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八章世界上最长情的告白就是陪伴此生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第十八章世界上最长情的告白就是陪伴此生

  司暖五岁时第一次遇见顾白,小顾白面对父母因工作而离开他,哭得稀里哗啦,毫无形象。司暖上前拍拍他,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他,给顾白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司暖六岁时,一直是在父母的娇宠下长大的小女孩,天真无邪,活泼可爱,面对自己爸妈对从小离开父母,又缺少安全感的顾白,是百依百顺,百般照顾,让小小的司暖第一次产生了危机感,面对乖巧的顾白是处处找茬,成为了死对头,准确来说,是司暖把顾白当成了自己死对头。

  司暖七岁时,刚刚从幼儿园升为一年级,贪玩的性子一时还改不回来,老师留堂作业没有完成,司暖占着体重的优势让同桌的顾白帮自己写作业,可惜,两个孩子的字迹差的太远了

  司妈妈第一次被老师请去办公室喝茶了。司暖又吃了一顿竹笋炒肉丝,看着旁边没事人的顾白,心中暗恨不已。

  司暖八岁的时候,第一次拿着不及格的数学卷子回家,顾白也拿着满分的数学卷子一起回家了,司爸爸看着手中的两张卷子,嘴角微颤,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自己好歹也是中学老师,老婆也是正经大学毕业,怎么自家孩子的学习成绩这么愁人,难道自己一点学习的优良基因都没有遗传到吗,还是这孩子完美的避开了夫妻俩的优点吗。

  司暖十岁的时候,这回司暖没有闯什么大祸,倒是顾白闯了祸,顾白和同学打架,胳膊折了,还是右手,天天打着石膏,也不能背书包了,每天司暖沦为了背包小妹,司暖虽然很愤然,但是只在私下抱怨,也不敢和顾白叫嚷。

  因为顾白受的伤完全是受司暖拖累的,司暖和别人打架,人家扔的椅子碰到了无辜躺枪的顾白,碍于司暖苦苦哀求的份上,顾白自己抗下了,要不然司暖免不了一顿竹笋炒肉丝。司暖的小尾巴给顾白拿捏着,全天都在顾白身旁打转,随时供顾白差遣,日子过得相当苦逼。

  司暖十二岁的时候,同学们都在课堂上听课,认真记着笔记,顾白看了看同桌的司暖,发现她有些不对劲,脸色苍白,头顶微微冒汗,连忙问司暖什么情况。

  司暖说肚子疼,而且越来越严重了,顾白顾不上还在课堂上,连忙和老师报告要去医务室,顾白站在司暖身旁,司暖整个人无力的靠在顾白腰间,刚刚站起身,司暖连忙打了一下顾白,整个人直愣愣的,顾白顺着司暖的视线望去,椅子上一抹红,什么也没有说,默默的脱下外套递给司暖,耳尖微红,那一夜顾白失眠了。

  司暖十五岁的时候,收到了一封粉红色的匿名信,女孩神色激动,是超级激动啊,天天看顾白课桌抽屉里满满的都是粉红色信封,破天荒的,自己也终于收到第一封信,自己一定要保留下来,值得纪念啊。

  刚刚把信封打开,还没有认真研读一下内容,看看是谁这么有眼光,一只手从头顶伸过来,轻而易举的把信封拿走了,司暖愤怒的抬头望去,顾白眉头一皱,看了看内容,挑挑眉对司暖说“叔叔在隔壁班级,要不要给他看看”司暖立马秒怂。。。当晚,顾白在书桌前细细研读,神色晦暗。

  司暖十六岁的时候,顾白终于和司暖告白,守护多年,终迎来一缕曙光。

  顾白躺在床上,回想这么多年和司暖的点点滴滴,最近几天司暖对自己有些躲闪,原本还有点动摇的心愈发坚定,自己没有做错,司暖这个性子属于别人不逼一把,永远不知道着急,对感情这件事淡定的很,自己明年也许还要去德国,这件事情还是早点定下早安心。

  第二天清晨,司暖一家老小早早的就起了床,就连司暖这个万年不变的懒虫都起床了,着实有些奇怪呢!

  “阿暖,快点上车,我们走了”“来了,来了,妈,庙会还早吧”“还早什么啊,赶庙会就要早点,快点”

  原来是司暖老家的一种习俗赶庙会,一般一场庙会周边的十里八乡都会过来参加,是农村不可多得的娱乐项目,现在社会发展快速,大家生活条件好了,庙会都快成为老一代人的记忆了,现在很多小年轻都不知道庙会的存在了。

  前些年国家下放一批干部在基层,帮老百姓把地方农俗都捡起来,地方特色习俗也陆陆续续办起来了。

  今年的庙会就是乡政府文化站举办的,规模也比较大,很多在外务工的人都听说了这件事,热闹的很呢。

  来到庙会的地方,大老远就听见人群喧闹的声音,到处都是人,熙熙攘攘的,热闹极了。

  大家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停车,刚下车,就听见锣鼓喧天,前面有舞狮表演,道路两旁都是小摊小贩,都是一些特色小玩具,小孩子看的眼花缭乱,还有好些特色小吃,时不时还可以看见城管在转悠,看来今年的庙会办的很成功,又热闹又喜庆。

  “阿暖,你和小顾自己去玩玩,我和你爸去买点东西”“啊,妈,我也想去”“我和你爸去买点土鸡土特产,那边你去不去”“那算了,那味道升了天都”司暖猛摇头,顾白笑笑“那阿姨,我和阿暖去玩,爷爷奶奶怎么办”司妈妈看着身旁的顾白,笑道“奶奶他们去看戏,听说今年还有戏曲表演,我们送奶奶他们过去,你们俩别走散了,有事打电话给我”

  “好的,那阿姨,我们走了,你们也去吧,拜拜”

  顾白拉着司暖连忙跑了,司暖连连摆手,表示和爷爷奶奶一起看戏也没有关系呀,被顾白无情镇压,在长辈眼中,司暖在和顾白打闹,只有奶奶笑眯眯的看着,还朝司暖摆摆手。

  被顾白拉到一边,司暖连连摆手,终于挣开了手,揉揉手腕,怒道“疼死了,你干嘛”

  顾白看着低头揉手腕的司暖,嗓音低沉“阿暖,你打算躲我躲到什么时候”司暖动作有些停滞,语气稍缓“我躲你什么了,你真搞笑呐”“你没躲我,怎么不敢看我”“谁说我不敢啊”司暖猛的抬头,撞进顾白的眸中,满眼都是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司暖回过神,有些不自在,顾白看见就当没看见,神色自若,仿佛刚刚不是他。

  “前面有卖糖葫芦的,要不要吃”顾白拉着司暖往前走去,他们来到美食街了,到处都是特色小吃,看的人眼花缭乱,小吃的香味扑鼻而来,勾起司暖的馋虫了,抛开刚刚的异样,立马窜到摊位旁,吃的津津有味,顾白看着小姑凉无奈的笑笑,贪吃的人儿。

  人潮涌动,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时间仿佛静止,顾白看着贪吃的小姑凉挤在人海中就为了一串面筋,觉得心底柔软极了,果然情人眼中出西施,司暖好的坏的,香的臭的,在顾白眼中都是对的。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