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章:301宿舍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余海龙把自行车停到车库里后,提着帆布包往办公楼走去,他知道现在已经开学好久了,来报道的话得先找到班主任才行,他看到录取通知书上给他分的班级是高一.一班,他问清了高中部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是在三楼。

  他边看门牌边打听,在问了好几个老师以后,终于找到了他所在高中部高一.一班的班主任,余海龙看到他未来的班主任坐在办公桌前,似乎在写些什么,从侧面看上去是个很和气的中年眼镜男,穿着朴素,四十多岁左右的样子。

  “老师,你好,我是余海龙,是来报到的。”余海龙有些怯生生的说道。

  “噢,是你啊!怎么现在才来。”班主任转过头,露出一副和蔼的笑脸,余海龙看到他的那双眼睛,温和中透露出一些不可捉摸的意味,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只是表面温和,实际上深不可测。

  “今天是周日,财务和招生都没上班,你先去教室上课吧!等会我再安排人把你领到宿舍去,明天你再去办入学手续吧!”班主任收拾了一下办公桌,然后站了起来。

  “嗯,行,谢谢老师。”随后在班主任的带领下,余海龙来到了高一.一班,因为是周日下午,还没到上课时间,教室里乱哄哄的,有在座位上看书的,有凑在一起坐在桌子上聊天的。看到班主任来了以后,都纷纷从桌子上下来坐好,跟班主任打招呼,班主任点头嗯了几声。然后走到后排让余海龙先坐到后排一个没人的坐位上。余海龙坐下后,看到自己的同桌正趴在那全神贯注的看一本很厚的小说,看到他过来坐下,连头都没在抬。

  余海龙看到这同桌一眼,感觉他长的挺怪异的,属于那种让人过目难忘得类型,猛一看很像是电视剧《三国演义》里那个演凤雏庞统的,头显得很大,虽然是坐着,可依旧感觉跟身子不成比例,这个比例倒显得满脑子都是智慧,像凤雏那样一副很睿智的样子。

  “你在看什么呢?”余海龙首先开口了。

  “啊?什么?”这个大头同桌似乎这时才回过神来,注意到了余海龙。

  “我说你看的是什么书,这么入迷?”余海龙笑了笑,客气的伸出手,做出想要和他握手的动作。

  同桌赶忙站起来,合上书,搓了搓手然后和余海龙握了握手:“哎!你看我,光顾着看书了,没注意到你,什么时候来的?真不好意思啊!我这人就这样,我叫佟大伟,你叫我大头就行。”

  佟大伟站起来后,余海龙发现他挺矮的,比自己至少得矮五六厘米,这样显得头更大了,难怪叫大头。“我叫余海龙,今天刚来报道,以后多多关照。”余海龙客气的说着,他撇了眼大头刚才看的书,发现竟然是《三国演义》,“你挺厉害啊!竟然在看《三国演义》。”

  “哎!瞎看罢了!人丑就该多读书嘛!”这时班主任又走了过来,说:“佟大伟,你们宿舍现在是不是住了七个人?一会你把这位新同学领到你们宿舍去吧!睡哪张床你给张罗一下。”

  “行,老师,放心吧!我知道了。”大头满口答应着。

  “行,我先回去了,一会你让佟大伟带你去见见你的舍友去吧!跟他们多熟悉熟悉。”班主任说完就走了。

  余海龙随后拿着帆布包随着大头往宿舍走去,大头一路上边走边给余海龙介绍他们班的情况。

  “我们班主任姓康,叫康尧,我们都喊他康师傅,在我们学校这些班主任中,算是很负责的了。”大头向余海龙介绍道。

  “噢,能看出来,感觉挺和气的,不过我觉的他看着挺有能力的,不应该只当一个班主任的。”

  “嗯,你看出来了,我刚来的时候也这么觉的,后来我听说康师傅本来至少可以当校长的,只不过因为多生了个孩子,违反了计划生育,就被一票否决了,闹到现在只能当一个小小的班主任。”

  “唉!是挺可惜的。噢,对了,你来了多久了?”

