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八节 我特别认真真诚的跟她说,我真是一女的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我手一抖,差点把咖啡杯都给整个吞了。我终于能体会当初我跟辜负鹿葱等人解释我真是一女的时候,她们一脚踩空楼梯的心情了,也太震撼心灵了吧?就我跟虞丘俩站一排,谁能一眼看出来我俩是女的,那眼睛绝对都是带透视功能的,跟火眼金睛似得。

  晏尖一边喝咖啡一边开始跟我介绍虞丘,当她介绍完毕后,我才恍然大悟的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虞丘是我小时候遇到的那一位小蚯蚓。

  我十一岁那年我们小镇上搬来一户人家,于是在那个盛夏的某个清晨,我去帮我妈打酱油的途中就遇见了小虞丘,她当时坐在她家门前的香樟树上,从一片茂密的绿色里探出惊慌好奇的小脑袋看着我,漂亮的跟个森林精灵似得。我一眼见了就很喜欢她,小时候的虞丘特别的怯弱羞涩,但因为长的漂亮所以镇上的小男孩都喜欢逗她欺负她,我在看见两次后就站出来当小虞丘的护花使者了,因为这事儿晏尖整整俩礼拜没拿眼珠子瞧过我,事实上我七岁认识晏尖,在她屁股后面黏了六七年她才把我当回事儿,别看现在她挺在乎我的,那可都是我用大把大把的时间一点点去打动她才换来的。

  我那时候还比较流氓,见小虞丘这么羞涩漂亮就忍不住欺负她,那时候我常常瞪着凶狠的眼神威胁她说,你以后要是不嫁给我就对你哼哼哼,最开始这么说的时候她还被我吓哭了,后来估计是威胁的次数多了,小虞丘也就皮实了不怕了,当我在要她嫁给我的时候,她就特别羞涩又高兴的点点说好。结果那次被晏尖看见了,然后她就近半年把我当空气看。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儿,小虞丘在镇上住了一年就搬走了,我其实挺不愿意回想那一年的事情的,因为我爸就在那一年被河道大水冲走的。

  我跟虞丘十三四年没见了,就算以前在怎么亲密也都生疏了。而且我看得出虞丘看我的眼神也不怎么友善的样子,冷冰冰的,就跟我欠她两百块钱赖账不还似得,我对她笑,她还给我冷眼色看。所以也不自讨没趣的跟她搭话了。

  我问晏尖给我找的工作是什么,结果晏尖从包里掏出一张看起来金光闪闪的邀请函递给我。我低头一看上面的名字就愣住了。

  宫觉。

  晏尖说她准备把我弄到Master Key里工作,但人都讲究个第一印象,所以给我张Master Key年会的邀请函,到时候让我好好表现表现。

  第七节

  Master Key的年会定在不但卡马行馆里,那天人特别多,去的都是些上流社会的金牡丹跟摇钱树,我一小人物突然掺合到这场面里,感觉就跟一小老鼠溜进了王母娘娘的蟠桃大会似得,我特别紧张。晏尖也看出来了,她对我说,你别紧张,长得本来就够赶尽杀绝了,在一皱眉头直接就横扫千军,你想把整个会场都搞的全军覆灭啊?

  于是我恍然大悟了,我就说我去面试那些考官怎么都面色发白不录用我呢,感情是因为我太紧张,导致杀气太重了。我就说嘛,那些西装男连小姐都能好声好气的对待,好歹我也是一知识分子,哪能处处被她们嫌弃啊?

