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章 哥哥不会死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血嫠病倒了,病得还不轻。家族人决定去找些草药解解毒,血嫠却婉拒了:“没关系的,只是些小病,不是毒。”

  毒性也不知蔓延到了何种程度,家族人也风吹云散。空竹死了,花子的长女鄂宾凝翡丢了,如今纲千丈也决定长时外出,去打探别的住处。

  花子的次女鄂宾蛟炙,不像已走丢的凝翡,天性好武。长了一头似母亲的蓝发,右眼为蓝,左眼为红,和哥哥悟空相处多了,才穿成这样的(悟空是红发红目)。

  当时蛟炙习武还不如悟空,家族人关心毒性发作,他俩却玩的不亦乐乎。这时悟空的母亲血嫠又闹失踪,家族人纷纷查找起来。

  秦布尔农庄很大,找起来十分麻烦。悟空带着蛟炙,去了半果果河边。

  半果果河是半果果瀑布的源头。秦布尔农庄的三分之二,都是半果果瀑布的后山,山中无桃红柳绿,飞禽走兽,只是块无人的荒地,故名孤荒山。相反,血嫠却对孤荒山情有独钟,常常带悟空来这儿,因此悟空对这里也产生了感情。

  “哥哥,你要干什么?”

  悟空一直顺着半果果河寻去,水声越来越大,他揉了揉鼻子。

  “哥哥很伤心才揉鼻子的。”蛟炙跟在悟空身后叽喳,“因为你把舅妈弄丢了,对吗?”

  悟空试着给自己扎蝎尾辫,试了试,放弃了——他的头发还没达到一定的长度,真可惜。他回头看了看蛟炙。

  “是让我给你辫吗?”蛟炙走过去,“你说话呀!”

  “不是。”悟空吐出一口白气,踢踢脚。蛟炙跟着悟空,在河边坐下。“哥哥!哥哥!”蛟炙大叫起来,指着十字结,“这是什么?”

  “生••••••死三结。”悟空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它是妈妈送给我的。她说,拥有这三个结的三个人,便可一起到死了。”

  “哥哥,我要和你一起死。你给我好不好?”

  “说傻话,哥哥不会死。”

  “那我会不会死啊?”

  “哥哥不会让你死。”悟空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蛟炙抱住悟空的脖子,兄妹俩的额头贴在一起。悟空轻声吟哼起了《小妹妹》

  ,蛟炙不停眨眼睛,似乎听见有人说:

  “我们要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长大一起变老!”

  “好。”蛟炙轻轻吐出一个字。

  悟空一路将蛟炙送回清玉苑,路过清雨武社,蛟炙忽然听见有人的叫声。

  悟空也听见了,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武社里晃过一道影,传来“嘿哈”的声音。

  “你是谁?有胆让我们来瞧瞧!”蛟炙大喊一声。

  一道红影闪过,从武社旁的竹林里飞射出来,悟空瞪大眼,随即被扑倒。

  “哥!”蛟炙扑过去。只见悟空身上坐着一个笑嘻嘻的男孩,橙发红眸,将悟空按倒在地。

  “喂,行武之妖,偷袭羞不羞啊?”蛟炙双手叉腰朝那男吼道,“快把我哥放开!”

  “呦,这小丫头不错。”男孩笑容丧失,红眸却如水一般冷漠,指了指悟空“他是我弟呢。你是不是也得叫我哥?”

  “谁是你弟呀?呸!你还得叫我大爷呢!”悟空拼命挣扎。

  “没想到我会有这么不乖的弟弟。”男孩幽幽吐出一句。

  悟空又想骂那人,蛟炙先说开了:“那,你是谁?有什么来历?”

  蛟炙出口的霎那间,男孩摇身披上斗篷。他把绣有狮头的帽子往下一拉,隐隐约约听见他说:“我叫舞狮子。敢问小妹姓名。”

  蛟炙一愣:“我叫••••••叫••••••孙••••••孙悟空••••••”

  悟空也一愣,舞狮子堵上他的嘴,扭头对蛟炙说:“这不是你的名字。”

  蛟炙指指悟空:“你先把他放开,我再告诉你。”

  舞狮子马上跳开,悟空扑上去要抓他。蛟炙连忙将悟空拉回来,抬头望了望那洪亮的狮子,道:“我叫鄂宾蛟炙。”

  舞狮子扬唇一笑,伸出手:“荣幸至极,小蛟。”

  浴晓楼内,只有悟空一人。

  窗外悠悠走过一人,望了望楼上:“小孙啊,你弟呢?”

