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章 革命军登场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亚瑟森林外围的一座木结构小酒馆里,不时传来一阵阵嘻嘻哈哈的玩笑声。这里的人,可完全没因为外面的雷雨天,影响自己的心情。他们依旧谈笑风生,气氛自然轻松让人愉悦。往往这种时候,总有不合时宜的人,会因为玩笑开的过火惹出事端。

  “拉其!你今天在森林里被几只赤炎狗追的有点狼狈啊!”:一位满脸棕色大胡子的白胖子带点调侃性质的说。

  “死胖子!闭上你的嘴!如果你再敢诋毁我,我就把你的脸塞到赤炎犬的屁股里!”拉其趁着酒劲带点愤怒的说到。

  拉其这群年轻人是附近村庄的狩猎人,很多出身贫穷的普通青年为了生存,不得不到亚瑟森林外围碰碰运气。亚瑟森林大的漫无边际,他们可不知道到底通到哪里。因为越深处越危险致命,只是在外围狩猎就经常让他们碰一鼻子灰。甚至有好多伙伴,兄弟手足,在那里丢掉了性命。今天拉其和他的伙伴们,在猎杀几条赤炎犬时遇到了麻烦。他们五人的小队有两人被严重的灼伤,这事故有点不可思议。赤炎犬虽然是三五成群,但是比起电狼、黑豹或者爆狮这些猫科魔兽可是容易得手的多。赤炎犬和它们的名字一样,通体赤红色,身上有着发光的岩浆色斑纹。脾气异常暴怒,但综合战斗力并没那么强悍。

  今天拉其遇到的这几条,和往日的却有点不同,其中有一条个头明显要大。颜色也红的鲜艳,是他们见过最漂亮的,没有之一!这样的狗皮,拿到镇上拍卖最少也得200个金币吧!但是在追捕准备猎杀的时候,它竟然奇迹般的变成了紫色,而且吐出了森白色的火焰!然后就变成他们三个人,抱着两个受重伤的伙伴狼狈的逃离。村里德高望重的灰胡子先生说他们是被魔法烈焰灼伤,他这辈子也是头一次听说赤炎犬会吐火焰。而且这火焰烧灼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被烧灼的人表面看不出任何异样,但是被烧灼处却感觉疼入骨髓,无法忍受。

  灰胡子先生年轻时候也在军营里呆过,多年前的亚瑟森林魔兽暴乱,他也参与了镇压。因为他懂得魔法,而被大家尊重。要知道魔法师在这个世界实在太稀少了,但不知什么原因他却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沉沦。好多年轻人问他,他只是说他看透了一切,万事讲究的只是自然,所以一切顺其自然就很舒服。要不然以他的能力,去帝国也是会被魔法公会接纳吧。灰胡子先生用灵魂禁锢封住了两个人受伤的部位,以免灵魂继续受到反噬。但是他们却像残疾人一样,再也不能控制他们的手脚。拉其也是满心苦恼,烦愁不安。一个人返回亚瑟森林,又不知如何是好,想去报复却知道那只是徒劳无功的送命罢了。身为平民的他们对这种事毫无办法,灰胡子先生也只能压制,不能根除。焦急无措的拉其,只好来到酒馆痛饮几杯。几杯酒下肚,默默在心中做了决定。他知道时间根本不允许他去王城找医疗系的法师帮忙,即使到了王城以他的地位,也见不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尊贵的法师。他之所以这么想其实是自己的潜意识在逃避,因为他不想看到从小一起亲如手足的同伴七天后死去。灵魂禁锢后,灵魂能量就不会流通,和身体器官一样,缺乏养分的循环,时间长了也只会坏死消逝。

  那个不识趣的胖子,只是在远处看到他背着他的小伙伴拼命的逃跑,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乡下人大多数是心地善良,可能活的略微粗糙,不如那些城里的贵族。但是绝对没那么刻薄的故意挖苦别人。但是这一句小小的玩笑就如同点炮仗的火,正巧点在了心急如焚失去理智的拉其头上。

  胖胡子有点气愤的拍桌而起,一边大步走过去,一边说到:“看来你是需要有人让你清醒一下了小狗蛋儿!不然你都不知道我胖胡子的胡子为什么那么长!“

  胖胡子只是想给他自己找回一些面子。他们作为邻村,在森林也多次互相帮助。他也不知道拉其今天吃错了药还是喝错了酒,或者狂犬病发作。

  胖胡子几步就走了过去,毕竟小酒馆并没那么大。胖胡子砂锅大的胖拳头朝着拉其的脸砸了过去,只听轰的一声拉其就像个沙袋飞出去几米远。胖胡子的拳速其实比平时慢了很多,因为他并不想真的打上去。只要拉其愿意可以很轻松的躲开那挥舞的拳头,大伙都看得出来。但是拉其并没有躲,因为他被自责恐惧愤怒冲昏了头脑,在酒精的作用下迷失了对大脑的控制。

  他鼻血横流一半的脸也水肿起来,他愤怒的咆哮道。:“你给我去死!‘尖风刺’!”

