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六篇 无望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叔叔,我大学考上了你的那个学校,明年我就是你的学生了。”江逸在电话的一头兴奋地说道。

  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忙碌什么,好一会儿才传来温润的声线:“那真是太好了。”

  说完后,那头一度没有声音传来,尴尬的气息到处弥漫,明明是在一起生活多年的两人竟再也没有话题可聊。

  “那……叔叔,开学见。”江逸苦涩地扯开嘴角,结束了这通他迟疑许久的电话。

  c市,江逸盯着通讯录中的“最爱的凌轩”,悄悄地,就这么红了眼眶。

  江逸没有父母,只有一个严凌轩。准确来说,江逸是严凌轩十七岁捡来的。据严凌轩回忆,那是一个雪花纷飞的大冬天,凌晨一点,a市的街道上基本上没有行人,连野猫的行踪都少见,多是被冻死了。

  “哇哇哇。”这道啼哭声并不响亮,但是在这寂静的地方就显得十分清晰。

  严凌轩疑惑地盯着街道拐角的一处垃圾桶,一阵冷风吹来,惹来一身的鸡皮疙瘩,严凌轩不禁裹紧自己的风衣一步一步靠近那道哭声。

  垃圾桶并不如严凌轩想象那般脏乱和令人作呕,应该是新设的。严凌轩进一步翻开最上面的塑料袋,属于婴儿光滑白皙的皮肤瞬间暴露在空气外,连严凌轩都愣住了。

  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小孩连眼睛都还睁不开,但是感觉更冷了,哭声不免变得更加的响亮。

  严凌轩满脸复杂地拨开垃圾桶里面的垃圾,宝宝便整个暴露出来,他心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才会把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就这么赤裸地遗弃在垃圾桶里。

  从来没有抱过孩子的男人尝试着轻柔地将婴儿小小的身子遮盖在自己的风衣内,一时间,严凌轩的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按照孩子的状况,严凌轩可以确定孩子被抛弃不久,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孩子的父母。

  无奈地轻拍婴儿的后背,可是他这一下,孩子竟然就不哭了,嘟着小嘴巴迷迷糊糊睡着了。

  严凌轩看着孩子的可爱模样,一动不动地立在冷风中,几分钟后,才迈开腿,朝着自己房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就这样,那个婴儿被严凌轩收养了,取名为江逸,这一养就是十五年。严凌轩想,若不是当初发生那件事,也许江逸就不会离开他的身边。但是,又有谁能预知未来呢?

  三个月后,江逸拉着装满东西的行李来到a大。这时正值夏季,阳光正是灼人的时候,可是江逸却很高兴,一点也没有因为温度高而产生的烦躁。

  “学长,请问严教授的宿舍在哪?”高大英俊的青年一脸好奇地看着面前清秀的学弟。

  “在那,那栋楼后面就是教师宿舍了。”高杨用手比划了下,便和江逸擦身而过。

  江逸行李也没放下,就一路狂奔到教师宿舍下,他也没有提前给严凌轩打个电话,心想着给叔叔一个惊喜。

  从楼下的大爷口中得知严凌轩住在五楼,江逸便拖着行李乘电梯直达五楼的走廊。本来兴致勃勃的江逸正想给严凌轩打电话,却迎面走来一个女人。

  “凌轩,今天晚上我们去吃饭吧,你好久没陪我吃饭了。”撒娇的语气让站在楼道走廊的江逸失去了笑脸,好像有一股魔力,他下一刻立马躲到了走廊转角处偷听女人的对话。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女人一阵娇笑,“不行!我就要在上次我们吃饭的那个餐厅约会,你就答应我吧,爱你呦。”

  女人高跟鞋的声音一靠近,江逸苍白着一张脸从楼梯处匆匆离开,急切的样子让身后的女人觉得自己好像洪水猛兽。

  一离开屋檐的庇护,灼热的阳光毫不留情地直射江逸的脸,可是这股热意却没有传达到江逸冰冷的心底。他失神地一步一步挪到了男生宿舍,脸色难看到仿佛随时都会晕倒。

  叔叔他……谈恋爱了,对象是个很漂亮的女老师,温柔又知性。江逸知道这个残忍的事实后,唯一的感觉就是难过,难过到心脏好像在被凌迟,虽然还不至死,但是着实伤人。

  江逸自虐一般将自己和那个女老师做比较,最后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比不上她,特别是,自己是个男孩……用膝盖想就知道严凌轩会选择谁。

  一回到男生宿舍,江逸便被一通电话唤回了心志,看着上面的显示,江逸一瞬间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显得扭曲。

  “喂,江逸,你到学校了吗?用不用我去接你?”温润的声线是以往江逸千盼万盼的,但是现在他却有点想躲避。

  “不用了,我已经到了。”江逸的声音很低,需要仔细听才能听清楚。

  毕竟是一同生活了十五年的人,严凌轩一下子便知道江逸现在情绪不太好。“团团,怎么啦?”

