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五回•初入江湖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随后,孙宸无力地摆了摆手说道:“退朝吧,众爱将若是有什么良策可以进谏告诉朕。”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孙宸起身离去,又转入后堂之中,众人待其君王离去后才缓缓起身退下。转入后堂之中后,孙宸喝了口水又唤来太监,让那太监把星辰找来。星辰来后拱手作揖,然后便道:“皇上所唤微臣,不知为何事?”孙宸微微一笑,道:“别卖关子了,朕让你来是让你彻查此事,朕知道有内奸作祟,不想打草惊蛇便想你秘密彻查此事。”星辰拱手道:“恕微臣不能从命,我既已不再参加此战役便不会参与其中任何事,而且我已经打算退出朝堂之上,身居野林江湖之中了。所以,望陛下成全吾的愿。”

  孙宸怒目而视道:“大胆!朕偏不如你所愿,你若是把事情调查清楚了朕便不再干系于你!无论如何,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你都没得选择!”

  星辰拱手道:“这……陛下三思啊,强迫得来的东西往往一定不是最好的,还请陛下慎思!”

  “你在威胁朕?”

  星辰道:“不敢,只是实话告诉罢了。”

  “你!……”一时间孙宸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星辰说的没错,也不好强留。

  见孙宸不说话了,星辰又道:“既然陛下没有其它之事告诉,草民便退下了,也免打扰陛下清净清净。”还不等孙宸说什么,星辰便是退了下去,只剩下孙宸坐于原处愣神呢!随后孙宸微微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既强不来,何须强求?”

  此时,宁钟轩已经回到了自己府上,只是与先前不同的是,周围四面八方全都围了个水泄不通,被软禁了起来。宁钟轩见状,脸早已经是一阵青一阵白的了,看的好生诡异。来到正堂之中又倒了碗酒,然后只几口就下了肚,而后又一碗,直到一坛酒没了酒后才作罢。这时,一位天资绝美,妩媚妖娆的女子慢悠慢悠地走了过来,正是宁钟轩的妻子——綜冰儿!

  “相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喝闷酒?让妾身陪你喝两杯罢。”綜冰儿语气平和,温柔地说道。

  宁钟轩环抱着綜冰儿怒气冲冲地说道:“气煞我也!气煞我也!要不是今日那些老臣求情,本将军怕是死在皇帝老儿的手里了!”

  “嘘”

  綜冰儿做了个嘘的手势,便压低了声音道:“隔墙有耳,小心一些别被人听见。”

  “哼!”宁钟轩怒气冲冲地说道,“这次我要让那皇帝老儿死无葬身之地!早在出发之前吾就把消息传了出去,否则那皇帝老儿也断不会输了此战。还有,那星辰也着实难缠,诡计多端,差点把吾给搭进去。没了那星辰小子,吾倒要看看我尊敬的陛下是如何出谋划策的!”

  綜冰儿一听大惊失色地说道:“相公莫要大声张扬,外面人多嘴杂,况且我们还在皇上手中,闹不好会诛九族的。”

  听完,宁钟轩也稍有些面色缓和些,毕竟在人家手中,弄死你就像捏蚂蚁般不费吹灰之力。终于还是稳住了心,缓缓道出:“就令我们的陛下再蹦哒几天吧,该做的吾已做了,剩下的就要看他们的了。”

  而此时,星辰已经回到了府邸之中,见风子凌正端坐于一小亭下方煮着茶水,端着竹卷一本正经的看书呢!上去拜见了师尊,便起身道,“师……师尊……”他终究还是难开口,但也咬了咬牙把最后几句话说了出来,“师尊,徒儿不想报效朝廷中了,徒儿想闯荡江湖浪荡几日。”

  听完这些话,风子凌手中的茶杯忽然一滞,而后又放在嘴唇边啧了一口又放下,于是便道:“徒儿有此想法自然甚好,不知为何要急于现在呢?”

  星辰回复道:“原自是如此,可是皇帝却废吾指挥之权。而且,这次在执行任务时吾怀疑有内奸。然皇帝不信便剥夺了指挥权,后来又好死不要脸的来拜求吾捉住内奸,吾不应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所以呢,徒儿想离开此地出去游历一番。”

  风子凌微微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后继而才说:“也好,多加历练一番也好,徒儿决定何时离去?”

