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章:白蛇传说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这个故事,要先从一个不怎么重要的人说起。

  从小在黑山脚下许家沟村土生土长的许卞富不会想到,他们家会经历一出跟神话故事《白蛇传》一样的遭遇,只不过主角并不是他,反而背黑锅善后的却是他,这也是让他特别耿耿于怀的。

  许卞富出身于一个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三代贫农家庭,世代务农,从他爷爷到他,祖祖辈辈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修理地球。只不过自从改革开放以来,这个出身没让他觉的光荣,反而越来越让他觉的可耻,也越来越让他觉的丢人。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时代变了,人心思动,万般皆下品,唯有致富好,许卞富除了种地以外,也干了点别的副业,正好不辜负他父亲给他取名谐音“变富”的卞富。由于他长四肢短小,手脚粗大,而且大字不识几个,他这样的条件除了是个干农活的好手以外,也是一个出色的泥瓦匠。他的老婆是一个长的比他还要高一点的农村女人,自从嫁给他以后,被别人戏称为蝙蝠嫂。蝙蝠嫂经常看着还没自己高的丈夫,老是在心里自哀自怜,也经常像潘金莲数落武大郎一般数落自己的丈夫。在心里还老盼着有一个西门庆能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可这只是她的臆想而已。

  他们夫妻俩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头一胎就生了一个儿子,不用像那些第一胎是女儿的夫妻一样,冒着破坏国家基本政策的风险继续生二胎。他们的这个儿子也被他们当做小皇帝一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虽然别人都觉的他们的这个儿子长的贼眉鼠眼、獐头鼠目,可在他们眼里,没有比他儿子更好看的孩子了。出生不久,许卞富还特地进城寻访起名大师,给他们的宝贝儿子取了一个没什么含义却让他们觉的特别文雅的名字,叫许梓浩。

  许卞富的父亲在他结婚不久就去世了,他父亲临终前嘱咐他要好好照顾他弟弟,当时他弟弟许宣刚刚考上大学,许卞富答应他父亲一定会供他弟弟上完大学,他父亲才放心离去。最后,他父亲临死前还不放心的告诉他们兄弟两个,说他生前曾从一头黑鹰口中救出一条白蛇,可没想到这头黑鹰和这条白蛇都是很有道行的妖精,竟然懂人性还会开口说人话,救出白蛇后,白蛇向他拜了三拜才离去。黑鹰更不得了,对他怒目而视,可因为坏了黑鹰的好事就此得罪了这头黑鹰精,黑鹰临飞走的时候恶狠狠的告诉他,总有一天它会回来报仇的,他父亲最后告诉他们俩,千万要小心黑鹰精回来报仇。

  许卞富和许宣都把父亲最后的警告当成笑话来听的,他们都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白蛇黑鹰会成精,他父亲光说要小心黑鹰精来报仇,可又没说怎么个小心法,这跟没说没什么区别。他父亲去世后,他弟弟许宣去了省城上大学,没想到的是,黑鹰没回来报仇,白蛇却首先回来报恩了。这白蛇幻化成人形,勾搭上了正在城里上大学的许宣,两人私定终身,白蛇还怀孕了。许卞富知道后,首先就很生气,觉的自己的弟弟找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媳妇,而自己却没有,白蛇真是瞎了眼,来报恩不找他却找他弟弟,白蛇也太势利眼了,勾搭上大学的弟弟,不来勾搭当农民的他,这么漂亮而且还不害人的蛇精女应该是他的,是被他弟弟抢去了。想到此就觉得他弟弟好得意,就禁不住妒火中烧。后来他不管何时何地,想起了这件事都要满怀嫉妒,尽管许宣和白蛇最终以悲剧收场,得意了没多长时间,可是从此以后他格外地对自己的老婆不满,除了痛骂白蛇以外,又开始对他弟弟不满。

