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八章 新兵营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第二天早上,韩田和宋岭就跟着早起进城的人群进入了恩波县城。由于是战时,城门口的官兵检查的非常仔细。恩波和恩利县一样,都是个小县城。由于秦朝一直都是大风朝的附属国。这里虽然是边境,但并不是百战之地。人们都习惯了平静的生活。一年多前,秦朝的突然侵略也只是想表明一个态度,秦正式从秦国变成了秦朝,再也不是大风朝的附属国了。也只是派出了秦风的一个奇袭营,打下了一个恩利县而已。而大风朝也没太大的反应,也没有增兵。还是用常年驻守在这里的风虎营进行防御。东北,西南,南方的战局都不理想。就属这西北和海上还算安静。

  韩田两人进了城,一边随便溜达着,一边找着征兵处。由于时间还早,两人也不着急,并没有向人打听。

  突然发现市场上有一处人群密集,好像发生了什么事。韩田本着有热闹不看王八蛋的心理。拉着宋岭挤了过去。

  挤到近前一看,韩田乐了。原来是昨天遇到的那个劫匪正拉着一个官员在告状。

  “大人,你可要给我做主啊,昨天我在城外碰到了两个人,一个玉树临风的瘦猴子,一个寒如雪的垃圾桶。这俩人把我给打劫了。抢走了我身上唯一的两文钱,害的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呐……”

  这个当官的听的直迷糊,这劫匪把韩田胡扯的几句话也当真了。听了半天才想明白这人是被打劫了。“我明白了,那你是干什么的?”

  劫匪:“我是一名劫匪。”

  “劫匪被劫匪给打劫了?”这官员把他推开。“你这事儿我管不了,别说你个劫匪被人劫了,就是老百姓被人劫了我也不管。你看清了我的服装,我来市场是收税的,我是税官!你让人打劫了得去县衙。”

  劫匪可不听他说,一直在不依不饶的拽着他的衣服诉说着他的悲惨经历。

  最后,这税官实在受不了了,在付出了两文钱的代价后,终于摆脱了这个劫匪。

  韩田在人群里看着,心里鄙夷“什么劫匪,这不就是要饭的。为了两文钱这也太丢人了。早知不要他那两文钱了,两文钱,对了,我的那两文钱呢?”

  韩田找遍了浑身上下也没找到那两文钱。同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两文钱把自己的二十两银子也拐跑了。

  “小岭,你看到我身上的钱了吗?”

  宋岭:“钱我没看到,但我想应该是被人偷了。刚才我看到了一个小子在你身边挤,应该是被他偷走了。”

  韩田大怒:“你是不是傻!知道那是小偷怎么不抓住他,把我的钱抢回来!”

  宋岭:“我不是傻!我也不知那是小偷。知道你钱丢了我才想到的!”

  韩田气立刻消了,这事儿不能怪宋岭。他也是第一次出远门,没有经验啊!可我也没发现谁偷我东西啊。

  韩田:“小岭,赶快去找征兵点。要不我们该饿死了。”

  两人这才开始着急。不过这征兵点也好打听,自从一年多前这里开始了战争,这个设在县城里的征兵点就没撤下来过。

  大风朝采取的是自愿兵制度。只要年龄合适,是自愿报名的。这和历史情况有关系。大风朝属于百战之地,从来都是民风尚武。所以国家不愁兵源。再加上大风朝国力并不强,养不起那么多军队。所以每个大营的人数都是定好了的。十三大营定好的兵力是一营一万人。但因为历史上的种种原因,有多有少,像韩田爷爷的风马营直接被取消编制了。虽说还叫十三大营,也只是人们叫顺了口,实际就剩十二大营了。像龙蛇两营拱卫京畿,再加上两营的预备役,人数就多了。预备役其实就是给朝廷官员的子女亲戚镀金的地方。但真正两营的人马战力却是不俗。和平的地方人数就少一点,就像这风虎营,人数就常年不到一万。这是起了战事,不然还不一定征兵呢。

  韩田和宋岭来到征兵点,手续极其简单,只要证明了身份没有问题。办齐了手续,就领着人去集合了。等凑够一车人,就直接拉到了位于康德城外的新兵营进行训练。虽然都是在城外,但是是在远离恩利县方向的地方。也就是说是属于后方。康德城不破,新兵营就是安全的。新兵没有战斗力,当然要安排在后面。

  等韩田和宋岭一上了车,碰见个熟人——那个劫匪。三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都知道这里不是闹事的地方。

  实际上宋岭碰见了两个熟人,还有一个就是偷韩田钱的小偷。宋岭碰了碰韩田,低声说道:“哥,你看最里面角落坐着的,就是偷你钱的小子。”韩田打量了一下那个小子,长的是有矮又瘦,比宋岭也高不了多少。“我知道了,以后再找机会跟他算账。他最好去祷告,千万别落在我的手里。非得打他个万朵菊花开。不对,是桃花。小岭,你别误会,是桃花开。”

  宋岭并不明白韩田在说什么。可韩田也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他们这一车都被编到了一个小队。一个小队十个人,就是这一车的人。

  在领装备的路上韩田叫住了那个劫匪。“我说劫匪啊!”

