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五章 幻羽玉坠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谢嗣见王峥走的没有了身影,手拉着小佑子,脚刚踏进雅阁,只见阁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金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阁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夜明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珍珠,凿地为花,群芳争艳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剔透,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足踩踏上也只觉温润,这才发现地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如此穷工极丽,造价奢靡,谢嗣见了也未免一惊,不过小佑子倒是一点也不在乎,喊到:“爹,我饿了。我们什么时候能有好吃的吃,爹,我要吃鸡腿,爹,我要吃好吃的,爹,我饿。”

  谢嗣劝到:“小佑子要听话,不要胡闹了。一会儿我们就吃好吃的,好吗?你先坐在椅子上歇一歇,喝口水。”谢嗣刚说完话,心里却想着刚刚六叔拿出的画,到底是一副怎样的画,居然能让醉红轩的主人以礼相待,做客于此。奇怪,真是奇怪至极呀!六叔身上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正自想得出神,忽觉左手一痛,湿漉漉的似是水迹。自然而然的伸出左手抖了一下,凑眼看时,一把茶水,芬香扑鼻,却是西湖龙井茶。心里一阵惊措,急急忙忙的收拾起来。

  正在手忙脚乱时,忽听门口有人轻声细语的问到:“请问贵客,您有什么需要?要我帮你办的吗?”谢嗣一惊回头看时,但见她是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忙低着声回到:“没有,不,有一件劳烦你,你能给我们拿点吃的吧!我的儿子他饿了。”那名女子看了看,点了点头,就走了。

  不到两分钟,那名女子领着十多个人来了,每个人手中都端着吃食,花样众多,有点心,有水果,有素菜,有荤菜,她进来把吃食摆放了,打发了领来的人。又开口问到:“贵客,你们还有什么需要吗?没有我先走了。”谢嗣见状急忙喊到:“有,就是我想问你,你,我该怎么称呼你,你的名字叫什么,你能告诉我吗?我,我,我好称呼你,老姑娘姑娘的叫,乖陌生的。”

  那女子想了想说到:“我叫慧琴,字子音,号六合居士,你就叫我慧琴吧!没事!我先走了。”

  忽然,小佑子问到:“漂亮姐姐你不和我们一起吃吗?你要去哪里,还有六合居士是什么?什么是号?什么又是字呢?你们大人可真是奇怪。爹,你也不吃吗?”

  谢嗣到:“吃,爹怎么会不吃饭呢?爹又不是神仙,一会就来,小佑子你先吃着,我去送送你漂亮的慧琴姐姐。”说罢!忙把慧琴送出门外,跟着走了一大段路,来到回廊天阶台,谢嗣想说话但又噎了回去,慧琴是个聪明伶俐的女子,一眼就能看穿人心,识破善恶,知道谢嗣是个实在人。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

  低声问到:“你有什么事!就说吧!不必有什么顾虑,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你的儿子还在等着你一起吃饭呢?你快说吧!”

  谢嗣这才低着声,吞吞吐吐的到:“那我想打听一下,我的弟兄们在一楼,有没有做错什么事吧!他们现如今都在做些什么?还有和我一起来的那位六爷,名叫谢之谦的,他怎么样了。你们没为难他吧!他是我的六叔,我是他的亲侄子。”

  慧琴到:“你放心,他们都很好,你就和儿子好好的吃饭吧!如若你们不够吃,就告诉我,我去拿,今夜醉红轩吃的多的是。”谢嗣一听赶忙说到:“那就麻烦你了,我送送你,我的事还累你多多挂念,放在心上,若有了结果,还请你快速的告诉我知晓,在下多谢,多谢慧琴姑娘了,你慢走。”

  慧琴走了没两步,忽然回过头来低着声音说到:“我听说你本事大着呢?来我们醉红轩是从古楼牌坊下一路打着来的。你那时就不怕吗?”

  谢嗣笑着到:“不怕,我烂命一条,有的是力气。不过那时我最担心的还是我的儿子小佑子。其他的我到没什么可怕的,慧琴你怎么也对打打杀杀的事!如此的感兴趣,你可是个姑娘家?”慧琴一听此话,心里一惊一想,适才是自己失了言。解释到:“我就是好奇,听人说的,随口问一下你。你怎么来我们醉红轩还带着儿子来,你去哪里都着他吗?”

  谢嗣到:“是的,你说的没错,我去哪?我都带着小佑子去,带着他,有三点好处,一是为了照顾他,二是让他长长长见识,见一见大世面,三是我教他为何做人的道理!故而我常把他带在身边。”谢嗣说罢!慧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从衣袖里掏出一个玉坠,到:“给,这是我给小佑子的礼物,你不要小看它,这个玉坠有高人给它开过光,施过法的,玉坠是我保四方平安用的,今夜算是我买你个面子,给他个见面礼吧!你定要收好了。”

  谢嗣听到慌得伸出双手,接住那玉坠打眼仔细一瞧,果然是不同凡响,并非凡品。在翡翠的细腻中透着光芒,在高贵中存着慈爱,玉坠通灵剔透,莹润光泽,翠色温碧中,真个是通透无暇两面看,温香软玉入眼来。似绿玉,其色嫩如新柳;如碧玉,呈色暗绿,深带青色,碧玉以深绿为贵。浅绿及有墨星和有白点间杂的次之,绿色如同秋天树叶的叫做菜玉,则是绿玉中最下品。能在玉坠的细微末节上,发现内藏乾坤,外协宇宙,透着光看玉坠中有几个字,乃是“紫薇星君符”,谢嗣见了一惊,忙问慧琴到:“慧琴,你给我的玉坠里面怎么有字,快看,是紫薇星君符几个字,慧琴你怎么不说话,慧琴,你走了。”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细想到慧琴给玉坠,自己瞧时,慧琴不见,就知道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忙捧着玉坠在地上拜了拜,起身又看着玉坠里的字,到底代表着什么,谢嗣想了几分钟,竟然笑出声来,天意不可违,我到给忘了。这老天真会捉弄人,我金陵谢家竟有如此造化。

