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二十章 厚墙的尸体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广白觉得五具尸体这事后果很严重,谋杀弃尸或者直接埋尸在水泥大坝内一定是多年前的事件,那么可能导致的后果有几点:第一如果5只困在水泥里的鬼变成恶鬼,那么他们会谋害景区的人类;第二如果是冤死被困的鬼,那么当年被杀5人的案件也是大案,尸体没有挖出应该是案子搁浅,没有查明;第三,如果这5人因为修建大坝而死,那么可能涉及大坝质量安全问题,如果真是质量问题,一旦出现险情,L市下游居民会遭受不可想象的人为灾害。

  去L市L峡大坝看看大坝底下的鬼魂太有必要了,于是广白和三三即刻动身前往L市。

  因为有了之前直播的事件,来L峡大坝游玩的人少了些,但是这并不影响广白和三三查看大坝底下的鬼魂。他们俩避开巡查的人翻越栏杆进入了挂着禁止进入牌子的区域。

  这里到处都是水泥的建筑,水泥堤坝,水泥厚地板,水泥浇筑的排洪口,水泥刷平整的排洪区等,距离排洪区不远的是浅滩水位区,再往下就是深不见底的大河了。

  堤坝旁的水泥墙上竟然张贴有镇鬼的符纸,这一发现让三三觉得事件觉不寻常。

  “广白你看,镇鬼符。还不是普通的驱邪镇鬼符,这是灭魂符纸,但是符文画的不太好,应该没什么效果。”

  “灭魂符?有趣,他们身上怕是藏了大秘密。”

  广白把山寨符纸撕掉,摸了摸墙面,一股寒凉从墙面传来,此时烈日当空,广白和三三额头都挂满了汗珠。

  “魂体也困在里面了,是活埋进去的,好残忍。三三有办法把他们的魂体呼出来吗?”广白摸着传来寒凉的水泥墙问道

  “好,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诛邪,魂出。”三三做着九字真言手印念九字真言咒,然后人立在那,她的魂体从身体出来,她看着静止不动的自己动了动披在身上的布袋,黑猫从布袋内跳出,黑猫警觉的绕在三三魂体身旁,跟着她走近水泥墙。

  三三魂体的手伸进了水泥墙面,当她魂体的手伸进水泥墙面时,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坚如磐石的水泥墙变成了水泥、泥沙、土、石的混凝土加水搅拌后的水泥浆状态,她伸手在水泥浆里摸索着,因为浆液粘稠密度高,三三的手在里面艰难缓慢的移动,摸索着摸索着终于摸到了人的手,她用劲一把拉了起来,被拉起来的是个头戴施工安全帽的男人

  “下面还有人吗?几个?”三三甩了甩发酸的手问道。

  “还有两人,他们是无辜被害的工友。”

  “哦。”三三应到继续伸手进水泥浆液里摸索,看能不能拉出他们的魂体,被挖出来的男人上前帮忙,可是他的手伸进去就消失了,他把手拿起来又完好无损的存在着,他很疑惑的看着三三

  “你也被他们害死了,为什么你可以?”

  “捞魂体这事你做不了,我没死,有什么疑问留着你同伴起来了一起问吧,省得我解释这么多。”三三说完这话时又摸到了手,她继续使力把泥浆下面的魂体拉了起来,过了会最后一个魂体也捞了起来。

  他们的穿着打扮是上世纪90年代的风格,喇叭裤、牛仔装,还有三七分的富城头(郭富城早期发型,前面三七或四六分,后边剃平,走路头发两边甩的那种发型)

  三三看着他们复古的着装打扮猜想他们死了多年,按这个装束往前推,死了得有20到30多年了,那个时候正是修建L市L峡堤坝的时候,看来这座堤坝故事不少。

  把他们的魂体提出来后猎杀三三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她打开遮魂伞把他们的魂体收在伞里面,她和广白还有黑猫离开大坝找了个阴凉处休息顺便了解他们的往事。

