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七章 安抚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江妤笙明天便要去大学报道,于是对脸上的巴掌痕十分上火,她拿冰块敷了半天,疼倒是不怎么疼了,嘴被被冻木了,感觉自己和中风歪嘴的病人十分相似,口水流出来都不知道。

  管家递上药膏便自觉退了出去,留下严川衡与江妤笙笼罩在温柔的灯光下。

  “别动。”严川衡轻柔地扶着她瘦削的肩膀,仔细地去看那伤势,江妤笙僵硬地被他圈外怀里,手放在他胸口,本来是个抗拒的姿势,却感到了热度从衣料间传递过来。她似乎还感受到了心跳。

  那颗心脏应该和严川衡的拳头差不多大小,在他宽阔的胸膛里跳动着,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她在里面,又有多重?

  严川衡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将她按在沙发上,说道:“我去给你煮个鸡蛋,你等会儿把胃药喝了。”

  江妤笙嘴里立刻泛起那股子让人作呕的苦味,她苦哈哈地点点头,看严川衡满意地出去,觉得自己能吃能喝,应该早就好了,干脆拆了包药准备偷偷摸摸毁尸灭迹,权当作自己已经吃过药了。

  于是江呆瓜左看右看,觉得顺着抽水马桶倒下去最安全,她鬼鬼祟祟地冲别墅的几个保姆嘘了一声,在一行人看傻子一样的目光里摸到那装修颇为豪华赶得上江妤笙全家的卫生间边上,手忙脚乱地准备开门进去毁尸。

  “!”门开是开了,门内裤链都没拉好的严二少和门外举着一包药的江妤笙大眼瞪小眼,江妤笙眼看就要把那药倒嘴里咬舌自尽了,严川衡那张冰雕一样的脸才透出点热气来,他冷冰冰地说了一句:“你怎么不早点进来呢。”

  早点进去近距离欣赏吗?!江妤笙险些要厥过去,幸好她半边脸红肿着,脸红也不怎么能看出来,权当是另外半边脸被这半边脸传染了,整个人红彤彤地顺拐着出了门。

  一旁的保姆:“……我看见了什么。”

  管家:“夫人居然为了偷看少爷上厕所还让我们噤声。”

  江妤笙:“误会啊!”她要看还用偷看吗!!!不对,她也不想看啊!

  于是在被严川衡搂着用鸡蛋给她敷脸的时候,江妤笙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往下看的视线,她手脚发僵,几乎不敢和严川衡对视。严川衡却觉得她十分有趣,故意靠的更近了,几乎要把江妤笙按在自己胸膛上。

  江妤笙险些被这健壮的胸肌闷死,她挣扎着抬高了一点下巴,被逼着和严川衡对视。严川衡笑了一下,飞快地眨动了一次眼睫,算的上温柔地问道:“疼不疼?”

  江妤笙却没回答。她好像被那双眼睛看得丢了魂,楞楞地盯着严川衡,突然轻轻地叹了口气。她闷闷地说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要看严川衡脸色又要同包公靠近,江妤笙牵着他的手,声音清脆地笑了起来,她说:“我什么都没有,也给不了,大概也就这颗心值点钱,可是我现在还不想给。”她歪了歪头,十分俏皮地接着说道:“可是好像也就在你这儿值点钱……先暂且预定给你吧!”

  她这话说得十分胆大包天,向来只有严川衡挑人没人敢挑他,更别说在他身边还说什么心不在他这儿的鬼话,但严川衡看着她,甚至是十分温情地看着她,将女孩落下来的一绺碎发拂上去,看起来浑然不像倨傲的严二少,而是一个得知爱人心意的普通男人。他点点头,眼睛弯起来。

  江妤笙心里非常复杂。

  按理说,一个人活这么多年,能遇见很多人。遇见性,遇见爱,都不稀奇。难能可贵的是遇见了解,是遇见你不言,他便懂。

  张煜那个废物点心不用说了,她的父母,她的朋友,她有时候不仅不说,还不能说,所以许许多多的话便和着在外受的委屈一起吞进肚子里,天长日久,连小时候轻易能说的最喜欢爸爸妈妈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人年岁一长,好像丢失了小时候的勇气,苟且在生活的夹缝里求生存。

