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243 声东击西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一听朗诺这么说,左拉顿时感觉非常之欣慰,紧紧的抓着朗诺的手说:“你能这么说,我非常高兴,但愿你也是这么想的。”朗诺说:“你放心,我即使这么说也是这么想,也非常期待在将来的某一天能够再一次与你合作。”说完这番话一拱手离开了,望着朗诺离开的背影,左拉的心情非常复杂,其实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什么中意的人选,很多人都是这样一种想法,当他含在位置上的时候,特别不愿意出现一个可以接替他的人,其实他早已经看出来朗诺这个人很不简单,但他不确定这个家伙是不是一个类似田晓霞一样的人物?只适合作为智能,没有办法将子民的意愿投射到他的身上。对于很多能够在票选当中崭露头角的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往往人见人爱,很多人愿意把自己的愿望交给他来实现,田晓霞从来不是这样一个人。朗诺在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也有着很严重的问题,离职之后他在第一时间拜访了田晓霞,见面之后先深深的鞠一躬,然后说:“我已经弄丢了在内阁府的工作,接下来在何处谋生,我还没有定见,希望你能够给一点建议。”田晓霞说:“你还非常的年轻,年轻人往往锋芒毕露,锋芒毕露的人往往会显露出轻狂的一面,我希望你能够深入到基层去,如果在深水区仍然能够脱颖而出,说明你真的是国之重器、人才难得,如果你发现有被淹没的危险,可以随时联系我们,我们会对你进行力所能及的帮助。”

  朗诺回去之后,对田晓霞的话进行了反复的揣摩,最终按照他说的那样去了西西里岛,在一个非常普通的社区谋了一份再普通不过的工作,居住在那个社区的大部分都是一些老年人,而且很多都是无人照看的孤寡老人。一方面他的薪水非常少,一方面他在这样一种环境里工作非常之寂寞,尽管如此每天他在出门之前都会站在镜子前努力的冲自己微笑,再将这个状态尽量的保持在工作当中。之前很多人干过他那一份工作,大部分人都表现得极没有耐心,只有朗诺在这一群看不到希望的人中间仍旧表现的非常得体,非常的热心。很快他就得到了这一些老人的好评,这些人一人一张嘴把他夸成了一朵花,当上级来视察的时候,理所当然有朗诺负责接待,他的工作成绩非常充分的展示在了上级的面前。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虽然你的学历很高,我甚至听说你之前在内阁府当差,但是在这样一种工作环境之下,你仍然能够不骄不躁,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大概会有一个非常好的职业前景。”朗诺陪着笑脸说:“我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今天的工作上,我知道魔鬼存在于细节,只要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当中,就一定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

  本来在这样一个场合朗诺应该首先感谢长官的关心和支持!而不是在那里吹嘘自己,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主任面沉似水,半天没有说话,气氛尴尬到了极点,他当然想过要补救,只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主任离开之后,朗诺当然感到非常的失望,但他的这种负面情绪很快就消失了,因为他出色的服务,使得他与那些老人之间相处的非常好。当票选季到来之后,一位老人把他拉在一旁说:“我跟我的几位朋友商量过了,决定这一次推举你作为我们这一区的代表。”朗诺一听就愣住了,说:“这怎么可以呢?我要是做了代表,谁来给你们提供服务呢?”对方说:“我们推举你作为代表,就是希望你能够改变这里的社会风气,希望你能够发挥自己的影响力,能够让到社会上更多的人来关注我们。”朗诺说:“这件事是在我的规划之外的,所以我暂时还没有办法接受大家的委托。”对方拿出来一份委托书说:“你回去把这份委托书好好看一看,如果觉得自己有把握能够把这些内容全部实现的话,就来找我。”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拿着这一份委托书仔细的阅读了很多遍,还是拿不定主意,最后打电话给田晓霞,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希望你能够帮忙。”