  带点自责的胖胡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慢了半拍。再想去反应已经迟了,他做梦都没想到拉其会对他使用出杀招,这是拉其最引以为傲的招数。强大的旋转气流形成一个空气锥子,先是破点然后以点破面。多次击破过石头龟的防御,将其甲板震碎。如果这拳打在他的脸上很可能头骨都会被打碎,就算打在身体上内脏也会因此破碎吧!拉其也好像突然清醒了点,但是带着对赤炎犬怨恨的拳头却已经收不回来了。拳头带着恐怖尖锐的空气摩擦声呼啸而去,速度极快。。。。。。

  “哎!好伤脑筋!本来还想安安静静的喝杯啤酒。。。。”酒馆昏暗的角落里传来一句莫名奇妙的话。

  只听见空气中传来一阵尖锐的撕裂声,然后又传出好像是钻头钻到坚硬岩石摩擦声,然后又传出拳头打在岩石上一样的闷响声,然后又传出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又传出拉其痛苦的哀嚎声:“啊!。。我的胳膊!我的手臂!”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之间。

  刚刚就在拉其的拳头即将打到胖胡子的时候,一个模糊的身影挡在了胖胡子的身前。

  “呀!有点糟糕。。实在太抱歉了!我好像搞砸了。。。”神秘人一边挠头,一边尴尬的苦笑,连忙道歉!

  拉其却因为剧烈的疼痛变得清醒了,对他刺激最大的却不是手臂的断裂。而是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这样?一屋子酒客更被惊掉了下巴,地上坐着的胖胡子一身冷汗,有人手里的酒杯都不自然的掉在了地板上。。。玻璃碎了一地。。。

  此刻屋外的雨下的更大了,闪电也越来越震耳欲聋。闪电的光映在了那张年轻的脸上,一张清瘦的脸,一张平常却刚毅的脸,一张单眼皮却充满魅力的脸,一张说不上英俊却迷人的脸。看上去似曾相识,又那么陌生。看上去那么亲切,又那么冷酷无情。深邃的眼睛清澈,却又像个黑洞,把一切都看穿了似的。拉其那一刻和所有人都是一种感觉,有点发毛,满身的鸡皮疙瘩。这人看上去如此的年轻自然,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可是刚刚明明坐在同一间屋里喝酒,却没意识到,没觉察到这样一群人的存在。拉其甚至在这一瞬间忘记了疼痛,内心完全被震惊代替。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位年轻人敞露在黑风衣下的身体。他竟然赤裸着上身,直接披着一个黑色风衣。之所以没有被这么滑稽的人逗笑,是因为那恐怖的身体!那身体恐怖并不在于肌肉多么的发达,而是疤痕!那诡异疤痕的皮肤,却异常的光滑,就好像一块钢铁被打磨抛光似的。身上的肌肉一点也不夸张,但是异常的流畅,没有任何多余的脂肪。完美的体脂率,完美的身体,完美的和纹身似的疤痕,给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如果之前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他,可能会被人误解成变态吧!但是现在却没人那么认为,因为拉其的‘尖风刺’轰在他的胸口,他竟然毫发无损!甚至都没有后退一步!而拉其的胳膊却竟然寸寸骨折。多么恐怖的防御力,这是他们这些乡巴佬没有见过的!绝对意义上的强者!

  拉其痛苦咬着牙,如果只是单纯的骨折,像他这样的汉子,他是绝对不会叫出声来。刚刚那愤怒致命的一拳,好像轰在了不知道多少吨的钢板上,那‘钢板’纹丝没动。而应力作用使他的胳膊从拳头到肩甲寸寸断裂,毫不夸张的形容!那力量如果打在岩石上,都能被岩石仅有的弹性卸去力量。而这次的攻击,好像被同样力道的攻击制止了,但更糟的是所有的能量带来的冲击震荡都被他承担了。所以拉其才会那么痛苦,那一刻再也坚持不下去痛苦的嚎叫出来。此时的他完全被疼痛碾压了,疼痛使他控住不住自己的神经系统,他开始流汗。可能下一步就要昏迷,情况就是这样。

