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章 修炼长草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下雪了。

  天很冷。

  血很烫。

  隆冬的雪片,从乌沉沉的天幕飞下,将祝酒周围的群山轮廓掩埋,天与山忽然成了一种颜色。

  祝酒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清了,不知是因为漫天飞舞的雪,还是因为失血而头脑昏沉。

  他的左肩上有一道狰狞撕裂的伤口,正汩汩的往外冒着血,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留下一连串鲜艳的痕迹。胸口也被内力震伤,让他呼吸不畅。

  但他不在乎这个,那些追兵并不快,不然也不会让他逃到这里;既然不快,纷扬的大雪就会把痕迹盖住。

  身上精致的鹤氅原本是蓝色,被血污得深一块浅一块,发也散了,精致的面容上都是脏污。他现在这个样子,和路边的乞丐,也没什么两样。

  不,路边的乞丐都比他好。至少,路边的乞丐不会经历背叛,不会被昔日好友重伤到如此地步。

  或者说,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他昔日多么骄傲啊。

  十六岁,靠打败当时长草榜排名第三的无极闻名江湖;

  十八岁,修炼长草残卷,武功大成,无人能望其项背;

  二十岁,得到当今圣上赏识,得到长草残卷二。小遥峰一战力挫当时长草榜一的惠誉法师,天下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也是在这一年,他遇到了惠誉的徒弟,慧寂。

  他们一见如故,慧寂对他百般示好,仿若交心,他祝酒竟信了!

  信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是真心,信了他说的不在意小遥峰一战,信了他那夜月光下告白的那些鬼话!

  祝酒简直想冷笑,却感觉喉咙里血腥气迅速翻涌上来,几乎下一刻就要呕出一口血。

  但他生生忍住了!

  本精致的面容上,那双墨玉似的眼,比风雪更冷,比朔风更烈!

  他怎么能死。

  许是他站的位置太高太快,周遭嫉妒之人有的是,可他从未放在眼里。

  这次被那些自诩正道之人围攻暗算,他本有所准备,可从未想到刺向他的那把刀,是他最熟悉的那一把。

  那是世上最快、最锋利的刀,是他送给慧寂的刀,是他表明心意时,送给慧寂的信物!

  怪不得当时正与他激烈交手的顾若都露出了惊诧之色,怕是聪明绝顶如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还有这一茬儿吧?

  谁也未曾想过,祝酒与慧寂,竟也有反目成仇的一天。

  祝酒也从未想过。

  其他人围攻他,是嫉妒他年纪轻轻就得到两部长草残卷,嫌他爬的太快,觉得他长草榜第一只是徒有虚名。

  而慧寂呢?

  祝酒低头看向自己左肩上的伤口,捂在那里的修长手指此时像几截枯枝。

  那是慧寂留给他的伤口,他还记得那剑穿过身体时的感觉,像一块冰,凌冽、刺骨,能将他全身的血液都冻住。或许,他本想一剑刺穿心脏,却不小心刺偏了吧……

  慧寂,你是为了什么呢……

  祝酒意识渐渐涣散了,茫茫的白色让他仿佛失明,只能机械的行走。昔日风光无限的天下第一剑玉虹剑,被他当做拐杖,磕在石阶上发出清脆的玉石之声。

  他不是不能死。

  十六岁闻名一战之后他就知道,他的江湖注定不会平静。他若想往上爬,就必须无时无刻不接受来自各种人对他位置的挑战、面对有心之人对长草残卷的觊觎。

  他早不怕死。

  慧寂却说:“你或许会死,那时我就尽全力护你。若护不住,我在不间崖上安置一口大棺,陪你看最长的夜,看最耀眼的日出,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祝酒不记得当时,听到这番话他是笑了还是哭了。只是现在回想起来,他的心好像没意识到慧寂害了他似的,还是泛起一阵暖意。

  多讽刺,慧寂害他落到如今这个境地,他竟不恨他。

  他还想和慧寂在日落时,躺在庭院里大梨花树下的软榻上,谈天说地,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

  祝酒不是小心翼翼生怕一步踏错的长草榜榜一,慧寂也不是被伤了师傅还跟他在一起而被人骂忘恩负义的慧寂。

  崎岖的山道到了尽头,前方已经没有路了。

  祝酒竟不知何时逃到了小遥峰封顶,当初他一战封神,又遇到慧寂的地方。

  深不见底的崖横在下方。

  祝酒有些走不动了。筋脉断裂,真气走岔,失血过多,他随时都会倒下。

  突然,他听到从山下传来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沉稳,一步一顿,是他早就听过千千万万遍的声音。

  是慧寂的脚步!

  祝酒心下大骇,他竭力撑起身想找地方躲藏,但小遥峰险,周围竟没有一处藏身的地方!

  他什么时候追来的,是来赶尽杀绝?

  祝酒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一场什么样的对峙,但他也想要一个真相,想让慧寂亲口告诉他真相。

  他提起浑身的气力站起来,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撑着剑虚虚的立起来他这副空壳。

  脚步声终于近在耳畔了。一道人影也慢慢的从山下拾阶而来,破开风雪撞进祝酒的眼睛里。

  他还是一席玄衣,步履在朔风中也十分沉稳,一步一步走向苦苦支撑的祝酒。那双眼还是一如既往专注的看着他,祝酒几乎溺毙在那深潭似的眼眸中。

  “停。”祝酒在慧寂走到离他十步远的地方时,开口了。

  慧寂也听话的停下了,专注的眼神里有一丝挣扎。

  祝酒缓了口气,就算发声都困难,还是嘲讽道:“你来为我送行?”

  可他这嘲讽实在不怎么有杀伤力,声音都是破碎的,吹散在雪里。

  慧寂闭了闭眼,片刻才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如果不是快要站不稳,祝酒几乎要笑出声来。

  慧寂又接着说:“当务之急是你的伤。你若还信我,就让我带你走。”

  “哈哈……哈,”祝酒觉得可笑极了:“我的伤?”

  悬崖边,祝酒的身躯摇摇欲坠,他却没意识到似的,强撑着一口气厉声问道:“是不是你。”

  慧寂一颗心都在祝酒支撑不稳的身子上,口中发苦,说不出半句反驳。

  祝酒眼泪滑落,冰凉刺骨,他已经得到真相。

  他伸手摸向胸口,拿出放在贴身处的长草残卷。

  这是世人争夺的源头,是这场争斗的起因,是他现在这境地的罪魁祸首。

  他把这世人追逐的长草残卷扔在慧寂脚边上,秘卷在裂缝中簌簌作响,好像快要被撕裂。

  就像他的真心。

  滚烫的,躺在慧寂脚边,躺在这风雪里。

  祝酒仰起头,微微闭上眼,雪落他满脸,天空中的阴霾还是一丝都未散去。

  他放松身体,松开手里握得发疼的玉虹剑,向后栽去。

  尽管慧寂时刻警惕,却还是慢了一步。

  他倒下,就像这把陪了他二十年的剑。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封面页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