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六章 笔之写(六)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小女孩一崩一跳的走在前面,仿佛她才是要去别人家的人。

  吴君问看着周围劳作的人也没觉得那里奇怪,只是穆枔森消失得突然。小女孩好似背后长了眼睛,语气平然的说:“哥哥去打水了。”

  “你这……”吴君问一副吃了鬼的表情,他虽然恼火穆枔森莫名其妙的把他扔在这里,但还是架不住小女孩的热情,不所为然的跟着她走了。他和穆枔森过来这边本意也是歇息,不过穆枔森先他一步罢了。

  他想如此世外桃源也能平复穆枔森担着的心,可他无论如何也记不起自己为什么贪睡在菊花从中。

  越多的花让他越怀疑这里的景,他想起自己之前所见的女孩,问:“那是你妹妹?”

  他想她该知道他口中的人,总在一处抓蝴蝶的女孩,就是不知怎的到这里她仿佛就消失了。吴君问早前在莫古怀古见过各种顽皮的小孩,惯性的以为又是如此。

  小女孩没有回答他,从而显得他的问题突兀,但他转念想到对方也不过几岁孩童,且不说认真完成父母给的任务,安安心心不顽皮实属无奈。

  他自讨没趣的边走边看,他总觉得没有穆枔森的世界不一样了——花儿少了,蝴蝶颜色淡了,炊烟稀了。

  许久,小女孩才淡淡的说了句,“非也。”

  正当吴君问惊讶如此偏远山区冒出成熟的教育时目的地到了——

  小女孩站在缠绕常春藤的木门前,虽未说一句话,却感觉像是恭迎他。他再次感慨常山人的热情,冷不防的停留在屋外,小女孩想是不理解大人的举动,歪着头问:“哥哥怎么了?”

  “他还没来。”

  不知为何,吴君问总想着穆枔森,他现在的世界不大,他死皮赖脸跟着他就要一直跟,没理由中途离开。他来之前留意到井离这里不远,就算穆枔森再伤心也该回来了。他越想越不对,索性朝井而去。

  小女孩一如之前那样看着吴君问,在他远离大门后默默退进身后的门,轻轻合上被常春藤覆盖的门。

  与此同时,穆枔森沉默的走,他越想出去周围的坟墓就越跟他作对。想到这里,他便好笑,水境一直平静,他想不出这地方真有煞气。

  越是安静越折腾,此刻他满脑子都被那个问他要画的小男孩占满,他想这里如此凄美,有人以布作画未尝不可。只是他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他——小男孩目不斜视的盯着手中的画,很吝啬的没给他一个余光。穆枔森也不在意这个坐在坟头的小男孩,他的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也就不分礼义廉耻了。

  “何为孝,何为道?”

  如果不是发现自己身高确实比他高,穆枔森险些觉得自己才是小孩,然而真实的小男孩安分守己,不看他就是不看他,双眼只在破布上。

  穆枔森突然有些后悔他画“花”,他世界唯二的人一心只有他的小蜜蜂。越看越想笑,他牛头不对马嘴的画只简易的小蜜蜂,他发誓那是他最认真画的,可还是像极了火柴堆积而成。

  如若不是他无心想象,是没有人能够等待小男孩那么久才微表歉意的说声:“我即是孝,道即是我。”

  简单而不失行为规范,若是常人已被父母揪着一顿打,可听他说话的是穆枔森,再痛苦也会往自己戴面具的川乌司祭。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就因为说了类似的话就被母亲一顿打,但他又莫名重复被挨打的话——

  “吾名有佛即是佛,汝名无魔何成魔。”

  小男孩终于舍得抬起头,“反了。”

  这次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穆枔森想他不会回来了,因为他在那个不大的孩子脸上看到了无奈。他想他要不是一朵花,而是一个答案。

  穆枔森据烈日计算时辰,依旧不超过三个时辰,而再过一个时辰就该黑了,他还可以再坚持。

  他捂住略显苍白的嘴唇,猩红的血顺着白净手流淌而下,他随手抹净残留的血,任由血红的手垂落水境。水境是他成为司祭的第一天就有的,相逢即是孽缘,成为便是永远,他能带在身边的也只有这一方水境。他警戒吴君问不要碰这里的物事,自己却摘下桃花放坟头。

  他目前不想探究这个世界的真伪,所系做起了孩童般的无聊事,没走过一个坟头就摘下一朵花。

  桃花五瓣,其缘自开。

  等他忙活晚了果然天黑,丝毫不差的他也像小男孩般莫回头的向前走。

  神曲日出而亮,而这里天黑而明,水境吸足了血隐犯红色血丝,散发迷之黑气。走走停停的村庄依旧安静,只是多了些残垣断壁,同样是他一身长衣长袖的人依靠屋顶,嘴里叼着草,好不正经的说道:“切!多少个外乡人,走走停停终究是走。”

  心盲眼可盲,穆枔森假装看不到,他出手略微轻柔,吴君问再过半个时辰便能清醒,待他醒来时,他亦可做好自己应做之事。但他精心策划的伪装在别人面前不值一提,他毫不留情的拆开他的谎言——

  “呵,你以为这里这么容易出去?自大的家伙。”

  “我必须能出去,否则他以后怎敢再摘菊花泡凉茶?”

  他并非有意停留,他特意把吴君问留在哪里就是不喜欢他见到这样的情景——夜深,正是妖魔鬼怪出来的时机,他们就像烧干的尸体,一触即发的碎裂,枯燥乏味的焦脆,空中放肆的飘荡头发烧焦的味道。

  这里恭维金钱至上,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披着红色人皮的腐尸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们脱下山野村怪的皮,套上魑魅魍魉的壳,从头到脚,一丝不苟。一个个大大的笑容险些把他吞灭,顺便拿出他们的芊芊骨手在他身上探囊取物,可他来得急,除了一身半大不小的皮囊,着实没有可供他们韬光养晦的“精神粮食”。

  然而他千算万想终究没有想到吴君问提前醒来,并在井边等他一个时辰。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