  可我几辈人怎么就是得不到,为什么?这下好了,我儿要得到了,是不是天意索然,还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巧局,我得先为我儿试一试,于是拱手大义凛然到:“天下大义,国之善者,我儿耳乎!老天我也要谢谢你。谢你仁慈,啊!哈哈,哈哈,不曾想我谢嗣能有今日,我顿悟了,我得道了呀!啊!”

  谢嗣说罢!放下手来,就见小佑子飞速跑过来到:“爹,有人,有人找你,又是一个漂亮的姐姐,她拿来了好些东西,好多哪?爹,漂亮姐姐还等着你呢?”

  谢嗣到:“好儿子,看你急的,我这就去,不过小佑子你得告诉爹,你今晚来醉红轩你开心吗?你觉得是醉红轩里漂亮姐姐好,还是家里的娘亲好,小佑子,还有天下大义,国之善者,我儿耳乎!你明白其中的意思吗?啊!你就没有什么话要给爹说的,一句话也没有吗?小佑子。”

  小佑子呵呵一笑到:“开心呀!小佑子好开心呀!小佑子有娘亲,有爹。小佑子有好吃的,也有好玩的。”

  谢嗣听后把脸色一沉:“刚才我白高兴了我,看来是我理解错了。唉!白拜了。小佑子走,去见你说的漂亮姐姐。”说罢!伸出右手一把握着小佑子的右手,先是缓慢的走了几步,后又急切的走了几步,谢嗣见火候到了,便问小佑子到:“小佑子,你能给爹说说,在你心目中爹是怎样的一个人。爹威风凛凛吗?爹是英雄吗?爹,爹,爹的爹,他就是个威风凛凛的英雄,大豪杰。等有时间,爹就给你讲讲你爷爷的故事!你说好吗?小佑子,你说句话吗?唉!爹不问了。”

  小佑子有气无力到:“爹,我好像困了,爹我,我真困了,爹,我要睡了。”只听扑的一声,倒了下去,谢嗣一惊,急忙用力拉住。一看有异样,一个转身急匆匆的闯进一个房间,把小佑子放在床上,仔细看了看,见没什么大碍,只是睡着了,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曾想,就在这时;忽听屋外有人喊到:“出事了,出事了,出大事了。醉红轩里出大事了。有人,有人。”谢嗣闻言大惊,急在心中嘀咕到:“有人,有什么人,该不会是慧琴又回来了吧!啊!谢老天保佑,我谢嗣竟会有如此机缘,不,君子不能如此亵渎,我该不该去看看呀!不,不对;不着急,恐中了那调虎离山之计。我不能去,小佑子。唉!你,罢了。不管她,我谢嗣不想管她,儿子耶!为父可都是为了你的安危,这才不去看的;你可不要怪我,我可是为了你呀!啊!人可得有良心啊!人需有良心,得有良心。”谢嗣刚想到此话,不觉心中一冷,想必是心性使然,正自安慰,以求宽恕。闻听一人掠过门口隐约喊到:“有人,有人来了。快,有人来了。雪,雪,好雪,好多的雪呀!有人吗?这里还有人吗?”谢嗣听见本想喊话回声,给个回复。

  好让那孤独的寂静,多些热闹的喧哗,给予人一句温暖,一个出于礼貌的关怀。心虽这样想着,但话还不曾出口,忽又听回廊处,有一女子莺莺细语的念到:“无闷·催雪,霓节飞琼,鸾驾弄玉,杳隔平云弱水。倩皓鹤传书,卫姨呼起。莫待粉河凝晓,趁夜月、瑶笙飞环佩。正蹇驴吟影,茶烟灶冷,酒亭门闭。

  歌丽。泛碧蚁。放绣帘半钩,宝台临砌。要须借东君,灞陵春意。晓梦先迷楚蝶,早风戾、重寒侵罗被。还怕掩、深院梨花,又作故人清泪。”那名女子刚念罢!谢嗣一转眼;突见那名女子口里念着的诗词,好像就书写在了眼前的左墙壁上;很是奇异,谢嗣正自吃惊的细看着那左壁上的诗词。

  忽又听一男子不知在何处,哀念到:“莺啼序·春晚感怀,残寒正欺病酒,掩沉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那名男子念毕!

  谢嗣又隐隐约约的看见右墙壁上,出现了一首诗词,但见那词开头写着,莺啼序·春晚感怀,像是宋代词人吴文英的词句,词曰:残寒正欺病酒,掩沉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谢嗣全篇看完,吃惊不已!惊到:“这真是怪事一件;真的跟男子念到的诗词一字不差,这醉红轩里定有秘密。”那名女子又哀婉到:“虚怀旧梦,几时回头。”那名男子又感慨到:“人生在世多苦楚,作合八苦天自知。”谢嗣奇怪到:“大半夜的到底是谁?谁和谁在月下忆故人。”正此时;突又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到:“时也!梦也!命也!虚幻也!”谢嗣急忙问到:“你是谁?为什么?你说呀!”

  作者留言:谢谢观看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