  被叫出乳名,江逸的眼泪突然就刹不住车,明明就已经十八岁了,可他与严凌轩的记忆却还停留在扑进叔叔怀里撒娇的时光。小时候,严凌轩就是他的全部,如果失去了他,江逸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未来。

  “叔叔,我想你了,你……晚上能陪我吃饭吗?”略微哽咽的声音让严凌轩皱了皱眉,他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欺负这个孩子。

  “团团,你没事吧?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江逸却在电话那头没有理会严凌轩的问题,只是固执地又重复了一遍。“你晚上能陪我吃饭吗?”

  严凌轩沉默了许久,“团团,对不起啊,叔叔这边晚上约了人,要不明天吧,明天……”

  对方的话没有说完,江逸就挂了电话,不想再去在意有关严凌轩的任何事情,可是他却在宿舍哭得像一个失败者。

  开学之初,有很多事情要忙碌,更有很长时间的军训。江逸试着把自己的重心从严凌轩身上剥夺一些分给周围的人和事,新鲜的事物让他暂时忘记了严凌轩带给他的苦痛。

  上次问路的高杨意外成为江逸很不错的朋友,军训之后,他们两个经常在一起吃饭,回宿舍。

  这天中午,两人正打算去往校区的食堂吃饭。军训过后,a市的天气逐渐转凉,路边的枯叶也开始表露出了秋天的迹象。

  “吃完饭,去宿舍休息下吧,顺便拿个东西。”高杨稍稍低头看着身边的青年。

  江逸微笑着点头,可是就在他们经过教室宿舍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江逸痛得无法呼吸。

  距离他们十几米的赫然是英俊儒雅的严教授,此刻他正牵着一位美人的手,和她笑得那么的灿烂。

  高杨不解地看着浑身颤抖的江逸,“你……没事吧,虽然秋天了,但也不至于这么冷吧。”

  江逸听不清身边人在说什么,他看着眼前的场景,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三年前,严凌轩看他时的冷静与残忍。“团团,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只把你当作一个孩子。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好不好?”

  无理取闹?叔叔他永远都只把他当做一个长不大的小孩,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对他产生的感情多么真挚,那是他用自己当初最为懵懂的爱情萌芽死死守护的感情啊!在叔叔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吗?

  江逸突然觉得自己好累,他三年前的所有时光都过得如此无忧无虑,只有等到沾上名叫“严凌轩”的执念后,变得这么脆弱又小心翼翼。

  失神的少年眸子里充满了常人无法理解的惆怅与迷茫,高杨看自己叫了江逸好几声都被他忽略,内心不免有些火气,不觉大喊了出来。“江逸!!”

  喊叫让江逸一下子就回过神来,但也吸引了对面人的目光。

  “江逸,你怎么在这里。我上次给你打电话你怎么都不接啊?手机欠费了吗?”严凌轩满脸关怀地看着低着头的江逸,可是他却迟迟没有抬起头来。

  高杨看着这幅场面,莫名觉得有些诡异。但是身边的江逸脸越来越差,他心里突然出现了些许心疼,还没反应过来就拉着江逸的手臂。“严教授,小逸最近身体有点不太好,我先带他回宿舍了。”

  话刚说完,两人就打算离开。严凌轩看着乖乖被带走的江逸,心里有点不舒服,这孩子除了他之外,很少对人这么听话。

  “团团。”严凌轩再一次出声,让面前的江逸僵住了身子。“晚上跟叔叔一起吃饭吧,好吗?”

