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四回 惊人最前奏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龙凌音仔细一看,见是一位飘飞着长黑发的精致美少女领着六人跑迎上来。其中男女参半,夹有一对五岁左右的粉嫩小弟妹。

  “嗯?你是雨菲?”连欣雨欢喜着奔了上去,上下打量着。

  “对呀,欣雨姐姐,一别两年,你们都长成超级大美女了,要不是我看见有七位之多,又瞧准了临风哥和月峰哥,都差些认不准了!”

  “哈哈哈……真是你呀,雨菲妹妹,十九岁的你,可真是大美女了呢。你瞧瞧,我都很难认清啰!”

  “就是!就是!得改叫杨美女了!”郑云洁笑道。

  “不对,不对!应当称杨小姐才妥。”尚依轩笑插着。

  “依轩姐姐,你……”

  龙凌音笑抱住道:“我们的美少女,料来你很烦恼吧,帅哥追你可多哟!”

  “凌音姐姐,才不是呢,人家要以学业为重嘛。”

  “哎呀呀,那真可惜,要错过好风光哩!”周叶兰笑说道。

  “呀哈,宋瑶姐姐,你和关风哥恋上啦,哈哈哈……两年前的鲁州山上,我就发现你俩有一腿,果不其然……”

  “英凤死丫头,你关风哥哥不打你,看我还不收了你!”

  “啊!救命啊,关风哥,你瑶瑶要虐我啦,救命哟……哈哈……”宋瑶和曲英凤追打成一团。

  “叶静妹子,你还是那般胆怯怕蛇不?”倪鸿飞问道。

  “你以为我是嘉怡妹妹呢?要知道你吃蛇羮,噎生螃蟹,有多恶心么?”

  “嘻嘻,我的嘉怡就不怕!还是她好。”倪鸿飞笑容满面的说。

  刘嘉怡嗔怒的掐他道:“你再提这些恶心的东西,慎防我撕烂你的嘴!”

  “不敢了!不敢了!留些面子啊。嘉怡,你看关风何时此般受训过?”

  关风烧火道:“活该挨惩,看你这家伙,地道的南蛮子!”

  “你?关风,好你个铁哥们儿,可真够铁啊,哥们儿有难,还真是一毛不出!啊……嘉怡!饶命!饶命……”

  “呀,这位小美女是谁?”

  “你抱过的,我侄女关应月。月儿,快叫凌音姐姐,有糖糖下肚的。”关风催惑道。

  关应月身子瑟瑟发抖,畏畏缩缩的向退后,紧牢牵着小男孩的手。

  小男孩却鼓足勇气,说道:“我叫宋清山,凌音姐姐好!”

  “嘿嘿……原来是小清山呀,都这么帅了。怎么,小月儿是你女朋友啊?你们什么时候结婚,我可在等你俩的喜洒喔!”曲英凤弄捉道。

  “坏姐姐!坏姐姐!”

  “我是媒人,又做月老,不坏!不坏?”

  “坏月老!坏月老!”关应月嘟哝着嘴,涨红了脸抗议着,惹得大伙哈哈大笑。

  “临风哥笑起来好帅,月峰哥笑声真阴险!”

  宋瑶说完,顿时让曲月峰糗大了脸,王临风却乐开了花。

  众人欢谈甚久,杨雨菲终于忍不住问道:“对了,叶静姐!世宇哥哥和月玉姐姐怎么没来?”

  “哟呵呵,你们不知道,你们低调的哥哥与姐姐在新年初已完婚喽!”几女争先齐口道。

  “啊?结婚啦,真快,真低调呀!看来喜酒喝不成呦!”几人叹息说。

  “哈哈哈……看,当!当!当!当!快速完美的神胎吧?”曲英凤拉着王昭之,神密兮兮的说。

  倪鸿飞、杨雨菲、宋瑶等七人大惊失色,震骇的问:“他?他是谁?”

  “玉姐的龙儿,世宇哥的麟儿,爷爷的孙儿,我们王第的新生宠儿,他叫小昭昭儿!”

