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part5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待夏阳走到门口,正巧与明瑶遇上。

  “她很想你。”擦肩而过时,明瑶说,夏阳一愣,“医生说乔乔的病有希望了。”

  “真的吗?”夏阳猛地抬头,惊喜地问。

  “嗯。”明瑶点头,她的眼里真真切切有了笑意。

  “太好了!恭喜!”夏阳回头望向明乔,心情也变得明朗开阔了。

  手术安排的很早。等待的时间很漫长,但明瑶和夏阳的心中都充满了希望,他们坚信,明乔能够好起来。终于,漫长的6个小时过去了,然而手术室的灯依旧亮着,夏阳的心又重新被提了起来,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到底出现了什么意外。

  手术还在继续。

  15分钟,30分钟,60分钟……夏阳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去看手表上的时间,焦躁地踱来踱去。明瑶则是缩在长椅的一角,手中紧攥着枚平安袋,闭着眼睛,嘴里一直念着什么。

  “叮!”主治医生满脸疲色,脚步却轻盈了,微笑着对盯着他的明瑶夏阳说,“手术成功了!细胞衰竭也回复正常水平了。”

  “太好了!”明瑶激动的捂住嘴,又情不自禁地淌下泪来,腿上的麻也消了。

  “辛苦你了。”夏阳抹了把脸,心中也充满了喜悦。主治医生朝他点了点头,缓缓地朝休息室方向去了,太累了,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随后,几个护士推着病床到楼下的加护病房。

  “乔乔。”明瑶低声而又温柔地唤着,紧紧地跟随,直到被挡在加护病房门口。

  一只红色的鲜艳的平安袋,静静地躺在地上,冰凉而又暗淡的灯光一点又一点地晃着,没有人理会。

  她不会死了。夏阳想真是,太好了。他望向窗外,可窗外依旧乌云密布。

  ————“那……她是怎么死的?”齐梓复迟疑地问。

  “是药物的副作用和二次感染。我们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她就已经停止呼吸了。”夏阳脸上十分冷淡,仿佛什么也不在意。

  “竟然会是这样……”

  “什么?!怎么可能?!”楼下方莘雅难以置信的声音传来,齐梓复与夏阳对视一眼,默契地一同匆匆地下了楼,“怎么了?”

  “宋苒的事,不是一个意外,是有人故意破坏了她的刹车才导致这样的结果。”景郁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他实在想不出,会是谁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实在不想怀疑任何其他人中的一个。

  “这不可能,这里分明只有我们这些人……”夏阳皱起了眉头,都是同过甘,共过苦的朋友,哪怕是经历了当年的事,而这多年过去了,也早烟消云散了的……吧。等一等,夏阳猛地一抬头,又慌乱地摇了摇头,不会的,不会的。可是……

  “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一定要找到凶手!”方莘雅红肿着双眼,下唇紧咬,双手用力地攥紧手心,靓丽的美甲也因此而折断,她却没有心思像往常一样细心地护理。一时间,客厅陷于沉寂,他们都在想,究竟会是谁?

  躲在房里听了许久的阿轶,悄悄地掩上房门,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

  “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先下山。对了,有谁打过电话吗?”

  “没有。”齐梓复,夏阳,方莘雅不约而同地迅速翻出手机,“唉?怎么没有信号?”

  “怎么会?我们旁边不是有电线塔吗?“景郁困惑地问。

  ”大概是电线老化,发生断裂了吧。“蓝轻寒一手搭在景郁的腰上,漫不经心地说。

  ”你又知道了?”景郁不满地瞄了蓝轻寒一眼。

  “……”蓝轻寒望着景郁,忽而勾唇一笑,用手托住他的后脑勺,吻上了景郁因不解而微张的唇,肆意地掠夺吮取,直至景郁终于反应过来时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景郁立马捂住了嘴唇,脸上像火烧一样热,低下头,像是要埋进土里。夏阳微微侧脸,有些不自然。齐梓复偷偷地瞧向夏阳,用手摩挲着下巴,饶有兴趣的惦念着若是夏阳,会是什么滋味。若不是情势不太对,方莘雅还能吹了口哨,调笑个几句,现在只是抿了抿唇,忧心忡忡。