  刚一进会场晏尖跟虞丘被宫觉的小助理喊走了,说是要介绍某某集团的总裁给她俩认识。晏尖走的时候还叮嘱我不要乱跑,她一会就回来。我闲着没事就跑去吧台那边喝酒,大地方就是大地方,连鸡尾酒都这么好喝,丝绸般润滑,我不留神就多喝了几杯,有点下体反应。

  我去洗手间之前对那吧台的调酒小哥说,别把我杯子撤了,我等会还要回来喝。那小哥看我的眼神挺复杂的,估计是把我当一土鳖了,逮着免费喝酒的机会就不撒手。但我不是,我就是一现代李白,酒仙。

  不但卡马的洗手间弄的比我家的客厅都还要豪华,看得我真是内心波涛汹涌极了。我刚走进去就被里面正在洗手台洗手的那个气质不凡女人给吸引住了,我就这么看着她,感觉时间都随着她的优雅而慢了下来。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女的已经朝我这边走过来了,到我身边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拉住她的胳膊。然后说了一句在后来回想起来我都想撞墙的话,我特别认真真诚的跟她说,我真是一女的。她一看就是那种见过大世面的人,一点也没被我神经病的举动吓着,她特别从容亲和的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说好,特别大度的样子。

  我在洗手间里傻站了三分钟,就跟魂被那女的勾走了似得,等会回神后我赶紧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跑会场里四处找她,结果溜达了好几圈也没看见刚刚那女的,我有点失望。等我发觉自己的失望后,我简直都想撞墙。我居然在这儿找一个女的,我她妈绝对中邪了。

  回到吧台,那小哥还真没把我杯子给撤了,这年头能如此相信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差不多都灭绝了,所以我很感动,于是又多喝了几杯。不知道是不是这酒的后劲儿有点大的关系,我之前喝还没啥感觉,这会儿三杯一下肚我就觉得有点晕乎乎的。脑袋正发胀呢,感觉身边坐了个人。回头一看是虞丘。其实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看出来了,虞丘绝对不喜欢我,她看我的眼神有些让我摸不透的嘲讽仇恨。

  为了缓解尴尬,我就对她笑笑,结果她冷着脸看我,真跟我欠她两百块赖账不还似得。于是我准备不再搭理她,我这辈子除了当年不顾形象的那自个儿的热脸去贴晏尖的冷屁股外,我就发誓再不这么作践自己。

  后来的事情就记得不怎么完全了,就感觉这酒越喝越不大对劲儿,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清楚的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从高脚凳上摔了下来,脑门还磕了一下,特别疼。我格外的记忆犹新。

  醒过来的时候,我能感觉自己手背上绑着输液,因为液体流进血脉里特别的凉。我这人特别怕冷,记得有一年冬天我把自己裹成了北极熊,一头闯进小平头办公室的时候还把他吓了一跳,说是哪里来的妖物。当时要不是我穿的太厚重导致动作不流畅,我肯定要把他往死里捋一顿的。

  其实我只是意识醒过来了,眼皮特别沉,我都没力气睁开。但我知道我身边坐了个人,即使看不见她的脸,但我却意识强烈的知道那是晏尖,只有她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能特别的安心。我嗓子干的就跟塔克拉玛干沙漠似得,恍惚中感觉自己是说了要喝水,但又好像没发出半点声音,脑袋沉痛,嗓子干渴,难受死了,估计人要死的时候也就这样了吧。

  我正郁闷自己该不会就这么被活活渴死的时候,晏尖轻轻的给我扶了起来,然后一杯温水递到了嘴边。喝完水后我就感觉好多了,我靠在晏尖怀里感觉特安稳,然后脑子一沉,又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脑袋就清醒多了,不像刚刚那会儿晕的要死,一睁眼我就看见了眼睛通红的傅小庸,他看见我醒过来立马扑过来抱着我哭了起来,然后鹿葱壶壶美人南摵一个个都上前来七嘴八舌的问我感觉怎么样,有没有那儿不舒服之类的。我想不就喝醉酒了吗,又不是第一次了,至于这么紧张么?

  鹿葱告诉我距离上一次醒过来这已经是俩天以后了。我听了立马叫,我说不是吧,我不就多喝了几杯酒么?居然醉这么久啊?

  鹿葱就开始骂我,你这个傻逼,你知道你酒里被人放东西了么你?

  放什么了?春药?