  几人大惊骇:“什么,玉姐和世宇哥的孩子?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大?”

  “对呀,什么龙儿麟儿的?把我都弄晕了,难道说玉姐领养了位义子?或者是久未相逢,英凤妹妹故意拿我们开心?”倪鸿飞怀疑说。

  见大伙都诧异不相信,曲英凤很是满意这种效果,笑呵呵的道:“嘿嘿,长见识了吧!这个怪胎刚出生时是一条黄金小龙,紧接遇水化成金黄麒麟,钻入被窝后,再次出现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莫说你们不信,就是我们亲眼看见后,也难以置信,为此我们王第还倒腾了好几天呢。看,这就是当初我拍的照片!”

  “还有!还有!这个怪胎可是运气好得吓人,为我们赌赢不少……”

  “英凤,小昭之不介意,难道其他人也没有意见么?”龙凌音看着眉飞色舞、越说越带劲的曲英凤,不高兴的阻止道。

  “哦……”曲英凤顿时瘪了,不再多说。

  宋瑶几人围看着照片,皆呆滞骇心不已,仿佛被噬魂一般。

  良久,刘嘉怡才痴痴惊惑的问:“凌音姐姐,他真的是玉姐的亲胎孩子?”

  “不错,我们的小昭之聪明俊美,在王第中可是真正的活宝呢。”

  几人得到证实后,才惊魂弗定的上前打招呼:“嗨,小弟弟,你可真厉害,长得实在是太美了,真让人好生妒嫉。”

  “你是小少爷王昭之吧?幸会幸会!”

  “王昭之、王羲之,是立志成为书法家呢?还是仰信道教而得名?”杨雨菲疑惑的说。

  众人热呼起来,开始围着‘欣赏’王昭之。

  “杨小姐,我叫程卜宁,我们少爷是京都四少的张世杰,不知半月前给你的邀请函,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此时,一位刚毅有力的西服青年男走了过来,对杨雨菲说。

  旁边的武次第、项剑、薛剑脸色顿时凝重起来,真是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还能遇到昔日的军镖死对头。

  “程先生,实在抱歉的紧,我们暂时没有这方面的考虑,请转告张少,我们承蒙他的眷顾,一定牢记于心的。”杨雨菲婉拒着。

  程卜宁不甘心的说:“看来杨小姐还没有考虑好,要不我们再等等,给彼此一些空间?”

  倪鸿飞迈前几步,冷冷一笑:“我们鲁州的人跟张少不熟,请不要破坏我们谈话的气氛!”

  程卜宁看着龙凌音、连欣雨等人,微笑问道:“龙小姐和连小姐也是这么认为?”

  “程卜宁,你不要得寸进尺!”项剑站了出来,警告的说。

  “呀,我差点忘了,项兄三人可是进了王第,如今已风光无限啦!怎么,我手下凤翔的事,就当算了?”

  “你想怎样?”武次第毫不退缩,与之对峙道。

  “哈哈哈……我能怎样?你说在京都一亩三分地上,你三人手提破锈剑,我又能把你怎样?”

  “坏蛋!”曲英凤叱道。

  “曲小姐也要打抱不平?”

  “你?你……”曲英凤气得脸通红,恨不能活撕了他。

  “张世杰的人,你最好不要太放肆!”尚依轩开口了。

  “啊呀,尚小姐生气起来可真好看!”

  “你去问问张世杰,他是否敢在我的面前这般嚣张。”龙凌音不带半丝情感的说道。

  程卜宁敛容道:“龙小姐多虑了,既然杨小姐已表态,那么我就没事了,告辞!”

