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百一十九章:再见姝婉容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夜色暗沉,乌云把明月严严实实的挡在了身后,不透一丝光亮。

  倾君的人分为两路,一路人带着药物前往苍尔,而另一路人则是前往京城城郊的农庄。

  安桃灼被横扔在马背上,与倾君共乘一匹马,像是驼麻袋似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倾君故意而为,骑马的速度特别快,城郊的路又多是崎岖不平,颠的她的整个人都不舒服。

  等到了一家农户的屋前,倾君让让将安桃灼从马上给放下来。

  因为刚刚遭遇了那非人的对待,此刻安桃灼是头昏脚软,胃里是翻江倒海,难受的紧,一张娇美的脸蛋白的如一张纸,神色萎靡,像是一朵快要凋零的花。

  倾君见她这幅模样,眉头一皱,眼里满是不喜,让人上前去敲门。

  敲门声没响多久,就听见一女声从屋里传来,“来了,来了。”

  很快,木门被打开。

  出来的女人,熟悉的让安桃灼都忘了自己身体上的不适,双目惊惧,惊呼出声:“姝婉容?”

  而被安桃灼这么叫的女人,闻声看向她,一见她的脸,也是被惊了一跳,她有些慌乱的移开眼,不想去看安桃灼。

  倾君将两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像是才想起什么,唇角微扬,“本座都快忘了,安贵姬与我们这位傅若绮姑娘是旧相识。”

  听到这个名字,安桃灼便确定了眼前这个做农妇打扮的女人,就是本来早就死了的姝婉容。

  姝婉容在进宫前是傅侍讲傅浦家的一个庶女,后来被其父送入宫中为妃,封号为姝。

  傅若绮闻言,面色有些不自在,“楼主说那里话,我不过是一介贫民,哪里认得什么安贵姬啊,”

  倾君眉梢一跳,对此并无任何意外,他可是知道这傅若绮是有多讨厌那座皇宫,不然,他当初也不会帮她。

  “本座有事要处理,不宜带着一个累赘,她就暂时先放在你这。你可得好好的看紧她,她的用处,可是大着呢。若是跑了,你知道后果的。”

  傅若绮忙低下头,恭敬的应下,“我明白,请楼主放心。”

  倾君给押着安桃灼的两个红袍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个人就把安桃灼押进屋里去了。

  而安桃灼见傅若绮与那个什么楼主相识甚熟的样子,脑子里是一片混乱。

  还没回过神,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人带到屋里给牢牢绑在了椅子上。

  屋外,傅若绮目送倾君一行人离开,看了眼那屋子,叹了口气,整理好自己的心绪,转身关门进屋。

  “你要喝点水,还是要吃饭?”傅若绮推开内室的门进来,走到安桃灼身边的桌子前,提起茶壶给安桃灼倒了一杯水。

  然后递到她的嘴边。

  安桃灼此刻没什么心情喝茶,她满脑子里都是疑惑,如一团乱麻,理不清楚。

  “那个,我不用。”

  傅若绮也不强求,把茶杯放下。

  走到一边的红木柜前,打开,从里面抱出一床棉被,盖在安桃灼的身上,“你被绑着,这些日子不好睡,也只能这么将就一下了。”

  安桃灼一双美目就这么紧盯着给她盖被子的傅若绮,眼底是复杂的情绪。

  此刻的傅若绮,与她在宫里做姝婉容时大不相同。

  她虽然进宫时日短,与这位姝婉容并没有太多交际,有几次,也还是因为沐修仪的缘故。

  但是她从别人嘴里听出来的姝婉容,是个胆小怕事,空有美貌而无脑,一心只是攀附着沐修仪。

  最后那一点,她是清楚的。

  可是,本来该一把大火被烧死在衍庆阁里的姝婉容,为何没有死,还出现在宫外,与那个什么楼主扯上了关系。

  太多的疑问,让安桃灼一时不知该从里问起。

  许是安桃灼的眼神太过明显,让低头忙事的傅若绮察觉,蓦然抬眼看向安桃灼,清楚的瞧见了她眼里的复杂。

  弯唇微微一笑,停下动作,走到一旁坐下,“安贵姬见到我这个本来应该死去的人是不是很惊讶,心里有很多疑问,却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安桃灼毫不掩饰的点了头,“是。”

  “安贵姬还真的是坦率啊。”傅若绮轻笑,“安贵姬若是想问,便问吧,我自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既然人家都不介意了,安桃灼也不客气,“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还与江湖上的人扯上了关系?”

  傅若绮单手支起下颌,浅笑回道:“因为,衍庆阁的那把火,就是我自己的放的,还有中毒身亡的那些宫女太监,也是我做的,还有掉进荷花池子里淹死的鸳儿,也是我把她给推下去的。”

  安桃灼听的是目瞪口呆,被这么大的消息给震的不轻,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语气晦涩的问道:“为什么?”

  傅若绮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却又很快恢复如常,“为什么……这个故事说起来就有些长了。”

  安桃灼见此,以为她并不想说缘由,也不愿强求,正要开口时,却被傅若绮给截住了话头。

  “也不是什么大事,说出来,也无妨。”

  傅若绮偏过头,看向那格纱窗,目光悠远,像是在透过那窗,看向更远的地方。

  “安贵姬知道我进宫前的身份吗?”