  “即刻离去。”

  “嗯。”风子凌正色道,“江湖人心险恶,万万小心,多多留意。”

  “是。”拱手拜谢后,退离了亭中。

  来到白馨蕊的房中,星辰叩门而入,见白馨蕊未再其中又复于花园中,见正以水瓢给花浇水。正值春季,百花争艳,万紫千红,幽幽淡香远远飘来。白馨蕊身于其中,却感觉众花都没有了争奇斗艳之奇景,却有万花俯首称臣于白馨蕊的流仙裙下之形,空中不时有两只花蝴蝶绕着白馨蕊翩翩飞舞。百鸟争鸣,好似是为了赞叹其她的美貌而鸣的。

  星辰痴痴的看着,半晌才微微笑道:“萱儿,即刻吾便出发游历天下,你要一起吗?”

  “啊”白馨蕊满脸诧异,愣了愣后缓过神来才说,“好呀,我早就想离开这里了,一点儿都不好玩。”

  “那我们就去收拾一下,即刻动身罢。”

  “好。”说罢,白馨蕊放下手中的木瓢,转身离去。

  ……

  半个时辰后,星辰与白馨蕊牵来了两匹快马一同离去。当马蹄声疾驰过府邸大门时,风子凌端着茶杯,刚要喝时嘴角微微浮现出一摸笑意,随后对对面的黑衣人说道:“请好好看着他,切莫出事。对了,那个叫白馨蕊的女孩儿的情况,您都打听清楚了吗?”

  “目前为止还没有太多此女子的情报,不过据老夫所查,那女子十之八九是师承‘阎罗东皇’的武功。”

  风子凌也是微微一皱眉,继而道:“那人性格孤傲冷漠,行事古怪怪癖。没人能知道他要干什么,不干什么,完全得出乎于常人的想法。所以,他应该不可能会收徒弟,可能是他的女儿也说不定。”说完,掐指算了算脸色陡然一变:“不好,辰儿有麻烦了,你快去看看。”

  “好”说完,嗖的一声,那黑袍人便瞬间没了影。

  ……

  “驾!”星辰骑在马背上,快速穿过大街小巷最后来到了东城门。只见城门禁闭,五百名拿弓箭的金甲兵半蹲在前方,拉弓搭弦对着星辰,后面又有五百持着武器的士兵。

  “吁~”星辰一扯缰绳,停止了前进后正色道:“诸位有事吗?”

  这时,从对面人群中走出一人来,貌似是一位将领。他说道:“皇上有旨!奉我等在此等候星辰军师,待军师将军中内奸抓住后才放军师离去!”

  星辰深深地呼吸了口气后,冷冷地说道:“请诸位放我们离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将领持剑拱手说道:“请军师莫要为难我等,待军师抓住内奸后,皇上自会放军师离去。”

  白馨蕊在星辰后面小声对星辰说:“辰哥哥,这下该怎么办?”

  “哼!怎么办?”星辰冷哼一声,道“打出去!我想要走还没人能难得住我!”说完,将手中用白布包着的长枪褪去,亮出了银白色的长枪。

  那将领见状冷不丁的说道:“军师是想与朝廷为敌否?”

  星辰并未回答,只是说了一句“吾看谁敢挡我!”

  虽是如此之说,却并未有做出任何行动,久久僵持着。“嗖!”一道破空声响起,一支冷箭不知何时放了出来,直逼星辰眉心。星辰身子向后一仰险险躲过后,一扯缰绳,那马儿如闪电般窜了出去!

  “放箭!”那将领见状顿时大惊失色,惶恐得喊道。

  “嗖嗖嗖~”五百支羽箭如同狂风中的暴雨一般直逼星辰!星辰见此状瞬间跳到马背上,左脚踩在马头上,右脚踩于马背上,一计“混元开天伞”将所有飞来的箭矢全给当了下来。随后,星辰又改变气流将箭矢全对准了官兵,用枪尖朝前一指,就听“嗖嗖嗖~”的声音传来,那些箭竟是生生倒退朝着那些官兵飞去。“住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从天空中压了下来,那些本飞在空中的箭也瞬间落在了地上。“好强大的内力!”星辰心中暗道。再看向空中时也拱起手来,尊敬地说道:“晚辈星辰,拜见师叔!”