  胖胡子也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站了起来。不知所措,他不知道站在这个年轻人身后就打招呼?或者是绕过去。。。

  不过此刻并不需要他说什么。

  “。。。好像搞砸了!。。。那个。。。丽斯帮帮我吧?!”年轻人有点羞涩无奈的转身对着角落里说道。

  “真是个笨蛋!别来烦姐!真不知道一个下贱的贫民为什么也敢来麻烦姐!”一位披着黑衣的神秘女子,悦耳的声音传来。

  不用问那女子的样貌!因为光那悦耳的声音就让人灵魂荡漾,宛如天使般的动人心弦。世界上可能再也没有如此美妙的声音!

  “丽斯!姐!亲爱的敬爱的姐!好姐姐??。。。我有点说不下去了,有点反胃。。”年轻人有点被自己的甜言蜜语恶心到。

  ”是的呢!姐都有点想吐了。。。别再下贱的拍姐马屁了!笨蛋!。姐还没喝尽兴,不要烦。”神秘女子有点不耐烦的说到。

  “丽姐!你就帮帮待巴鲁吧!要不那家伙要烦死人了。”又一个年轻女子温柔的小声说到。

  酒馆里的人,都偷偷的望向那个昏暗的角落。他们既害怕又好奇,究竟这是一群何等身份的人?可能他们是羡慕或者是仰慕吧。因为他们只是一群王国里最底层的百姓吧,遇到村子里的长卫都得低头示好,更不要说这群深不可测的大人物。

  ”姐是挺想帮待巴鲁!可是姐真的挺烦这个寄生在他身体,控制他大脑的笨蛋!也不知道这个笨蛋,为何能占据待的大脑的。我真想把待的脑袋割掉,把他挖出来杀死!。。。竟敢优先控制姐心爱待巴鲁的身体!。。。诶呀!姐好像喝太多,好失态。”神秘女子有点脸红的摸着自己的脸。

  但是她终于站了起来,边走边说:“不过你得答应姐,等姐救了这个下贱的贫民,你得给姐把待巴鲁放出来一会儿!”

  “可是我翻了他的记忆,他好像对你没好感,丽斯!”年轻人既无奈又吞吐的说。

  “笨蛋,闪开!别挡姐!”神秘女子伸出纤细玉白的手,然后用手掌报复性的推向死待。

  (为啥叫死待?因为原本的待巴鲁死亡后,又经历天降奇迹,复活了。不过复活的他却是依赖别人的灵魂。就好像一个人换了灵魂,身体和灵魂都受到了改变。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待巴鲁会现身,变成他之前再世的人格。所以现在待巴鲁,可以说是活着,又可以说已经死去了。所以我们的男主,就是这种复杂的情况。当然这是有好处的,在某种时刻。但目前阶段有点掉链子。。。)。

  神秘女子的手掌出现黄色亮光,亮光结成一张圆形能量网,能量网上闪烁各种神秘的字符。手掌周围的空间能量波动,空气时间似乎都有点扭曲。之见她手掌轻轻拍在死待肩膀上,死待就‘砰’的一声像炮弹一样,从窗户弹飞了出去。原处只留下黑色的袍子,然后尴尬的坠落在地。

  酒馆里的所有人惊的眼睛都要飞出来了,嘴巴貌似和脱臼了一样张着,甚至有的人嘴里的酒都控制不住流出来了。他们觉得这一分钟的信息量只多,多到不能理解,也完全听不明白他们之间奇怪的谈话。

  死待撞破窗户后还是和炮弹一样撞过路面砸倒一颗又一颗大树,可能是因为怕飞的太远走回来费劲。所以死待动了动手指,在身体下的土地里钻出来许多铁沙子。然后这些沙子迅速结成一堵墙,还有一部分结成海绵一样结构的弹力网。似乎这些铁砂受到磁力影响,意思它们是有正负极的。同极相吸,异极相斥,利用这个原理死待瞬间就停了下来。这下大家知道为啥,死待会光着膀子只披着一张黑披风了吧,可能最近经常被虐。

  神秘女子摘下了披风上的帽子,露出了金丝一样的秀发,头上带着水晶一样的透明发冠。它没有王冠那么大,可是也镶满了各种能量宝石,存储空间宝石。光是这顶发冠就可以买下一座城,拉其所在的王国是东十二国,最偏远的也是最小的一座王国。所以这群平民平日里哪里见过那么高贵的贵族,只是看到这个发冠说她是哪个国的公主都有人信吧。

