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十二章 我接受不了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你,你说什么?”我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哼,看你这么惊讶的样子,看来真的是不知道我喜欢你吧?我今天受到的惊讶绝对不亚于你此刻受到的,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介绍他时,你说他是你男朋友,我是什么样的感受吗?我很纳闷,你怎么突然就有男朋友了,突然到我都没有办法可以立马去接受。”

  “无所谓,我……”他打断我说的话,继续自己的表达。

  “其实你不相信也是对的,因为以你对我的了解,我这样冲动的性格要是喜欢你肯定会立马告诉你的,是吧?一开始我也是这样理解自己的,但是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变了好多。因为你一直说我幼稚,做事像个小孩子一样,我怕我一旦告诉你我喜欢你,你会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根本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所以,我选择再等等,等你觉得我不再是个小孩子了的时候,我再郑重地告诉你,到那时,你就会像看一个男人一样的眼光看我。可是我错了,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孩。”

  “无所谓,我不是说你像个小孩子,我只是觉得我们的相处更像好兄弟,好哥们的那种,就像你跟许易宁的那样。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带点小任性的弟弟,但这样的任性是我欣赏的,在我们的世界里,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异性看过,所以当你跟我说你喜欢我的时候,我承认,我慌了。”我一脸的手足无措,眼神虚幻缥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到我这个样子,他心软了,语气放平稳了一点,“从来没有过?可是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啊!现在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了,在我的词典里,咱俩的关系,要么是情人,要么是陌生人。”

  “你别这样,我不想我们闹僵。”

  “对不起,现在的我接受不了你有喜欢的人,而且那个喜欢的人不是我。我们都静静吧,我不想和你吵了。”他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没有像从前那样回来逗我开心。

  接下来的好几天我们都没有联系,我一直以为他会像从前那样,我不联系他,他一定会主动联系我的,还会小声责怪我为什么不跟他联系,是不是烦他了的话。可这次,他没有一往从前,而是真的说静静就真的静静了。

  我每天机械化地做着咖啡,服务着顾客,偶尔偏头看看那些座位,却发现那里再也没有了一直耐心地坐着等我结束的人了。小紫渐渐发现了异常,过来看看我说到,“冉冉姐,这几天怎么一直都没有看到吴谓来啊?老板都让我问问你呢,说是不是你不让他来了,还是他出了什么事呀?因为他不在,这几天我们店的生意都冷清了好多呢!”

  我看看现在店里的生意,才发现确实像小紫说的这样,原来你在这个店里起着这么大的作用啊?都快胜过我了,老板都不会主动关心我呢,我自嘲地笑笑。“没有,他们这几天道馆训练很辛苦,教练不让他们随便出来,训练好久呢。”

  “这样啊,好吧,我会跟老板说的,你也让吴谓别太累了。”小紫信以为真地跟我说。

  “嗯,好。”

  在吃饭回来的路上,许易宁开口问吴谓,“你今天怎么有空跟我一起去吃饭,不去找你的冉冉学姐了,不怕他晚上回去危险?”

  “现在用不着我了,自然有人会陪她。”他铁着个脸回许易宁。

  “不是,怎么回事啊,那个男的真的是冉冉姐的男朋友啊?你不是说她没有男朋友的吗?那你呢,你现在要怎么办啊?”

  “不知道。”他语气相当不耐烦。

  “不是,吴谓,你现在是在生什么气啊!你说喜欢她了吗,你说让她在你告白之前不准喜欢其他人了吗?你什么都没有说过,还不允许她喜欢其他人了?你也太专制了吧。”

  “你说什么?”见状就要去打许易宁,没想到许易宁勇敢地又说“我只不过是在说实话而已,你干嘛这样呢?”“说,你说,我让你说。”于是,被看作学校的两大友情很强大的帅哥,此刻互相厮打在一起,仿佛要成立一个塑料兄弟情,而且他们厮打的动作还相当地难看,一点都没有专业跆拳道学生的样子。

