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五篇 行猎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凌白在想,如果没有当初那个夜晚,是不是他的人生就会不一样。会跟他以前一样平庸却心安,还是会发生什么改变?

  深夜00:30,与大多数人正在休息相反,​名爵酒吧正在迎来它的高潮。

  暧昧不清的气氛在封闭的空间中急剧升温,舞池中沉溺的男女仿佛要忘记所有的烦恼一般尽情地摇摆着身体,哪怕音响的声音达到震耳欲聋的地步,也没有将这些年轻人震醒。

  “凌白,你把这些酒送到210包厢。”店长谨慎地吩咐前面穿制服的青年一些注意事项,从他的表情可以推断出包厢里面的客人并不简单。

  青年小心翼翼地端着名贵的酒从特殊通道走过,每个经过他的客人全都露出惊艳的表情。

  “我说老王啊,这么好看的小男孩,你就只让他当个服务生?那么好看的脸蛋,啧啧,可惜了啊。”一个中年男子垂涎地盯着走过的青年,对店长调侃地说道。

  店长望着凌白的背影,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回复:“他呀,用处可大了。”

  凌白端着酒走到酒店三楼的走廊,跟下面吵闹的环境不同,这里很安静,包厢里面的声音根本传不出来。名爵的最大特点便是它接纳所有阶层的客人,没有钱的就在底下跟着喝酒跳舞调情,有权有势的就在楼上的包厢里尽情享受,干什么都没人管你。

  “叩叩。”凌白来到210,抬手敲了敲门。“送酒的。”

  也不知道里面的人有没有听见,静默了片刻,“进来。”

  凌白松了一口气,打开厚重的门走了进去。刚一踏入包厢,凌白就觉得整个房间十分昏暗,借着电子产品的亮光,他才能准确定位玻璃桌。

  桌子偏矮,凌白不得不半蹲在桌子旁,然后将一瓶一瓶的酒用开酒器打开。

  模糊间,凌白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轻微地转了下头,包厢里无法辨别他人的长相,可是直觉让凌白觉得有两个男人正在沙发上纠缠。

  感觉识破真相的凌白只能尴尬不堪地专心于摆放桌上的酒,不敢再四处张望。

  “你几岁了?看起来这么小。”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包厢里响起,顿时把所有人的注意吸引了过来。

  “哎,别说,这个小服务员长得还挺好看。”另一个轻佻的男子饶有兴致地端详着凌白的脸。

  凌白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处理起来还算游刃有余,“我今年二十岁。”说完便及时住口。

  轻佻的男子和刚刚开口的青年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彼此都看到了对方浓厚的兴趣。

  青年从沙发上站起了身,走到摆酒的凌白身边。“二十岁,不会是伪造的吧?”话音刚落就迫不及待地伸向凌白制服的口袋。

  一时不察,凌白被惊了一下,慌乱中急急向后退去,一不小心便跌倒在地。

  “小洛,你看看你,吓到他了。”轻佻的男子也走到凌白的身旁,想伸出手拉着凌白起身。

  “不了,先生,我……”还不待凌白拒绝,男子一只手轻轻松松将他整个人就这么拉了起来,在凌白惊愕之际,又用另一只手靠近他的腰。

  凌白白净的脸顿时被气得红了起来,他连忙直起身子远离两个人,正好酒也准备得差不多,凌白便打算落荒而逃。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陪我们再玩一会嘛。”李洛和段明毅两人连忙一前一后堵着凌白的去向,这下凌白可算是进退两难了。

  原本在沙发上的两人也默默依靠着看着他们的闹剧,其中清秀的男子本想出口说些什么,可是一接触到身边人的眼神便自动消音。

  凌白难堪地被两人推来推去,可是整个包厢却没有人有动作,哪怕只是为他说一句话。

  李洛和段明毅不再只满足于短暂碰触美人的身体,开始伸出手来拉扯凌白的衣服。

  “不要!放手。”凌白其实并不瘦弱,但是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长的,个个都一米八五以上,还浑身腱子肉。刚刚被段明毅扶起来的时候,凌白竟挣脱不了。

  凌白眼睛渐渐生出红血丝,说不清是恨的,还是怕的。有钱人的劣性根,身为穷人的凌白其实很熟悉。但是当他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有点接受无能。现如今保住尊严又如何,抚了这些人面子,他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不仅会离他而去,他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