  高杨满脸诧异,下意识放开了江逸,看他的反应。

  江逸终于抬头直视着严凌轩的眼睛,又扭过头看了看旁边貌美的女老师,面无表情地开口道:“不用了,严教授您这么忙,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学长,我们走吧。”

  严凌轩几乎是吃惊地盯着江逸,他不敢相信这些疏远客气的话是从他从小养到大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想到过去孩子与自己的种种亲昵,严凌轩心里有些不忍,是不是自己拒绝孩子太多次,让他心伤了呢?

  “江逸,江逸!”高杨看着魂不守舍的人,尝试着拍了拍江逸的脸。

  “噢!那个,学长,今天麻烦你了,我先回宿舍了。”江逸匆匆忙忙的背影,让高杨有些若有所思,似乎从中知道了什么。

  哪怕江逸没有很多心情,但是作为一个大学生他还是要按时上课考试。

  “这节课是严教授的课呢,我看好多人都选了他的课程。”一位女同学满脸开心地拉着自己的朋友说道。

  江逸淡淡地翻了翻课本,突然没有了以往上课时的期待感。

  正当教室陷入嘈杂的时候,严凌轩从门口走了进来,环视了下四周,在江逸的方向愣了一下,但是由于江逸低着头,并没有发现。

  一节课就在严凌轩严肃却专业的讲课中结束,江逸终于从课本中抬起头来,却正好碰到严凌轩望向自己的视线。

  “江逸,你来我办公室一下。”严凌轩直直盯着青涩的少年。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到了严凌轩的办公室,无言地面面相觑。

  “团团,别跟我生气了,好吗?”严凌轩终究舍不得自己从小仔细培养的孩子和自己这么生分,主动开口道。

  江逸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泛红的眼眶暴露了心中的委屈与难过。

  严凌轩好笑地看着江逸的面部表情,下一刻便走上前去拉住了他的手。“是叔叔的错,不该这么多天不去找你。这几天我都用来陪你,好不好?”

  以往这番“甜言蜜语”总能捕捉江逸的内心,但是他一想到那个漂亮的女老师,就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不用了,你不是要陪女朋友吗?”江逸尝试让自己的嫉妒没有那么明显。

  严凌轩一听到这句话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难看。“团团,这和她没什么关系。”

  江逸一开始还挺平静,但一听到这句话却好像通电了一样。“为什么和她没关系?你就是因为她才不管我的,她就是个狐狸精!!”

  “江逸!你冷静一点。”严凌轩皱着眉头看着情绪激动的男孩,就如同三年前的他,真是一点都没变。

  江逸努力仰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他借着朦胧的光看着他爱到深处的男人,可是明明这么近,却感觉这么难以触碰呢?

  严凌轩头疼地扶着额头,真是拿这个孩子没有办法。“那你要怎样?”

  静立的江逸突然向前跨了一大步,踮起脚就送上了自己的嘴唇,与严凌轩身体紧紧贴合。

  “你!”严凌轩用手撑住了江逸的身体,本想着用力分开他,但是他能明显地感觉到江逸他在颤抖。

  长久的几分钟过去了,江逸终于主动放开了严凌轩,红红着眼睛看着男人的脸,心中有些庆幸。叔叔没有把他推开,是不是对他……

  “团团,我们回去吃饭吧。”空气中似乎传来叹气的声音,严凌轩复杂地看着满脸喜悦的江逸。

  诡异的氛围从学校一直持续到家中,江逸看着自己和叔叔生活了十五年的房子,心中蔓延出许多情感,但占据最大部分的,还是他对严凌轩的眷恋与那份渐渐萌生的爱慕。

  “叔叔,你……”江逸紧张的话在他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后自动消了音。

  严凌轩微微动了一下,慢慢地走到了女人的身边,开了口:“团团,这是佘孟玲老师。”

  江逸看了看严凌轩,又看了看女人,似乎还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女人能来这里,这个充满他与最亲爱的叔叔回忆的地方?叔叔他,怎么就这么狠心?

  “团团!”严凌轩的呼喊并没有让夺门而出的江逸回来,而他自己也没有追出去。

  后面的大学岁月好像在江逸的记忆里没有什么颜色,他唯一记得的场景,便是他最爱的人抱着一个美丽女人在众人的面前笑得幸福且鲜活。

  在出国的前一个晚上,江逸给严凌轩发了一个短信:“如果当初那个被丢在垃圾桶的孩子可以说话,我会让他告诉你,不要救他,不要让他喜欢上你,就那样,把所有的情感冰封在雪地里……”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