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三十四章 肖返的阴谋(2)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明若竹刚下课便到万人餐厅等着,没过一会儿肖夏牧伴随着一群粉丝的簇拥如约而至,明若竹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这家伙不管到哪儿都是这阵仗。

  肖夏牧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他,帅帅地走过去,帅帅地坐下,明若竹扶额,一脸的鄙视,“你他妈能别这样么?就怕全世界不知道你长得好看一样!”

  “哈哈,小男友,我就喜欢你这点!和别人不一样,不会被我的外貌给吸引。”肖夏牧坏笑着用手挑了挑明若竹的下巴,被明若竹一巴掌打掉。

  “得了吧,您这样我还真Hold不住,我要是法海啊我还嫌你脏了我的金钵!”明若竹没好气地看着对面这个自恋得不像话的男生,他又想起来自己是要找他问关于鲁小瑄的事情,便继续说道:“你真的没见过小瑄?我看你今天早上像是有话要和我说。”

  肖夏牧见他提起鲁小瑄,突然沉默起来,欲言又止。

  “你要是知道什么你就说啊!有你竹哥罩着你你怕什么啊!”明若竹拍拍胸脯,肖夏牧见他这个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我是真的没见到。”肖夏牧认真地看着他。

  明若竹直直地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小瑄根本不是这种人,怎么会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肖夏牧看向桌面,不由得发起呆,他想起早上刚到学校的时候肖返给他打电话威胁的那些话,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肖返要绑架鲁小瑄,只是肖返早上说的那些是真的有一种自己不是肖返亲生的错觉。

  明若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只是看到肖夏牧一听到鲁小瑄这三个字就像丢了魂一样,可想而知就算鲁小瑄失踪和他没关系,他肯定也知道些什么,只是因为什么不愿意和自己说罢了。

  “算了,你要吃点什么,我请客!”明若竹说了一遍见他没反应,伸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肖夏牧回过神来抬头看向他。

  明若竹本来想问问他在想什么,但是一想到要是鲁小瑄的事情,他肯定不会说或者要么就是说没有的事情,问了也是白问。

  “我问你想吃什么!你竹哥请你!”明若竹白了他一眼,心里抱怨着这种二货是给那些女生下了什么药让她们把他当男神的。

  “不用了,我没什么胃口。”肖夏牧笑得难看,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轻轻握住明若竹的手腕,说道:“小男友,今天再去我家过一夜吧?我想……我爸他可能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你爸?”明若竹倒是有些惊讶,自己和肖返也没什么恩怨,他会找上自己也就只有两件事,一是给他和肖夏牧做媒,二是他也发现了自己是血族。明若竹细细想来,这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基本为零,至于第二种,其实就在那天自己被白羽轩当着楚夏怀的面揭穿是个血族之后自己就一直隐藏的特别好,不管是身体里面来自血族的魔力因素,还是其他的。

  “嗯,今天放学了我们一起走吧?”肖夏牧点点头,又一脸正经地看着他,温柔地笑起来,“小男友,你记住,不管如何我都会护你一世周全。”

  明若竹愣了愣,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刚想说些什么,肖夏牧站起身说自己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道了别后转身离开,明若竹心里郁闷着吃不下饭,往另一个门出去,肖夏牧走到餐厅门口停下,回头看着明若竹离开。

  肖返知道肖夏牧不肯杀掉鲁小月以及於云他们几个人,就以为要挟逼着肖夏牧再把明若竹约到肖家一趟,肖夏牧也不知道肖返究竟要干什么,要是肖返今晚要杀了明若竹自己恐怕不可能出手相助。

  这不仅仅关系到肖返是他的亲生父亲而已,他有一件比任何事情任何人都还要重要的事情,就算是牺牲所有人,他也不能轻举妄动。

  “若竹,对不起,但我一定会保护你。”

  肖夏牧对着明若竹早就不见的地方喃喃自语。

  .

