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十七章:两神相对峙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玉寅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颤微微地举起右手,这般举动撕拉着伤口,她废了好大的功夫才将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耳朵后面。

  轻轻的松了口气,又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待休息够了以后,她这才咽了一口口水。然而,大概是她伤得比较重,这么一个吞口水的动作并未湿润嗓子,反倒是又一次尝到了那浓浓的血腥味。

  “商陆。”玉寅的声音有些虚弱。

  大概是因着已经快到子夜了,那边的那个人像是没听到一般,毫无声响传来。

  玉寅咬了咬下唇,又叫唤了一声:“商陆。”

  这一次,她的耳朵里终于有声音响起了。

  “玉寅。”

  听到这声熟悉的声音,玉寅的眼泪便止不住簌簌落下,她哽咽着声音,却还要强做镇定。

  像是听到了她的哭声,那边那人声音有些急促:“怎么了?”

  “我现在可以许愿吗?”

  “你哭了?”

  “我可以许愿吗?”

  听她如此不依不饶,声音里带着哭腔,似乎还十分虚弱,商陆便赶紧说道:“自然可以。”

  “你可以来救我吗?我还不想死。”

  听到这么一句话,商陆的神色骤变,瞳孔一缩,不由得提高声音:“你在哪里?”

  没等到玉寅再次说话,商陆起身随手披上了衣物,简单粗暴地随手一指,那卧房的大门便骤然打开,登云台的夜风呼啸而至。

  隔壁卧房睡着正香的冬荣听到如此大的动静,直直地起身,掀开被子冲了出来。

  见自己公子神色凝重,周身盘旋着冰冷的气息。冬荣大脑突然清醒过来,问道:“公子,你要去哪?”

  商陆没有回答他,甚至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停顿一会便直直地飞身离去。

  冬荣不解,这大半夜的,自家公子这么急切是要去做什么?上一次回钟山都是不急不缓的。今日……这又是怎么了?

  没再听到那边传来声音,商陆这心里是火急火燎的,又耐着性子问道:“玉寅,你在哪里?”

  东海上空,夜风有些寒凉。

  好一阵子那边才传来断断续续地声音:“我……不知道,嘶,好疼。”

  听她这么勉强的说着话,商陆难得地温柔安慰:“别怕,我就来了。”

  “嗯,你……快一点,我坚持不住了。”

  这沙哑虚弱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不知为何他有些莫名的愤怒烦躁不安。担心玉寅这么耗神地跟他说话,想了想又道:“别说话,等着我。”

  玉寅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松开了手,彻底地昏死过去。

  听不到玉寅的声音,商陆的眉头越发紧皱,他现在心急如焚,根本没意识到此刻自己的模样与平日里大相径庭。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商陆终于来到了玉寅所在的那片林子,停在半空之中,只见那林中偶有星火闪动,定睛一看,竟是一群群身着盔甲的士兵。

  难不成是这些人伤了玉寅?细细一想,商陆又觉得不太对劲,然而他留在玉寅身上的符号已经消失,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这里实属不易。这林子这么大,玉寅又身受重伤,这可如何是好?

  商陆低头冥想了一阵,却突然察觉到一抹不寻常的气息。神色一凝,迅速地朝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见那林中之人一躺一站,似乎经历了一场大战。然,待他看的真切以后,这才看清楚哪里来的大战,明明是单方面的碾压。

  “仙友好兴致,大晚上的,竟在凡间如此施虐于人?”商陆十分嘴欠地开口。

  那一身银白衣裳的女子一个停顿,循声望去,但见商陆眉眼含笑却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凉意。

  犹疑片刻,那女子飞身一跃,便来至空中,与商陆面对面地停着。

  见他周身萦绕着仙气,气质卓然,她在脑中搜索一番,发现并无此人印象,便冷着眉眼问道:“阁下,乃是何方神圣?”

  商陆轻声一笑,强压着心中的急切与愤怒,一脸淡然地说道:“仙子一身银衣,周身寒气,在天界独来独往少有过问旁人之事。如今,却冒着触犯天规律法的风险,大半夜来到凡间加害凡人。我想了想,大概是为了战神吧。你说我说的对吗,潭涓仙子?”

  见眼前这人竟一眼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与目的,潭涓拧着眉头,握紧了手中寒凉的短刀,十分警惕地问道:“你是谁?”

  “钟山烛阴氏。”

  潭涓闻言,脸色微变。口中却还是不依不饶:“烛阴氏公子夜半来此,不会是为了来和我唠嗑吧。”

  “自然不是。只是,仙子这么做,就不担心天帝的处罚吗?”

  “担心?”潭涓不由冷笑,“随他去吧,我从来不在意这些。”

  商陆收起脸上的讥笑,眉眼一沉,声音寒凉:“是吗?也不担心天帝降罪战神?”