  “从开学到现在半个多月了吧!不过这半个月光军训了,个个晒的跟黑鬼一样。你来的真是时候,明天才正式开学,早知道,我也跟你一样现在才来了。”

  说话间已来到了宿舍楼,大头把他领到了三楼走廊的尽头,推开了301宿舍的门,余海龙跟着进来后看了一圈,看到宿舍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一个大壁橱、一张梳妆台和五张上下架子床以外,什么都没有,壁橱也都空着,除了梳妆台上有几个杯子放了几只牙刷以外,连暖水瓶、脸盆、牙膏、洗发水、洗衣粉什么的,一概没有,简直可以用空空如也、家徒四壁来形容。“怎么宿舍里啥都没有?难道他们都不在宿舍里洗头洗衣服?”余海龙心中暗想。这时宿舍里两个正在聊天儿的舍友看到大头领着陌生人进来,都一脸狐疑的看着余海龙。

  大头跟他们两个打过招呼后,给他们介绍了一下余海龙,又给余海龙一一做了介绍,其中一个叫刘凯,长的像是城里长大的孩子,看着一脸严肃,不拘言笑;另一个叫小刘磊,跟刘凯他们两人是堂兄弟,老家都是东北的。余海龙感觉有些奇怪,这小刘磊看上去很壮,虽然不算高可一点也不显小,怎么会叫小刘磊呢?大头看出了余海龙的疑惑,给他解释道:“我们宿舍一共两个刘磊,为了区分就一个喊大刘磊一个喊小刘磊,之所以叫他小刘磊不是因为他小,而是另一个太高太壮,两个人一比,就显得小了,”余海龙“噢”了一声,才明白过来。

  随后,大头指着三个空余的床位对余海龙说这三个铺都没人,你可以随便选。余海龙看到两个上铺和一个下铺,然后毫不犹豫的选了那个靠窗户的下铺。

  “你运气挺好的,睡这个铺的兄弟昨天刚退学,好几个都还惦记着这位置呢!没想到让你给占了。”大头调侃的说着,然后帮余海龙把帆布包放到了床上,余海龙则边拿出行李整理铺盖边好奇的问大头:“退学?不是才开学没几天吗?怎么那么快就退学了?”

  “可能嫌学校孬吧!早死早超生,趁着还没开学,回去复读了吧!”大头这么轻描淡写的解释着,可余海龙觉的没那么简单,还没正式上课,怎么感觉出孬来了。他从一进来,就感觉这宿舍的气氛有些怪,刘凯跟小刘磊都有些拘束,从一进门的狐疑的表情到幸灾乐祸的眼神,猜不透他们在想什么,两人冷眼看着他收拾来收拾去一直一言不发,只有大头还不时的和自己说些闲话,似乎感觉这宿舍里的关系处的不怎么融洽。

  余海龙整理完床铺以后,走到壁橱前看着空荡荡的壁橱问大头:“这壁橱是没人用还是不让用,怎么里面什么都没有,你们的东西像暖水瓶、脸盆之类的都放到哪里去了?我的东西能放到里面吗?”

  “唉!”大头叹了口气,“这个呀!过几天你就知道了,你还是先收起来吧!哎!对了,你身上带钱了吗?”

  “带了点,不过不怎么多,怎么?你要借吗?”余海龙有些尴尬的问。

  “不是要借,你不要误会,我是提醒你,有钱千万别放在身上,得好好藏着,要不然回家的路费都得借。我们刚来的时候,因为没人提醒,才吃了大亏。”大头这几句意味深长的话让余海龙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他的心里直打鼓,心想不会真有人来宿舍敲诈勒索吧!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就到了上晚自习的时候,期间一直没有其它的舍友进来。余海龙来了没多会,刘凯跟小刘磊就先走了,最后余海龙跟大头直到快上课时,才锁上宿舍门一块去上晚自习。

  到教室以后,人差不多已经快到齐了,不过余海龙的前排坐位还空着,“要是两个女生坐在前面久好了,”余海龙在心里暗暗期望着。因为还没正式开学,教室里此刻闹哄哄的都在那闲聊,可能开学时间还很短,除了同一个宿舍的以外,互相都还不怎么熟悉,聊天也是以宿舍为单位在一块聊。大头还像来的时候那样,继续看他的《三国演义》,余海龙感觉有些无聊,拿过一本语文课本翻到《陈涉世家》看了起来。

  上课铃响了以后,余海龙看到一个少年从外面像一阵风一样跑了进来,最后还挟着阵余风跑到余海龙的前排,刚想坐下,看见坐在后面的余海龙愣了一下,然后嘻嘻哈哈的跟余海龙打了个招呼,把手伸到他面前说:“你好,你是刚来的吗?认识认识,我叫邵瑞图,你叫我闰土就行。”

  余海龙也楞了一下,刚想笑,还是忍住了,他在心里暗暗念叨着“邵瑞图一邵瑞图一少年闰土!”难怪会自称闰土,想到这,看到坐在前排的竟然不是女生,微微有些失望,不过没表现出来,他马上站起来握住他的手说:“幸会幸会,我叫余海龙,以后多多关照!”“哈哈,你说话怎么文邹邹的。”闰土笑了起来,这时余海龙注意到这闰土的外貌,头发很厚很浓密,留了一个中分头,前面的刘海染成了黄色,脸显得有些红,可能是干农活被晒的,看上去像是刚从农村出来的,头发染的有些滑稽,有些不伦不类,典型的杀马特造型。让人不得不联想到鲁迅笔下的闰土。