  可就在李洛和段明毅正想进一步靠近美人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两人顿时被吓得不敢再动,乖乖远离凌白。

  “放开。”对于现在的凌白,这道声音宛若天籁。他顺着声音,一眼便注意到散漫坐在暗处的男人。

  男人也抬眼回望他,耀眼地勾起嘴角,眼里满含兴味。

  凌白慌张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男人比这两个人还要来得危险。

  “你,过来。”男人换了个姿势,对凌白勾了勾手指。

  凌白在犹豫,不知道到底要不要上前。可是还没等他想清楚,背后突然有股力将他推到了男人的身上。

  “对,对不起。”凌白连忙想爬下来,可是他刚一动,男人便禁锢住他的腰肢。

  “想走,是吗?”烟草味的气息喷在了凌白的面部,让他不习惯地向后躲了躲。

  男人恶劣地更加靠近。“喝了这些酒,就让你走。”

  凌白还没反应过来,男人话说完就放开了他,凌白一失力,摔倒在了地上。

  根本没有去考虑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承受,凌白抓起一瓶酒便灌了起来,毕竟,他真的太想远离这个地方了。

  二十分钟后,只见坐着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站起了身,弯腰抱起醉的不省人事的凌白。“今晚,不回去了。”丢下一句话,男人便消失不见。

  “老大竟然会对那人有兴趣。”段明毅整个身子跌进沙发,有些意外地发表感叹。

  李洛环抱手臂,“呵呵,美人长得是挺美的,就是不知道耐不耐得住折腾。”

  凌白感觉自己好像飘在了云端,整个身体轻轻的,好像没有体重。突然间,一个莫名的重量压到了他的身上,凌白皱着眉头想将人推开。可是下一刻,男人粗糙却温热的手掌一接触他的背部,凌白一时间便忘记了压迫的感觉,静静地躺在床上。

  男人看着温顺的男孩,挑了挑眉,“你安静的样子倒可爱。”

  醉了的凌白根本就听不见他说什么,只是感觉到那种温暖离开了自己,不满地哼唧了几声。

  这个晚上注定让人难忘。

  早上九点,刺眼的阳光透过酒店的门窗照到正在熟睡的两人,两人的相貌皆是不凡,一个略显艳丽,一个十分俊美。

  “嗯嗯······”随着睁开眼的那一刹那,铺天盖地的疼痛感不断侵袭着凌白,让他忍不住又重新闭着眼睛。

  疼痛感稍微减弱一些,凌白才尝试着慢慢直起身来,可是一不小心却压到了一只手臂。

  “啊!”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凌白猛的转过头,男人迷人的五官还有完美的身材便映入眼帘。

  便是头猪,凌白这么大的动静也该醒了。顾煜爵用结实的手臂撑起身体,刚刚凌白的挤压对他来说微不足道,可是他早上起床心情都不太好,便也没给凌白什么好脸色,独自起身进了浴室。

  依旧坐在床上的凌白现在脑袋空空一片,他尝试着回忆他喝醉后的点点滴滴,但是却只能大致记得有人脱了他的衣服,然后……

  浴室门打开的声响惊动了脸色惨白的凌白,他下意识看了看男人的眼睛,可其中什么也没有,甚至没有昨晚表现的兴致。

  “还不走?”顾煜爵没有理会凌白怯弱的打探,自顾自穿起衣服。

  凌白混乱一片,不知怎么面对眼前的男人。只好忍着身体的酸痛,走下床去拿被丢得满地的衣服。

  等到两人全都穿戴好,顾煜爵对凌白扔去一张银行卡。

  凌白愣了一会儿,似乎才明白男人的举动。他僵硬着把卡放在一旁,步伐凌乱地走到顾煜爵面前。过了一会儿,轻声开口:“我不是出来卖的。”

  说完仿佛再也承受不住,凌白含着泪水夺门而出。

  那个晚上对凌白来说就好像是梦一样,表面上虚无缥缈,可又好像是真实存在过。没去纠结太多,因为那个男人不再找过他,慢慢地淡出了属于凌白的生活,直到……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不要……”夜晚的城市街道上就琳琳散散几个人,听到纠缠声,原本有人想上前看看究竟,但看到停在一旁的玛莎拉蒂,还是主动停住了脚步。

  顾煜爵眯着眼看着蹲在地上不起的凌白,又一次冷静地开口:“要嘛跟我走,要嘛后果自负。”

  凌白惊恐地睁大眼睛,当他看到男人突然一个箭步向自己扑了过来,凌白疯狂般地往反方向跑去。

  “让你跑,你真的以为自己逃得掉?”顾煜爵轻轻松松掐住凌白的脖子,将人拖了回来塞进车里。

  “放开我,放开!”凌白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他企图用手抵挡住男人的动作。可是越是挣扎,男人的动作越狠,好像要把他磨成一摊血肉,然后吃掉。

  终于一个小时过后,凌白无力地瘫在了车的后座上。

  顾煜爵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不怎么用力地抓起凌白的头发。“咬我?”