  空中来人,一袭黑衣,紫金玉冠,手中拿着翡翠玉箫和璧黎剑,耳顺之年,下颚留有近一尺的胡子,浓眉大眼,威严正色,此人正是风子凌的师兄,星辰的师叔——落惊鸿!

  星辰毕恭毕敬道:“师叔,您怎么来了?”

  “哦,你师傅他算出来你今日有难让我来帮帮你。不过,看来并没有什么麻烦呀。”落惊鸿道,“你怎么回事?为何会与这些官兵发生冲突?”

  星辰苦笑了一下,继而才说:“是他们拦我去路,不让我出城这才发生了冲突,望师叔恕罪。”

  落惊鸿转身看着那些坐在地上面失血色的官兵,又看了看离他们只有几寸距离的箭,笑道:“诸位麻烦行个方便,放他们过去如何?”

  此时,刚才还趾高气昂,牛逼哄哄的那位将领,见到落惊鸿后吓得颤声地说道:“我……我等奉……奉皇上之命于此,望……望军师恕罪。我等待皇上下诏后自会打开城门,放二位出去。”

  落惊鸿原本笑容满面的脸在听到此话后,瞬间阴沉了下来,厉声喝道:“放肆!我派做事何须他皇帝操心!我派至创立以来就下过令不得干涉朝廷任何之事!若不是念在丞相与我师弟是至交外,这事我派才懒得管!一声令下老夫就能让我派弟子全部撤回,那时,外敌入侵,定叫他的皇朝**在黄土之下!给老夫把城门打开,否则休怪老夫无情!顺带将这些话告诉那皇帝,叫他别太作过头了,适得其反!”

  众官兵一看我一眼,我瞅你一眼,都拿不住了主意。最后,还是那将领喝道:“把城门打开,放他们走!”

  见将领发话后,便有几人匆匆跑到门前将门打开,然后站在旁边让出了一条路来,前方的士兵也纷纷让开了路。星辰见此,拱手笑道:“多谢师叔相帮!辰儿在此谢过了!”

  落惊鸿半开玩笑的说:“辰儿,走的如此匆忙都不给师叔我打个招呼,不礼貌啊!”

  星辰知道落惊鸿在开玩笑,但还是拱手道:“师叔恕罪,下次一定告知。”

  “嗯~”落惊鸿点了点头,好像这个回复颇为满意,而后道:“路上多加小心。师叔在此赠你一样礼物。”语毕,便将手中的璧黎剑拿出抛向星辰。

  星辰一把接过后打开剑鞘一看,见长剑上刻着“璧黎”二字又赶忙收回去。道:“师叔这是您的佩剑,给了我您怎么办?”

  落惊鸿打着哈哈道:“无妨,无妨,你忘了师叔的江湖称号了吗?”

  “师叔称号不敢忘记。”

  “嗯~此剑乃是以天外陨石打造,削铁如泥,切莫不要丢失了!切记!切记!”

  “是!师叔告辞!”星辰最后又行了一礼,随后策马离去。

  落惊鸿目送他们离去,直至看不见影后才转身回府。

  城主府的后堂中……

  “什么!”孙宸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喝道,“朕要尔等拦住一个人,尔等都拦不住!朕要你们何用!”

  刚才去拦星辰的将领跪在地上,惶恐不安地回道:“陛下息怒,原本我们已经拦住了军师,可是半道杀出了个星辰的师叔,他……”

  “他什么!”孙宸怒道。

  那将领道:“他说陛下无权干涉他们派的事,如果强行干涉他们就不帮朝廷对敌了。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

  “臣不敢说。”

  “说!朕赦你无罪。朕倒要看看他能说什么!”

  “是。”那将领咬了咬牙继续说道,“他说没有他们帮忙,朝廷就要亡国!”

  听完,孙宸脸是一阵绿一阵紫的,毫不犹豫起身命令道:“传朕令!包围风子凌府邸,朕要将他们千!刀!万!剐!”