  “你!”闻言,潭涓一个皱眉,神色果然有些不对劲。

  见此,商陆并不给她喘气的机会,继续说道:“仙子与战神的事情在神界传的沸沸扬扬,人神皆知。天帝自知你天不怕地不怕,这便放任你去了。毕竟好说歹说你也是他的外甥女,终究还是要给你母亲几分薄面。可战神不同,毕竟你也未曾料到天帝居然降旨让他入了七世轮回。如今犯下罪孽,仙子可又要多等几世了。”

  听他这么一说,潭涓紧紧地咬了咬下唇,一言不发。适才是她冲动了些,竟没想到此事的后果有多严重,不过她怎么能这么甘心放任玉寅嫁到车云国成为那个人的妻子?

  “仙子这般紧张,想必是因为那车云国世子是战神转世。不过,还望仙子手下留情,你要处理的人我要带走。”

  “你要带走?”潭涓动了动手上的短刀,颇有那么几分威胁的味道。

  “对,我要带走,你且放心,她绝对不会出现在车云国。”

  潭涓凝神:“我凭什么相信你?”

  商陆冷笑:“难不成仙子真想再多等百年?”

  “你!”潭涓怒不可遏。

  商陆并不在意她的这般发怒,只是高声说道:“这个人,是我看上的人,你觉得我会让她成为别人的妻子?”

  这话一出,潭涓思索一阵后,收回了短刀,十分讽刺地笑道:“我还以为烛阴氏公子多么清高,原来,也不过如此。竟然会倾心于一个凡人,还真是有意思。”

  商陆不语,潭涓虽然没有说放过玉寅,不过她手上的动作已经充分证明了她不会再出手了。

  “她在哪里?”商陆侧目,神情之中的森寒之气并不亚于潭涓。

  “随着丛林滚了下去,我嫌脏还没来得及找,不过她负了伤,血腥味势必会引来野兽,只怕眼下已经成了盘中餐了。”潭涓指了指方向,嘴里却不忘说上两句。

  商陆见她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冷声说道:“怕是潭涓仙子安的就是这个心吧,借着野兽的力量除掉玉寅,以此瞒天过海。若她实在命大,没被野兽吃掉,你便准备随时动手吧。”

  潭涓默不作声,商陆也不再去理会她,只当她是默认了。

  见商陆已经在发怒的边缘,潭涓也不再自讨没趣,徒增苦恼,飞身而去。

  商陆四下打量一番,余光瞥见她离开的身影后,停留在了地面上。四下勘察了一番,见脚下的树枝似乎有滚落的痕迹,他猜测玉寅就在下面。

  “等等。”他这前脚还没抬起,那一直躺在地上的花灵便出声叫住了他。商陆并不打算跟她废话,迈开腿便准备离去。

  “公子,请等一下!”花灵见商陆似乎丝毫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样子,按耐住心中的火气,强行从地上爬了起来,将商陆拦了下来。

  商陆不动声色,不知眼前人究竟要做些什么。

  “公子,请带我一同去寻我家殿下!”花灵恳求道。

  商陆淡然地端详着花灵,良久才从口中吐出几个字来:“你家殿下?玉寅乃是肉体凡胎,你一个小小的妖物,竟甘心服侍一个普通人?”

  显然,商陆并不相信花灵的话,甚至他有些怀疑此人会不会给玉寅带来什么麻烦。

  花灵皱着眉头上前,一只手紧紧地按住自己的胳膊,神情严肃:“公子说笑了。公子乃是烛阴氏后人,虽小女只是山野妖物,可到底还是知晓烛阴氏的神威。公子乃属神界,不也一样对着一个凡人动了情。”

  商陆:“……”

  方才那话他不过随口说说,想让潭涓赶紧走人才使的计谋,却没想到被这人听到了。

  “你重伤在身,行动不便。就在此地等候吧。”淡然地扔下一句话,也不再多做停留,商陆循着那树丛坡地上的斑驳痕迹,追了下去。

  刚才那人,虽是个小妖,但功法尽失,对于玉寅而言就是一个普通人,毫无杀伤力。留着她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待他回了登云台,还有人照顾玉寅,到底还是有些用处。

  脑中飞快的过掉自己的心思,眼中却波澜不惊地打量着地上的情形。待来到坡地尽头的草丛中,果然见玉寅躺在那松软的地上。

  商陆不知自己一直拧着的眉头,在见到玉寅的踪影时瞬间疏散开来。停在玉寅身侧,见她满脸血迹。身上的衣物多处被划破,纤细白净的手臂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头发肆意散放,凌乱不堪。这般惨状让人见了着实心疼。

  “玉寅?”无人应答,周边虫鸣凄切,商陆担心此处过于潮湿会给玉寅的伤痛再带来伤害,这才连连褪下自己的外衫盖在了玉寅的身上,将她从那草地上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

  “一定很疼吧。”商陆低声呢语,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问玉寅。

  带着满身伤痕的玉寅准备离去时,他突然忆起那还在林中等候的花灵,转身朝着来时的地方过去。

  然,这才不过片刻,花灵便又躺在地上昏睡过去。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