  李钺等人一路上也还算是顺利,不进来还不知道这里简直像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些生物学家在这里发现了外面世界从没有过的生物新品,物种繁多,他们纷纷取了样本准备带回去仔细研究。

  青森其实也不像外面传的连光线都照不进来这么夸张,反倒是更像热带雨林的感觉,有人即兴说起了零几年的时候某个外国导演拍摄的一部关于巨蟒的惊悚电影,他们倒是不怎么害怕,这个世界奇妙的东西存在太多,曾经的“南欧末日”告诉了所有人,那些只能活在人类幻想中的东西全都真实存在着。

  高涨的情绪一直持续到了黄昏,三十几人走路走得精疲力竭,这里就像是没有尽头一般。他们只好找了一处有水源的地方扎营,几个女同志心细得很,背包里带了不少干粮和蔬菜水果以备不时之需。有了先例,他们在这里不仅仅是对饮食和饮水特别小心,另外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台小型的空气成分探测仪,这让跟踪他们的林冥忧笑了老半天,用她的话说就是她从小到大也没见过这么怕死的,要不是尤星和金琪诺及时制止,他们三人非得被发现。

  再渐渐入夜,一群人围着篝火随便聊了一会,因为今天白天的时候一直长途跋涉体力消耗太大,全都早早地去睡了。青森到了晚上温度降到零下,八个人同睡在一个帐篷里,两两一床被窝,没人嫌挤反倒挺暖和的。

  尤星他们分散在周围,穿戴好了早就备齐的御寒衣物,看上去有些臃肿却丝毫没有妨碍他们的行动。三人等所有人全部熟睡后再动手,刚准备走近,从一个帐篷里突然闪起淡淡的光。

  “装备。”尤星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后跳到一棵树干后藏好,再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副正正方方的黑色夜视眼睛,一个微型的空气净化鼻塞,无线耳机以及一双红白相间的能够保存所有有效数据的防指纹手套,几乎一身的高科技。

  帐篷的拉链被拉开,一个人影从里面走出来,他手里的电话微微震动着,他四处望了望,接听电话,小心翼翼地往树林黑暗的地方走,尤星一眼认出他,正是他们这次需要暗杀的对象,李钺。

  “怎么办?”从无线耳机里传来林冥忧的声音,尤星朝他们两人看去,轻声说道:“李钺对我们还有用,你们去杀了其他人。”

  金琪诺和林冥忧往帐篷那边过去,尤星则悄悄跟上李钺,本来还想着能偷听到一些什么机密的情报却只听到李钺压着声音嗯嗯好好地回答着。

  “只剩下李钺了,怎么办?”耳机里传来金琪诺的声音,没想到她们俩的手脚这么快,才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把三十个人搞定了。尤星暗自笑起来,卸下装备一身轻装从树丛后面悄悄走出来。

  李钺挂断电话,才发现这里实在是安静得吓人,刚刚都还有些虫鸣和流水的声音,现在却静得听得到自己的心跳。他转过身去看到尤星,不由得吓得浑身一抖,指着他大叫道:“你是谁!”

  “索你命的人。”尤星手中蓝光一闪,出现一把匕首。

  李钺看到面前这情景,慌张地后退几步,拿出手机来拨打电话,尤星将匕首扔出去,他惊恐地看着那把如同闪电一般的匕首,正准备转身逃走,电话打通,匕首正好准确地插中他的手机,发出一阵小型爆炸。

  青森的上空飞腾出不知名的黑色鸟群。

  李钺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着,手里那部被“一箭穿心”的手机冒着黑烟还滋滋地漏着电。

  金琪诺和林冥忧听到了动静便立马赶过去,林冥忧正准备杀了李钺,却被尤星拦住,他认真地问道:“生化士派你们来调查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李钺慌乱地摇着头。

  “说谎的话。”尤星抬起手,手中又出现一模一样的匕首,“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

  “救命啊!来人啊!”李钺尖声叫了起来。

  尤星啪地一巴掌抽到他脸上,狠狠地说道:“别叫了!他们已经死了!”