  “是!”见孙宸如此动怒,那将领极速退去,他一刻也不想待在里面,但也退的毫不惊慌,从容而去。

  风子凌见落惊鸿回来后,微微笑了笑,然后又看向了棋盘深思下一步的动作。不多时,便从棋罐里拿出一白棋放在了棋盘上,然后才看向落惊鸿道:“走吧师兄,有一群人来了,去会会他们罢。”

  “看来这一局棋是我输了。”落惊鸿毫不在意淡淡地说道,“一群虾兵蟹将也敢来造次?哼,罢了,看看去罢。”

  “看来,那皇帝是不想要他的江山了。不过,好久都没打过架了,今天便拿他们练一练手罢,师兄意下如何?”

  “甚好,甚好!”

  正说着,就见一大群人拿弓持剑闯了进来,而后便将其风子凌二人围在中间,来了个合围。风子凌右手端起冒着热气的茶杯,喝了一口,淡淡地说道:“你们这是何意?想与我派反目成仇否?”

  这时,从对面人群中走出一人来,仍是刚才围堵星辰那将领,那将领毫不客气,喝道:“吾奉皇命前来捉拿你们!死到临头,还不快束手就擒!”

  风子凌面不改色,镇定自若问道:“不知所谓何事惹怒了皇上,不如告知于我,不然死的不明不白吾难以瞑目。”

  “好!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刚才你师兄在众人面前大放厥词,说什么我朝将灭之大逆不道之话,本就该满门抄斩!”

  “师兄可有说过此话否?”

  “是啊,我说过。”

  那将领好像等的就是这句话,刚一说出来那将领大喝一声“给我拿下!”

  命令一下,士兵们瞬间就做好了战斗准备,随时准备一拥而上冲上来。

  “等会儿!”风子凌做了个手势,然后又对那将领问道:“你确定就只有这些人?你这么自信就能打过我们?”

  “哈哈哈!当然不是,出来吧!”随着一声令下,府邸上便出现了一排排拿着弓箭的兵,并随时准备放箭。那将领冷哼一声道,“现在呢?想来插翅难逃了吧,乖乖束手就擒,留你全尸!”

  “师兄,你上我下争取快点,也好早点回玄机派中休息。”

  不等落惊鸿开口,风子凌已经把棋盒拿在了手中又抓了一大把,右脚为轴,左脚画圆,身子也跟着转了一圈,于此同时又将棋子全撒了出去,周围的人瞬间倒了一大片。

  那将领吼叫道:“放箭!快放箭!”

  “嗖嗖嗖~”

  铺天盖地的箭朝着风子凌袭来,落惊鸿左脚向前微微弯曲,右脚向后叉,右手划圈后收于胸前再左手做同样的动作,一个来回后向前瞬间打出,那些飞来的箭竟然全给聚在了一起,双掌又收回于左腰间然后又再次打出,那些箭形成了一条巨龙冲向屋檐上的弓箭手,来回穿梭只一刻钟屋檐上的弓箭手全都没了生气。风子凌此时已将棋子全撒尽一空,地上的弓箭手也全到了。风子凌停下来道:“怎么样,你认为就凭你的这些虾兵蟹将能抓住我们吗?”

  “哼!你以为我们就带了这些兵吗?”

  “哦?”

  那将领说完,拾起地上的一张弓,搭箭就朝天空中射去。那支箭刚一窜入云霄中,府邸四面八方便飞来了成千上万的箭雨。

  二人暗叫一声:“不好!”

  体内沉淀的内力瞬间爆发出来,周围受到内力的影响也刮起了狂风,箭雨也在一瞬间袭来。落惊鸿抬起右脚而后向地上一踏!向他袭来的箭雨受气流影响将落惊鸿包围在了里面,落惊鸿双掌快速划了个太极又朝天穹一顶,箭雨瞬间全都在空中炸裂开来!

  另一边,风子凌也同时出手。“阴明空影剑法”在手中使用的行云流水,三尺的长剑只见的到残影,无数的剑影在周围游走,风子凌全身也在控制着剑的走向。那些箭冲来时,全被速度极快的长剑挡了下来。

  箭雨一直持续了整整一刻钟方才停息,可能是箭都射完了罢。而落惊鸿二人此时也不好受,内力此时已经耗了八成以上,早已是气喘吁吁。风子凌用剑支在地上,声音有些喘气道:“哼!没……没想到……皇朝之人……都是这般人,当初……当初老夫就不该答应此事!”

