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八十七章 红色基因(下)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丁丁!乐乐!……你们要是‘站着撒尿’的就跟俺‘一块儿堆儿’冲!……”战智湛向任天乐和铁一丁一挥手,跟着“三寸丁谷树皮”冲进了浓烟烈火中,就差点没像电影《南征北战》中的指导员那样喊出“党员跟我来!……”

  “三寸丁谷树皮”虽已年近“知天命”,但腿脚一点也不笨。待我们冲进火苗乱串的房屋内时,“三寸丁谷树皮”已经背着偏房中的一个老太太冲出了火海。战智湛身后的任天乐接过“三寸丁谷树皮”背上的老太太,急切的喊道:“还有人吗?……”

  “没……没有了。阿弥陀佛!……哎呦……哎呦我的妈呀!……”被救出来的老太太患有白内障,火烧过来时,舍命不舍财的老太太急着抢东西,可是眼睛看不清,被困在了屋内。

  不知是一阵邪风吹的,还是在消防队员水枪的攻击下自知不敌,一度嚣张的烈火要夺路逃窜,竟然挟浓烟,呼啸着向人们席卷而来。战智湛见大事不好,又见“三寸丁谷树皮”脚步踉跄,再待在屋子里无疑等死。他让任天乐帮着把“三寸丁谷树皮”背着的老太太扶到自己背上,并不放心的大声嘱咐铁一丁道:“丁丁,你保护唐处长,咱们‘挠杠子’呀!……”

  几人跑到离火场三十多米远处才停下来,蹲在地上喘粗气。这时,战智湛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火烤的干巴巴的,用手一捻,衣服纤维就成为粉末了。忽然,他发现几个人之中没有“三寸丁谷树皮”,于是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丁……丁丁,唐……唐处长呢?……”

  铁一丁看了看身边,又盯着让人望而生畏炙人的火海:“是呀,‘三寸丁谷树皮’呢?……”

  战智湛勃然大怒:“丁丁,你他娘的不仗义,俺不是告诉你照顾他吗,你娘了个臭八卦的,挺大的个子咋只顾自己个逃命了?……”

  骂完,战智湛拔脚就向黑烟中冲去,任天乐一把拦腰抱住他,心急的说道:“老战,你不能去呀!你去了只有白白送命!……”

  战智湛心急如焚的抬头望去,这栋着火的居民房是砖瓦结构的,此时正猛烈的燃烧,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只见浓烟滚滚,火苗已经从屋顶蹿出。风爷爷好像在和谁闹别扭似的,一个劲儿地刮,火苗使劲地拍打着周围的树木,然后化成一条条火龙迅速蔓延。

  “你放开俺!……见死不救那还算是人嘛!……”战智湛大叫一声,一抖手,把任天乐摔了一个趔趄,接着几步就冲进了滚滚黑烟中。

  可是,屋子内除了黑烟就是火苗,战智湛根本睁不开眼,什么都看不到,他急切的喊道:“唐处长!……唐处长!……你在哪儿呀?……”

  “小……小战!……我在……我在这儿!……咳……咳……咳……我在这儿!……”正在战智湛什么也看不到,急的不知所措,一筹莫展之际,忽然,脚边传来一阵微弱的咳嗽声。

  战智湛大喜过望,眯着眼睛凝神望去,只见“三寸丁谷树皮”坐在墙角的浓烟中,不由得大喜过望,口不择言的说道:“唐处长,你没事儿吧?……‘麻溜儿’的跟俺跑呀!……”

  说罢,战智湛转身就跑,可跑了没几步,他扭头发现“三寸丁谷树皮”没跟上来。战智湛心急如焚,急忙循原路折返。只见“三寸丁谷树皮”仍然坐在原地不动,战智湛用毛巾捂着嘴,大喊道:“唐……唐处长,你受伤了咋的?啊?……你伤哪儿了?……能跑不?……”

  “我……我没受伤,是……是中毒了,跑……跑不动了,真跑不动了。你……你别管我,别卖一个搭一个,自己……自己逃命去吧!……”“三寸丁谷树皮”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的。

  “你他娘的再不跑就死定了!站起来!咳……咳……咳……跑呀!……咳……咳……咳……”战智湛急怒之下,刚一张嘴大骂,浓烟瞬时之间就灌进了他的嗓子里,呛得他泪水鼻涕一起涌出来。“三寸丁谷树皮”浑身是火,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战智湛架着他跌跌撞撞地向外面跑,没跑几步,“三寸丁谷树皮”的腿一软,又瘫在地上。战智湛急了,顾不得扑灭“三寸丁谷树皮”身上的火,把他抱起来扛到肩上,一脚踢开一根拦路的烧成火柱的房梁,疾步向外冲去。不知道跑了多远,渐渐感觉空气清新了一些,战智湛视线模糊,脑袋一阵眩晕,意识也渐渐的不清了。他就像力气都用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的“三寸丁谷树皮”也滚落在地,不知死活。恍惚中,战智湛影影绰绰的看到人们一拥而上,也不知道是几桶水浇到了他的头上。

  “大哥哥!……大哥哥!……”在救护车“哎呦……”“哎呦……”的叫声中,郑爽的娇呼更显凄惨。浓烟中,一个婀娜的身影向战智湛扑来,战智湛胸中一热,昏厥过去。

  听到这里,就连城府极深的姜站长也十分神往,他对战智湛说道:“小战,这位军地‘两栖’老英雄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听了他的英雄事迹,真想见见他。……”

  战智湛黯然说道:“可惜!……唐……唐处长已经……已经去世了!……”

  “啊?……”姜站长和王玉凤一起吃了一惊,全神贯注的听战智湛讲述唐穹唐处长人生的最后时刻。

  唐穹最后一次手术的时间很长,当樊金莲母女簇拥着他回到病房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可惜,专家也未能从死神的手中夺回唐穹的性命。半夜时分,战智湛忽然听到唐穹用很微弱,但却很清晰的话说道:“婧和睡了吗?……金莲……我……我很想听你拉《梁祝》。你能……能拉吗?……”

  战智湛心头猛然一震:“看来唐穹最爱听妻子拉的《梁祝》了,难道他是回光返照吗?……”

  当樊金莲的同事把小提琴送到病房时,已是午夜时分了,唐穹在弥留之际终于最后听到了爱妻的琴声。樊金莲噙着泪水,拉起了著名音乐家何占豪与陈钢先生创作的中国第一部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她的水平固然不及俞丽拿、盛中国等名家,但对于战智湛来讲也是大师风范。小提琴优美动人,鸟鸣般的华彩旋律,展示出一副风和日丽、春光明媚、草桥畔桃红柳绿、百花盛开的画面,让战智湛听得心神俱醉。战智湛虽然不懂小提琴,但小提琴揭示了梁祝真挚、纯洁的友谊及相互爱慕之情时,战智湛仿佛正和郑爽花前月下,喁喁情话。当小提琴曲急转直下,描绘了英台在山伯的坟前呼天号、纵身投坟的情景时,战智湛的心又紧紧地揪在一起。

  在妻子奏出梁祝犹如蝴蝶,在天上翩翩起舞缠绵悱恻的旋律中,唐穹缓缓停止了呼吸。

  唐穹因特大面积深度烧伤,引起严重烧伤脓毒症、多脏器功能衰竭,呼吸、心跳渐渐停止,经医院全力抢救,仍然无效,于四月十九日凌晨不幸去世,英年四十七岁。

  姜站长和王玉凤听到这里,无不唏嘘,潸然泪下。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