  有些被施过法术的伞具有遮魂纳鬼的功能,有这种功能的伞叫“遮魂伞”,通常以油纸伞居多,伞架所用材料为属阴的树枝干,像柳树、桑树、槐树、大叶杨、苦楝等树的枝干都可以。风水学上有柳树、桑树、槐树、大叶杨、苦楝树属阴的说法,号称五鬼,前人有言: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

  伞布用施过法的具有防水防晒功能的油纸即可,也有不少修道之人以伞收鬼,这种伞的伞布通常画有镇鬼驱邪的符文,或者用朱砂雄黄等材料做成,也有具有炼化功能的遮鬼伞,这种伞相对较少。

  这把遮鬼伞是广丹的杰作,因为广丹喜欢洛丽塔风格,他把身着洛丽塔衣服的少女漫画画在伞面上,所以打开伞时没有一点抓鬼人严肃的感觉。广丹喜欢把他的变态癖好用到工具上,这样工具也具有了洛丽塔元素。

  广白打开伞放出鬼魂,突然落到地面的他们有种不适应的感觉,他们好奇的打量着周围,感觉现在的一切都与他们格格不入。被捞起的三人分别叫李建国,马蔚彬和安卫兵。

  “现在哪一年了?”带着安全帽的第一个被猎杀三三捞起魂体的大概30多岁的李建国问道。

  “2019年,你们哪一年被活埋的?”广白毫不避讳直接问道,似乎没有要考虑他们感受的意思。

  “建大坝的时候,94年11月份吧。”安卫兵挠头回忆着说道。

  “就是那年,那年我孩子刚上学。”马蔚彬补充。

  1994年,L县市委市政应上级号召,各地因地制宜发展经济,因此做出了修建L峡大坝建水库发展经济的决定。决定下达之后公开招标,中标的项目负责人是L市首富战德奇,但是战德奇在L市口碑并不太好,他的“首富荣称”多少都带有不能见光的内幕,这些L市人经常口头谈论的,当然或多或少的也侵犯了不少群众的利益。

  中标后陆续开展修筑水库和大坝的工作,李建国就是L峡大坝的监理人。监理员职责有很多像检查承包单位投入工程项目的人力、材料、主要设备及其使用、运行状况,并做好检查记录;复核或从施工现场直接获得工程计量的有关数据并签署原始凭证;发现问题及时指出等等。

  监理员拥有发现问题要求整改和检查的职权,所以监理员是施工方可能不会喜欢的一个职位。

  重力坝的坝型修建需要大量的土石等材料,而这次提供土石方材料的合作方是战健琳旗下公司,战健琳是90年代L市市长老婆,战健琳和战德奇据传言是亲戚关系。总之这个项目从招标到中标然后施工涉及的各方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错综复杂的关系。

  做土方工程技术含量不高,但需要很强的社会能力,各方关系都需要打点,用直白的话说就是黑白通吃,大概就是这种黑白通吃的能力杀了李建国、马蔚彬、安卫兵3人。

  李建国说他发现他们用的材料与数据不符,并且材料有以次充好之嫌,而且修筑的大坝也没有按设计的图纸进行,大坝墙体的厚度深度都不够。发现问题后的李建国去找战德奇,要求更换材料和加固墙体。

  战德奇没有理会李建国,他让自己身边的气候土壤专家给李建国介绍,专家说:“按设计图纸修建的水库和大坝是可以储百年不遇的频繁降雨量标准的水库,在L市这个地方,虽然山地多,但是既不处在地震带,气候也不会有太大的异常,降雨量几乎不会出现百年难遇的情况,最重要的是这里山高皇帝远,想要做些事受到的监管也少,顾好自己就行,哪管得了那么多不相干的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专家说着给李建国手里塞了张纸,那是银行存款的支票,李建国气愤的丢下支票,他对他们说:“你们的命是命,别人的命是草,你们想着占国家便宜捞油水,自己过富足生活,别人的死活你们不管,你们贪的不是钱,是别人的命。”说完李建国气愤的走了。

  第二天战德奇找人去李建国家里送钱去了,足足有20万之多,在那个万元户都被别人很是羡慕的年代,20万绝对能让李建国迈入L市富人行列,于那个时代的普通小县城的平常人而言,20万是不可想象的巨额财产,可见李建国拒绝了多大的诱惑。这样的人可敬,可在纷繁复杂的人情社会里他们向来过的不是太好。