  “余海龙?这个名字挺霸气的,好像《康熙王朝》里有个于成龙吧!以后就喊你龙哥了。”闰土几句话就感觉跟他成了兄弟,关系一下子拉进了不少,“这个闰土,倒是挺会拉关系的,”余海龙在心里暗暗感叹到。

  “你是不是搬到我们301住去了,而且还是靠窗的那个下铺?”闰土接着问道。余海龙点头“嗯”了一声。“那以后我就是睡在你上铺的兄弟了,”说着用手拍了拍余海龙的肩膀。

  “等会我同桌来了以后,你也认识一下你的邻居,”闰土坐下后,转过身继续跟余海龙套近乎。余海龙问闰土:“什么邻居,是宿舍里睡在我右边的兄弟吗?”“是的,睡在你旁边的兄弟叫朱萧虎,他既是我们宿舍舍长,也是我们班班长,你多跟他搞好关系,吃不了亏的。”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余海龙一眼,闰土似乎变的严肃起来了,余海龙不解其意,可又不知道该不该问。这时大头插话说:“朱萧虎他爷爷没退休前是我们县法院的副院长,他愿意罩着你的话,就没人敢惹你了。”

  余海龙笑了笑,不解的问:“既然有这么厉害的爷爷,怎么还会来我们这种不入流的学校上高中呢,托托关系,一中二中不都随便进吗?”

  大头摇了摇头说:“听说他爷爷是个老革命,一辈子刚正不阿,两袖清风,一心为民,从来不以权谋私,不管是谁找他托关系走后门,他都严词拒绝,肯定也不会为他孙子走后门。因为这好像也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才一直到退休,都是副院长,没升上去,因为这样,所以朱萧虎才来我们这样的烂校。”

  “说曹操曹操到,看到了吗?你的邻居来了,”闰土指着从门口进来的那个高个子对余海龙说。

  余海龙转眼望去,看到那个高个子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等他走近了以后,余海龙才看清他的样子。感觉长的很成熟,不像高一的学生,倒像高三的学生,穿着时髦,留着一个刘德华式的七分头,给人第一感觉是此人派头十足,很有气势,走路昂首挺胸的,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他走过来看到余海龙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拍了拍闰土的肩膀,在他身旁坐了下来。闰土说:“虎哥,一下午没见你,你干啥去了,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不是没事干嘛!在路上遇到大刘磊跟方迟,就一块去上网了,辛亏提前下机了,要不然真的就迟到了。”朱萧虎这么回答着,余海龙则在后面听着。

  “早知道就跟你们一起去上网了,怎么就你回来了,大刘磊跟方迟呢?”闰土又问,“在后面,这就到了。”果不其然,他刚坐下没两分钟,余海龙又听到教室门口传来脚步声,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人。

  余海龙看到前面那人身材魁梧,五大三粗,又胖又壮,身高得有一米八多,体重少说也有一百六七十斤,长的跟鲁智深似的,像个农民工,一点也不像个高中生,穿着一件短袖T恤,手臂上露出半截纹身,似乎纹了一条龙。后面那个人则白白净净的,不矮不胖,是个帅哥,穿着一身的阿迪达斯运动服,看打扮像个富二代,在大多数是农村生源的一群学生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他们两人走进来以后,一个走到教室最后排角落座位坐下,一个走到闰土朱萧虎的前排坐下。余海龙心里暗想:“这两人肯定就是大刘磊跟方迟了,加上他们两人,整个宿舍八个人就都到齐了,以后他们就是自己的舍友了,不知道他们好不好相处!感觉除了小刘磊跟刘凯比较冷漠以外,其他几个都还算可以……”

  这时大头给余海龙介绍道:“那个大胖子就是大刘磊,我们班最壮的,穿阿迪达斯那个,也是我们宿舍的,叫方迟,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我们宿舍一共八个人,现在你都认全了。”

  余海龙点了点头,没有说别的,低下头开始看书。

  ‘叮…铃…铃…,’晚自习下课以后,教学楼闹哄了一阵后慢慢的变的安静下来,而宿舍楼则变的吵闹起来,余海龙特地到校外小卖铺买了一盒烟,打算去宿舍跟这些新舍友搞搞关系。