  许宣和白蛇在一起好了没多久,就被黑鹰转世的“金山寺”长老“法海和尚”撞见了,法海大为恼火,看到许宣这么得意就想到他父亲‘鹰口夺蛇’之恨来了,当时就决心回来报仇,报仇的方式就是破坏许宣跟白蛇的好事,以降妖除魔的名义拆散他们两个,还打算置他们于死地。于是引出了“盗仙草”、“水漫金山寺”等一系列事件。最后白蛇因为水漫金山而触动胎气,早产生下儿子。法海趁机用“金钵”罩住分娩不久的白蛇,将其镇压于奂山“雷峰塔”下。

  后来这事惊动了上天,玉皇大帝怪法海多事,以至荼毒生灵,派天兵天将下来拿办他。法海被收拾后,白蛇却依旧没被放出来,因为玉皇大帝觉的白蛇勾引凡人也有错,也应该惩戒一下,所以除了把白蛇生的孩子放出来以后,其它的也就不了了之了,所以才有了下面的故事。

  这个故事开始于一个普普通通的秋天早上,这天许家沟村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和尚和一个奇怪的道士,这一僧一道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村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来干什么。似乎他们来许家沟村不是来化缘的,也不是来作法的,在这样一个破完四旧没多久,全国人民一心只想发财致富的时代,没人愿意给和尚化缘,也没人会请道士作法。说实在的,许家沟村的村民除了在电视剧里见过和尚道士以外,还没哪个村民见过真的和尚道士。

  这个和尚个子不高,穿了一件灰色的类似于长袍一样的僧衣,既没有穿袈裟也没有拿佛杖,看上去就像个要饭的,头发也没有剃光,看着也不像个真和尚。这个道士也穿的破破烂烂的,除了留了一撮山羊小胡子以外,手里还拿着一个铃铛,一路上叮叮当当的响着,很像是电视剧里的那种招摇撞骗的游方道士。他们两个刚进村不久就被几个看热闹的孩子围了一起,跟看外星人一样围着他们跑来跑去,几个村民也跟着嘻嘻哈哈的瞎起哄,不断的问这问那。那个和尚向村民介绍说他法号“法元”,那个道士则自称山石道人。这样走了没多久,几个小孩很快被他们的父母拽回家去了,因为他们怀疑这和尚道士是来拐卖小孩的。

  法元禅师和山石道人似乎早已习惯了别人把他当成外星人一样围观,看热闹的散了以后,他们径直往村里走去,走到村里的许宣家以后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显然这和尚和道士是来找许宣的。

  “许宣,尘缘已了,该回去了。”

  这一僧一道从进门就对许宣这么喊道。许宣听了莫名其妙,他自从回来以后,一直显得有着憔悴,看到这和尚道士连门都不敲就闯了进来,更是有着恼火。

  “什么尘缘已了,你们瞎嚷嚷什么!”许宣半是恼怒,半是狐疑地说。“看到和尚道士就来气,一个法海已经把我弄的家破人亡了,你们来又想干什么!”

  “我们是来请你回去的。”山石道人平静地对许宣说,“你是上界的神仙,因为触犯了天条才被贬下凡间受此劫难,现在劫难已满,特来请你回去回归仙位。”

  许宣狠狠地瞪了山石道人一眼,说:“什么上界的神仙,我不稀罕,法海胡作非为没人管,我好好的谈场恋爱上天却整天对我指手画脚?”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这些都是上天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的。”

  “什么上天决定的,”许宣不依不饶地说,“是谁代表上天决定的,是玉皇大帝还是如来佛祖,为什么要把我老婆关起来,她除了跟我谈恋爱以外还犯了什么罪,上天不是已经说法海多管闲事了吗?怎么还不放我老婆出来。你们还要把我也带走,那我的儿子以后怎么办。”

  山石道人低下头不说话,法元禅师也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梦蛟已经没妈了,你们…你们再把我带走,这……这是要让梦蛟当孤儿吗?.我不相信..…我也不愿相信..…哼!上天怎么能这么残忍..”

