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章二十三节 武力威胁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拿到地址了。”

  当务之急是汇合,季如风叹了口气,否则在一明一暗的情况下,分开行动不亚于是分批送死。

  葫芦娃救爷爷这种情景,他本人是极其不愿意看到的。

  但除了这件事闹心之外,还有另一件事——通讯器坏了。

  似乎是清秋寨的风水问题,不然就是季如风的人品问题,不过季如风比较相信是前者的可能性最大

  他人品没问题,肯定没问题。

  总之吧,信号不好,通讯一言不合就断断续续的,卡出了电音,扰的季如风一个头两个大。

  “零,探路。”

  零颔首,眸一斜,只听“嗖”一声,人就消失不见了。

  季如风也偷个清闲,清了杂草,搬一块石头,坐在崖边,俯视整个清秋寨。

  现在就等零找到确切地址,季如风再动身。

  它位于洼地,季如风所处的位置,恰恰是整个绝境唯一的高地,风景也没的说。

  季如风由此才能第一次正眼,从高处俯视整个清秋寨,才发觉,偌大个清秋寨,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在他的记忆,清秋寨,一直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世外之境,怎么会落得这种衰败的下场。

  三面环山,唯有北向驻了一汪活水,养了整个寨子的人。寨子的建筑也设计的巧妙,精妙绝伦,保留着古色古香的韵味。

  至少在他的记忆里。

  按风水来说,清秋寨是个养人的地界,蕴藏的灵气足以供养千年,只可惜……

  “地方是个好地方,人就不一定了。”

  “也是,清秋寨……木质结构。经火一烧,都没了。昔日的繁华嘛,都成了灰烬。”

  这个地方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确实,在季如风从清秋锁里走出来之后,没死在所谓的“神明”,饥饿,以及未知的威胁上,却差点死在了愚昧之上。

  人错做了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故此……他小时候只是放了一把火,烧毁了这个地方,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干。

  真的没有。

  ——分割线——

  最后还是零靠谱,季如风才能从众多的柱子中找到正在为皖翰天包扎伤口的医生。

  他们受到了那伙人的袭击,其他人都成了被活祭的祭品,医生是趁着那伙人不注意,才狼狈的逃出来。

  不止一个伪神!

  能让医生如此狼狈,只能选择逃为上计的伪神……该有多棘手,况且不止这一个……

  季如风勾了勾唇,有意思。

  而且据医生说,那帮人的组织……名字有点奇葩,叫……

  “神职端。”

  “神职端?”季如风皱起眉头。

  “怎么?”

  “没事。”季如风笑了笑,他只是觉得比较耳熟而已,貌似在哪里听过。

  医生抬眼看了季如风一眼,就专注于给巳时看了下脖颈,良久,松了口气,“不是什么毒,只是一般的致幻物质,我这里有喷剂,喷一下就好了。”

  医生翻了翻他随身带的小药箱,翻出一瓶红色的小瓶,上面写着一串英文,季如风看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看不懂。

  看来看去,季如风只看到自己的小土包没了。

  可怜自己的小土包,也没了。其他的装备丢了就丢了,大不了再买,季如风不心疼,可小土包丢了,里面的符箓都没了。

  都……没……了……

  季如风心疼。

  他拿着喷剂在巳时的口鼻上喷了一下,没过多久,巳时轻微的皱了皱眉头,双眼缓缓睁开。

  “哥?”

  映入眼帘的,是眉头紧锁的季如风,巳时牵强的笑了笑,借着季如风的手坐了起来,“这是哪里?”

  “他们又是谁?”

  除了那个始终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但半点不进人心弦,拒之于千里之外的翰哥哥以外,还有另外两个人。

  明明处于污秽之处,却穿着一身白衣,干净的令人侧目,看她的目光,像是看一个试验品般。

  而另一个,干脆看不见她似的,冷的像一个冰!

  明明,她明明还在船上,再一眨眼就到了这里,巳时捂着脖颈,转了转头,才发现脖子又酸又疼。

  “那有这么多为什么?”

  看见巳时醒了过来,季如风松口气,摸了摸她的脑袋,看着巳时一脸迷糊的样子,猛然弹了下她的额头。

  “唔……季如风!”

  巳时也顾不得询问了,当众表演了一下小河豚生气,惹得季如风哭也不得,笑也不得。

  “这是你哥我的朋友,至于这里是什么……清秋寨喽。”

  “朋友?”巳时侧侧头,”是你那帮狐朋友狗吗?”

