恩笑着摇摇头,追了上去,将糕点给了管家。

  回到车上,他有点疲倦了。

  司机轻声问:“少爷,老爷让你今日务必回府。”

  “走吧。”男人揉了揉额头,道。

  宋家的人都吃过晚饭了,宋明似乎还没回来,大厅里,时雅和三姨太在讨论着什么,两人脸上都有笑,宋如烟今日是没有力气再去演戏装小白兔了。

  她直接回了偏院,回房关上了门,只觉得后怕,眼前一直闪过女人被咬的画面,只觉得恶心得打紧,她捂住嘴,哭到抽搐,又呕吐。

  “都是那支手枪惹的祸!”她后悔不已,当时也是气不过他拿了披肩,正好顺手,就拿了他的枪,哪里想得到后患无穷?

  他竟然是香坊的人,香坊何时允许这样狠辣、不择手段的人存在了?

  想到女人招出的人是宋如许,想来宋家这是惹上麻烦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这宋如许做事可真是不仔细。

  不过既然男人知道自己的目的,应该不会对自己下手?

  香坊铁规矩:枪口只能一致对外,违反者,必诛杀。

  宋如烟使劲晃了下脑子,想把枪还给他,她可不想惹上这么个大麻烦。她这一天,真是如虎口逃生,累极了,趴在床上就睡去了。

  等她醒过来,天色已暗,眼睛的浮肿已经消失了,精神也好了很多。她换了衣裳,满头齐腰的直发,用一根白玉簪挽起。

  她到主厅请安的时候,正巧宋明和宋如许回家。

  他们父子推门进来,就见长廊上一位聘婷少女款款而行,粉色洋装泛出温润的光,映衬着她雪白细腻的小脸,纤长的颈脖上,垂落了几缕黑色散发,黑发红颜,美得似天际谲滟的晚霞,周身披着绚丽的光,妩媚灼目。

  她生得像陈蓓,让人一眼看了,就挪不开视线的美,宛若梨花,清新淡雅。

  “阿爸,阿哥,你们回来啦?”她淡笑,声音低婉,停下了步子,站在门口等着二人。

  宋明点了点头,神色有些疲惫,率先进了门,倒是宋如许拍了拍她的头,似乎是心疼一般,继而进了厅中。

  时雅和三姨太、二姨太三人坐在沙发上,眼角带着笑意,宋如雪带着丫丫在跳舞,两个丫头跳得有模有样,看来洋舞蹈教师是没白请。

  见着两人回来,时雅忙起身,伺候好了宋明,才拉着宋如许说话,宋如许很是严肃,几乎是问几句回一句,坐了一会,就走了。

  他走后,场子也散了,显然宋明是有心事,早早回了房,时雅拉着几个女人又八卦胡说了一会,才各自散了去。

  这一天,可算是结束了。

  而这一天,对宋家两父子来说,只是开始。

  宋如许自是知道如若张铭恩肯回到张府,张大帅百分百是要把军权交到他手中的。如今他已是二十七岁了,如若拱手把功绩交给这位少爷,心中多有不甘,可显然张大帅终究是信不过他。

  如今之计,只能先顺着张府,往后事宜再行定夺,依着张家人做事的狠决,怕是军权一交,这宋家人命数也到了。

  偏偏这个时候,蓝幕尘出来添乱。

  他沿着砖红色围墙走了许久,想起了宋如烟,第一次见她,是在陈家,彼时,她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丧母,陈家家主离世,本已是大悲,不消多少时日,便被送到了安乡。

  这十年,宋家几乎忘了她的存在。

  昨日她翻墙而过,若不是遇到犬,受了惊吓,怕是连他都发觉不到她来了。于宋如许而言,宋家是宋明用了肮脏的手段抢来的,最为亏欠的便是这个孤女。

  他不愿她卷入与张家的恩怨来,故而,与蓝家的婚事得尽快,张家少爷浪荡不羁,怕是早就打探清楚了宋家底细,保不住拿她做筹码。

  在墙外停留了许久,宋如许才翻墙入院。

  成文思瑶近日来,愈发没有气力,今日倒是恍若突然想通了一样,开始进食,正午阳光暖时,还去洗了个澡。

  她深知自己已经没了退路,现在宋如许不动她,不过是还在等机会,他要的从来不是她,而是成文家。

  也许是察觉到她眸底的恨意,宋如许走了过来,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怒极反笑:“成文思瑶,我倒是低估了你,胆敢背叛我。”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