  滚你妈的!是苯巴比妥!跟酒掺一起喝会死人你知道么?

  我有点弄不明白了,我说我都不知道这苯巴什么的是什么东西,我吃什么呀我?

  废话,我当然知道不是你自个儿吃的!你丫连身体壮的连感冒药都没吃过几粒,当然不会闲着没事买这个吃了。

  那……

  有人往你酒里面放的,还好你那什么发小虞帅哥发现得早,及时通知了晏尖,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晏尖慌成这幅模样,估计拿手机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她手都在,!听说她还一路连闯了八九个红灯,警车在后面排一排追她。幸亏她及早把你送进了方母司洗胃,否则你丫肯定小命不保。

  我有一瞬间说不上话来,谁出了这事后知后觉都得吓一跳。傅小庸跟一小松鼠似得挂我脖子上不撒手,颤着声音问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之类的,我看他一双眼睛又红又肿的估计在我昏迷的时候没少哭,大三那年我重感冒他就两天两夜没合眼的守在我床边上,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他看着我哇啦一下就哭了。因为这事儿他就在我妈心里奠定了比我还重要的位置。老实说,他这样有点让我心疼。壶壶美人说傅小庸是那种用情特别重的人,他既然说喜欢我,那就是真喜欢我。

  可我打心眼里只把他当成了弟弟,所以每次看他对我好,我就特别难受。我一直都希望傅小庸别在我这棵歪脖子上吊死,早日去找一颗属于他的好牡丹苗才是。

  壶美人告诉我,晏尖不想让我妈担心,所以在我昏迷的这一个星期里,她跟我妈说她陪我出去玩了,让我回去的时候别说漏了。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晏尖还是懂我的,我这人出什么事都喜欢自己硬抗着,我不想让我妈担心,虽然我妈面儿好像挺不待见我的,但其实这小老太太特别心疼我,平时家务活都舍不得我做,恨不得把我宠成一小公主。所以从小到大我哪儿磕了绊了从来都不告诉她。怕她背着我心疼的掉眼泪珠子。

  壶美人把话题说回下药这上面,她问我是不是招惹到什么人了?

  我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来我是招惹谁了,我摇摇头说,想不起来。

  鹿葱想了想说,是不是你以前的那个上司蒋处啊,你不是有张她嫖鸭的照片么?是个人都会记恨的吧?你真以为你辞职她就会放过你啊,肯定是她!

  因为照片是南摵用我手机发给蒋处的,所以鹿葱这么说南摵就有点尴尬内疚,她说,要真是她的话,你看我不找机会弄她!操!自己嫖鸭还想立牌坊?贺囍,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了,我肯定得弄她!

  南摵这人做事儿有时候下手没分寸,我怕她弄出什么大事来,于是就打岔说,弄什么弄啊,这都是没根没据的事儿,你先别乱来,而且那是Master Key的年会,你觉得蒋处她能进得去吗?

  南摵鹿葱都觉得有道理,于是没说话了。鹿葱说算了算了,咱们别在这儿瞎猜了,等晏尖过来就知道了。鹿葱告诉我晏尖在确定我没有生命安危后就气汹汹的回去找宫觉了。她说,估计这两天都已经把不但卡马行馆弄了个底朝天,找不到是谁下的手她肯定不会罢休的,贺囍你丫真是上辈子积德了,居然摊上晏尖这么个朋友,估计做梦都能得瑟醒吧?

  我说那当然了,前两天我第一次醒的时候,嗓子干的都冒烟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我真担心自己会渴死,可晏尖立马心有灵犀的给我端了杯水过来。我估计自个儿的表情都快得意的飞起来了,可鹿葱一句话就把我拽下来了,她说,贺囍你睡晕了吧,晏尖这两天都没来过方母司。

  当时我心里空荡了一下,我想起晏尖喂我喝的那杯水,有点懵,想着这做梦也梦得太真实了,我当时好像还感觉晏尖在我脑门上亲了一口来着,难道见鬼了?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