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六章 逃出生天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往那边跑!”李子轩指着右边的路喊道。

  这司机显然有问题,不知道这件事包车公司是否知情,他现在绝不是简单的谋财,而是要他们所有人的命,一旦落入他手,后果不堪设想。

  生命的威胁在后面紧紧追赶他们,所有人都卯足了劲儿,顾朝歌每回一次头都能看见司机狰狞的面孔离他们越来越近。

  她心惊肉跳,四周的环境已经视若无睹,不敢再回头看,生怕看到司机忽然就近在咫尺,只能一个劲儿地往前跑。

  此时雪上加霜的事发生了,刚刚被甩开的树藤沙沙蹭着铺满落叶的地面追上来了。

  越往深处跑,树林就越密集,满布的藤条扫过,几乎避无可避,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渗着月光,周围的环境此时看起来可怖极了,层层树林像一张怪物的血盆大口,就连树干上的纹路看起来都像是一张张人脸,张着嘴想将他们吞噬。

  不过藤条也帮他们拦住了后面司机的脚步,他同样要避开藤条的攻击,慢慢又拉开了追逐的距离。

  一群人在树林里飞奔,惊起树梢的鸟大片飞起,夜空瞬间被黑压压的一片覆盖,吱吱喳喳叫着,更添几分焦虑。

  顾朝歌感觉自己心跳越来越快,她什么都听不见,除了呼啸的风声和自己粗重的喘气声。双腿像灌了铅一样,越来越重,肚子也阵阵绞痛,嗓子发干,像有什么梗在喉咙里。突然,一根藤条突兀地扫过,将她狠狠绊倒。

  “啊…”她闷哼一声,双手擦在地上,被碎石划的生疼。

  她撩开散落的发丝,抬头发现从口袋里掉出一个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下车时顺手带上的香,那青年说这迷毂香可以带着他们离开,现在无计可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顾朝歌手脚并用,也不管地上粗糙,向前爬想要伸手拿到那香,刚刚握在手里,脚腕一紧,被身后一根树藤扯住,她的身体瞬间被快速往后拉,扫起一大片树叶,地上尘土飞扬。

  盆骨狠狠撞上路上凸起的一块石头,疼的浑身颤抖,顾朝歌咬紧牙关双手用力想抓住什么,却徒劳无功只抓了一手泥。

  宋三元跟在后面想施以援手,刚冲过来就被拦腰捆住,一把甩向旁边一颗粗大的树干上,撞的他头昏眼花。

  李子轩回头见他们没跟上来,心脏都要停了,他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朋友,这一行无论如何绝不能再失去其他人了。

  他让阿礼带着女孩们往前跑,自己则折回去,敏捷地躲过树藤的袭击,但无论怎么跑也跟不上朝歌被拖走的速度。

  “李子轩!”顾朝歌想起他手里有打火机,指着地上的香喊道“把那个点燃。”

  李子轩也反应迅速,冲过去捡起香,毫无犹豫点燃了它。

  一缕轻烟顺势飘起,几乎是瞬间树藤都避开了它,似乎十分害怕。

  此时顾朝歌已经被拉着快要进入一丛树林深处了,她牙齿死死咬着下唇,抓住能抓住的一切东西,手指被磨的血肉模糊。

  眼见她快要被抓走,李子轩来不及追上去,只好将香扔进抓她的藤条丛里,千钧一发之际,这些藤条像是感受到疼一样,松开了她远离那香,这才把她救了出来。

  而一直被勒在树干上的宋三元也很快得救,掉在地上,几乎喘不上气。

  撩起衣服一看,腰上肚子上一圈红痕。

  顾朝歌爬起来,捡起迷毂香拉着他往前跑,赶上李子轩,她的双手此时惨不忍睹,浑身骨头都快散架,李子轩接过香,只是无论怎么拿,轻烟都飘向一个方向。

  “大家聚集起来,快!”顾朝歌见状喊道,“我们跟着这烟的方向走。”