  而严川衡不用,他天生便站在比别人起跑线选一点的地方,随随便便就能攀上普通人所说的成功的顶峰。他看起来混蛋又霸道,但他一点儿没丢失那股子骄傲的勇气,睥睨世俗地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但是管家同江妤笙说过他们家少爷打小就被丢到国外,全靠自己打拼出来的名气,江妤笙设身处地地想了一下,如果她有严川衡这样的家世,她还愿意吃苦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世人都追寻安逸,她也没什么错。

  严川衡的目标太明确,他天生站的比别人高,但又能抛弃这点高度去从头追寻一个更高的。这份魄力不是谁都有的。这家伙——江妤笙感觉自己胡乱给他下了个富二代的定义十分打脸,明明是个人物。

  “发什么呆呢。”严川衡给她涂好了药,江妤笙回过神呢,悄悄地用手捏了捏耳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没什么。”江妤笙准备站起来。

  严川衡突然伸出了根手指头按在她额头上,力气不大,江妤笙却没法直起身来。

  “?”

  看到女孩子一脸迷茫,严川衡愉悦极了,他俯下身,女孩子脖颈间那点淡淡的,少女的甜味十分迷人,他有些轻佻地对着那洁白小巧的耳垂吹了口气,满意地看着红晕从耳垂逐渐散开,手下的人僵硬起来。

  “没喝药。惩罚。”他笑眯眯地说道。

  亲吻这件事总是一回生二回熟的。江妤笙还没习惯自己妻子的身份,就被吻得七荤八素,别说推开人了,拒绝的话都得大喘气说出来。

  江妤笙上次是意识不清醒的状态,这回可是意识清醒,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扒干净,严川衡一松手她就拔腿溜了,严川衡也不急,不紧不慢地迈着大长腿去堵江妤笙。

  江妤笙狼狈地握着自己的领口,险些被自己绊一跤,满脸通红地说道:“我今天……今天……”她到最后也没说出今天个所以然来,反而红得犹如一个快熟的虾子一样被严川衡一手按在了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严川衡一手按着她,一边欺身上来,虚虚地压着江妤笙。江妤笙又急又害羞,又发挥了她鸵鸟精神——闭眼装死。

  严川衡轻笑一声,俯下身去。

  想一直这么下去……

  “……明天我怎么去上学……”江妤笙几乎感觉不到腿脚,她哆哆嗦嗦地躺在被子里,心里恨不得将刚刚求着都不肯停下来的严川衡千刀万剐,然而她也就只是敢想想,毕竟浑身疼得不行,严川衡这会儿倒是一脸饕足,甚至还带了点讨好地对她笑。

  江妤笙:“……”现在讨好有屁用啊!!!!结婚有什么好啊!哪哪儿都疼!嫁给一个如狼似虎的男人真是太要命了……

  严川衡眼见她要生起气来,便赶紧将她搂在怀里,一双秋水眼温柔地看着她,仗着自己好看就不怕天不怕地不怕老婆生气,毕竟长得好看还能下饭,所以老婆也舍不得打。

  江妤笙简直哭笑不得。她一直以为严二少是个高高在上冷漠无情的霸道混蛋,没想到是这么个东西,简直要败给他……

  也不知道严川衡顺势从哪儿摸出来个盒子,塞给江妤笙,说道:“今天看到的,就买下来送给你。”

  好嘛。

  美貌与礼物双重攻击,江妤笙败下阵来,小心翼翼地端详着那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得了严川衡的同意,她便拆开了,一瓶淡蓝色的香水出现在她的面前。

  湛蓝如水晶的剔透瓶体,瓶里有细碎如星的装饰,整体看来犹如一片星海,十分美丽。

  “EaudesMerveillesBleue。”严川衡说道,亲了亲江妤笙头顶的头发,见她十分迷茫便解释道:“香水的名字。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这美丽又暗藏命运的名字,兜头冲了过来,仿佛一片突如其来的海,将人溺毙其中。

  严川衡看着江妤笙的神色,最后暗藏期待的眼神还是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

  还是……想不起来我吗?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