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二十五毒杀亲妻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郑花烟,因为名字里顺手沾了一个花字儿,二八佳人,一顿饭功夫就被小官亲爹顺手送给了花应龙。

  头一日拜见花张氏,敬茶跪肿了膝盖,倒在花应龙怀里嘤嘤哭泣。

  第二天吃饭,张氏只要她站着布菜,让一堆下人看戏,丢了大面子,哭肿了双眼。

  第三日,皇帝下旨让花应龙前去平乱,接旨归来便听说郑氏中毒吐血。

  只听一个毒字,韩小义便被管家带府兵拖了来,在花应龙暴怒的威吓下替郑氏解毒。

  韩小义看过,给了一丸药,吃下去便解毒,花应龙眼里冒火,当即招人按下逼问“说是谁让你下毒?!!”

  “不敢……小的受到将军府大恩,怎敢悖逆,将军明鉴。”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哪儿是我对你有什么大恩,分明是我那好夫人十分看重于你,可是像你这样的江湖人,本侯爷又怎会看在眼里。”

  “给我打,打到他说!!”

  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韩小义咬着牙,墙外周平隐藏在暗处攥紧了拳头,想来韩小义果然如叶坚所言,骨头还挺硬,花应龙举手停下,对他道“我很欣赏你的忠诚,但你越是不说,我便足以确定,念在你还有些用处,只要你帮我做些事儿,我不但放了你,还放了你心上那人,怎样?”

  “当真?”

  “我本就用他跟周氏换了三万石粮食,必定要放人的,只是何时放,怎么放全凭我心情,你若愿意帮我,我便成全了你们双宿双飞怎样?”

  “那……侯爷请讲。”

  于是,花应龙在韩小义耳边说了什么,韩小义震惊表情愣了许久,再问“真的必须如此?”

  “本候既然告诉了你,你就再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要是事有差池,你也罢,周平也罢,我都不会放过,你去吧。”

  “小的……遵命便是了。”

  韩小义恍恍惚惚模样出了郑氏的门,顶着一脸淤青,暗暗浅笑。

  随后周平回来说花应龙与张氏大吵一架,花应龙质问“你说,云儿被蜜蜂蛰那件事是不是你故意的,怎么这么些年,还是改不了那些心胸狭隘,你难道不知道,云儿她现在对于花家有多么重要?”

  张氏前脚得了消息,正要去看郑花烟死了没,后脚这男人便踹了门前来发飙,没来由无限委屈,一赌气便骂“云儿,云儿,叫得这么亲,你别忘了这小贱人是你亲妹妹,你别惹我恶心,你这样冤枉我,小心惹毛了老娘,老娘拉着你一起五马分尸,或者连带你那些大贱人,小贱人一块统统千刀万剐,你信不信?!!”

  “哦……还有,还有你那金贵的太子殿下,你猜会怎样?”

  “张花妮!!那你别忘了,我要是株连九族,你女儿也在其中,有本事你就去!”

  韩小义听来好笑对周平道“这男人真是不简单,这边威胁我下药,那边还去吵架借女儿稳住张氏,难为我要怎么把这一切做到圆满呢?”

  “花笑英。”

  “可是怎么办,他知道我喜欢你的。”

  “不喜欢,难道就不能是感动,是善良,或者任何什么理由。”

  “我可是一直觉得你演戏比我有生以来看过的所有角都好,只是每次成事都弄得自己遍体鳞伤,又太笨。”

  “是我太笨,还说你们这些人死心眼儿太多,就拿今天说,要是我一开始便招出张氏,花应龙会信我几分,就算将信将疑,花应龙也会毫不犹豫一刀杀了我对不对?”

  “至于花笑英,要不我索性演一回悬崖勒马,移情别恋,与你一刀两断,与她情投意合算了。”

  “不许。”

  “也不大好,在花笑英眼里,你当是那种专情善良从一而终的痴情人呀。”

  “可我真不是这样的人。”

  “是吗?”

  “对于感情,我没那么多执着。”

  “那……正好,自私的人,才能活得更好。”

  “你且注意,在我动手之前,花应龙应该会派人盯着你。”

  “我很疑惑,我真的能成为你的软肋吗,小义?”

  “可我总希望你不是,说来要不是为了报仇,我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那还真是很好奇,以前的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简单……傻乎乎,一顿肉就能乐三天。”

  “却原来这么好养活啊,真意外……那……”

  “什么?”