  李建国依然硬气的拒绝了战德奇的行贿,正直的他决定举报L峡大坝和水库修建工程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事实,李建国准备好材料后约上施工的好朋友马蔚彬和安卫兵出发了···

  从那以后,等待李建国他们3人归家的亲人再也没有等到他回家,他们失踪了。

  李建国等3人失踪了,他们为人正直友好,朋友村民们都对他们的品格赞不绝口,他们不会有什么仇人,突然无名失踪,当时就有人怀疑与他们举报工程偷工减料有关。

  为此3家人奔波于水利局和公安局等各处关联机关,为他们失踪的家人寻找线索,可是这个线索直到今天依然没有头绪,已经25年了!L市各处各局的负责人已经换了几届,而李建国他们的人他们的消息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你们拿着资料去水利局举报,水利局没有受理吗?从水利局出来之后了干嘛去了?”三三翻看着张铭不知道用什么渠道弄来的20多年前的相关档案问道。

  “我们把资料交上去,他们说会处理的,就把我们打发走了。我们出了水利局大门就被一辆面包车上的壮汉给拉进车里了,很快跑都来不及跑,被拉上车后我们几个人都遭到了殴打,那粗大的拳头像雨点一样一个接一个的砸过来,被打的地方又疼又麻的。后面的事不知道了,被打晕了。”李建国面无表情的回忆着那段痛苦的遭遇,他平静的跟我们阐述着,情绪没有一点波澜,似乎说的是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我们醒来后,发现我们半身都陷在正在浇筑的混凝土大坝里了,我们拼命挣扎,大声呼救,但是搅拌机噪声很大,而且不断地倾倒搅拌好的混凝土浆液到我们身上,慢慢的慢慢的混凝土黏稠的浆液没过了我们的嘴,鼻子,眼睛和头,鼻子被淹后我们吸进鼻子里的全是水泥浆,水从鼻子流进和沙石堵住鼻孔的感觉特别难受,可能我们和吊死的人差不多吧,呼吸不了了就死了,挣扎不动也没法逃。”马蔚彬边回忆边哭泣,他的魂体随着他的描述而不停的变化,当他说不能呼吸时,魂体散发着因窒息而死的青紫色。可见水泥浆没过鼻子那一刻的痛苦和绝望。

  “我,我孩子才刚上学了,我再也没有陪伴过他了。”马蔚彬继抽泣着续补充道,仿佛把委屈都吐出来了般。三三眼眶红着给他递了张纸,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安慰吧。

  “我们知道是战德奇害我们,可是我们最后连死都没见到他的脸,可能对于他,别人的命就这么低贱吧。我们的命这样,生活在L峡大坝下游的民众也一样。同样是人,怎么区别就这么大了?”安卫兵也哀伤的叹息着说了这些话。

  “害死我们,还把我们埋在这不合格的大坝里,好像就是他天天嘲笑我一样,笑我顽固不化,笑我无能为力,笑我不如他,笑正义输给了金钱和恶霸,呵呵呵,这世道···。”李建国像疯子一样仰天长笑,笑完后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泪滴在瓷砖地面没有散开,凝聚在那久久不曾挥发。

  “现在要想办法把你们的冤屈公诸于众,最好的办法是恰当的露出你们的尸骨而又不会对大坝造成伤害,通过专断你们的案件后继续修建大坝,也消除你们的后顾之忧,这是方法之一。第二个方法是借助现在国家扫黑除恶专项行动通过进驻小组排查当年冤案、受贿、黑恶势力等,当然会不会存在错漏问题不好确定,毕竟那帮人绝对是能推则推的,不会主动承认的。或者方法一方法二两者结合,通过露出你们的尸骨促进扫黑除恶,还L市一方青天。所以难题在于怎么恰到好处的露出你们的尸骨?”

  广白看问题向来毒辣,这次也是一点即中,接下来的重点是讨论怎样使大坝内的尸骨重现,所以在下午茶相聚时提出了这一疑问。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