  田晓霞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你遇到什么麻烦了?”朗诺如此这般说了一遍,田晓霞说:“那份委托书你已经仔细的阅读过了,其中有多少你是有把握的?”朗诺说:“我觉得兑现每一条都非常的困难。”田晓霞说:“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次机会,但如果你发现自己没有准备好,这次机会其实就并不属于你,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把那份委托书交还给对方,然后很礼貌的告诉对方这件事情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朗诺说:“那样的话人家会不会很失望?”田晓霞说:“如果你不愿意为了不让对方失望就去骗他,你就只能让他失望了。”朗诺点点头说:“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第2天他把委托书还给了对方,笑着说:“对不起,我实在是能力有限。”没想到对方非但没有感到失望,反而笑着说:“你果然是一个很诚实的人,其实这不是我真正要交给你的委托书。”他把另外一份委托书交给了朗诺,说:“如果你能够把其中1/3的内容实现,我们就支持你角逐下一任。”于是老诺把那样一份委托书拿回去仔细阅读,发现要实现上面的内容果然简单了很多。第2天,他见到对方,说:“我觉得在各种因素不发生太大变化的情况下,实现1/3的目标是可以期待的,至于会不会有惊喜,我会尽力而为,但我没有办法保证,因为那需要外部环境的支持。”

  在接下来的票选当中,因为有一大群老人为他拉票,把他的事迹说的非常之动听,使得他的支持率冲的非常高,最后他以第1名的成绩成为那个区的代表。按照惯例代表在票选当中,获胜之后要举行庆功宴,朗诺把那些老人召集到一起,然后陪着笑脸说:“按道理我应该一一登门表示感谢,因为急着要实现委托书上面的内容,我就一并在这里感谢了,同时把大家召集起来,也是为了一起热闹一下,毕竟在我们这样一个社区,每一家的生活都过得非常之冷清。我希望大家能够经常聚一聚,不仅仅是聚在一起跳舞唱歌,而是聚在一起,简单的聊聊天,在我们这样一个自我封闭的环境里,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可聊的。所以我们要想办法丰富我们的生活,如果可能的话,我要努力的把年轻人吸引到我们这个社区,我知道年轻人的很多习性,是你们看不惯的,但如果每天都有人可以让你们批评,说明这个社会还是需要你们的,这样大家的生活才有意义,这样我们这个社区才有希望。”

  朗诺只是心平气和的在说这些话,在场的很多人却在那里不停的抹着眼泪,之后的日子里,朗诺费了很多心力去协调邻里之间的关系,他不但让社区变得干净整洁、环境优美,同时还把很多商家引进了社区,在这些商铺工作的都是一些年轻人。有一点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老年人的钱是很好骗的,因为随着年纪的增长接纳社会信息的能力在不断的下降,渐渐的他们似乎生活在了一个信息的孤岛上。如果说他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无疑是有一点言过其实了,但这样一些人多半正在遭受病痛的折磨,当有人在鼓吹一些具有神奇功效的假药时,这些人就像是正在遭受旱灾的人们碰到甘霖一样。就像是在黑夜之中航行了很久的人,看到了灯塔一样。他们大多会选择相信,而不是怀疑。因为他们太急于摆脱痛苦的现状了,基于这样的原因,朗诺在引进商家的时候显得非常之谨慎。凡是进入这家社区的商家,必须一次性签订10年以上的合同,在朗诺看来,通过引进商家为社区牟利是次要的,他看中的更多是社会效应。他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使得商家和这些老人变成熟人,在大家彼此都非常了解的情况下,行骗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与此同时,他还经常拜托田晓霞,希望她能够安排她的学生来社区做科普。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委托书上的内容几乎就完全变成了现实,社区向好的势头并没有停止,这让居住在里面的老年人感到非常的高兴,因为这个缘故,该社区的房价持续增长,部分老人的子女回来的也越来越勤了,表面上是关心老人,实际上是关心老人的房子。有人甚至想把居住在房间里的老人送到养老院去,然后把房子卖了。而这些老人是非常不愿意离开这个社区的,因为他们被照顾的已经非常好了。这些子女竟然希望朗诺能够提供帮助,朗诺说:“我知道你们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一定是你们急着要用钱,否则你们也不会父母家里打秋风。我要说的是,他们已经将你们抚养成人,他们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一听这话,对方勃然大怒,一把叫朗诺推倒在地,老人看到这一幕,竟然将一件耳光甩到了自己的儿子的脸上,儿媳妇儿看不下去,竟然也把一件耳光甩在了老人的脸上,对方看到这一幕,把一件耳光甩到了朗诺的脸上。诸如此类的事件,朗诺经历了很多次,最后他不得不寻求警察的帮助,但是很多老人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心甘情愿的住进了养老院。随着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社区的人口结构发生了越来越大的变化,年轻人越来越多的住进来,虽然朗诺的服务仍旧无懈可击,但已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因为好的社区在整个意大利比比皆是。