  看着程卜宁远去背影,众人心想不一,不过,王昭之看也难得看他一眼。

  “这家伙是个危险人物,防着一点!”连欣雨提醒说。

  “是的,我们会留心。”关风应道。

  天地中心是一个占地几万平方米的仿古宫殿式大礼堂,庑廊镂空,二层辉煌装,在京都算是排名前十位的巨型建筑。

  大门石狮外,百名军卫持枪严整守护,迎宾之士彬彬而立,微笑以待。

  华丽之灯光,将夜黑稍驱,把颀长人影削之难存。

  嘉宾签名簿上,长长的名字记号,散发着淡淡的墨香。几位用毛笔题上隽秀的女孩名字后,曲月峰的褚体,王临风的东坡体,武次第的篆籀气,项剑的八分味,薛剑的章草字也跃然其上。

  身材矮小的王昭之行于签到案前,提笔凝神,在粉笺簿上不激不厉的竖题了‘王昭之’三字,笔力遒劲,方寓圆意,长短合宜,枯浓随心,雄逸生姿,丰筋玉骨,实乃字中神上之品。

  莫说是龙凌音、尚依轩、杨雨菲、倪鸿飞一众大吃一惊,就是旁边的礼仪小姐、迎宾人士也是惊讶难信。

  任谁也无相信,如此的乳臭小子,居然有着超越书法大家的一手好字。难道是天才?

  “小昭昭,你的字怎么会写得这么好?”

  “对呀,你怎么可以写得这么好?莫非是天生的?”连欣雨和曲英凤相问着。

  王昭之呵呵一笑:“我的秘密不能说。”

  “哼,还不能说的秘密,小气鬼!”言罢,曲英凤便上前扯他的耳廓,欲以逼供。

  “啊呀呀,凌音姐姐救命,小姑姑要上刑啦!”

  “招是不招?再逞能,我就上宫刑!”众见两人扭成一团,皆哈哈一笑,不予相帮。

  “哎哟喂,嘿!小姑姑,你看那里,好帅的一个哥!”

  “哪里?”

  曲英凤顺指处朝屋内一瞧,只见大大的阔厅里,华丽灯光下无数珍果贵品依序列置在桌,无数服务人员和嘉宾往来穿插,好不热闹。

  悦耳之音阵阵,在雅致大厅内回旋,气氛使人陶醉不已。

  美女俊士倒也不少,可就是觅不到王昭之说的那一位。

  王昭之顺机摆困,逃似内窜而去,还不忘‘色姑姑!色姑姑!’的还击。

  曲英凤气得咬牙切齿,追了上去:“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可王昭之在人群中行动迅捷灵巧,十几息便一道烟似散失了。

  瞧着曲英凤直跺脚,龙凌音笑道:“这两个顽皮真是活力的很呀,走吧,我们也进去!”

  语毕,引众而入。

  正门大厅对面是三道汉白玉雕阶梯缓上二层,直接上面回形阔长廊。

  中空直望十余丈高的华美房顶,左侧是阶梯形大播放舞台,右侧是巨型音乐演奏亭。无数排桌凳齐设,奇珍异果、美汁琼浆,应有尽有,真是豪华的列置。

  走在宽阔的通道里,看着装修华美的大厅,郑云洁不胜荣幸与欣喜。

  忙碌的服务人务,严穆的守卫和安保者,无数保镖正伴着主角移行。

  或两三倩丽女嘻聊,或五六俊男交淡,或双对男女恋语,各各洽商融合,诸人攀笑附之,名流氛围可见一斑。

  俞雅南是全国年轻一派实力歌手,人长得甚漂亮,深受人们喜爱,故被邀来为双十会助兴。

  马上要演会前曲了,可肚子却不听话起来。她拿着麦克风匆匆杀向卫生间,却在通道内撞上了一个粉雕玉琢的黄色古装小男孩。看他样子是位待出场的角色,于是慌忙把话筒交给他保管。

  王昭之还未发言,就听她说:“小弟弟,给姐姐拿着下哈。”言尽,就慌张跑开了。

  “嗯?怎么回事?快上场去,大家都等着呢!”几个男人不由分说,就把王昭之带走了。

  尚依轩、杨雨菲一众剥着果皮,正慢吞吞的看着穿梭的人群,听着然歌,或是交聊鲜事。

  这时,一曲尽完,又来一曲,而且是罕遇的曲调,令人伫怡、神往。

  声调悦耳动听,音婉转冶人。词为:

