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知恩早图报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武鸣县,桑村。

  华夏百越之地,有一村庄,名唤“桑村”。桑村内有一女孩,幼小失了怙恃,孤独而生,无亲无故。因其双目失明,模样骇人,大人尚好,小孩多被其吓哭,为此,村民将其赶至牛山脚下,居茅草小房之中。

  瞎女名叫“阿九”,身瘦体弱,模样骇人,却唯心向善,不与人恶。

  素日里,登牛山采桑换食,赖此为生。

  时间荏苒,流沙飞逝,阿九独居,甚感孤独,以某日登牛山时,取回二虫,当为儿子,名曰“阿骨阿皋”(音译)。

  自此,阿九有儿作伴,不复孤单,暇时,常与阿骨阿皋闲聊,当以慰藉,心中所苦所累,所伤所哀,皆告二儿。

  二虫似乎通灵,虽不言语,却抬首而待,倾听母言,自始知晓人世。

  且说牛山,高达万丈,山间多桑,路陡峭湿滑,阿九上山采桑,多劳累艰苦。

  自将此事诉说予二虫儿子,天便多风多晴,不见雨水。

  因而,阿九采桑多快,回至茅房,也少了跌跤淤青,二虫也吃得好多鲜嫩桑叶,一家三口,和谐幸福,不言而喻。

  岂料,天总多晴,不见润雨,久而久之,大地皆旱,黎民哀苦。阿九心善,得知此事,终日皱眉,不复言语。

  二虫见状,亦是不快,伏于簸箕边缘,怏怏不乐,天色渐暗,二虫深感母悲,轻落其泪,轻轻哭吟,声若闷雷,惊天动地。

  其声起时,其泪落时,天地骤变,乌云罩大地,茅屋之外,竟淅淅沥沥,落下倾盘大雨。

  阿九耳利,方闻虫声,大感震惊,复回房中,好声相问。

  然,二虫只哭不答,待得万物滋润,阿九展颜,二虫方复昂然,抬头吱声,以此回复。

  自此之后,阿九每逢不悦,二虫便作哭吟,天地变色,必然骤雨。

  久而久之,阿九渐知,此二虫儿子,怕是天地大灵,可唤风雨,故待二儿,更是亲之更亲,一人二虫,仿若真个母子一般。

  诸不知,时有天地风云不定,人有旦夕祸福不测。

  春分忙种,天不作美,桑村老者,请来老仙婆,设坛做法,恭请雨神,恰逢此夜来雨,皆以为其功,满村之人,供为半仙。

  自此,老仙婆居于桑村,多享村人供奉,鸡鸭鱼鹅、猪牛狗羊,享之不尽。

  时去数栽,桑村风调雨顺,百姓收获丰硕,渐而冷落老仙婆。

  老仙婆气极,奈何,天地风雨,本不受其所控,不得借故再起,使其更是不甘。

  久之,老仙婆发现端倪,每逢雨时,牛山之脚,必先起隆隆雷音,心下生疑,深夜而往,探得究竟,欲将阿九二虫儿子夺为己用。

  岂料,二虫非为凡类,一阵劲风平地而起,将那老仙婆吹至河里,险些淹死。

  复得回村的老仙婆,愈想愈气,暗地里邀得村里一群赖头,妖言惑众,以造局势。

  为此,桑村淳朴百姓,再次惶然,聚起而求解法。

  老仙婆借机发言:“天神大怒,地生洪兽,民将不生,噩运降世。”

  言罢,老仙波呼啦啦又念了一番人神不知之咒语,众人闻言,更是惶惶然。

  “老仙,请求老仙救救桑村百姓啊!”村长当先而出,五体投地,膜拜不止,乞求老仙婆拯救桑村。

  愚众百姓,本心淳朴,不觉又异,皆是伏地而拜,虔诚乞求。

  老仙婆见状,叽里呱啦又是一番咒语,似是与天通神,手舞足蹈一番之后,咒语方止,仰头高呼:“牛山之脚,噩难蛰伏,当以火燎,方解大难。”

  百姓闻言,方抬头,一副愤慨模样。

  可是,火上心头,他们却不敢真的去火烧了阿九,毕竟,阿九并不害人,只是模样有些吓人罢了。

  老仙婆见状,心下负气,又是一番咒语而起,吓得众百姓更加惶然。

  自此,桑村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却不真的火烧了阿九。

  老仙婆气急败坏,心下暗生毒计,邀得一群赖头,埋伏阿九,将其捆至村中,以示众人。

  “老仙,真的一定要烧死阿九才行吗?”村长担忧,众人亦是如此。

  阿九被人捆绑而来,双目无视,嗡嗡吵杂之声不绝于耳,只当闻得“烧死自己”一事,让她脸色苍白,瞎目乱翻,又自吓坏不少孩童。

  为此,老仙婆又自有话,却非人话,全是叽里呱啦一些莫名咒语。

  “三日,三日,大难临头,大难临头……”老仙婆大吼大叫,众百姓骇然,面面相觑,皆是脸色苍白。

  此去一日,阿九一直被困在村中,腹中不裹一物,体渐弱,二虫儿子似乎感其之危,于簸箕内上下攀爬,时而嗷嗷乱叫,隆隆雷声不绝,骇得村内百姓,更觉大难临头,不敢放了阿九。