  (东十二王国,西十二王国,都属于帝国。听命于帝王,就好比帝国有24个省吧。每个王国独自治理,只要他们每季度上交足够的税收,就会安然无恙,帝王掌握着绝对的财富。没人敢不按时上交,如果那样倒霉的可能就不止国王了。因为帝王城拥有的实力无人敢质疑,也无人匹敌。)

  顺着她美丽秀发往下看,那是一双如水般清澈的眼眸。那瞳孔竟然是蓝色的,宛如宝石一般散发出淡蓝色的光晕。有人已经开始胡乱猜测,他们内心激动心跳加速。没错!是精灵族!又不对!因为她的耳朵是圆的。。。。。想着想着他们的内心更加复杂了,更加澎湃了,更加的疯狂了!因为她的父母亲中绝对有一位来自精灵族!精灵族可能是传说中的存在!别说世人,哪怕就是二十四王国的国王,可能接触过精灵族的也没有几人吧!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哪个尊贵的精灵肯自愿的放下自己高贵的身份,和人类生孩子。传说精灵族是神的后裔,有神的血统,所以他们天生就懂得魔法。而且他们不愿意传宗接代,因为他们的能量是递减的。两个精灵族省下一个孩子,就会变成三个人平分两个人的遗留下来的神的能量。一个人类一个精灵族结合诞生孩子,因为基因差异可能能量分配会变成五五开,或许新生儿因为体质摄取能量会更少。历史的史册也对这种事件秘密记载,这种几率不是你活一辈子就能见到的,比你亲眼见到上帝的概率大不了哪里去。

  所有人都不敢确定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就算他们说出去他们看到了精灵族,别人也会说他们喝醉了酒。精灵族平时都会用魔法幻化成人类的模样,可能她实在不常饮酒不胜酒力,所以露馅儿了。但是她太美了!高高的鼻子,粉嫩的嘴唇,修长的脖子下傲人的胸,皮肤白占散发出淡淡的白光。看一眼就有种要挖掉眼睛的罪恶感,因为那是多么纯洁,多么美丽,多么的神圣啊!刚才还有人因为她话里说贫民下贱而感到心里不满,此时他们才觉得这是他们的荣幸,只要她愿意甚至宁愿有种为她当牛做马的冲动!那些贫民是不敢再往下看了,但是我们必须往下说。傲人挺拔的胸部下是纤细的腰,丝毫没有赘肉。白色的连衣裙,包裹着丰满的翘臀。这完美的身材仿佛是上帝亲手塑造的,那高挑的玉腿,黄金分割的身材比例。像胖胡子老实巴交性格的乡下汉,都不敢在多看一眼,因为实在克制不了自己的心跳。心率不齐,心率失常,心率过快,在看一会儿可能会有猝死的危险。大家可能都有这种错觉吧。。。

  (丽斯的面纱就被揭开了。。。。)

  丽斯手像前伸去,口中默念咒语,拉其就飘到了空中,他那骨折的胳膊慢慢化作死灰,缓缓飘落而下。而肩部马上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新肉,那新生的血红的肌肉充满活力于能量。眨眼时光一条新生的胳膊就长成了,比之前的更强壮。之所以她不直接接骨,而选择再生的手法,是因为她的高贵完全接受不了那么低级的方法。对于拉其这种实力不高的人来说,为他重生一条更强大的胳膊完全是小意思。如果她为更强大的人重生躯干,想要和之前一样强大,难度就很大了。因为这不是变戏法,就好比你让一个能举重100斤的拿起1斤重的物体,简直是异常的轻松。如果让她举起150斤,可能需要奇迹。上帝是公平的,所有事情都在一些规则里,才是合理的,魔法世界也是这样。

  拉其缓缓张开双眼,感受新生躯干前所未有的力量,然后满是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天使。他仿佛置身梦境,不知说些什么,不知在想什么。只是突然跪在地上,哀求道“尊贵的法师小姐,请您救救我的同伴吧!”

  而丽斯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黑色的袍子从空中漂浮过来套在了身上。她是不懈和这些贫民百姓有什么交集,因为在她眼里他们对她并没什么价值。如果不是因为死待和米伽的缘故,她才不会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于是她仿佛和没听见拉其的乞求似的,转身坐回自己的位置。

  这时,死待也回来了。除了破烂的裤子有点显得狼狈,整个人还是显得神采奕奕。看着跪在地上是拉其,无奈的摊了摊手。

  “雨小了一点了,我们得出发吧boss?‘战’那家伙,还等着我们呢!”酒馆的角落里传来一句极其有磁性的声音。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封面页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