  “风掌门还有什么话说吗?”那将领嘲讽地问道。同时,也从地上的一个士兵的箭筒中抓了三只箭,对着风子凌就射了过去!

  “掌门!”

  落惊鸿见状顿时大惊失色,几个跨步就挡在了风子凌身前,风子凌却是怔怔地愣在哪里。两只夺命之箭“嗖!”的一声,射在了落惊鸿身上!“噗!”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风子凌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抱住落惊鸿。

  “掌……掌门……”

  风子凌出手点住了几个要穴后才开口:“师兄,师兄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和朝廷作对的下场!放心,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让我送你们师兄弟下阴曹地府去吧!”

  说完,又抽出两支羽箭射向了风子凌。风子凌挥剑挡下箭后,凌空朝着那将领就劈了去,剑气瞬间将他劈成了血雾,连渣都没剩下。而后,风子凌扶起落惊鸿用轻功逃出了府邸中。

  —————————————

  星辰一路向东,白馨蕊在马上问:“辰哥哥为何一直朝东走呢?”

  “再往前八百里就是‘正阳’了,那儿属于正东方向,我怕那儿有敌军忽起,打朝廷个措手不及。”

  白馨蕊哼了一声,嘟着嘴道:“先前还说出来游玩,几个时辰不见就说要救国了,辰哥哥你个大骗子!”

  “哎”星辰轻轻叹了口气,无奈道:“先去看看罢,毕竟我们都是玄星帝朝的人,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答应你,若是那儿没有战乱就带你去玩,听说那儿有一瀑布景象甚是壮观。”

  “国家有难,人人有责。但,玄星帝朝建国之初就说过江湖,朝廷互不干涉,移朝换代这本就是恒古不变的原则。”

  “嗯,有理。”星辰笑曰,“走了如此之久的路了,休息下罢。”说完,一扯缰绳停了下来。下了马,拿着水壶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地坐下打开水壶喝了几口水有递给身边的白馨蕊,接过水壶喝了几口又看了看周围。周围是一片枫树林,火红的枫叶若燃烧的火焰,地上也有一大片散落的枫叶。枫树林在两边官道上一直延绵下去,看不见尽头。鸟儿时不时的传来一声鸣叫,天空上时不时掠过几行南飞的大雁。

  “对了辰哥哥,你是怎么知道东方有难的?”白馨蕊满面写着问号,投来好奇的目光问道。

  “几天前观看星象时看出来的,东方诸星黯淡无光恐有灾难发生,所以来此。”

  “原来如此。”

  “走罢,再往前百二十里便是‘青黎’,去那儿修整一宿罢。”星辰道。

  于是起身走到马前,将水壶挂好后翻身便上了马。待白馨蕊上马后,二人又开始奔赴下一个地方了。

  ————

  风子凌带着身中两箭已经昏迷的落惊鸿逃到了城外,又找来一匹俊马带着落惊鸿远去。三个时辰后,太阳西下映得天边一片火红。风子凌走在山谷中找到了一处山洞,没有多想便进了去。山洞不大,刚好可以避雨,两边墙上爬满了青藤,长了一层厚厚的苔藓青油油的。将落惊鸿放在地上,出去又找了点干柴,生了火后又来到落惊鸿身边。看着那两支指示杆的羽箭,风子凌毫不犹豫的拔出了一支来。落惊鸿轻丝了一口,然后转醒虚弱地问道:“师……师弟,这是?”

  风子凌看着他淡淡一笑曰:“师兄莫要说话,待我将最后一支箭拔出。”还不等落惊鸿说什么,风子凌瞬间便将最后支箭快速拔出,落惊鸿微微一皱眉,可能是太疼了罢。随后,落惊撑起身右手按在伤口前,说:“那厮好生无礼,竟敢暗算于我们。江湖中人从不干涉朝廷,他们一样没权干涉我们,这是要与整个武林为敌前奏啊!”

  “哎,若不是看着李甄善的面上,有谁愿意干涉呢?好了师兄,你且安心养伤,这一战耗了不少内力,得尽快恢复过来。”而后起身来到火堆前,盘膝而坐冥想起来。

  ————————

  “辰哥哥,前面就是‘青黎’了。”白馨蕊望着那一丝城墙的轮廓道。

  “天色已晚,先住一宿后天再启程罢。”

  白馨蕊一脸疑惑曰:“为何是后天呢?”