  翌日清晨,阿九唯有一口活气,命在垂危。

  二虫似乎感其之绝,开始“呜呜呜……”哭泣不止,募地,天降倾盆大雨,雨势滔天,似有吞天没地之势。

  雨水滋润,阿九渐而恢复一丝气力,似感二儿之伤,急而轻声安慰:“阿骨阿皋,不哭不哭,娘儿很好,娘儿很好……”

  阿骨阿皋似乎听得母亲之话,立即停了哭嚎,自此,天又放晴,只在一瞬之间。

  然,百姓彻夜惊慌,翌日又见阿九念念有词间,天地时雨时晴,更觉阿九乃是厄难妖人,当下更是义愤填膺,愤然不消。

  外加老仙婆登台做法,又是一番言语恐吓,道是:“大难临了,大难临了,再不火燎此人,百姓当以遭殃,大难临头……”

  众村民闻言,不复犹豫,各家取了柴火,浇上煤油,点燃大伙,将阿九烧死于村内广场之上。

  阿九泪落如雨,只在死前,高唤一声,“阿骨阿皋,娘儿走了,孩儿啊!娘儿不能照顾你们了,你们快回山里去吧!”

  阿九声音落毕,脑袋一歪,便被大火淹没了。

  阿骨阿皋二虫听得母亲最后唤声,自簸箕中高昂其偌大脑袋,兄弟二虫,张口“嗷嗷嗷……”不断哀嚎,声音不觉,雷音不断,天地皆动。

  伴着随之撕心裂肺的悲嗷,泪水从虫儿身侧滑落,浸湿了整个小茅屋。

  村民见阿九被烧死之后,天雷动怒,隆隆之音骇人心魂,纷纷作鸟兽散,四下里逃命去了。

  老仙婆知道是两只虫儿在哭他们的母亲,故而丝毫不惧,依旧站在高台上,佯装做法,高念咒语。

  恰此时,疾风无端而起,伴着大雨,阿骨阿皋两兄弟乘风而来,一虫一口,将那老仙婆咬成两段,然后才哭着抬起母亲阿九,再乘风而去,径登牛山之巅。

  阿九被阿骨阿皋丧在了牛山之巅,此后三日,阿骨阿皋又仰天哭嚎,足足三日,哭声不断,嚎声不尽,泪如雨下。

  与此同时,天地雷声隆隆,疾风颤动山林,骤雨掀起洪涝猛兽,将桑村百姓的作物都冲走了大部分。

  三日之后,大风把阿骨阿皋带走了。

  谁也不知道他们兄弟二虫从哪里而来,也不知道他们最后又到哪里去了。

  人们只知道每逢清明前期,阿骨阿皋就会带着大雨乘风而回此地,祭祀他们的母亲阿九。

  因而,每逢清明前期,都会有很大很清爽的风,以及一阵足足三日不止的倾盆大雨。

  这就是阿骨阿皋回乡里祭祀他们母亲的征兆。

  ……

  原故事梗概:阿骨阿皋(音译名,原故事中他们的确是两条虫子)在清明节前期会由大风带回牛山(牛山是根据意思翻译过来的山名,具体山名尚未去查证)扫墓祭祀他们的母亲(名字不祥,阿九是小作给她起的名),同时会有倾盆大雨。

  原故事真实性:从字里行间,读者们都知道是一个神话故事了吧!在小作小时候,大概是学前班(2000年)时候吧!开始听到老人们说起此故事。而那时候肯定觉得就是一个假的故事啦!不过,本人亲身的经历和感受,有必要跟大家说一下。大概是2005年吧!在此年之前,每逢清明前期,也就是每年4月1日左右,小作这儿就会刮起极大的风及下起很大很大的雨,持续个三五天之后,天就会放晴了。这种风雨和平常见到的不一样,它是突然刮起大风,然后下起大雨,持续三五天后直接放晴,似乎既定一样却又完全没有任何预兆的风雨。天放晴之后,我们就开始扫墓了。小作的记忆里是年年如此,以至于小作不信都不行啊!不过,大概2010年之后,小作再也感受不到这种风雨了,老人们对此的说法是阿骨阿皋可能已经过世了吧!

  故事添加的新元素:剧情情节是小作添加的元素,只为增加故事的可读性。原故事里养两个虫兄弟的妇女,其实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是安详走完一生的,然后民众也没有那么愚钝封建,这些都是小作添加的元素而已。

  读者们可能会说,这个故事里有很多漏洞和很大的逻辑纰漏吧!不是那么完整和细腻,咳咳,对此,小作只能说,我已经在极力地追求故事的原味了。而原故事就是这么莫名其妙,不过有一点不可否认,两条虫儿真的很思念他们的母亲。

  这或许是他们的母亲对他们出奇的好吧!

  无论如何,虫儿尚且如此知恩必报,我们作为人,也要知道知恩早报答,不要等到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时候,才后悔莫及、潸然泪下、后悔终生。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