  在这期间,他越来越感到困惑,于是来到罗马拜访田晓霞,一边挠着头皮一边说:“遇到我这种情况该怎么办?”田晓霞说:“虽然你所在的社区已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虽然你从事的工作,已经不能那么引起大家的关注,但你还是应该坚持把工作做到最好,你之所以能够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引起大家的关注,是因为你在工作方面无可挑剔。,”朗诺若有所思,叹口气说:“说实在的,我真的非常难过,我经常找不到方向,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田晓霞说:“当你感到无助的时候,请你干好自己手头的工作,因为那是你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当你感到茫然的时候,请你看好自己手头的工作,因为只要你把工作干好了,你的眼前就会出现一条笔直的大道。”朗诺点点头,他在似懂非懂之间,回到西西里岛之后,继续埋头做自己的工作。不久之后很多从事地产生意的人发现了他的价值,因为一个人来到了那个社区,导致那个地区房屋的价格不断上涨。这些人想尽办法,要把朗诺请到自己新建的小区负责,而他所在的那个小区无论如何都不肯放手,因为正是这些人的票让朗诺成为那个区的代表。

  好在朗诺并没有讲自己的工作经验,当做是一个不得了的秘密,而是把它公诸予众,可有些经验就是这样,明明的摆在那里,你却没有办法学。于是商机出现了,有人联系他,希望可以开一个培训班,把他的经验交给大家。他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免费为大家讲课,只希望西西里岛可以变得越来越好。”他没有食言,在他所在的社开讲公开课,同时允许大家实地来观察他工作的状态。慢慢的在他的周围出现了一群人,这些人因为他的缘故,有的人成为非常优秀的社区管理者,有的人顺利的考进了衙门工作。他的社会关系渐渐的在这一代开枝散叶,这些人定期的会举行聚会,也会邀请朗诺去现场发表演讲,一开始网络是拒绝的,但是架不住他们盛情相拥,虽然没有发公开声明,实际上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具有影响力的社团。在很多人的眼睛里这个社团意味着希望和财富,作为这个社团的精神象征,他终于被大家推出来角逐西西里岛知事的大位,因为架不住大家的再三邀请,朗诺说:“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相信有了大家的支持,我们一定可以凝聚其非常大的一支力量,让西西里里岛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这个岛上的居民生活将更加安定,无论是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都将更加的丰富多彩、绚烂多姿,愿上帝保佑西西里岛,阿门!”

