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八章 书庄奉天殿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顾师叔,楚山,叶师妹,我来了!”花寻风站在三人面前,眉开眼笑道。

  一道身影撞进花寻风怀中,楚山原本展开双臂想拥抱的动作顿时停住。

  “寻风师兄,你终于回来了。”叶秋婵语气有点哽咽。

  花寻风抓抓后脑勺,有点难为情。

  三人在玉林山前尴尬站着,最后还是顾慕道人拉走叶秋婵,训斥几句拉拉扯扯成何体统之类的话。

  左右看了看,见花寻风并没有什么受伤的情况,楚山心下松口气,但嘴上不忿道:“你这家伙,这十天来也没见你缺胳膊少腿的,好像还胖了不少,白瞎我替你担心那么久。”

  花寻风抬手展示了一下初具规模的肌肉说道:“我这哪是胖啊,是壮知道吗?确实强壮了不少,每天每夜被逼着打铁,精炼材料,能不壮嘛!”

  这时顾慕道人也问花寻风:“寻风,你可知抓你的人是谁?”

  君无夕临别前并无特意叮嘱什么,再说君无夕的名号知道的人也不少,于是花寻风说道:“此人是位叫‘君无戏言’的算命先生,应该有真丹境,他对师侄并无恶意,顾师叔不必追究。”

  顾慕道人点点头,就算要追究,人家真丹境的修士,自己拿什么跟人家讲道理。

  四人继续聊了几句,顾慕道人道:“时候不早了,进玉剑书庄吧。”

  三人称是。走到山门前,只见两位衣着青色衣衫弟子左右矗立,见顾慕四人向山门走来,其中一位伸手拦住,严肃道:“来者何人?”

  顾慕道人能感受到此人也有道基修为,于是抱拳道:“倚江阁炼丹长老顾慕,奉掌门之命前来玉剑书庄报道。”

  “倚江阁?!”两位书庄弟子对视一眼,随后点点头。方才发话那弟子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随我来。”

  楚山在身后小声对花寻风和叶秋婵说:“大门派果然不一样,带个路还有弟子专门来,真是周到。”

  可能是那日因为君无夕那一句“十年一质”在他心中印象深刻,他对书庄总有点微弱的排斥感。就像现在一样,如果每个门派来报道都有人带路,书庄岂不是有百余弟子要来守门?

  叶秋婵反而觉得这说明玉剑书庄很看重她们倚江阁,跟楚山在后面小声聊着。

  不一会就到了一座偏殿,带路弟子进去禀报一声后出来对顾慕四人说道:“吴长老让你们进去。”

  顾慕抱拳道谢。

  偏殿内,吴长老见倚江阁来人,赶紧迎上来,抓着顾慕的手不停的上下晃着,看似有些激动,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表情。

  如果这里不是在玉剑书庄,如果眼前这人不是玉剑书庄的长老,顾慕道人估计会一剑斩去,然后大喝:“登徒子!纳命来!”

  晃了好久,吴长老终于说了一句:“我已通知庄主和各位长老,我们去‘奉天殿’。”

  吴长老祭出宝器将四人笼罩,向主峰奉天峰飞去。

  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奉天峰,奉天殿。

  吴长老带四人进了奉天殿,殿内已坐满了人,上首所坐之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双手随意搭在扶手上,似撼天狮子下云端,如摇地真龙临座上。此人正是玉剑书庄庄主,莫笙谷。

  下首两侧分别做着十余人,俱是玉剑书庄掌权长老、各峰首座。

  吴长老领人进入奉天殿后,说道:“庄主,倚江阁众人已带到。”

  “下去吧。”语话轩昂,温转浑厚。

  “是。”吴长老领命退下。

  莫笙谷笑着对顾慕四人说道:“坐吧,不必拘礼。”

  花寻风只觉如沐春风,一股精神上的敬畏油然而生。其余三人也是同样的感觉,这是境界之上的无形威压。

  四人坐定,边上一人起身说道:“庄主,如今倚江阁众人已到,接下来如何,请庄主明示。”说话之人是书庄摩天峰首座张广曾。

  对面一人笑道:“张首座莫着急,庄主自有定夺,不过你...看他们的样子,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人是书庄三长老宫木申。