  “明日待你出去游玩一番,听说‘青黎’城有一湖煞是美丽。”

  “我知道,我知道,叫‘潘阳湖’!那儿是最美的一处地方之一,小时候我曾和爹爹一起来过一次,那儿有一种鱼叫‘鲈鱼’,蒸着吃质嫩爽口、油而不腻、鲜美多汁,想想都觉得美味……”说道这里,白馨蕊满脸享受的表情,回味着食品的美味,流露出无限的对蒸鱼的渴望。

  星辰咽了咽成河的口水,心说:“这说的我都饿了,真有如此美味吗?”

  “好了萱儿,马上不要说太多话,小心坠下马去。”星辰赶忙打断她,生怕她继续说下去。

  白馨蕊好像看出了些端倪笑道:“嘻嘻,辰哥哥流口水了哦!”

  “谁……谁说的,不要胡闹。”

  “嘻嘻。”

  二人说着说着就进入了城中,此时的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并不是很多,小巷里更是稀稀有时几个人。青黎城并没有普陀城那么宏伟壮大,也没有青宁城瑰丽堂皇,更没有知宁城热闹繁华。但是,青黎城临近正阳城有着得天独厚的地势。

  找到一处客栈进去询问才知已经满了。来到第二家客栈时,一个小个子瘦瘦的中年人正拨着算盘,见有人进来抬头问:“几位住店还是用餐呢?”

  “住店,两间房。”星辰道。

  那店老板一听,难为曰:“这……实不相瞒,小店只有一间天字号房间了。”说完又赶忙补充道,“不过小店的床榻绝对大,两人睡完全没问题!”

  星辰转身就要离去,那店老板忙说道:“不是我骗你,整个城就只有两家客栈,那家定是已经人满了,你们出去也找不到地啊!何况小两口的怕甚么呢?又没人买了你们。”

  听完,白馨蕊俏脸微微泛起了红晕,星辰更是愣在当地,脸比白馨蕊更红跟个猴子屁股似的。白馨蕊来到前台曰:“那就来一间房罢,顺便送些瓜果茶水上来罢。”

  “好勒!”

  星辰这才反应过来,见钱已付只得跟着白馨蕊一起进了屋去。来到房中,星辰关上房门将包袱放在桌上,有些不满的对白馨蕊曰:“这是何意?”

  白馨蕊曰:“哎呀,辰哥哥,有屋睡总比露宿街头强吧。这样吧,你睡床榻我睡地上罢。”

  这时,叩门的声音从外向起。“进来吧”星辰说完,门便被轻轻地推开。那掌柜瞟了星辰一眼,将手中的瓜果,茶水放下离了去,还说了句“二位客官请慢用。”

  见那掌柜走后,星辰曰:“那怎么行,女孩子睡地上对身体不好,还是我睡地上罢。”

  “不行,不行。”

  “行。”

  ……

  最后,终于还是白馨蕊想出了一个办法。她见床足够大,便用帷幕从中间分开,里面是星辰,外面是她。星辰也没有办法,只得从就范。

  洗漱完毕后,星辰最先睡上床最里面,恨不得钻入墙缝里去。白馨蕊熄了灯,侧身躺在最外面。白馨蕊轻声曰:“辰哥哥今晚可要好好睡哦,要是有哪只脚或是手超过了帷幕的就给剁了!”

  星辰听完不禁全身一哆嗦,蜷缩在最里面,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夜深人静了,白馨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了过去,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星辰则是担惊受怕的,生怕自己越过了帷幕。

  梦境中,白馨蕊穿着单薄的衣服独自走在寒风刺骨的雪山上,双手不停得来回搓动使自己暖和起来。忽然,她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大火炉正冒着热气,无比激动和兴奋的她三步并两步地跑到火炉前,双手紧紧抱住火炉,满脸享受尽显于出来。