  李钺双手拦在自己面前,哭丧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好像是一种……一种濒临灭绝的动物……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杀了他!”林冥忧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贪生怕死的懦夫,这种被杀前跪地求饶痛哭流涕的人她见得多了去了,并不抱一点好感。

  尤星直起身来,手中的匕首消失不见,他冲金琪诺和林冥忧笑了笑,“我或许知道他们要找什么了。”

  尤星看着她们俩好奇的眼神,继续说道:“我听竹子说过,复活术里有一件特别珍贵的术器,那就是斑麋鹿的血液。”

  “斑麋鹿?”金琪诺恍然大悟,大叫道,“就是我们以前一直都找不到的……”

  “没错!”尤星打断她,自信地笑着,“青森的情况就跟竹子和我描述的几乎一模一样,斑麋鹿不仅仅只是血液有剧毒,它的体液也能置人于死地,是制作毒药的最好原料,正因如此才遭到猎杀,以至于现在濒临灭绝。”

  “那留这个人有什么用?”林冥忧不解地看着他。

  “他可以带我们找到斑麋鹿。”

  尤星冲金琪诺点点头,金琪诺伸出手,地上的枯树叶聚集在一起变成一条绳索捆住李钺的上身,将他拖到尤星的脚边,尤星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提起来,淡淡地笑道:“我想你应该会答应吧?”

  李钺怕是已经吓傻了,怔怔地点头。细细想来,他其实认识面前这个模样清秀的男生,上次生化士带着界国联盟的军队在水如区抵抗癫狂患者的时候他就是和一个叫明若竹的男生一起来的,当时他就怀疑了他们两人,但一直都没和生化士提起这件事。

  尤星三人简单收拾了一些有用的仪器让李钺带着,几人继续往前走,一路上李钺打量着他们三人,他知道了自己对于他们还有一些利用价值,暂时不会被他们杀死,便冷静下来,开始盘算着怎么从他们手里逃脱。

  “你们找斑麋鹿干什么?你们刚才说的复活术是什么?”李钺试图寻找话题让他们分神,好对自己没有戒备心。

  尤星瞥了他两眼,冷冷地说道:“干你屁事。”

  李钺悄悄挣了挣双手的树叶绳索,没想到自己一动这个鬼东西却勒得更紧,疼得他龇牙咧嘴,一边的金琪诺偷笑起来,好心提醒:“你最好别挣扎。”

  “你们会魔法!你们是‘修魔人’?!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目的很简单——第一个找到我们要的东西,第二个杀了你。”尤星不带任何表情,反正这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临死前让他明白些也不是不行。

  李钺听到要杀掉自己,脑袋又像炸了锅,大叫道:“为什么杀我!”

  尤星他们不说话,周围突然传来沙沙的声音,三人赶紧防备起来,尤星从李钺的包里拿出一台类似于雷达的仪器,问道:“这个东西是不是追踪用的?”

  “这个是专对于输入进去的物质信息而追踪本体的仪器,来的路上我们已经把那个东西残留在地上的体液信息输入进去了。”李钺诚实地回答。

  尤星微微扬起嘴角,自言自语道:“非常好。”

  他拿着仪器朝向外面,围着他们绕了一圈,仪器却没有任何显示,他便将其开到待机状态放回李钺的背包,四人继续往前走。

  李钺这才想起来从上个月开始死掉的界国联盟和颢汀的几个官员,又想着面前这个男生刚才说的两个目的,很显然那些人就是他们杀的!可是谁愿意像那些人一样坐以待毙死在他们手里,李钺开始试图让自己恢复理智仔细打算自己该怎么逃出他们的魔爪。

  “我问你,你们界国联盟死了那么多人,那些空缺的职位是怎么填补的?”