  法元禅师伸手拍了拍许宣的肩膀。“你放心吧!梦蛟的事,上天也早就安排好了..”他心情沉重地敷衍许宣说。

  许宣接着往下说,他的声音明显开始颤抖了。“又是上天决定的,到底是谁代表上天决定的,有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被决定人的感受。”

  山石道人左顾右盼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能转过头不再看他。

  “我们也只是奉命来请你,”法元禅师说,“只是,如果你不愿意跟着我们走的话,上天还会派天兵天将来强行带你走的,可能到时候性质就变了,你要考虑清楚,我们都改变不了上天的决定的。”

  法元禅师说完叹了口气,许宣听到后也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瘫坐到椅子上,看着襁褓中的梦蛟抹眼泪。

  “三生石上旧精魂,

  赏月吟风不要论。

  惭愧情人远相识,

  此身虽异性长存。”

  伴随着这几句揭语和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又有一个清瘦老人走了进来,他的到来似乎打破了此时的尴尬气氛。山石道人和法元禅师都转过头看到门口,只见一个落魄穷儒模样的老人从门口走了进来,走到许宣面前停了下来。

  许宣揉了揉眼睛,抬起头看着这个站在眼前的清瘦老人,那老人须眉俱白,虽然穿着破烂但红光满面,一副满怀怜悯的打量着自己和孩子。

  许宣像见到救世主一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跪在地上向他磕了个头,哀求道:“这位大师,求你老人家可怜可怜我们!让上天收回天命!”那老人叹了口气,说道:“天命不可拒,人言不可恤,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蒲先生,”法元禅师说,他像松了一口气一般,“你总算来了。还是你来劝劝许宣吧!”

  “许宣啊!”蒲先生说道,“你现在把孩子暂时交给你哥哥收养吧!等他长大以后,他会修仙学道,祭塔救母的。时机到的时候,你们还能团圆。”

  “难道天命就是让我哥哥他们一家收养梦蛟吗?”许宣噌地一下站了起来,瞪着他们三个问道:“你们…你们不能这么做,士则无行,报亦惨矣,就算我有什么错,让我一个人承受苦果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让我的儿子也跟着受罪,梦蛟已经没妈了,我再走了以后,把他放到我哥哥家收养的话,跟放到狼窝里有什么区别,我哥哥嫂子如狼似虎的德性,连后妈后爸都不如,你们所谓的天命就是要把梦蛟往火里推?”

  “除了他们家以外,你还有别的亲人吗?除了他们家以外,梦蛟还能交给谁呢?。”蒲先生反问道,“不过,你放心,等他稍微长大一些的时候,我会安排他去三教合办的修仙院去学道的,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等他长大。”

  “修仙院?”许宣有气无力地问道,又坐回到椅子上。“什么样的修仙院?”

  “儒释道三教合一修仙得道成佛院,位于东海之滨的崂山之上,所以也叫崂山三一学院,”蒲先生说,他此时显得非常严肃和一本正经,“而我就是这个学院的校长蒲松龄,这两位则分别是副校长,我们三个今天为你保证,梦蛟长大后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的,你就安心的跟着我们去吧!”

  许宣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可没说出来,他咽了口唾沫,长叹一声,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可挽回的余地了,过了一会他问道:“那你们等我会,等我哥哥下午回来,我跟他交代几句再走,这样可以吗??”

  “好吧!你尽量快点。”蒲松龄校长看了看山石道人和法元禅师,然后对许宣点了点头,“最迟天黑之前,我们就要上路了!”

  “唉!可怜的梦蛟啊!”许宣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开始抽搭搭地喃喃自语道,“唉…!我…我实在没…没办法了……你妈妈被关起来了,我没办法救出她来,你…你又要托付给别人了…苦命的孩子啊…!”

  “唉!这确实挺令人难过的,只是你的眼光也要看的长远一些。”蒲松龄校长小声安慰许宣说,“梦蛟是天上的文曲星转世,你们终有一天会一家团圆的,”说完,又轻轻拍了一下许宣的臂膀。许宣抬起头狐疑的看着蒲松龄校长,沉默不语,似乎不置可否。

  “好了,”蒲松龄校长说,“我们先回去了,下午天黑时再来接你,你好好跟梦蛟道个别吧!”