  “知道。”

  傅若绮语气悠悠,带着某种不可言明的情绪,“庶女,我的母亲是傅府大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模样生的娇好,有一次,傅浦趁傅夫人不在家,强行占有了她。”

  “那傅浦也是个怕夫人的,他强了我母亲之后,并不敢让人知道,他怕我母亲说出去,还威胁了她。我母亲她怕,就只能忍着。”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后面,那傅夫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就让人在暗里紧盯着傅浦,果然被抓到了。还是现行,二人衣衫不整。”

  “那傅夫人是出了名的泼妇,母老虎,她怕丫鬟勾引傅浦,从来都允许她们穿着鲜亮点的衣服,不允许擦脂粉。我母亲样貌是天生的好,那傅夫人以前就待她不好,视她为眼中钉。出了这事,傅夫人自然是想要我母亲的命。可是啊,我母亲却被查出了怀有身孕。”

  说到这,傅若绮的脸色已经冷若寒霜,安桃灼也大致能猜到后面的结果。

  接着听傅若绮道:“傅浦纳了我母亲为妾,还是最下等的贱妾!”

  安桃灼知道澜月的妾室制度,妾室分四个等级,最高的是平妻,这平妻虽占了个“妻”字,但哪里能与人家正二八经,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抬娶回来的嫡妻名正言顺,所以,也被划入妾室。

  其次就是贵妾,再次就是良妾,再后面就是贱妾。

  前几个那还好,后面的那个贱妾,虽然也是妾,同为妾室,可待遇身份却是天差地别。

  为人妾室不要紧,要紧是做了贱妾,这贱妾可是比通房丫头还低贱的,可以随意的被当做东西送来送去,生下来的孩子也是没资格入族谱的。

  安桃灼能想象得到傅若绮她们母女以后的日子。

  不是一个惨字就能说的。

  她仔细的观察着傅若绮的脸色,很不好,且呼吸十分不稳。

  “安贵姬明白贱妾是什么吧?那就是一个玩物,连下人都不如。傅夫人怕我母亲生下一个男孩,威胁到她和她女儿的地位,处处下毒手,用品克扣,我母亲胆小,她怕一不小心就没了命,就开始装疯。”

  “这一疯,傅夫人倒是松了些,可还是让人紧盯着我母亲。人家怀胎十月,可我母亲,因为身体的原因,才八个多月,就生了。而我一出生,母亲就死了。傅夫人知道我母亲生的是个女孩,也没有再管,随便让人给我母亲裹了一张破草席,扔去了乱葬岗。”

  “至于我,爹不疼,娘早死,一出生,就被扔到乡下的农庄了。那管理农庄的夫妇是个好人,他们尽心尽力的把我给养大,待我如亲生女儿一样。那对夫妇有一个男孩,他对我也很好,有什么好的,他总是第一个想到我。”

  “后来,年岁渐长,我们都明白了男女之爱,我和他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告诉我他喜欢我的时候,我真的特别开心。他的父母也很赞成我们在一起。我们甚至都到了说亲的地步。”

  “可是,天不遂人愿。”

  傅若绮前一刻还是满脸甜蜜的笑容,后一瞬,就换成了阴狠怨愤。

  “傅夫人的女儿到了要进宫选秀的年龄,可是傅夫人知道宫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不愿意让她女儿进宫,就想到了我。他们为了避我就范,用那对夫妇一家的命来威胁我。我若是不答应,大家都会死。”

  “我答应了,进了宫,成功入选,我以为只要听话进了宫,他们就会放过那对夫妇一家。可是,可是……”

  傅若绮说着说着,语气突然哽咽了起来,眼里有泪光在闪。

  “可是我的阿生哥哥,因为知道了我是为了谁而进宫的,他就生了一场大病,没多久就死了,他死后,尸体也是和我母亲一样,一张草席,随意扔在了乱葬岗。而他的父母因受不住儿子的离世,伤心过度,没多久,也死了。”

  傅若绮吸了口气,用手随便的擦了两下脸上的滚落的泪珠。

  “我的一生幸福被毁了,阿生哥哥一家被他们毁了,他们却受着我的好,傅夫人的女儿嫁给了大理寺的魏少卿!”

  “我不甘心啊,他们如此心安理得的受着我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凭什么?”

  安桃灼见傅若绮如此恨着傅府,怕是……

  灵光一闪,她想明白了傅若绮为什么会与那个楼主有联系。

  紧接着她就听见傅若绮道:“单凭我一个人,自然不可能做到报仇,但是楼主出现了,他帮我出宫,帮我毁掉傅府。”

  “之前我听说傅夫人的女儿嫁给魏少卿之后,夫妻恩爱,琴瑟和鸣,我还真以为他们两个人情比金坚,那个魏少卿是个君子,可惜啊,也是个衣冠禽兽。”

  傅若绮说到这,脸上再次浮现了笑意,是得意,是愉悦。

  安桃灼默言,她都明白了。

  衍庆阁的事,是傅若绮自己一手策划的,帮她出宫的人,就是那个楼主,那么,被毒死的沐修仪,是不是也有的傅若绮的一份?

  “你是不是杀了沐修仪?”安桃灼试探的问道。

  傅若绮也不掩饰,反正都说了这么多,也不差这一个,“是啊,我要楼主帮我,不可能白帮啊,总得做点什么吧。”

  安桃灼听完,心下对那个长相绝美的楼主有了新的认知。

  只是她不懂,一个江湖中人,为什么要杀一个后妃?她现在还怀疑纯嫔之前的失踪与死亡,也与那个楼主有关。

  傅若绮把压在她心里这么多年的事都说了出来,浑身一轻,心口也不再那么闷了。

  她看了眼窗外的夜色起身,“这些日子就要委屈一下安贵姬了,我在隔壁,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然后检查了一下绑着安桃灼的绳子,才回隔壁自己的房睡觉。

  而安桃灼却是无心睡意,送她来的时候,那个楼主说她用处很大,而最近苍尔又正在与澜月开战,她怕……

  这么想,旁人若是知道她的想法,怕是会觉得她自做多情,但是她的脸让她不得不这么想。

  目光环视屋内一圈,想想个办法逃出去。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