  李钺看向尤星,顿了顿,心里暗骂他怎么管得这么多,一面又奉承地笑道:“会有专人暂时接管,或者找世界中心组织的人顶替,一直到下一届换人的时候。”

  谁知道尤星根本就没有在听他说话,反而是在一边玩手机像是在和谁聊天,然后又粗鲁推了推他,冷冷地说道:“喂,你有没有吃的,我快饿死了!”

  李钺看着他,心里的怒火越来越盛,几乎把尤星一家几十代都问候了个遍,他又突然想到自己的口袋里还有一小瓶在地上采集到的斑麋鹿的体液,于是暗自笑起来,一个绝妙的计划在他心里盘算起来。

  尤星见他不说话又大力地推了一下他,林冥忧瞪着尤星,骂道:“你一天的嘴里没东西嚼嚼是不是会死?”

  尤星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他挥了一下手,李钺手上的束缚被解除,他赶忙从腰间的小包里拿出一块压缩饼干递给尤星,尤星急忙拆开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李钺一只手放进口袋,紧紧握着那个装着毒液的小瓶子,或许是对于即将要做的事情感到害怕,身体微微抖动起来,脑袋也有些眩晕,额头上冒出无数细细密密的汗珠。

  “我这些天吃的都还算少的了!”尤星把最后一口送进嘴里,舔了舔嘴角,又摸着肚子,满足地笑起来,这时才想到林冥忧和金琪诺也是一天没进食了,于是又问李钺要,李钺匆匆应了一声找找,将瓶子悄悄从口袋里拿出来,用大拇指轻轻推开橡皮塞,又将背包转移到胸前,一面说自己记得还有些干粮,一面将瓶子里的液体依次倒在三块面包上。

  “你今天……”金琪诺和林冥忧对视一眼,觉得尤星有些奇怪,正准备问出口,尤星却一把夺过李钺的背包,从里面翻出面包,举到他面前,没好气地大叫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找点东西这么久,不就几块面包吗?大不了等你死了我多给你烧点过去!”

  说着,尤星又将面包分给她们两人,林冥忧也突然觉得自己饿得胃疼,她朝尤星看了一眼,接过去开始吃,金琪诺不理他,把头别到一边去,尤星咬住自己的那块,一只手扭过她的脑袋,直接将面包塞到她的嘴里。

  李钺看着他们三人把面包吃完,不由得咽了好几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尤星嘴里含着一大块,点点头,含糊不清地说道,“不过我告诉你,比澳洲烤奶那儿的差远了,而且这个……!”

  尤星把手里还没吃完的拿到面前仔细看看,皱起眉,李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胆战心惊地看着尤星,难不成他发现什么了?

  “好像有点湿,粘粘的,好奇怪的口感。”尤星一副无奈的样子,又继续啃起来,李钺看他也没有察觉便稍稍松了一口气,尤星继续和他侃侃而谈:“你应该不知道东心区有一家澳洲烤奶的店子,门面虽然小,但是那里面包配烤奶绝对在东心区数一数二……”

  话还没说完,尤星手里的面包突然掉到地上,他后退几步,揪住自己心口,一脸痛苦的样子,金琪诺和林冥忧也都扔掉了手里还没吃完的面包,一个倒在地上开始口吐白沫,另一个扶着身边的树干,掐着自己的脖子,从她的喉咙里发出一阵怪异的咯咯声。

  李钺知道他们的毒性已经开始发作,便得逞地笑起来。

  尤星的眼睛瞪大,从嘴里吐出血沫,一只手锁住自己的喉咙,另一只手抬起指着面前这个小人得志的李钺,往前挪动几步,用尽全力说道:“我……我要!……我要杀了你……!!”