  “咳咳。”旁边的陈佳言目睹了这一切,吴谓听到咳嗽后看到了陈佳言站在一边看着他们,赶紧大喊一声,“佳言学姐好。”正在还手的许易宁听到了这个名字后立马停了下来,规矩地站好。“现在知道乖了吧?我看你怎么解释现在这个糗样。”吴谓得逞般地偷偷对许易宁说。“你能知道什么?”他反击回去。“嘿,我可就知道了,你们之间的故事。”吴谓仿佛赢得了一切地在那笑。

  “你笑什么呢?”陈佳言看着吴谓问到。

  “啊,没什么。学姐你怎么会来这?我知道,你是来找许易宁的吧?他这几天桃花很不错,但都没有合适的,学姐你要不来试一试,也许刚好合适呢。”吴谓对着佳言挤眉弄眼,给她充足的心理暗示,佳言马上就懂他的意思了,克服胆怯,笑着回应说“好啊!”听到这话后,旁边的许易宁明显惊了一下。

  “学姐,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说完还不忘给许易宁做一个加油的手势。

  “你别误会啊,他平常就这样。”许易宁尴尬地对佳言说。

  “误会什么?”

  “误会我们之间有点什么啊。”

  “难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吗?”佳言勇敢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他被盯得不自在,主动别开了眼睛,不去看佳言。

  “看来你这几年真的变了好多,一点都不像你以前的样子了。”他缓缓开口。

  “现在这样不好吗?”她回应到。“挺好的,很勇敢。”

  “那我可以再勇敢地做一件事吗?”佳言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什么?”他低头对上她的双眼。

  “许易宁学弟,我知道你曾经留过级,重新复读了一年,现在没有女朋友,喜欢性格比较文静一点的女生,你长得很帅,有很多的追求者,而我又刚好符合你的标准,那请问那些追求者中能不能加我一个?”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些什么?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陈佳言吗?”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我是,我一直都是。正因为我是,所以我才不想再次错过你,错过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我知道,当初的我很懦弱,包括现在可能也是,但是韩敏点醒了我,当她问我是否还喜欢你的时候,我回答得异常坚定,没有一丝犹豫。那时候,我知道我会来找你的,一开始我也是各种害怕,害怕你不回来,害怕见不到你,害怕你不理我,害怕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但是,韩敏告诉我了,喜欢就要主动说出来,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告诉你,不然以后我一定会后悔,所以我今天来了。”佳言带着诚意地向他说到。

  “好啊,算你一个,那你可得加油了,爱慕我的人可多了。”许易宁带着玩笑的口吻对她说。

  佳言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以自信的眼睛看着他,给了他一个充满自信的微笑。

  在我快要收拾好了,准备关店回家的时候,我接到了李辰泽的电话,说他这几天要忙着准备稿子,学校将要举行一场校内举办的辩论赛,就不能来接我了。我笑着回他说没事,辩论赛重要嘛,应该的,还一直强调说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回去的,不会有什么事。挂掉电话后心里有点小小的难受,但为了安慰自己,又赶紧给自己灌心灵鸡汤,“林沫冉,你懂事一点,你又不是那种要男朋友随时哄着的人,学法律的本来就跟学医的一样,很辛苦啊,他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接你啊,你要坚强一点,可不能砸了自己女汉子的人设,把自己的flag立起来,一个人没什么的。”说完感觉好点了,就充满自信地上路了。

  在走着的时候,我眼睛到处看着周围,却没有了那个曾经一直吵着要送我回公寓的吴谓,一路上他叽叽歪歪说一大堆,时间一下就过去了,也没觉得有多害怕。现在一个人了才发现这段路程真的很遥远,而且黑漆漆的一片,路灯也坏了,却没有人来修,这个时间几乎都没有什么人经过了,越显得幽深凄凉。我给自己加油鼓劲,便顺着前方去了,雄赳赳气昂昂,就像个女英雄。