  “我不叫劫匪,我有名字。我叫赵力。祖上是大名鼎鼎的军事家,赵设。”

  “行了,就叫你劫匪了。你怎么来当兵了呢?”

  “我本来就是来当兵的,只不过路上盘缠都救济灾民了,看你们穿的不错,我打算劫富济贫。把钱分给穷苦的老百姓后再过来当兵,保家卫国。”

  要不是韩田在市场上看到他那无耻的样子,和他祖传的宝剑。没准还真信了。

  韩田心里骂“还赵设的后代,我信你个大头鬼。”韩田赶紧结束了聊天,知道这劫匪没一句实话。

  回到宿舍韩田找到了那个小偷“你偷了我的二十两银子,就跟没事人似的跑来当兵?”至于韩田抢来的那两文钱被他自动的忽略了。

  “我偷了你的钱?你有证据吗?没有可别乱说,我可是清白家的孩子。”

  韩田一时语塞,还真拿不出什么证据。“别让我抓到你,你个小偷。”那小偷也没理他,去睡觉了。

  新兵营的日常是枯燥乏味的,早上跑步,上午练体能,下午练兵器,射箭,骑马。晚上还得上文化课,就是些基础的口令,旗语。还有各种的战阵,队形。

  新兵营学的很杂,没有什么固定的科目,主要还是以体能为主,再看看有没有在其他项目上的人才。

  几天的时间韩田把他这一个小队的情况都熟悉了。他所在的这一个小队的对长外号叫“大块”。因为年纪最大,刚入营的时候就被安排上了个队长的职务。大块人长的人高马大,一米九多,力气也大。但为人却非常的随和。也没见过他发脾气。大家和他关系都很好。

  劫匪不用说了,就是总爱吹牛。

  那个小偷名字叫邱和。韩田说他的名字真不适合当兵,还没打仗呢,先求和了。外号叫鬼手。这外号应该是他自己起的。跟人打招呼都说“你好,我是鬼手。”

  还有五个人是,蚂蚱,个不高,圆脸,跳的很高。

  三东,家里排行老三。

  小解,不是因为姓解,是因为半夜总起来上厕所。“可能肾亏”这是韩田给他的评语。

  老实,就是个老实人。

  磕巴,嘴有毛病。

  最让韩田吃惊的是宋岭。他来到新兵营以后话并不多。除了和自己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那么能唠叨以外,平时竟然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有时韩田偷看他,都怀疑是不是他爷爷化妆替他来当的兵。

  有次闲着没事,韩田把宋岭拽到了一边。把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宋岭的回答让他跟诧异。“我从小就没有父母,只有爷爷这一个亲人。可爷爷因为我父母的离去一直都不开心。把什么事都埋在心里。我懂事后就故意多说话好逗爷爷开心,自己也开心一点。对于陌生人我真没什么好说的。要不是我从小就认识你家里人,我估计我的话也没多少。”

  韩田:“好啊,宋岭!原来你天天和我啰啰嗦嗦都是在逗我玩呐!”

  宋岭:“不是,我一跟你在一起就觉得特别的亲近。自然而然的话就多了起来。再说我离开家的时候爷爷特意嘱咐过我,说咱们的事都是秘密,轻易不能往外说。特别是我话还多,让我少和别人说话!”

  韩田这才明白宋岭并不是天生的话唠,这只是和自己亲近的表现。

  又过了几天鬼手主动找到了韩田。把自己的情况说了。并求韩田不要把自己是小偷的事情告诉别人。韩田听完他的故事,同意了。

  原来,鬼手就是恩波县本地人。从小就是孤儿,被县城里的泼皮李老大养大的。自从懂事起,李老大就让鬼手偷东西,每天还有任务。完不成非打即骂。随着鬼手越长越大,偷东西的技术也炉火纯青了。可并没有过上好日子。因为每天的任务也随着增加。这样的日子鬼手早就不想过了。但离开恩波县去外地,也改变不了自己小偷的命运。没有一技之长,每天任务那么重也存不下钱。去哪儿也还得当小偷。其实鬼手也不想当兵,有生命危险。但实在没有出路,这才下定了决心来当兵。

  鬼手:“韩哥。”鬼手还没有韩田大。“你那二十两银子我早就交出去了,等我有钱了再还你吧!”

  韩田:“以后咱就是兄弟了,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不用还了。”不是韩田多大方,主要还是钱是姑妈给的,没了一点不心疼。反倒是那通过他“劳动所得”的两个铜板才让他心疼。

  鬼手临走时说道:“韩哥,还有个事儿!我是孤儿,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其实鬼手才是我的名字。邱和是我为了当兵临时编出来的。”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