  话音刚落,尤星直直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没有再动弹,没过一会儿,气息微弱的金琪诺和林冥忧也纷纷痛苦地死去。

  李钺上前用脚踢了一下尤星的身体,见他没有任何反应之后便完全放下心来,赶紧扔掉背包往刚刚走过来的方向逃跑。

  天色越渐黑了下来,渐入冬季,黑夜开始变得漫长起来。

  青森突然飞起一群乌鸦在空中盘旋,就像是一群没有消散的幽灵,在青森的上空停留徘徊,嘎嘎作响。

  李钺一股劲地向前冲,周围的树枝像鬼影一般拦在他的面前,它们似乎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四周暗暗的,他好几次踩进土坑里差点摔倒。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发现前方有了亮光李钺才停下,气喘吁吁地靠在一棵树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他庆幸着自己大难不死逃过一劫并且还毒死了暗杀了那么多政府人员的真凶。

  他努力支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长吁一口气,往前方慢慢走去,等他除了这块鬼地方,第一件事就是要检举明若竹,那个男生和他们关系那么好,之前的事情肯定也有他的份!说不定他也是个“修魔人”!

  “很多来思诗市旅游的人啊都只会去那些高档的地方。”

  也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来尤星的声音,李钺吓得浑身颤抖,不敢再往前,他朝四周望着,慢慢后退,背抵上树干慢慢蹲了下来,面如土色,丧胆销魂。

  “可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不在意的,却正是最好的,你说是吧?李钺部长。”

  李钺根本没看到一个人影,他被吓得哭了出来,闭上眼睛捂住耳朵,大叫道:“这是幻觉!你们已经死了!一定是我的幻觉!一定是幻觉!”

  “怎么可能是幻觉。”

  一个浑身散发着蓝色荧光的人从李钺靠着的那颗大树后面走出来,到他身边,慢慢俯下身,嘴靠近他的耳朵,轻轻说道:“我说过要杀了你,就算你把我毒死了,我变成鬼也要杀了你。”

  李钺睁开眼睛看到距离自己不到两公分的尤星,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到地上,尤星阴恻恻地笑道:“李钺部长,你怎么能不听我把话说完呢?”

  李钺努力往后挪动,又跪在他面前哀求着不要杀他。

  “你在我面包里下毒的时候有想过要放过我吗?”尤星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拍拍李钺的肩膀,“不过我现在变成鬼了也挺好的,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吧。”

  “不要……不要!”李钺惊恐地看着面前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尤星,此时他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只愣在原处惊慌大叫,尤星淡淡地笑起来,将一只手放在他胸前,他的衣服自动裂开一道口子,酱油色的胸膛坦露出来,心跳声就在他们两人隔着的空气中越渐清晰,他胸口的皮肉开始跟随者心跳振动起来。

  一声尖叫划破夜空,青森上空那群久久不肯离去的乌鸦被叫声打散,往四面八方飞去,它们带着今晚最惊险最刺激的记忆不知道又要去哪里停驻。

  金琪诺和林冥忧两人从黑暗的地方走出来,尤星脱下身上的外套抖了抖,那上面沾着的一些天蓝色粉末被抖落下来,飘飘洒洒落在李钺的尸体上,发出零零丁丁的声音,竟莫名的悦耳,不一会儿李钺整个人变成了一阵蓝色的烟雾在空气中消散殆尽。

  “装死装鬼好玩么?”林冥忧没好气地看着尤星,又一边打理着因为刚才演戏太卖力而导致长发散乱得不成样子的金琪诺,“刚开始就要你杀了他,费这劲干嘛,吃饱了撑的啊?”

  “得了吧,要不是我早点看出来,我们仨今天还真要死在这里了!”尤星一副傲娇的样子,惹得林冥忧和金琪诺笑了半天。

  “好好好,你聪明绝顶!”林冥忧故意把绝顶两个字加重,她上前,抬起手就摸到了高自己差不多半个脑袋的尤星的头顶。

  “滚蛋!”

  尤星扇开她的咸猪手,径直往前走。

  “我们已经耽误很多时候了,要尽快找到斑麋鹿。”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