  “没……没什么。”

  吵架次日开始,韩小义便被花应龙罚去厨房做了杂役。

  韩小义这才彻底明白,花应龙为何要找张氏吵架。

  韩小义一朝落魄,粗衣麻布,见天的还被厨娘大婶揩油。

  大婶夫家姓刘,诨名刘四嫂,寡居多年,四十有八,韩小义沦落到他手中,劈柴洗菜,跑前跑后,手脚却有些笨。

  切丝切成条,切肉切到手,换了别人早就被这女人的口水喷死,偏韩小公子是要手把手教的。

  如此韩小义终于明白,为啥大哥死也不愿意娶像郑秀儿这样的姑娘了。

  好好读过书,才开始明白,这世上有大哥那等月桂临空之人,有周平那样朝晖在怀之人,便也有眼前,这个浑身肉腥气,在他身后上下其手,一脸贱兮兮的油腻生物。

  忍了几天,几乎内伤,顾忌着花笑英在一旁为张氏炖燕窝,直忍到刘四嫂终于在他屁股上拍一巴掌,笑着转身去炒菜,花笑英看着老女人的眼神,简直如落下是我刀锋。

  四天后,传说花应龙派人守了郑氏的院子,丢下气病得张氏前线去了。

  而花笑英也借着孝心,来此有意无意看了他四回。

  这一天终于忍不住拉了他出去,花园发飙“你这是做什么啊,什么样的好人值得你这样做小,他就那么好,好到你受尽委屈也要赖在此处?!”

  “就算如此,只要你一句话,只要你求我一句,我就帮你杀了那老货,难道就这么难?”

  “我不想欠郡主,郡主为我做的已经很多了。”

  “你也知道我对你好呀,我还以为你的心真是石头呢。”

  “纵然是石头,也会被焐热呀。”

  “那元容的意思是?!”花笑英一片渴望往前凑,韩小义低眉憔悴拱手避让。

  花笑英嫣然一笑,手抚上他青紫未退尽的脸,些须安慰“瞧,你总算不那么排斥我了是不是?”

  韩小义下意识模样别过脸,发好人卡“郡主是个好女子,值得更好的人。”

  “可元容便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我不是。”

  “我不管。”

  “时候不早,我该回去干活了。”

  “你还真是!”

  花笑英拂袖跑了,周平隐藏在暗处唏嘘,韩小公子这欲拒还迎,欲语还休,情深不悔的一大串演技,简直连他自己都要陷进去了呢。

  只可惜花笑英跑了,燕窝自然还在厨房,韩小义要东手脚自然易如反掌。

  到了晚间花笑英跑来,拉着韩小义就往张氏院子里跑。

  韩小义到来,张氏已经吐血昏睡,情况看来和前几天郑氏几乎一模一样,所以韩小义赶紧灌下解药。

  花笑英看在眼里,自然认定“我就知道肯定是这贱人,我这就去杀了她。”

  “郡主要杀谁?”

  “难道不是那姓郑的贱人贼喊捉贼?”

  “不……不是,是我。”

  “元容你说了什么?”

  “我说下毒的是我。”

  “为什么?”

  “因为侯爷许诺我,若我帮他杀了夫人,他就……就放我和长原南去。”

  “所以你答应了他,那郑氏呢?”

  “不过是一个局,一个夫人善妒,德行有亏的局。”

  “你……你在胡说什,什么,夫君他,他不会……咳咳……”花张氏悠悠醒来,闻言大怒。

  “母亲你醒了?!!”花笑英大戏,转而气急,怒斥张氏道“人是活了,可你脑子还在犯傻,这几年父亲对你,难道你以为真是爱重,他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现在他位高权重,花鸟在怀,难道还会真的爱惜你这唱荤戏出身的女人,您别被什么一品夫人弄晕了脑袋,这一天难道不是迟早?”

  “笑笑,你不许胡说!!”

  “还有你,滚出去,若再敢多说一句,本夫人一定让你死无全尸,快滚。”

  “母亲!”

  “笑笑你闭嘴,出去!!”

  “滚,你们都滚!!”

  此夜逃过一劫的花张氏的哭声,满园皆闻,谁知第二天,张氏却没事儿人一样,进饭,吃药。

  韩小义和周平万万没想到,张氏这样性格的女人此次会选择隐忍,如此这祸事反而转嫁到他二人身上。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