  有了迷毂香的帮助,周围树藤对他们避之不及,顺利地走了一大段距离。

  但慢慢的树藤对香的忌惮越来越少,从一开始离他们远远的,到现在相聚一米多纠缠不走,似乎有了免疫,就等达到临界一拥而上。

  “快点。”张远安催促着。

  李子轩举着香的手甚至在颤抖,他很惶恐,害怕下一刻就会被抓住,但他不得不保持冷静,努力去分辨方向,找到出去的路。

  藤条离他们越来越近,几乎要打在他们脸上,所幸,有着路灯的大马路终于出现在眼前,咫尺之距,很快就能逃出这片诡树林。

  可就在这时,后面的岳遥尖叫一声,司机不知在什么时候赶上了他们,阴森的眼神直视他们,不过几秒便冲上来抓住了岳遥。

  “救命啊。”岳遥被掐住脖子,司机张开嘴,那张血盆大口已经不是正常人能达到的程度了。

  顾朝歌拿走李子轩手中的香,让其他人赶紧往外跑,自己则拿着香往岳遥那儿冲。

  李子轩惊讶地望着她,下意识就拉住她。

  “放心,不会有事的。”顾朝歌轻声说道,然后很快伸手推开李子轩,跑了回去。

  见她快速离开的背影,还有留在自己手上的血迹,目光忧虑,但仍然当机立断,带着所有人趁香还留有余效,奋力往前跑。

  离了香,藤条便无所顾忌向他们而来,所幸不过几米的距离,大部分人冲了出去,可最后的张远安就在迈出去的边缘,忽然身子一重,他感觉到自己身后背着的江文韬的尸体被藤条抓住了。

  他回头见越来越多的藤条过来,无可奈何,心里默默像江文韬道歉,只好扔下他的尸体,最终千钧一发之际逃出了树林。

  另一边拿着香,顾朝歌狠下心,趁其不备塞进那司机的嘴里。

  霎时间,司机口冒轻烟,放开了岳遥,抓着自己的嗓子嗷嗷乱叫,又把手伸进去企图把香拿出来。

  两人趁机转身就逃,听见身后传来司机痛苦的嘶叫,他的嗓子似乎正在被腐蚀,声音已经渐渐发不出来。

  就在两人跑出树林的瞬间,树藤终于按耐不住,全部扑向了司机,将他紧紧缠绕,藤蔓收缩,嵌进他的皮肉,拖进了深处。

  而司机的身体逐渐变成一个长发女人,双眼血红,痛苦哀嚎,最后在树藤的攻击下演变成一堆枯骨,化为尘埃进入了泥土当中。

  在逃出生天后,他们发现眼前停着的竟是他们的车。所有人瘫坐在地,心有余悸,几乎都负了伤。幸好天气稍凉,都穿着长袖长裤,只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受伤较重。

  顾朝歌被撞的盆骨青了一大片,刚刚情绪紧张还没有感觉,现在委屈心酸一起涌上来,双手更是钻心的疼。

  医药包装在岳遥随身带的包里,在刚刚的纠缠中遗失在了树林里。李子轩查看了她的伤口,庆幸还好自己刚刚受司机威胁没带上包,现在还能有个消毒的药,简单地给她进行了处理。大家又对着树林深深鞠了一躬,深怀对江文韬的愧疚,实在没能带着他回家,尤其是张远安紧紧攒着拳。

  “不是你的问题。”岳遥在他旁边轻声安慰,“若不是你当机立断,我们就又失去一个伙伴了,你做的是对的。”

  短暂的悲伤之后他们便不得不想着后路该如何走下去。

  “我们只能自己开回去了。”李子轩叹了口气,“有人会开车么。”

  “我刚刚考了C照。”张远安回答。

  “行啊,开车嘛,都是一个道理举一反三,我信你可以的。”宋三元拍了拍他的肩膀,尽量让自己语气轻快积极,“咱们这样都活下来了,一定可以回家的!”

  就这样,调整状态,一群人决定开车返回。

  张远安刚打开车门,只见驾驶座上停着一只黑乌鸦,眼睛在月色下发光,盯着他让他毛骨悚然。

  他作势赶了赶,那乌鸦却巍然不动,尖利的嘴嘎嘎直叫,黑眼珠子跟夜色一般深沉,直到其他人也过来了,顾朝歌打开手电筒想吓吓它,这乌鸦才扑腾两下翅膀,从众人头顶飞过,叫了两声,隐没在了夜色里。

  或许司机走得太急,连车钥匙都没拔,登上一直没有熄火的车,瞬间得到了温暖,驱散了刚刚的寒意,有了一丝回家的希望。

  “我们能回去的!”

  顾朝歌坐在她的位子上,却不觉得他们能顺利回去,刚刚那只乌鸦给了她一种不好的感觉,这次旅程实在太过奇怪,处处透露着诡异。

  她的预感没有错,死亡已经悄悄笼罩在了这群学生身上。

  正想着就听见有人在叫她,旁边的岳遥推了她好几次,“朝歌,你怎么知道那香有用呀?”

  “啊,我…乱猜的。”当时情况紧急,她脑子一片空白,突然就冒出来这个想法,没成想真的奏效了。

  “真幸运,不然我就交代在这儿了。”岳遥说到。

  夜色下,张远安平平稳稳开了几小时,无证驾驶的司机最终还是顺利开下去了。

  午夜来临,前方渐渐有了光,一座小旅馆出现了。

  一切仿佛和头天夜里一样,他们,又回到了这座旅馆。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