  当场四人陷入死一般的宁静,最后还是季如风干嗽了几声,接着说。

  季如风指了指那个白衣,“凯特。”

  又指了指那块冰,“零。”

  “等等……你说这里……是清秋寨?!”

  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断壁残垣,上面还残留着火焰灼烧的痕迹,“这里是清秋寨?”

  那个她出生又“死去”的地方?

  巳时想起来在百花寨时,那个货郎神秘兮兮的话,“乔娘娘真的把清秋寨给烧了?那其他人……其他人呢?”

  季如风摇摇头,“没了。”

  那些人!虽然都举着火把,像是看灾星一样看着她,恨不得将她撕碎了还给乔娘娘,但那些人……

  巳时捏了捏拳头,用沙哑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喊出声,似乎是给自己听的,“乔娘娘!”

  她是恨,但也没必要用千百人的性命相抵,若是可以,她愿用自己的命去换。

  换什么?换他们,再怎么说,自己的祸就该由自己来背,自己的命,终究无法摆脱,他们只是……

  愚昧的信奉您而已……

  季如风侧了侧头,抿了唇,到底也没办法哄巳时。

  他现在特别想去挑明了跟巳时说,他们罪有应得,自私自利的人落得这个下场不为过。

  圣母心太重?不……

  这不算,只是她还没经历过,没有经历太多,对这个世界怀有一颗未染风尘的心。

  以后就好了,她会明白的。

  季如风叹了一口气,把巳时丢给了皖翰天,他没有耐心去安慰,纵使是巳时,他没有那种善心。

  安慰陷入愧疚的小姐姐的这种活,还是交给皖大善人吧。

  而医生和零,看巳时醒了,就转头看其他人,根本没有理巳时。

  “等等。”

  季如风拦下医生,指着福叔,“这个人就不用了,让他睡着,睡个几天。”

  斟酌了半天,季如风还是决定把福叔扔在清秋寨里藏起来,而是选择了带任川进去。

  他看人不带错的,这小子身上藏了一股神力,应该是刚刚觉醒了的伪神,但有趣的是,他本人似乎并不知情。

  这种情况下,拖一个普通人下水自然是不可取得。

  算是私心作祟,如果福叔这次和他们进去了,万一出不来……

  季如风下了命令,零立刻背起福叔,一眨眼就消失了,等几息之后,零回来了。

  他是去把福叔藏起来了,连他自己都找不到的那种。

  “剩下来就好办了。”季如风看着睡的正香,还吧唧嘴的任川,露出皓齿笑了笑,夺过皖翰天手里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

  剩下的水猛然扑到了任川的脸上,让他洗了个冷水澡,打了个冷战,醒了。

  “呦呵,醒了?”

  任川一睁眼,就懵逼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脸笑意的季如风,捏着空掉的矿泉水瓶,不知怎么的,任川看着季如风的笑容,竟然有些胆战心惊。

  宛若他的笑中,藏着一匹猛虎,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任川缩了缩脖子,讨好的笑了笑,道,“季如风……哦不,季哥,发生了什么?”

  任川扭了头,观察了下周围,没想到刚看到零,正巧零向他的方向看去,一下子目光就撞上了。

  这人……他手上有人命……

  任川第一反应就是跑,但季如风架在他脖子上的刀也不是吃素的,任川刚动一下,那把刀就离自己的脑袋又近一步。

  任川在脑海里盘算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跑了。

  他先将刀向外推了推,“季哥,你要我干什么,我会的可多了……”

  “带我们进清秋锁。”

  任川眨巴眨巴眼睛,确认季如风没在开玩笑,咽了口唾沫,没底气道,

  “好,只要季哥留我一条小命,别说清秋锁了,就算是庄王十三陵的主陵,我也能带你进去。”

  “成。”

  季如风收了刀子,用纸巾细细擦拭,随意道,“先进清秋锁,等出来的再去主陵。”

  任川傻了眼。

  大兄弟我就那么一吹,我说啥你都信啊?

  任川此时想赏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狠狠骂自己,以后再吹牛就撞死自己得了。

  说不定进了清秋锁之外,连命都没了,还去主陵?那也要有命去啊。

  但无奈,任川自然不敢说自己没有那种能力去,只能吃哑巴亏。

  季如风擦拭完刀以后,人畜无害的笑了笑,耍了下刀,直接扎进任川旁边的木柱子里,入木三分。

  他用哄小孩的语气道。

  “走不走?”

  “走。”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