  寒玄的空,夜色胧朦,

  遥处冀盼的宇中,候至的凄楚,

  戚戚然顷刻化幻梦。

  象生有无,宙止动;

  上乾下坤,镳两边,求异同。

  情心声发于物色碰,

  虚极静,泰安途,

  解放寄托丛。

  骸浪无状非不容,

  草原牛羊悲泪翁,

  沙丘香骨人间存,

  客往来戏梦。

  驰,风雷雪雨,

  伫,怀目伤,

  闯进柔水何为公?

  道生人来人走道,

  道尽人留踪。

  回到起点没原点,

  点点滴滴涌,

  热眶情,

  亦是复道宗。

  蓦然回首,

  结终殊与是相共……

  众多正在交谈的男女被吸引,纷纷止住聊话,侧耳倾听。充满幻意的歌乐声,引人沁脾,迎来了全厅的静滞。

  男士端着咖啡杯,化成了木呆。倩女秀发长裙,玉指泛着光彩。服务人员忘乎了所以,就连宠犬都抬起了头,竖立耳朵,睁盯着圆目,耷拉着腥红长舌,凝神静听。

  停止了的时空,在美丽的夜色下看星星,于夕阳下和恋人漫步,骑马在草原起歌,心飞翔天空,在自由的鸟群中穿漾,潺潺流泉,鱼儿荡波,美人在翩翩起舞,五脏六脯,流动的血液,心在起伏,生命在欢歌,时间在滴答,一缕缕春阳,一束束华光,映照在人们脸上。变而幻,幻而变,融情于景,寓心于乐,穿越间升华,凝化成天籁,婉而转,绵而幽逸,让人心驰神往。

  良久,当人们醒来时,全场鸦雀无声,十几息后,方爆发出一阵阵热火的掌声。

  人们欢呼,人们激动、疯狂……

  “看,那不是小昭昭吗?怎么回事,他怎么跑去演唱去了?”周叶兰震惊的说。

  “咦,对呀,怎么回事?而且还演绎得这么好!“

  ”就是,就是!太令人激动了!”

  众人纷纷纭纭,欲跑上去询个清楚。

  俞雅南走出卫生间,霉运的说:“真是的,昨晚吃坏了肚子,居然还有后遗症。更头痛的是竟然忘了带卫生纸,幸好有人进了来,不然事情就大条啰!咦?那位小弟弟呢?啊!糟糕,误时了。”说完,她慌惶的跑了出去。

  听众太热乎,王昭之根据场面浪潮的需要,取了把二胡,开始独家演奏贾大师的《睡莲》。

  《睡莲》果然好,又让听众们的热浪沉睡了下去。

  在出场口看着浸淫忘我的王昭之深情演奏,典雅派的俞雅南也叹服不已,换作自己,也很难奏出这般摄魂的曲调啊!况且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

  沉迷其中的曲英凤,水灵灵的大眼泪,现在变成了一只温顺的小猫。醉心其曲的人们待乐完毕,又爆了出了阵阵浪掌声。

  “谢谢!谢谢我的小伙伴动情的演奏,下面由我来为大家助兴,希望各位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在全场掌声中,俞雅南和王昭之交流了几句,就开始了她的名曲篇章。

  “少主!”王昭之出了道来,接受了音乐经纪人的感谢后,就遇上了武次第三人。

  项剑欢喜道:“想不到少主还是音乐好手,当真让我们开了眼界。”

  王昭之只说道:“皮毛而已,何必道哉?去二层廊看看。”

  “也是,艺术境界高,生命如此短,当谦和向上才是!”薛剑道。

  武次第笑道:“此乃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

  项剑嘿嘿一笑:“大哥言虽好,但也逊也,这该叫‘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我看还不如‘人往高处走’适当!”薛剑笑着说。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