  很快朗诺就在西西里岛掀起了非常大的旋风,本来左拉还想推出自己属意的候选人,可这个时候朗诺在那里不断的刷新历史记录,到了岛上的一个神话。彼得说:“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昨天还那么落魄,今天就要变成雄霸一方的诸侯。”孟雪说说:“我觉得不应该把他想的太了不起,现在距离真正要票选的日子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你不觉得他的这一波热潮来的有点早了吗?了解军事的人都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觉得到最后他一定会输得非常难看。”彼得说:“你觉得最后谁会是这个地方的赢家呢?”孟雪看了彼得一眼,彼得指着自己说:“你想让我去角逐西西里岛知事大位。”孟雪说:“你误会了,我是说左拉派的人应该会赢。”彼得说:“你好歹也给我留点自尊心,要不然我在你的面前一点头都抬不起来了。”孟雪说:“在我的面前,你只要逢低做小就可以了,不要一天到晚想着有的没的,你就是做一个幕僚的非常的勉强,想成为一方诸侯,简直是天方夜谭。”彼得说:“也许你说的没错,我们拭目以待,我赌朗诺会赢,如果我赢了,你打算怎么奖赏我?”

  话音未落,孟雪就甩给他一记耳光,然后斜眼看着他,说:“你放心,你不会赢的。”本以为事情会朝着孟雪所预料的方向发展,没想到意外还是出现了,左拉竟然希望彼得去西西里岛角逐知事大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彼得简直要乐疯了,说:“看到了吧?还是主公了解我,所以才委以重任。”孟雪被气的浑身颤抖,冷冷的说:“听你这意思是打算接受他的邀请了?”彼得说:“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你希望我拒绝吗?你希望一辈子,我只是做一个小幕僚吧!我也曾经年少轻狂过,我也曾经心高气傲过,现在好不容易我也要放飞梦想了,我绝对不可能放弃这一次机会。”孟雪说:“为了这次所谓的机会,你不惜出卖我。”彼得说:“我没有出卖你,你摸着自己的良心好好想一想,这些年难道我对不起你吗?”孟雪说:“可你明明知道我需要你。”彼得说:“我对你而言算什么,从来都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想这样的男人,你一定不缺,何必一定要把我绑在这里呢?我要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要去施展平生抱负,如果我非常荣幸的做到了知事的位置上,我一定要让西西里岛变成意大利最传奇最美丽的地方。”孟雪说:“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丢人现眼了,因为你根本不可能打赢朗诺。”

  彼得说:“你对朗诺的了解根本不能和我比,因为我很早就把它当做是自己的对手了,现在我们终于要一决雌雄了,我现在非常的兴奋,我期待自己有很好的表现,但我也非常不希望对方表现的太差,否则人家会说我尚之不武。你也许根本不承认,但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天才,我相信这一局一定是我赢,我一定会是左拉旗下,一个听到我名字就令人肃然起敬的诸侯。”孟雪说:“你都快骄傲的看不起你自己了。”彼得立刻说:“这世上有几个人能看清自己的?人本来就看不清自己。”孟雪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服彼得,看到这个情况,她不能不放弃,于是她换了一副面孔,用极为轻柔的声调说:“其实方才我只是在试探你罢了,是不是足够坚定?经过试探之后,确实是这块料,希望你能够在票选当中有非常好的表现,朗诺虽然最近的表现很抢眼,但他毕竟年轻,经验不足,我觉得人只有经过摔打之后,才会成为真正令人尊敬的人,他所经历的那些摔打是远远不够的。”接下来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就非常和谐了,他们一直谋划到了深夜,一个星期之后,彼得来到了西西里岛,当他下了飞机之后,看到西西里岛上的夕阳,心情豁然开朗,但是又夹杂着一些莫名的伤感。

  人的情绪在很多情况下都是这样,高兴的时候不单纯是高兴,悲伤的时候不单纯是悲伤。当年弘一法师在原籍之前写下了一幅字,上面写着悲欣交集。可见他走得非常的安详,但是心里又带着一丝悲伤,悲伤之中又夹杂着些许欣慰。彼得离开之后,孟雪的处境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这是她之前完全没有料到的,孟雪的脾气非常的糟糕,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她一口气骂了12名官员,说话真难听超过大家的想象,不到三天之后,她就差评如潮,手底下一个人对左拉说:“主公,你的这一招调虎离山真是时绝了。”左拉若有所思,然后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淡淡的说:“其实这不是调虎离山,而是声东击西。”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