  说完,他们三个一僧一道一儒转身离开,只听飕的一声,他们三人化作三道白光,飞上天空后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当天早上的许卞富还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他依旧早早的起来后,烧火做饭忙活了一通。把早饭做好后天空才开始发白。许卞富把自己进城打散工的装备放到大金鹿自行车后座上,用绳子绑结实以后,才去喊蝙蝠嫂起床吃饭。

  吃完饭以后,许卞富推着大金鹿走出了家门,许卞富刚把门关上转过头,不经意往四周看了一眼。这一眼看过去,许卞富就觉的有些不对劲,因为他看到了一副很奇怪的场景:一个和尚跟一个道士肩并着肩,远远的朝他家门口走来。

  许卞富看到这两人都穿的破破烂烂的,一副叫花子打扮,像是从戏台上刚刚下来似的。许卞富刚开始还怀疑自己看错了,一僧一道肩并肩走在大街上,这样的组合似乎是《红楼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虽然许卞富的文化水平还没达到看《红楼梦》原著的水平,可这个故事他却是从蝙蝠嫂提前给儿子买的连环画里看到的。

  看着这一僧一道朝这边走来,许卞富刚开始还怀疑是自己产生了错觉,他特地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发现真的是一僧一道,关系好的如同亲兄弟一般,还在那里边走边摇头晃脑的不知道念什么经。“和尚跟道士什么时候成了一家了呢?这两教不是一直是死对头吗?”许卞富带着这样的疑问在心里喃喃自语道。这个奇怪的组合让他想起文化大革命时他会背的一首诗:“鸡鸭结伴跳红舞,猫狗比赛唱红歌”。许卞富不自觉的吟了起来,吟完后心里就忍不住暗笑。

  “坑蒙拐骗的道士,偷奸耍滑的和尚”,许卞富肚子里暗暗的咒骂道,本来只在肚子里骂,没有出声。谁知跟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这时便不由的轻轻的说出来了。不仅说出来了,还咧着嘴特地给他们一个嘲笑的眼神。许卞富发现这一僧一道听到后全不睬,低了头只是走,许卞富二次回头时,才发现他们也转过头瞪了他一眼。

  “哈哈,让他们瞪去吧!这些不务正业的酒肉和尚,拐骗道士,就没几个好东西!”许卞富兴高采烈的得意起来。随后,当许卞富风驰电掣的骑着大金鹿出了许家沟村以后,他定了定神,把一僧一道暂时抛到脑后,开始一心一意幻想,今天会不会碰到个不累还又赚钱的好活,让他可以小赚一笔小钱。

  进城以后,许卞富来到了位于市郊的游击队散工聚集区,他的好多同行战友们已经比他先到了,今天的生意似乎不怎么好,一副狼多肉少的模样。好多游击队散工都没出活,正聚在一起互吹牛皮,许卞富把大金鹿停好后也加入吹牛皮队伍,跟同行兼队友们卖弄起昨晚在新闻联播里看到的消息,一本正经的向游击队员们解释起国家大政方针起来,比如全国正在搞的下岗下海运动,十万人才下海南等对我们建筑行业会有什么重大影响。

  许卞富今天的运气不好,好几个来找人干活的,最后都没找他,等到中午,吹牛扯淡也扯累了。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看到一上午没出工,他的心情变的差起来,心情越差越想大吃大喝。他走到街角,看着飘香四溢的烧鸡烤鹅,咽了一口口水,没舍得买。最后还是花二毛钱买了一碗肉汤手擀面,说是肉汤,跟清汤差不多,看着一碗面份量不够,又花一毛钱买了两个烧饼,开始胡吃海喝起来。

  勉勉强强吃饱以后,许卞富又回到他的大金鹿旁,继续等待主顾,可一直等到太阳落山,依旧一无所获,连根毛也没等到。

  “唉!又白忙活了一天,”许卞富忿忿的叹息道,他垂头丧气的推着他的大金鹿打算回家。当他骑到许家沟村时,又想起了早上见到的那一僧一道,“不知道这两个招摇撞骗的家伙走了没有,”许卞富一边骑车一边想着。