  凌白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是用眼睛瞥了一眼顾煜爵,然后又闭上了眼。

  顾煜爵假装没有看到凌白对自己的恨意,伸出手隔空临摹他的五官,未知的恐惧支配着凌白,他忍不住浑身颤抖。

  “很甜。”男人伏在自己身上,凌白能很清晰地感受他肌肉传给自己的热量,可是男人的眼睛不带一点温度。

  从那莫名其妙的夜晚开始,仿佛便打开了一种神秘的禁忌。凌白每隔几天就被人带上车,有时候是男人自己来,有时候是他的小弟。但不论如何,凌白最终的去向只有一个,那就是顾煜爵的身边。

  又是一个漫长的夜晚。结束后,顾煜爵甩过去一件外套,外套很大,正好可以盖住狼狈不堪的凌白。

  “过两天再来接你,这几天有点忙,你自己乖乖的。”诱哄的语气似乎是男人对情人的抚慰,但是可笑的是,凌白和他从来就不是这种关系。

  凌白没有说话,实际上自从和男人搅和在一起,他的话便变得越来越少。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说什么。他和男人之间没有过程,有的只是无休止境的欲望。

  很想结束这种生活,可是结束后凌白又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酒吧那里跟老板撕破脸了,再也去不了。现在的他无论找什么工作,都会被莫名其妙地辞退,原因各式各样。

  凌白不知道怎么摆脱男人对他的影响,因为现在他算得上是两点一线,吃饭,睡觉,和男人……

  今天是星期六的晚上,很多不用工作的情侣们都出来约会散步。孤独的凌白就显得十分奇怪,特别是他还有张这么好看的脸。

  凌白不顾周围人对自己的打量,自顾自地插着口袋走在个个路灯的中间,时不时抬头看着路灯发出的光亮。凌白意外地笑得比路上所有人都开心,只是仅仅匆忙瞥一眼的路人没有看到,他脸上已经干涸的泪痕。

  “你在干什么?上车。”顾煜爵看着像傻子一样的凌白,语气有点不好。

  凌白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没有对男人的话给出反应,只是一个人站在冷风中,就这么一个人,坚定地站着。

  顾煜爵不耐烦地想要再次情景重演,但是面前的人却突然一个加速冲到了马路中间。

  “滴!!!”一辆大货车正朝着马路高速行驶过来,司机看到冲过来的凌白时已经来不及刹车。

  就在这时,顾煜爵不知道怎么从车上飞奔了下来,往凌白的方向便是一路狂奔。终于,在货车即将撞到凌白时,将人扑倒在地。

  货车轮胎摩擦水泥地的声音走远了好一会儿,凌白才回过神来,满眼惊恐地看着双手上沾满的鲜血。

  “顾煜爵,顾煜爵,你,你没事吧?”喊了几声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凌白惊喜地发现男人眼皮动了动。

  短暂昏迷醒来后的顾煜爵第一件事就是直起身,对着凌白破口大骂:“妈的!凌白,你他妈不要命了!!”

  被吼得一震,凌白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又翻腾了起来,他满眼通红,像极了压抑了很多年的病人。“对!我就是不要命了!!你混蛋,你这个大混蛋!你凭什么无缘无故打乱我的生活?我要你滚,离我远远的,离我远远的……”

  看着泣不成声的人瘫坐在马路旁,顾煜爵顾不得周围那么多人和满脑袋的血,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抱住凌白,直到怀里的人不再挣扎,才对着他眼睛说道:“你给我听清楚了,凌白。你要是敢离开我,我就咬断你的脖子,我说到做到。”

  顿时,凌白脑海里好像没有了汽车的鸣笛声,和路人嘈杂的议论声。剩下的就只有顾煜爵看着他的眼睛,那么的专注,却也那么的残忍。

  ​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