  刚进宿舍楼,就看到好几个裸男拿着脸盆在楼道里跑来跑去,有的跑到洗刷间洗冷水澡,有的刚洗完出来。余海龙皱了皱眉头,感觉在楼道里裸奔有些不可思议。他回到宿舍后,发现除了小刘磊跟刘凯半躺在床上小声聊天以外,宿舍里还有一个不认识的鸡冠头胖子坐在床头在跟大头聊天。余海龙对这个鸡冠头胖子没有印象,感觉不像一个班的,他穿一件印着切格瓦拉头像的T恤衫和一条非常肥大的牛仔裤,配着他的鸡冠头,看着就像不良少年。这鸡冠头胖子看到余海龙进来后问:“哎!哥们,有烟吗?借根抽抽。”

  余海龙不好拒绝,于是掏出还没拆封的烟,拆开后掏出两根分别递给大头和鸡冠头胖子,大头摇了摇头,表示不抽,那鸡冠头胖子接过后却两眼放光,露出一副贪婪的样子,天也不聊了,叼着一根烟,又要了一根夹到耳朵上,然后嘻嘻哈哈的走了。

  余海龙刚想问大头这胖子是谁,大头却叹息道:“唉!完了,你要把鲨鱼招来了,除了提醒你不要带钱,还忘了提醒你不要露富了。”

  余海龙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他心里寻思着:没露富啊!只不过买了一包烟而已,难道那胖子会去举报他抽烟!”

  这时大头告诉余海龙说:“那个鸡冠头胖子是“够级会”的……,他回去以后告诉他的那些兄弟,他们就都知道你有烟了,会一个一个的跑来问你要烟抽,你这盒烟撑不了半个小时就会没了……”

  大头的话把余海龙说的目瞪口呆,“这不就是敲诈勒索吗?跟明抢有什么区别,宿舍里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了?”

  果然,大头的话说完没一会,刚才那鸡冠头胖子又回来了,他还领着两个同伙,一个秃子和一个穿迷彩服的瘦子。

  “嘿,兄弟,听说你有烟,也给兄弟根抽抽!”那个秃子首先对余海龙说。

  余海龙又不情愿的掏出烟,一人发了一根,发完坐到自己的床上发呆,那个鸡冠头胖子则掏出打火机给秃子和迷彩服瘦子点上。

  三个人抽了两口以后,秃子跟迷彩服瘦子贼头贼脑的在宿舍里看来看去,那鸡冠头胖子看到坐在床上发呆的余海龙,叼着烟嘻嘻哈哈走了过去,坐在余海龙旁边,拍了拍余海龙的肩膀说:“嘿!兄弟,你刚来的?身上带钱了吗?借兄弟点,明天就还给你。”余海龙突然意识到这是来敲诈的了,他摇了摇头说:“没有。”

  “没有?不可能吧!”鸡冠头胖子冷笑着说:“刚开学哪能不带钱呢?能让我搜搜吗?”说着把手向余海龙的裤兜里摸。

  余海龙推开他的手,冷冷的说:“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是什么性质,你这是在敲诈勒索,你知道吗?”

  “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听听!”见余海龙这样的态度,那个胖子把烟一扔,站起来恶狠狠的抓住余海龙的衣领,恐吓道:“嗬!感觉你挺拽啊?你跟谁混的!”

  大头看情况不妙,赶紧过来打圆场,他劝那个鸡冠头胖子说:“这兄弟刚来的,不懂事,身上确实没带钱,你就别为难他了。”

  这时朱萧虎和方迟也回来了,刚进门就看到那鸡冠头胖子抓着余海龙的衣领,知道情况不妙,朱萧虎走过来跟鸡冠头胖子说:“行了,给我个面子,别欺负人了!”

  那鸡冠头胖子看到朱萧虎来解围了,就顺坡下驴“哼”了一声,松开了余海龙的衣领,这时小刘磊跟刘凯都把目光都投向这里,不过两人则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那鸡冠头胖子看了朱萧虎一眼:“行,今天就给老院长的孙子一个面子。”说完他朝秃子和迷彩服瘦子摆摆手说:“我们走!”

  在鸡冠头胖子在跟余海龙“借钱”时,那秃子跟迷彩服瘦子也没闲着,两人一边叼着烟一边翻箱倒柜的如入无人之境,不仅把壁橱的每个门都打开看了一边,还把余海龙的帆布包打开,看到里面有几张余海龙带的油饼,二话不说,都没来得及招呼鸡冠头胖子,他俩拿起来就吃了起来,根本不外乎油饼是谁的,连问都不问,比自己的还随便。在鸡冠头胖子喊他们走的时候,还又问余海龙要了两根烟,自大地连宿舍里的其它人都不看一眼,就昂着头出去了。

  余海龙看着着这几个人如狼似虎的样子,心里涌上一种说不出的愤慨,他不是心疼这包烟和这些油饼,而是这几个人怎么可以嚣张跋扈到这种的地步。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