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六十章 殇夜九幽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她猛地抬眸看了他一眼,随即马上低下头去,猛地推开他,平复自己的心。

  他这句话,就像是石子落入平静无比的湖泊,激起一层层的涟漪,可是,她不能接受。

  她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的人,他这么深重的情谊,她如何能接受?

  她怎么能这么残忍?他高高在上如同神祗一般,他应该有更好的人来与他携手白头,她不是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是。

  既然如此,不如让他早早死心!

  北宸绝看清楚了她眼底的复杂,上前拦住她即将要走的身影,挡在她的面前。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先让开”

  “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你走。”他对于这个问题究竟是有多执着?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到了。”她说的,自然是风云战,不过这却让北宸绝眉心一蹙,她这是,有自己的情报搜集机构?

  “嗯,消息是错误的,他们的方向被误导了。凝儿,你和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个问题让她怔住了,她要怎么回答他,说他们前世就认识吗?

  “我们,认识很久了。”北宸绝愣住了,他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很久,有多久?”他依旧穷追不舍。

  “好几年。”这个回答让他的心一沉,不可能的,她十岁之前都呆在他的身边,怎么可能会认识好几年。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出来的,南宫凝一惊,这些事情,她怎么不知道?

  “大抵有两三年吧。”他这才不再追问,只是眼底依旧疑惑不已,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怎么会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十二岁的时候,跟现在,差别很大吗?

  “你真的不记得自己十岁之前的事情了吗?”他的眼底也染上些许紧张,抱着她的手臂也收紧。

  “嗯,我之前生了一场大病,很久很久都没有清醒过来,后来还是师傅得了灵药,我才好了,只是后来,因为那一场大病,脑子出了问题,意识一直都没有真正清醒,直到两年前,那场绝杀。”

  那场绝杀北宸绝也是知道的,他差点没有忍住杀了那几个人,但是,萧氏一族实力强大,根系庞大,丝毫不逊于现如今的三大世家,这些年,他们一直在暗中布局,野心勃勃。萧氏一族在前朝是大族,与当时的南宫世家是可以并称的存在。

  只是先帝登基后,因为萧氏一族并没有什么过眼的功劳,所以没有大肆封赏,先帝因为其家族令人忌惮,所以将其嫡系一脉摘除至青州,现如今在京都的,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旁支,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威胁。不过,他也不会放过的,金家的嫡系一脉也在青州,金尚书就是青州人,说他们两个家族之间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说出来都没人相信。

  在他没有足够能一击扳倒他们的能力之前,他不会贸然出手,但是,萧氏一族,活不长久了,他隐忍这么些年,就是为了最后的一击必杀。

  无影楼这些年,并不好过,他九幽宫一直针锋相对,殇夜宫也一直与他们势如水火,天下第一庄从来就不曾管过他们之间的事,所以,无影楼这些年被他们整的很惨,他脑子里突然闪现一抹光亮。

  面前这个小女人,不是就是殇夜宫的主人吧?

  殇夜宫一向以情报出名,而九幽宫当年的情报系统,是由她一手建立的,就连宫离幽,都是她一手培养出来的,她不会真的,和那什么殇夜宫有些关系吧?

  他们江湖两大门派,从来就不曾针锋相对过,一直是礼让有加,他们不会互相之间截对方的生意,也不会破坏对方的财路,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从来不曾发生什么争端,殇夜宫的宫主就是一介女子,只是从未有人见过她的真容,每次出来,她都是一袭白衣,白纱遮面。

  如果真是她的话,一个人可以隐藏自己的喜好,不露任何破绽,那她的心思深沉程度还真是丝毫都不逊于他。

  不过,他们还真是般配。

  南宫凝被北宸绝那灼灼的眼神看的耳根一红,这人是不是有病?

  “他们不会活得太久的,云州萧氏一族,我不会放过,所以,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去把你婚约那件事解决了。”

  南宫凝一愣,她这次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件事的吗?这几天太忙碌,加上那劳什子萧氏没有来找麻烦,她就把这件事忘记了,真是的!

  不过,这男人去干什么?但是这句话带着不容拒绝,南宫凝只好带他一起去。

  黎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马车等在十几米远的位置,不敢打扰自家王爷和未来王妃谈请说爱,他是真的不想去北疆。

  去马车的路上,北宸绝率先开口:

  “云离白呢?你们好像很熟的样子?”几乎是立刻,南宫凝就反应:

  “你怕我泄露国家机密?”

  他面具下绝美的脸蹙了蹙眉,伸手按了按自己没戴面具半边脸的太阳穴,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找她,就不能有私事?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

  他还没有说完,南宫凝就打断了他的话,丝毫没有想到尊贵无比的宸王殿下是在吃醋。

  “我明白,你不用解释。”任何一个上位者,都不会觉得自己国家有人与别的国家的上位者私交甚笃是件好事,都会有所怀疑,这是政治敏感的问题,她理解。

  “我跟离白哥哥是很久之前就认识的”她想了想,还是用了这个说法。

  又一个很久之前,她究竟在他不在这几年,都做了些什么事?他们之间,究竟有些什么事情是他完全不知道的,他有些心慌。

  “嗯”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示意他已经知道了吗?

  后来的路程,可想而知,两个人都在想各自的事情。

  马车的给她第一印象就是低调奢华,紫檀木制成的马车空间足够大,前面是四匹银白色的马,强健有力,一看就是上等的马匹。

  “小姐,是汗血宝马。”

  南宫凝眸色一惊,上前一步看见了马匹脖子上以及肩膀上隐隐渗出的血,马高度大约有五尺,马头脖颈细长,弯曲高昂,四肢修长,色泽光亮,毛细皮薄,体形纤细优美,身形曲线完美,是上等的汗血宝马。

  她转身看向身后的北宸绝,据她所知,西域那边每年都要进贡汗血马,已经很多年了。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