  席间一人看顾慕四人只是拘谨的坐着,并没有半点悲伤的情绪,便出言道:“看来确实如此,此事却是难以启齿。”此人是华天峰首座温月溪,是位女修士。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间,外面飞来一只青峰鸟,想要飞进奉天殿,但无论如何也进不来,青峰鸟急得扑扇这翅膀,不知如何是好。

  莫笙谷右下首第一位白须老者见到青峰鸟,稍一思索,便将殿内禁止撤去。青峰鸟进入奉天殿,飞快向一处飞去,最终落在了顾慕怀里。

  “大长老缘何将禁制撤去,你难道不知现在所谈之事,事关机密吗?!”左下首第一位的老者严肃的说道。

  莫笙谷右下首座乃书庄大长老向安,是庄主之下第一人,本应无人敢质疑,但出言的这位老者是众峰之中素有第二峰之称的绝天峰首座,闻清湖。

  此二人,一人为所有长老之首,一人为各峰首座之首。在玉剑书庄对抗之势人尽皆知,不过他们对庄主莫笙谷却是十分尊敬。

  “青峰鸟是什么灵宠,我想闻首座该不会不知道吧,它的双眼可以摄录所见的一切事物来反馈给自己主人。”二长老乔贺一指顾慕,“你们看这个女娃娃。”

  二长老如此说,众人将视线重新回到顾慕身上,但见她浑身颤抖,脸色时而怒气满面,时而煞白如霜,情绪极不稳定。

  此时,桑天峰首座黄松涧发现有点不对劲,出声道:“这女娃娃定力如此之差?会不会是......”

  “千间慑魂神术?!”出言之人是五长老,也是在座唯一一位女长老任萧衣,“快按住她!”

  话音落后,没有动静。花寻风三人不明就里,不可能去按住自己师门长辈,上座的各位都是各峰首座、长老甚至是庄主,更不可能做这种有失身份的事。

  奉天殿中出现短暂的尴尬,不过马上,就被顾慕一声凄惨的嘶吼打破。

  顾慕在青峰鸟撞入自己怀中后,就开始接受青峰鸟的记忆。她看见的是到处残墙断壁,阵法破损,断剑残躯,血流成河。画面转到云峰殿,云峰殿大门已被打破,在平时日子集聚的殿门外,只见南登道人的头颅立在门边,它满目通红,面色狰狞,说不出的怨恨!身躯还靠墙立着,手中法器早已断去,却牢牢抓在手中不曾放下。羽林道人双脚被斩去,趴在地上满身鲜血,双手好像被无数利剑来回穿刺,残破不堪,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如果说看见山门处弟子的尸骸和山门被毁,顾慕是怒不可遏,看到现在这情况,她已经面色惨白,心中惊怒的同时又恐惧不已。

  画面转到云峰殿内,九伐道人胸前塌陷,倒在地上,竟似被人一拳击毙。他身后的李平清半边身子被斩,已无法寻到。只剩许木道人,安静的坐在殿内首座上,双眼紧闭,胸前一把利剑将他钉在座位上,画面让人不寒而栗。

  顾慕道心层层崩塌,身体不自主的开始颤抖,不甘、悔恨、怒意、恐惧如滚滚东江将其吞没。

  画面再转,到了山脚下,顾慕忽然想到这是洪全的住所,如果花寻风身世不简单,那洪全肯定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可还未想及此,就在画面里见到那茅草屋被毁去,熊熊大火燃烧着,火里躺着一位老者,早已面目全非。

  顾慕心绪早已到了崩溃边缘,眼神已经涣散,不过她还在继续接受画面,想看看有没有活口,就在这时,她看见火海中走出一人,但她看不真切,她努力调动紊乱的灵识朝画面中人看去。只见画面中人大手一挥。

  “嗡!”

  顾慕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被巨锤砸中,之前的怒意、恐惧都凭多年的修为隐忍着,但被这一挥手间打破。

  “啊!!!!!”

  她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吼声,泪水夹杂着血水流的满脸都是,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着。

  四长老解星楼见状,立刻上前按住顾慕,随后送入一颗丹药,待顾慕身体停止抽搐后,检查一番说道:“心志涣散,神志不清,心神泯灭,恢复无望。”

  龙天峰首座简如舟严肃道:“科蒙贼子十余年前销声匿迹,现如今又出来祸害天下,我们做事需要更加谨慎为好。”

  言下之意是说大长老不该如此草率让青峰鸟进入大殿,让科蒙殿的人有可乘之机。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