  快到家门口时,和尚道士没见到,倒是远远的见着他弟弟许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站在他家门口似乎在等他,远远的还看见他怀里抱着他那来路不明的儿子,走近了以后,许宣直勾勾的看着许卞富不说话,一副欲说还休的模样。弄的许卞富心里发毛,正想问他干啥的时候。许宣往后走了几步把他儿子放在许卞富家门口,然后走回来对许卞富说道:“以后梦蛟就拜托大哥照顾了。”

  许卞富吃了一大惊,赶忙问道:“兄弟,这是啥么意思?"可许宣低下头眼含泪不再言语,一副似哭似悲的万念俱灰模样.许卞富又问道:“你要去哪里啊?不要吓唬你大哥呀!"许宣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说什么,这时又看到早上见到的一僧一道远远的往这边走了过来,除了他们两个以外,还多了一个落魄穷儒模样的老头,那个和尚远远的对许宣喊道:“时候到了,还不快走!”说着,许宣又对许卞富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跟着那一僧一道一儒飘然而去.犹如《红楼梦》里的俗世已了的贾宝玉一般。

  许卞富放下大金鹿,小跑着想去追上去问一问那和尚道士跟那穷儒,没事干嘛来坑蒙拐骗,拐卖人口。可许宣四人转过一个小胡同,倏然就不见了.许卞富追了一会,追得心虚气喘,惊疑不定,什么也没追上,回过头来,看见自己的侄子还在地上没人管,又跑回来把侄子抱起来。

  许卞富把他的侄子抱进家来以后,蝙蝠嫂看许卞富表情不对,又看到他怀里抱着一个孩子。两手叉着腰站在那问许卞富这是什么情况。许卞富感觉自己的老婆已经猜出了七八分,有些心虚的对这个长的比他高的老婆解释道:“呃……这是老二家的梦蛟。”

  不出所料,蝙蝠嫂大为恼火,也很生气。她似乎不用听许卞富怎么解释,她就猜出个差不多了。

  “你抱着他干什么,老二呢!死到哪里去了。”她厉声质问道。

  “呃……他…他把孩子给我就没影了。”许卞富咕哝着解释道。“下午回来时,在家门口,看到被一个和尚和一个道士给拐跑了…….”

  “这个败家玩意,还能干点正经事不,孩子给你你就要吗?以后你替他养孩子?'’蝙蝠嫂怒气冲冲地训斥许卞富。

  “可…,可我有什么办法!他把孩子扔下就跑了,他又没别的亲人,除了我这个当哥的,他…他还能指望…指望谁?”

  蝙蝠嫂转过头不听许卞富的解释,许卞富抱着他的侄子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该抱过去让蝙蝠嫂看看。“多看几眼,或许能增加一点好感,”许卞富这么想到,于是他尽量漫不经心地把孩子抱到蝙蝠嫂旁边,让她瞅几眼,然后开口说道:“你看,跟我们家的梓浩差不多大,以后给梓浩当弟弟也挺好的,你说是吧!”

  “是不是他的儿子还不一定呢?。”蝙蝠嫂一脸不屑地说。“跟一个蛇精在一块,能生出正常孩子出来吗?还不知道是哪来的野种,扔到他家门口,就当他儿子了。他叫什么来着?听说是叫“梦蛟”,送来的时候梦到他妈那条蛇妖了?哼!什么年代了,还信这种鬼话!”

  蝙蝠嫂又啰里啰嗦的抱怨了半天,许卞富一直在旁边唯唯诺诺的附和着,不敢有一句反驳,对于这些抱怨,还在襁褓中无忧无虑的许梦蛟一无所知。他此时也不会知道,他的命运从这一天就发生改变了,晚上的许家沟村黑漆漆的没有一丝亮光,除了微风吹拂着的树叶沙沙声外一切都寂静无声。许梦蛟不知道他的父母此时都已经离他而去,他还躺在襁褓里继续沉睡,他不知道他未来会像传说中的凤凰一样,投入火中,经过千锤百炼,最后浴火重生以后,成为光芒万丈的神鸟。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封面页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