  “啊!那那那……我和梓复去检查一下!”夏阳急得语无伦次,扯了齐梓复就往外跑去。

  “这……我也去看一下另一条路。”方莘雅默默啐了溜得最快的夏阳一口,也忙找了个借口跑了出去。

  “你是不是有病啊?!怎么能……怎么能……”景郁涨红了脸,在蓝轻寒包含纵容之意的眼神中又指责不下去,“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从前的蓝轻寒是个含蓄又内向的男生,稍微说点有些深度的话他就什么都不懂了,要是一不小心碰到女生的手,都能红了脸,奔出去老远,下次再遇到那个女生便会不自觉的保持十米的距离。可是,他现在……

  “……”蓝轻寒的脸沉了下来,一会儿,他又昂起头,伸出手细细地抚摸景郁光滑的侧脸,看似轻柔实则有种诡异的感觉,他冷笑,“是啊,就在你离开的时候,那个我,就已经死了!”

  “我不明白。”景郁垂下睫毛,浓密的睫羽在脸上投射下小小的阴影,显得十分无辜,“那个晚上……只是个意外。你大可以当作没发生过,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又非把我找回来?你想要个情人,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多得是人前仆后继,为什么会是我呢?”

  “你当然不会明白。那时你的眼里,心里不都只有一个人吗?”蓝轻寒的眸色转红,脖子上也出现红色的印记,景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又没有发现,他叹息,捂住景郁的双眼,欺身而上,将他压在身下,“太过分了……”他咬破了景郁的唇,这是一个血腥的吻,横行霸道地搜刮着,将她的唇欺辱得伤痕累累,又禁锢了他所有的挣扎,“世界上的人那么多,可我只要你,小骗子!”“他”安慰般的舔了舔景郁红肿的唇。

  “……”景郁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茫然地摸着自己的嘴唇,感受上面的刺痛,心里慌乱却有一点欣喜,蓝轻寒,他默念,有些不知所措。

  “塔在哪里啊?”夏阳走了一段路,尴尬地发现自己好像根本不知道怎么走。毕竟,要不是景郁提起,他甚至都忘了这个塔的存在。

  “你绕了远路。”齐梓复嘴角上扬,牵住夏阳的手往另一条岔路,悠悠地闲庭漫步过去。他的手紧紧握住,感受着另一只手的修长与细嫩,还有一些薄薄的茧,悄悄地,仿佛是不经意间搔上了两下。有如羽毛轻轻拂过,似有似无的触感,夏阳贪恋起齐梓复的温度,迫切地希望这路再长些,幻想着也许齐梓复和自己也是一样的。于是他低下头窃笑,结果一头撞进了齐梓复的怀里。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齐梓复亲昵的点了点夏阳的鼻子。

  “到了哦……”夏阳呆呆地摸了摸红的额头,嘴角弯弯挤出了一个小小的梨涡,然后看见齐梓复的脸一点一点的凑近,他的心跳也漏了一拍,下意识地转过了头,面前却传来轻笑,“啊哈,你在躲什么?我可没有要亲你哦。”

  “我才没这么想!是你凑太近了啦。”夏阳用力地推了齐梓复一下,有些气急败坏。

  “好啦好啦,不好意思,不过我只是要说,你的头上有个树叶。”齐梓复随意找了个借口,企图蒙混过关。

  “那树叶呢?”夏阳却紧追不舍。

  “掉了啊!”齐梓复摊开双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夏阳望进齐梓复的眼里,他的眼里有星光,渐渐地,他也不再追究,是否有这么一片树叶。

  “怪不得收不到信号,这电线都断了。”齐梓复小心地拿着一根长木棒,挑起那段老化断裂的电线。

  “离远些,还有电呢!”电线被高高的挂在了另一旁的树杈上,可正当他们回去时,几阵风后那电线又垂到铁门上。

  自然,方莘雅也一无所获,很莫名的滑坡,在比较特别的拐点,分两拨倒塌,同时挡住了两条路。所以,他们被困住了。吃了个提早的晚饭,大家各怀心思,一时之间竟异常静默。

  坐在阳台上,今晚没有星空,月牙也被乌云裹得密不透风。景郁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录影带,放进摄影机中,那里面存着他们青涩的模样,是当年的年少轻狂,存着未来的憧憬与希望,还有——不能说的秘密。

  “第一个幸运,我战胜了疾病;第二个幸运,我选择了这里;第三个幸运,我遇见了这辈子最好的相遇,那是命运对我最好的馈赠。如果没有你们,我可能还是沉寂在海底,守着虚无缥缈的幻想吧。”首先,是宋苒的独白,她的眼里充满生机与活力,景郁心下一痛,还是立马关掉了,为什么,偏偏如此凑巧?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