  翌日清晨,星辰缓缓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顿时就傻了!因为白馨蕊正压在他的身上,双手将他狠狠地抱住,头埋在星辰的胸前,她的双脚也将星辰的双脚狠狠地缠住。星辰几乎要屏住了呼吸,眼睛瞪的老大地看着这一幕,他的内心是复杂的,平时运筹帷幄的他在这一刻瞬间糟了。深深呼吸了一下,一股桃花的清芳便传入鼻中,白馨蕊那乌黑靓丽的青丝正在星辰的嘴唇下。不多之时,白馨蕊也慢慢转醒。迷糊的她晃了晃头,顿时感觉了有所不对,待她看到星辰时瞳孔急剧放大,“啊!~”一声尖叫顿时打破了沉寂。

  “你……你……!”白馨蕊指着星辰半天没憋出第二个字来。

  “昨晚,是你来到了我这一边的。”星辰摊了摊手又道,“话说萱儿,你还要以这种姿势在我身上坐多久?”

  她这才反应过来,赶忙离开星辰身上道:“对……对不起。”

  待白馨蕊起开后,星辰这才起身焦虑地曰:“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这次就当做不知道罢,要是辰哥哥敢说出去的话……你就死定了!”白馨蕊暗含威胁道。

  此时星辰已经下了榻,穿好外衣,洗漱完毕了曰:“罢了,就当不知道吧。”

  白馨蕊来到铜镜前坐下,对星辰说道:“辰哥哥快来给萱儿梳头,以后萱儿就找辰哥哥梳头了。”

  哎,星辰轻叹一声心说:“我这是遭了什么孽啊,为什么开始要将她带出来?”没办法,端了张小凳子坐在白馨蕊后面,拿着木梳轻轻地梳了起来。青丝乌黑如若瀑布般披在腰间,还有比蚕丝更细的发丝!星辰将白馨蕊的一些青丝盘在头上又用银冠将之固定,然后放下木梳问:“如此梳之,可好?”

  望着铜镜,白馨蕊道:“甚好。”

  随后起身将房门打开,与星辰一同来到楼下用完了早膳。一同出了客栈,步行于街上。此时的大街上已经完全不同于昨天晚上那么如此冷清了,小商贩的叫喊声不断传来。白馨蕊走在星辰身后,东看看西瞅瞅,好不开心和兴奋。星辰看着街道两边安居乐业的百姓,不由得对孙宸的治理赞叹不已。星辰看着微笑的微微点了点头。这时,他注意到了一个小角落里的一个人。走过去见是一个女子,十七八岁,样貌清秀,一双出淤泥而不染的双眼格外好看,虽不及白馨蕊之倾国倾城的美貌,却也是一朵鲜花,她跪在地上,头上还插了根草标,星辰对那女子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那女子回道:“家父昨日暴毙,不幸没有棺材钱,至今未葬,家中只有小女子一人,于是出此下策以凑买棺材之钱。”

  星辰看着她,又从腰间拿出一包东西来,顺势捻下了她头上的草标道:“节哀顺变,这里有五十两银子,你拿去罢,待你将你父亲的后事安好后,就来‘悦来客栈’找我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小声回道:“小柔。”

  听到呼喊声,白馨蕊从对面的摊子上走来,问道:“怎么了辰哥哥?”

  “萱儿一人在外与吾又是异性,以后就让小柔照顾你罢。”

  “那就多谢辰哥哥了。”随后,又转身对小柔说道“我叫白馨蕊,你就叫我萱儿罢。以后我们就以姐妹相称罢,我看起来比你要大就算是姊姊,以后我便叫你小柔妹妹罢。”

  “这……”小柔略微迟疑,继而又谢道“是,萱儿姐姐。”

  白馨蕊心想:“这定是辰哥哥故意如此有意为之的,他定是还记得之前之事。所以才将小柔妹妹给了我,还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注意!”心中虽是如此想,但脸上仍面有笑意道:“小柔妹妹快些回去将令尊及早厚葬了罢,傍晚便来客栈等我们罢。”

  小柔面有羞涩之意,鞠躬谢过后又问星辰:“公子将银两给我,就不怕我将其私吞?”

  星辰听后,笑了笑,看着她的眼睛解释道:“古有观心之术,以观其瞳而知其正邪也,练至高深,可以观小细节而知之。”

  小柔恍然,拜别星辰后便朝城东门走去。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