  她叫赫连草唱,孙扑煌的妻子。扑煌早逝,草唱得一子,便随了她姓。不过孙扑煌是妖,草唱是人,所以那一子大部分为人血。

  草唱与悟空的关系很淡,是悟空爷爷的弟弟孙天煌的大儿子的妻子,儿子叫赫连龙白阑闻。

  “不知道。”悟空趴在窗户上,小声回答。

  “哦,我要去人间了。还是人界比较好,妖的住宿我不习惯。”草唱一折扇子,“可能不会再回这里了。”

  “嗯,姨再见。”

  悟空回过神,什么,自己有个弟弟?

  必须向母亲问清楚。

  悟空叫上了蛟炙和茶叶,去孤荒山了。

  孤荒山很大,他们找起来十分吃力。茶叶气喘吁吁地对悟空说:“表哥,不如我们去半果果河找舅妈吧••••••”

  “你是什么人?”蛟炙发现茶叶在这里,双手叉腰大声问。

  “她••••••是你表妹。”悟空理好人物关系,“蛟炙,我们去半果果河吧。”

  三人顺着瀑布登上山。半果果河正值汛期,河水汹涌。蛟炙忽然抱住肩:“好冷••••••”

  “咦,太阳中天的,怎么有一股寒气?”茶叶耸耸肩,舔舔唇,双手交叉。顿时,两手之间窜起一团小火苗。

  “我元气不足,你们先取取暖吧。”茶叶叹了口气,“还好我对火比较熟悉,我妹妹对水很敏感,我••••••”

  “哎呀哎呀,我们先找舅妈吧。”蛟炙靠近火苗,打断茶叶的啰嗦。

  “怎么越来越冷,”悟空小声咕嘀道,“我闻到一股妖气和寒气。”

  蛟炙回首,坡上不知从哪儿滚来一个巨大无比的雪球,而且••••••里面裹得是石头。

  “快!”蛟炙反应过来,茶叶马上腾空越过河。蛟炙要去抓悟空的手,雪球滚开。蛟炙的身体被雪球一撞,豪不防备地落入水中。

  “扑通!”

  “蛟炙!”

  浪花飞溅,蛟炙眼前一片模糊。红发闪过,缓缓合上眸子。

  一双熟悉的手轻轻搂住她的身体,蛟炙张了张嘴,欲说还休,胸腹紧贴住冰冷的温度。

  “哥••••••”

  “哥哥不会死。”

  悟空托住蛟炙。蛟炙在浪花中抓住岸边的一根树枝,呛了几口水,用力爬上岸。

  “哥!你回来啊!”

  半果果河河面霎那间变得很平静,如同女孩留下的泪凝结成的镜子。

  一双手托住水中的少年,在他额上轻轻一吻。

  虽然悟空活着回来了,但蛟炙感到了前未所有的自卑。虽然她不明白哥哥何时学会了游泳,但她下决心也要学会游泳。一是因为不能拖哥哥的后腿,二是可以在哥哥面前大展身手。

  蛟炙将脚浸入水中,目光猝不及防地撞上萧森。萧森把头扭过去。

  “小森••••••”

  “不要叫我小森,叫我••••••”

  “叫你什么?”

  萧森翘首望天,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三木哥哥。”

  萧森深绿色的头发已被蛟炙揉乱,耳际旁浅草色的发丝晃得让人刺眼。蛟炙出了神,眼神十分恍惚。

  萧森是她妈妈的哥哥的女儿的••••••什么呢?蛟炙嘟起嘴。母亲花子闻月的哥哥花勾墨的女儿花文与萧森定了娃娃亲,不料花文中炙蛟的毒身亡。蛟炙觉得三木哥哥和悟空哥哥一样好看,但三木哥哥比较冷漠,不近人情,悟空比较开朗,对待自己也比较关心。

  “三木哥哥••••••”蛟炙伸手要拉他,萧森冷漠的眼神一出,冷哼一声,霎那间将蛟炙推入水中。

  “三••••••”

  蛟炙瞪大眸子。

  作者留言:好累……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