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章,死缠烂打(二)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她傻眼的看着眼前的马车,他在叫她?

  车夫好似也难以相信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马车已经关闭的厢门。

  “夫人请吧!”说着便伸出了手,示意夫人上去时可以扶一扶。

  云燕刚要抬脚上马镫,却见姑苏东离从车内出来,盯盯的看着云燕,没有说话的意思。

  云燕以为自己上错了,想要退下步子时,却见他忽的伸出手来,

  他是想拉她一把?她看了看他的手,又难以置信的看了看他,

  “快点!”他催促着!

  车夫识趣的退后,云燕便伸出手来任他拉着自己的手,跟着上了马车。

  两人坐在这不大的马车上,因为夏季的闷热,马车内放置着冰块,供车厢内的人解暑。

  按理说与姑苏东离乘一辆马车,实属难得,往常凡是必须两人一同,他都会命管家备两辆马车,虽然让别家人看起来很是奇怪,但那才是他与她的婚姻。

  尽量彼此没有任何接触,他不求她,她也没什么需要与他说的,久而久之,反倒是知道在这府中有一个人,名唤丈夫。

  “母亲说父亲走时只是叫我回家去,一来能照顾母亲,二来能陪她解闷,其余的便没说什么了!”马车走了一会,云燕便开口打破车内的安静。

  “……”

  等不到姑苏东离的声音,云燕瞄了一眼他,他正闭目养神,好似没什么意思要与她搭话。

  她在心里叹了叹气,却又开始说:“父亲为官正直,且公事公办的性子定是得罪了不少人,如今我也不知道谁还能帮他。”

  “……”

  忽又想起什么一样,“若是能去狱中与父亲见上面,说不定便能知道些什么!”

  她忽然认真的歪着头看他,因为车厢太小,他们又并排坐着,肩挨肩,腿挨腿,若想知道他是什么表情,只能歪着脑袋与他说话。

  姑苏东离挣开眼睛,却撞见她认真的眼神,这双清澈的大眼,总算是落在了他身上,

  “岳丈大人是受皇上直接管制受命的,至于查什么,当然我们这些大臣亦是不得而知!”

  她的眼神微微失落,眉心也泛起些许皱来,“难道我们现在只能在家里等着吗?母亲现在整日以泪洗面,我真担心她会承受不了,终有一日会一病不起!”

  他忽然冷哼一笑:“我记得岳母大人并没有你说的那样经不起事,况岳父大人为人光明磊落,走的洒脱,想必他知道此去并无危险。”

  云燕的眉头皱的深了,用质疑的眼光看着他,心里已经四下波澜。

  “从前我只觉你冰冷异常,话中有话,不好接触,原来能给我这感觉的原因,是你毫无心!”接着她也冷笑,看着姑苏东离渐渐转变的脸,她狠狠的说:“若把我换成你,若把你换成我,你会如何?你还会说出今日这等风凉话吗?我觉得你或许会,因为你没有感情!”

  说着便起身,弯腰对车外的车夫喊着:“停车!停车!停车!”

  她的声音很大,甚至十分激动。

  马车在疾驰中停下来,使车内晃悠悠,而这巨大的惯力让弯腰站着的云燕,摔在了姑苏东离的怀里。

  他本能的搂住她,可以说在情急之下,他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以免她会受伤。

  云燕想起身离开他的怀抱,也愤恨的想下车而去。

  可他却抱的结结实实,并没有松开的意思,低头对她说:“那是你还不够了解我,其实我们还……”可以相处的更好,但后面的话还没说完。

  她便伸手推开他的脸,让他的气息吐向别处:“你这种人不需要我了解!”

  “驾车!”

  他高喊着命令着车夫,脸依然被云燕推着,使他不能很好的看着她的眼睛,更不能看她的脸。

  车夫弄的糊涂了,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其实他的这个位置是可以微微听见他们说话的,也大概知道姑苏大人与夫人之间感情。

  不禁在心里苦笑着,仿佛他这个旁观者很是清楚。

  吆喝着:“驾!”