  走着的时候我总感觉后面有个人一直跟着我,转过身去看的时候又发现根本没有人,或许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在作祟,我一直在安慰着自己。但脚步却没有因此而慢下来,反而更快了,甚至走着走着就跑起来了。

  我一路跑回了公寓,回到公寓还心有余悸,韩敏看着我这个样子,打趣到“不就是和李辰泽一起回来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干嘛激动成这个样子,真给我们女生丢脸。”我听了韩敏的话后只是笑笑,什么都没有说。我不敢告诉她我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要是让她知道了,以她那暴脾气,肯定得去找李辰泽的难看,到时候又得惹出一系列不必要的事情了。

  同样刚回到公寓的佳言也一脸的受惊表情,我以为她也是因为一个人回来而害怕,赶紧上去问了一下,但佳言说没事。

  “你又怎么了?陈佳言小姐。”韩敏开口了。

  “我今天像你教给我的那样跟许易宁说了,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他说可以让我试着去追他,我都快要吓死了,活这么久还没有做过这么大的事呢!你们说是不是做的过了点,连许易宁都说不像我了。”佳言带着困惑问到。

  “要是按你之前的方式去追,你还没出手,他早就被别人给牵走了,哪还轮得到你。相信我,这样非常好,保持下去,让他认识一个全新的你,瞬间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韩敏用她那种大姐大的口吻跟佳言说。

  “可是他刚才送我回来的时候我都快紧张死了,都不知道说什么。”

  “得,又来一个丢人的,我们女生骄傲的脸面都快被你俩给丢光了。”韩敏咬牙切齿地说到。

  “可是和初恋走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啊。冉冉你懂这种感觉的,对吗?不然你也不会和我一样的表情了。”佳言带着期待的眼神问我。

  “嗯,对呀,对呀。”我笑着回答她的问题,但其实我们的表情传达的不是一个意思啊。

  第二天晚上回去的时候,我提前把手机的灯给打开了,准备等一下照明。但没有想到的是,我过去到那条黑暗的小道的时候,它此时却是明亮的,我抬头看到了原来破烂不堪的路灯现在被修好了,正努力地发着光和热呢。黄色的光晕打在地上,照着人心里暖洋洋的,原来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都知道来主动修一下灯,给过路人照明。我踏着那光亮主动回家了,即使还是一个人,但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在周末公寓里的时候,我无意听到佳言说要去道馆找许易宁,他还在训练,她想去观看。我顿时来了兴致。

  “佳言,你说要去找许易宁,他们道馆是全体都在训练吗?”

  “没有,只是一部分人,完全看他们自愿,想练的就练。”佳言回答我。

  “那我可以一起去吗?反正也没有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

  “我看你啊,不是闲着没事,是要去看你家的吴谓吧?良心不安了?这么久不说话了,想他了?”韩敏识破了我的小心思,我没有回应她。

  “可以啊,你跟我去吧,他们凉是好兄弟,肯定会一起约着训练的。到时候我觉得尴尬,你在旁边还能帮着我些,跟我说说话也挺好的。”佳言主动决定带上我,这样我就终于可以去看看他了,没有那么地刻意,他也不会老是躲着不见我了。

  来到道馆,远远的我就看到了他的身影,自己埋头训练,看上去好像消瘦了点。听到佳言喊许易宁,他也停下了训练,准备过来和佳言打声招呼,但没想到旁边还站了个我,瞬间就不决定过来了,还是许易宁连拖带拽地把他给拉了过来。

  “你来了,冉冉学姐好。”许易宁主动跟我们打招呼。“说话啊,你小子,不会讲话了吗?”许易宁在一边催促着他。

  “学姐好。”他看上去极不情愿。

  我看了看他,他也是别开了脸,根本不看我一眼。

  这个时候我明白了,比起针锋相对地大吵一架,沉默才是最彻底的利器。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