  马车行驶的飞快。

  云燕挣了半天,也不见他松手,气的想掰断他的手指时,他却又松开了手,“你真是很难教!”

  云燕整了整自己的头发,蹲坐在他的对面,眼睛怒瞪着他,好似气的说不出话来。

  姑苏东离看了看她一头乱发,将全身缩成一个团的样子,好似他是得了什么天花一般,避而远之才是最好。

  “岳父大人是因何被查,我真是一无所知,但或许可以探一探丞相府的口风,可若我光明正大的前去找丞相大人吃酒喝茶,他是不会与我说什么的,恐怕要另行其他计策。”

  他又恢复到刚刚一本正经的模样,

  云燕眯着眼睛看着他,“你为何今日与过去不同?”

  “过去?”他忽然像是反问,却又好似明了什么,嘴角有着假意的笑容,云燕觉得,他露出这样笑容的时候,正是他心中又酝酿坏事的时候,或者说怎么逗弄她的时候。

  她索性撇了疑惑与他的答非所问,“我没有撒谎,母亲确实很忧心,我也无处可求人帮忙,你是知道的,自从我们成亲后,我的名声便一败涂地,”她忽然苦笑,“其实本来我也没什么名声,现在我只有你可以帮我。”

  “……”

  见他辞辞不语,她急着说:“只要你肯帮我,让我以后做什么都行,我可以……为你当牛做马!”

  “我无需你为我当牛做马,你只需要做好孙媳妇该做的事便可,那就是好好的孝顺我祖母!”

  “你放心我会好好侍奉祖母的,也会好好的侍奉你!”听见他这么说,便是答应的意思,云燕很是开心。

  “我就不需要你侍奉了,我有林海照顾!”

  “对对对,林海照顾的比我好,而且他与你又是同窗,你们感情深厚,他为人又特别讲理……”

  “我与他不是你脑袋里想的那样。”

  “我,我什么都没……没想!”

  见他看穿了自己的心事,她心虚的转了转眼睛,接着看向别处。

  车内顿时又恢复了安静,冰块继续融化,很快便化成了水。

  这时云燕好似忽然才想起来问他:“我们要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

  云燕下了车后,便觉得上了当,眼前她们置身在一片绿油油的荒野上,荒草已经快长的一人多高,大概个子小的人走进去,便会淹没在草中,她不明白他为何带她来这里,难道是为了躲藏在里面?

  回头看他时,他正悠闲的挽着袖子,好像要拔草干活一样,让她忍不住上前问他。

  “我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不去走访各家大臣?”

  他竟从车后面的大箱子里拿出镰刀,莫非他真的要领着她在地里除草?种田?

  车夫卸下了,马车上的大箱子,也卸了马,任那马匹在荒野里吃着草!

  “姑苏东离,你究竟卖的什么关子?”见他始终不搭她的话,她走上前去,一把抢过镰刀。

  姑苏东离无奈的说:“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沉住气,岳父大人才刚进去,我们就慌了脚,就会给有心的人机会!”他从她手里夺回镰刀,继续手上的活。

  “那你的意思是,不管了?”这么说,她刚刚在车里跟他说的都是白话,还不如不说?

  “我在来之前已经拖林海去办了,你现在只需一直随我开垦了这片地!”说着他便冲着大片的荒野用下巴指了指,接着又干上了手上的活。

  云燕这才明白,原来在来前他写的那个卷轴就是用来救父亲的,原来那时他就已经在帮她了,可他为什么就是不说呢?

  是她一直误会他了?

  自觉的去大箱子里拿了把镰刀,挽着袖子与裤腿,系起过长的裙子,弯着腰认真的割着草。

  只见天上大朵大朵的白云,随着微弱的风,慢悠悠的飘着,看似十分悠闲。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